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236章 畜生

第236章 畜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嘿嘿,那家伙做梦也想不到,我这个弃徒能学到的炼丹术根本不是完全版,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。不是门派的真正核心弟子,怎么可能接触整套炼丹术?”

    半部炼丹术加上仅学到半桶水的人标注讲解,所能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那叫一个稀少,能卖到一千五百万那绝对非常划算。

    赵道长越想越开心,即使吴敌拿到了半部炼丹术,在没有高人的指点下,估计也没法学习。

    “玛德,任你小子天赋凛然,年纪轻轻就记得众多药方、药材,还特么让老子丢脸,这次在老子手中吃亏也算活该!!”赵道长一想起吴敌吃亏,那心里叫做一个爽歪歪啊!

    他之前还想着往后日子里,怎么找到吴敌的行踪,出一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吴敌竟然主动送上门来,还傻乎乎的吃亏了,这简直就是报应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吴敌在得到这本炼丹手册的刹那,差点没高兴得当场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赵道人就在身旁,吴敌生怕笑出来引起他的警觉,不然一定会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吴敌觉得他忍得非常辛苦,肚子都快疼了一般,走了好远才忍不住放声大笑出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赵道人给的手册上所记载的炼丹术,只是半部而已。

    吴敌对炼器宗有过很深的了解,知道他们非核心成员,是无法接触到完全的炼丹术、炼器术的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光凭那半部炼丹术,在没有专业的高人指点下,想要学会那是极其困难的。

    吴敌之所以愿意花费重金跟赵道长换,那是因为自己有另外半部炼丹术。

    他曾经在某次外出执行任务中,与一个炼器宗的叛徒交手,得到另外半部。

    吴敌之前看到赵道长炼丹的手法,就觉得和自己手中的那部极其相似,应该就是所缺失的那半部分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

    吴敌一边走一边拿着赵道长那半部手册查看,发现就是自己那本所缺失的部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吴敌想到凑齐了一本完整的炼丹术,高兴地得都想把赵道长找回来狂拥抱了。

    这半部炼丹术的价值别说一千五百万了,就是两千五百万、五千五百万,吴敌都觉得花得很值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吴敌,难道除了那万年海蛎的黏膜,就没有其他药物可以替代了吗?”

    吴敌重返苏家,苏轻眉就靠了上来,低声向他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,要是有的话我早就用上了,不会让爷爷那么痛苦了。”吴敌摇了摇头,轻轻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哎,看来只能多花点功夫,派几个人在世界各大码头驻守,一旦从海里面打捞出体型庞大的海蛎,就立马空运过来。”苏轻眉微微叹了一口气,很是无奈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吴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告诫道:“你就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万年海蛎黏膜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苏轻眉很是客气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敌咧起嘴角,毫不在乎地罢了罢手说道:“都是朋友,用不着那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走,保姆已经把早餐做好了,我们一起过去吃早餐吧!”苏轻眉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,挥了挥手就示意吴敌跟她过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吴
屌丝小道士小说5200
敌点了点头,看着赵道长在哪里装x一晚上,肚子也非常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早餐,吴敌过去和苏老爷子谈谈心,检查他的身体状况一番后,就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他那个和石墨山大战弄得天地崩塌的老宅估计是没法住了,只能搬走到外面租房子住了。

    正好附近都处于拆迁阶段,没准过几天雷老虎下面的拆迁队就派人过来拆迁,也是要般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值钱的东西父亲吴德荣和母亲赵美丽,早就搬到雷老虎补偿给的那个两百多平米的大房子。

    剩余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老家具,都被石墨山这王八蛋给毁了。

    吴敌只是收拾了几件衣服,提着一个行李箱就离开老宅,前去外面找房子居住。

    “就这个地方了!”

    吴敌找了许久,终于在一个绿化程度很高的小区居住下来。

    且这小区在偏郊区,里面也没有多少人住户居住,对于吴敌这种有很多麻烦的人来说,实在是太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办完手续,吴敌就离开出租屋,到附近逛一逛,熟悉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吴敌逛到一个菜市旁,突然看到前方人声鼎沸,一大群市民围拢起来,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似乎在人群中央,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出于好奇,吴敌就迈步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散开散开,全都给我散开,你们在这样围拢过来,小心以妨碍公务罪把你们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吴敌走进人群,看到被众人围拢起来的里边,有七八个穿着城管制服的工作人员,正板着脸对着众人呵斥着,命令他们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吴敌就明白了,原来是城管执法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人群中央,一个白发苍苍、满脸皱纹的老者泪如雨下,哭得无比伤心的指着那群城管说,“还我鸡蛋,你们还我鸡蛋啊!我攒了一个月才得到一篮鸡蛋,原本想卖了给我老伴买药吃,没想到全都被你们这帮畜生给毁了!”

    他的前面,还有一篮散落在地上的鸡蛋,且大部分已经破碎,貌似有一小堆还被人踩踏,只有几个没坏。

    在老者周身不远处,还有三个花甲老人,两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虽然没卖鸡蛋老者哭得伤心,但浑浊的双眸都流下了眼泪,不时用干瘪消瘦的手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,散落着几个篮子,还有许多把青菜倒了出来,并被踩踏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想来都是那些拿着自家种植的青菜、土特产来市场边摆卖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畜生,你们这帮畜生!”卖鸡蛋老者指着那群城管,痛心疾首的怒骂着。

    城管并没有理会他们,驱散一部分人群后,其中一个胖城管就折返过来,对着地上这几个老人说道:“这次只是警告而已,看到你们老了的份上就不罚款了。下次再来摆摊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胖城管就转过身子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道卖鸡蛋老者突然像吃了炮哥一样,枯瘦的身子迸发强大力量,猛地从地上蹦起来扑过去抱着胖城管,哭喊着说道:“不准走,你们要是不赔我鸡蛋,我死都不会让你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