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54章 炼狱修罗

第54章 炼狱修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肥仔大排档,二楼墙角一个偏僻的桌子,吴敌和几年不见的战友毛六畅饮着。

    几大杯入肚,六子按耐不住内心好奇,“吴哥,酒也喝了两瓶,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离开部队了吧?!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不出来吗?”吴敌没有解释,扔粒花生米进嘴巴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察觉出什么?!”六子挠了挠头不解问。

    吴敌无奈的摇了摇头,失望地对六子说,“你这小子,离开战狼中队几年,倒是跟着下面的人懒惰了起来,修为也是一落千丈,没有在像之前那样废寝忘食的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六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得知这辈子不能做过激运动的那一阵,我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蒙着的,天天晚上拿酒消愁。后来带新兵蛋子,教他们朝更高层次上发展努力给战狼输送人才。每天早上跟他们跑一跑,放假、有空喝两口小酒,也慢慢习惯这种生活,也没想过回去,哪怕我在后方也能默默为战狼做出贡献。”

    吴敌点了点头,“你开心就好,家里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首长丁墨怎么样了?”六子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家伙好着呢!天天有吃有喝,别提有多么痛快了。”吴敌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六子欣慰的点了点头,又关心问,“九灵队长怎么样了?她老早就对你有意思了,我不在的这几年,你有没有把她给办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怎么离开战狼思想就变得龌龊了呢?”吴敌白了六子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男人不坏女人不爱。一个男人要是正正经经,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六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意思说,你之前在战狼的那段清纯日子都是一条咸鱼了?”吴敌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六子尴尬的笑了笑,也明白吴敌不想回应这个问题,改口问道:“对了,明明是我问吴哥你怎么离开部队,咱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吴敌重重叹了一口气,说:“难道你现在没用感觉到我身上的气息极弱,比起巅峰状态散发出来咄咄逼人差了几十倍,甚至比你离开战狼中队的时候还不如  ?  ”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,只是吴哥你平日低调,我还以为你学了什么隐藏气息的功法把修为给遮蔽了,故意扮猪吃虎呢!”六子说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脸上浮现一抹担忧之色,小心翼翼关心问,“难不成吴哥你……你实力也大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半年前和几个兄弟外出执行任务,碰上了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恐怖组织炼狱修罗。他们头目也在,实力非常强大,巅峰状态的我都不是他的对手,后来后来……”吴敌说到这里眼眶不由泛红,声音哽咽的没法继续诉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后来怎么了?”六子见铁骨铮铮的吴敌露出这副难过的模样,立马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追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几个兄弟牺牲自己,换取我逃走的时间,否则你这辈子再也没法见到我了。”吴敌双拳拽紧,咬了咬牙齿艰难说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六子一听顿时就瞪了了眼睛,“炼狱修罗竟然就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炼狱修罗是国际上著名的恐怖组织,没有人知道它是代表那一方势力,平日神出鬼没很难捕捉到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们作恶多端,在各个国家的领土上都犯了滔天大罪,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鲜血,一直是各国特种兵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奈何炼狱修罗行踪飘忽不定,没人知道他们大本营在哪里,因此到现在
特工农女小说5200
也没有被消灭掉,相反各国特种兵一直都有人死在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炼狱修罗几个大字,就成为各国特种兵心目中梦魔,既害怕碰到、也特别期待将他们给消灭掉。

    六子知道炼狱修罗很厉害,但他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厉害,连吴敌都能打伤。

    要知道吴敌可不是一般人,16岁入伍,十七岁就晋升无数战队最终来到了战狼,不到18岁就进入战狼中队,开始执行国际sss级任务,被视为军界天子骄子,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人物。

    没想到,最终还是被炼狱修罗给击败了!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吴敌点了点头,拿起酒瓶猛灌了一口,很是感伤说:“回到战狼中队好好休养一阵子,实力倒是恢复了不少,可和巅峰时期比起来那简直像个渣一样,根本没法再对战狼做更多的贡献。加上家里有事父亲急忙忙把我叫回来,我就从战狼退伍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炼狱修罗!”六子咬了咬牙齿,吩咐地开口怒骂道:“即使我修为无法在回来,但有一天,我培养出来进入战狼的士兵们,也把他们给灭掉的!”

    吴敌双拳拽紧,浑身散发无限戾气,目光坚定而冰冷说道:“你放心,只要我不死,终有一天,我一定会把炼狱修罗给灭了,替那几个死去的战友们报仇的!”

    “吴哥我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,将那些该死的混蛋都给杀了!”六子坚定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来喝酒!”

    吴敌也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结太多,以目前的实力越想只会越心烦,拿起酒瓶子吆喝道。

    “对,咱兄弟多年不见今天先喝开心再说,至于其他事情日后再说。”六子应喝一声,就拿起酒瓶“铛”的对碰一下。

    又喝了好几瓶后,六子盯着吴敌问,“吴哥,以你的本事肯定大批势力抢着要,哪怕留在部队里至少都是上将级别的存在,为什么跑去做一个小保安呢?要不,你来我们边防训训新兵蛋子也好啊!”

    “哥的追求,你不懂!”吴敌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肯定是想把那漂亮的老板变成老婆吧?”六子一听,连忙大笑着调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敌抓起一颗花生米扔进他嘴巴里,不满训斥道:“你说你原本一个纯情小伙子,变得那么猥  \/  琐做什么?像哥,多纯情啊!”

    “对,你纯,你比三路牛奶还要纯!”六子嚼了嘴里的花生米笑道。

    战友相逢必是醉时。

    吴敌和六子从中午喝到晚上七点多,两个人足足喝了两箱白酒,从江城谈到盛京,36d谈到36f,可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要不是脑袋晕晕的了,他们都想再叫一箱白酒过来,再好好谈天论地。

    “走吧,反正吴哥你也在江城了,下次我们再喝。”

    付完帐,六子勾着吴敌的肩膀走出了大排档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在马路边聊了好长一阵子后,六子才拦了一部出租车返回边防军区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,天色已经灰蒙蒙亮起了路灯,夏天黑夜第一缕凉风,朝炎热了一天的人们身上袭来。

    不少吃饱了饭的居民,开始出来散步遛狗,很多注重体重的妹纸,已经穿着清凉的短裤出来晚跑了。

    “咦,是你?”

    吴敌送别六子刚想乘坐公交车回家的时候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的惊诧声。

    他还没搞清楚是不是叫自己的时候,身旁突然出现一个靓丽的身影,浓浓的女孩子芬芳扑鼻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