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122章 胡说八道

第122章 胡说八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小姐,您回来了!?”

    在门口守的官家旺财看到苏轻眉挽着吴敌手走了进来,恭恭敬敬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苏轻眉微微点头示意,接着又开口询问道:“我爷爷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茶室泡茶。”管家旺财回应道。

    苏轻眉再次点了个头,掐了吴敌的衣角就往里面扯。

    吴敌跟着走了进去,细细打量了一番,发觉苏家房子内部装饰得还真是低调,但却又不失奢侈。

    有钱人家的瓷砖地板,各种家具那叫越名贵越奢侈就越好,当然色泽一定要鲜亮,这样才能吸引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苏家的陶瓷地板都采用哑光色,材质优异的同时,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于张扬高调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轻眉把吴敌领进茶室里面,率先开口打了一个招呼后,就把手指向了吴敌,出声介绍说:“爷爷,这就是我和您说的吴敌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真是一表人才啊!”苏老爷子把目光朝吴敌投了过去,连连说好的夸赞道:“之前我们在公交车上相遇,我就看出你绝非池中之物,现在看来我的眼光还真没丢啊!”

    “苏老爷子过奖了,我哪里是一表人才,只是个混吃等死的废柴罢了。”吴敌谦虚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上次他没有特别注意到苏老爷子,这一次细细一看,发现他脸色确实是有些白得不太正常,也就是身体内有疾病。

    不过苏老爷子保养得好,体态看起来格外年轻,丝毫不像拥有如此大孙女的老人。

    正是他保养太好了,身体上有疾病也很难在脸蛋上显现出来,不细心根本无法找到。

    这也是吴敌与苏老爷子第一次仓促相见,没有看出他有疾病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淡淡笑了笑,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,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,道:“先坐下来喝几杯茶,聊会天后我们再去吃饭如何?”

    “晚辈听您的。”吴敌应了一声,立马在茶座旁边一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轻眉走了过来,拿起开水壶开始为吴敌和自己洗茶杯泡茶,很好的去完成东道主该做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朋友送的武夷山大红袍,你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茶水倒完,苏老爷子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对着吴敌开口介绍道。

    吴敌微微点了点头,拿起茶水就往嘴巴里面送。

    武夷山大红袍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存在,山顶那颗老树一年能生产出来的茶叶也就几十上百斤。

    从这颗存了几千上万年老树在剪枝去其他地方种植,甚至就种在武夷山上的其他茶树,味道和这颗母树比起来那可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正宗大红袍茶叶本来就不多,基本都是社会上最顶尖的强者才可以享有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能得到一罐武夷山大红袍,足以见得能量有多么巨大。

    吴敌只是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,稍稍对苏老爷子伸出了援手,他就拿这么珍稀的茶叶来招待,那招待礼也太显得庄重了。

    “好茶!”

    吴敌只是浅浅喝了半杯,就忍不住出声赞叹了起来。

    茶水入口,那浓郁的清
暴风法神sodu
香立马散发出来,席卷整个味蕾。

    一杯蕴含着无数天地灵气的茶水入肚,整个人别提有多么舒坦了,感觉筋骨都被软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茶就多喝一点。”苏老爷子笑笑,又主动端起茶壶给吴敌倒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吴敌伸手挡住了苏老爷子端过来的茶壶,自己夺过来舔杯。

    又喝了好几小口后,他才轻轻地开口问道:“苏爷爷,前阵子听说您的身子有些不太好,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多亏了你啊!”苏老爷子感激地看向吴敌说道,“要不是服用了你给轻眉的药方,我这把老骨头,能不能撑到今天喝茶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瞧您说得。”

    吴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接着又开口说道:“老爷子,您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帮您号一下脉,看看身体内还有没有疾病,又恢复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看病?”苏老爷爷子张大了眼睛,略显得诧异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苏轻眉也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朝吴敌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敌揉了揉鼻子,淡淡地笑着开口说道:“皮毛的还是会一些,毕竟我在部队呆了这么多年,一些医学常识肯定还是会的,只不过没有专业医生那么高明罢了。”

    苏轻眉朝吴敌翻了记白眼没有说话,脸上满是不屑的那样子,仿佛在说:“简单医学常识我也会好不好?难不成我现在就敢随便出去治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就再好不过了!”一听吴敌要号脉,苏老爷子迫不及待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轻眉无语,没想到自己爷爷那么相信吴敌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刚刚为苏老爷子号脉好几下,吴敌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显得格外震惊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轻眉看到吴敌这幅表情,出于担忧便迫不及待地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不好!”

    吴敌一脸难看地对祖孙二人说道,“一开始我怀疑苏老爷子是年轻时不小心弄伤经脉造成拥挤,年轻时血气方刚没察觉到什么异样,到老了以后血气衰弱,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从拥挤的缝隙中穿行,故而就造成了堵塞。没想到……结果却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你就说吧!听闻吴敌这么说,苏轻眉急不可耐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苏老爷爷子只是捋了捋胡子,脸上并没有太多害怕与畏惧,面无异色的淡淡说道:“什么情况小友你就直说吧,反正我活了这么久,这辈子也算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吴敌略显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苏老爷子的经脉不仅仅是堵塞那么简单,堵口处肉与肉接触间发生连接缝合状态,就快形成一块密不透风的肉墙,把整个经脉都堵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堵死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呢?”苏轻眉眨了眨眼睛,满是好奇地追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敌一脸凝重,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样子说道:“彻底堵死,那苏爷爷就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!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音落,祖孙二人脸色瞬息就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好半响后,苏轻眉反应过来,生气的朝吴敌厉喝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我爷爷身体好得很,连医生都没说他经脉堵塞,你凭什么信誓旦旦确认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