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227章 你吃嘛?

第227章 你吃嘛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哼什么哼?有什么好生气的!?”

    姜初柔不爽了,水灵灵的美眸恶狠狠瞪着吴敌,气鼓鼓道:“我都没生你气呢!你凭啥先生我气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嘛?没有就别打扰我休息了。”吴敌面无波澜看了姜初柔一眼,没好气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姜初柔翘起水润饱满的粉色樱唇,像婴儿肥般粉嫩的两个小腮鼓起,满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吴敌没有理她,自顾自解开身上的外套,慢悠悠朝那间没有在战斗中毁掉的洗手间走点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啦吧?”姜初柔见吴敌还是没有理会自己,当即就明白他是真的生气了,略有些心虚的来到吴敌面前,轻声得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石墨山是她引过来的,还把吴敌的老宅弄得提前报废,怎么都有点对不住!

    吴敌还是没有理会她,径直朝洗手间走去,将解下来的外套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姜初柔还是跟着他,似乎吴敌不和她说话或者原谅,就这样粘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吴敌我知道错了,我没想到你和石墨山之间有那么大的误会,真以为你们之间仅仅是酒后  ******  分错性别乱来而已!”姜初柔吐了吐舌头,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敌扭过脑袋瞥了她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姜初柔向前走了几步,身子都快贴到吴敌身上了,翘起粉唇不悦道:“丫的,你还真的生气了?是不是一个纯爷们啊?”

    “说够没有?我要洗澡了。”吴敌目光洒落到姜初柔身上,面无波澜淡淡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姜初柔冷哼了一声,白净的粉拳就捶到吴敌的胸膛上,赌气似的说道:“你洗就洗呗,反正男人被女人看又不会吃亏,只有女的被你们看了才算吃亏。再说,你们还巴不得有美女看呢!”

    吴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说男的被看不吃亏的?谁说男人巴不得被看的?

    要不是姜初柔是一个纤弱的女孩子,吴敌真想冲上去给他几巴掌。

    丫的,一个那么单纯可爱的萌妹子,思想怎么能那么污呢?

    “咋地,感觉吃亏啊?”

    姜初柔看到吴敌脸色不好看的呆在哪里,当即挺了挺饱满的胸膛,理直气壮说道:“要是你觉得吃亏,我也让你看也行。”

    流氓!

    吴敌已经彻底无语了,觉得自己纯洁的小心灵,良好的三观,已经被姜初柔这小污女给硬生生颠覆了。

    他认为,要是再和这小萝莉呆上十天半个月,就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老司机了!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们洗鸳鸯浴吧?”姜初柔漂亮的大眼睛像夜空中的明星一样眨了眨,性感小舌在两片薄薄的嘴唇上舔了舔,还伸出一根手指朝吴敌勾了勾,诱  \/  惑力十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尼玛!”

    吴敌再也忍不住骂了出来,没好气的瞪着姜初柔骂道:“我说,咱还能好好的开口说话吗?”

    在姜初柔提出一起洗鸳鸯浴的刹那,吴敌鼻血都快喷了出来,毕竟她可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、童颜巨x的小萝莉,说不让男人动心是假的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姜初柔又翘着水润饱满的樱唇冷哼了一声,愤愤的瞪着吴敌说道:“好好开口说话?不知道先是谁没有好好开口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吴敌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话说
女神的近身护卫无弹窗
了?”姜初柔用着责问的目光看着吴敌,不悦的训斥道:“丫的,人家好好的跟他说话,还假装生气不理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赢了!”

    吴敌耸了耸肩,探出双手,一脸无奈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他总算被姜初柔这小萝莉的伶牙俐齿给折服了,也知道再继续纠结斗嘴下去,永远都赢不了她的!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实在太胡搅蛮缠了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姜初柔故作生气的冷哼了一声,挺了挺那装有两个硕大凶器的山峰,小女子得志的模样说道:“现在可以告诉本姑娘,你和石墨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一回事,就是酒后乱入,不小心爆了他的后花园,惹来他拼命的报复了!”吴敌面无波澜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这样像白痴吗?”姜初柔纤细修长的玉手指了指自己那肉呼呼的婴儿肥脸蛋,低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吴敌摇了摇头,“你不像白痴,但看起来很好吃!”

    “那你吃咩?”姜初柔朝吴敌抛了一个媚眼,舔了舔粉嫩饱满的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吴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丫的,姜初柔实在是太不纯洁了,还能好好在一起玩耍吗?

    “呵,你在故意调  \/  戏我试试看,待会我忍不住了,真的把你办了你可不要后悔哦!”吴敌眯了眯眼,一脸坏笑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“来喂,就怕送到手的美食你都不敢!”姜初柔朝吴敌勾了勾手指,声音发嗲的诱  \/  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一下我到底敢不敢!”吴敌冷笑了一声,逐渐逼近姜初柔,身子都快贴到他身上了,脸上带满的都是银笑。

    姜初柔没有害怕,反而露出一脸享受的那样子,说:“来了正好,老娘等这天已经好多天了!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吴敌觉得自己纯洁幼小的纯真又被这小污女赤果果的调  \/  戏了。

    妈蛋,哪有女孩子这么污的?不都是很矜持吗?

    “来喂,还傻愣在哪里干嘛?难道真让本小姐脱光了主动送上去吗?”姜初柔得意地看着吴敌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的,婶可忍,叔叔不可忍!”吴敌银牙一咬,探出双手就把姜初柔从地上抱了起来,朝二楼那个没有被毁掉的房间走去,“今儿叔叔不把你给办了,你都以为叔叔是狗千里****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姜初柔见吴敌一脸狰狞的把自己抱了起来,当即惊慌失措的惊叫一声,真害怕他把自己办了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她猛地扭动身体,四肢舞动拳打脚踢的对着吴敌叫嚷着,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……你个该死的混蛋!”

    “哼,放开你?”

    吴敌狞笑了一声,邪邪的看着怀中姜初柔,“老子的邪火都被你勾出来,不拿你泻火难道自个难受吗?”

    姜初柔一而再三的调  \/  戏勾引他,吴敌觉得要是不给点厉害,她都怀疑自己不是男人了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姜初柔真的害怕了,不断的挣扎,粉拳疯狂的朝吴敌胸膛上挥打着,叫嚷道:“混蛋,放开,快把我放开!”

    可是她一个弱女子那点力量,怎么能对吴敌造成伤害呢?

    打得次数再多,就跟蚂蚁给大象挠痒痒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吴敌回应了一声,头也不回的将姜初柔抱上二楼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