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52章 混账东西

第52章 混账东西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不用了,我去叫…我立马去把我们局长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马有才从惊慌、疼痛、愤怒中反应过来,强忍着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回应一声,转过身子立马就跑开。

    他从一个普通小协警干到今天队长的位置,自然拥有过人之处,至少察言观色是没有半点儿问题。

    马有才知道以当前现场情况,不可能是他一个小队长可以镇  \/  压的了,因为对方是军队的人,且职务还不低连江城警界高层领导都可以请动。

    警界领导过来,他知道以自己这种小喽啰,绝对分分钟被踢出警察队伍,甚至反过来被关押进牢里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马有才不傻,同样也不想去死。知晓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联系雨哥,让他想办法去把上头那关压下来,找个好点理由来应付军方,解释为什么要特别批这个命令下来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上面的雨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被动迎战太吃亏了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滚回来!”

    六子大吼一声命令马有才回来,冰冷冷呵斥道:“我不会自己打电话吗?还让你帮我打!”

    音落,一个战士就把枪口指向了马有才,“别乱动,乖乖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马有才害怕了,血猪头脸蛋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他身体微微打颤着,之前被吴敌暴打吓尿散发着腥臭的裤子,时不时还有一两滴小水滴落下来,给人的感觉又吓得尿裤子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双腿发软慢慢退回原地,着急害怕得都快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江啊?我城郊军事基地的六子,我在兴宁分局这里,有点事你赶紧给我过来一趟。”六子拿起手机,朝市警界领导江玉山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马有才一听六子讲电话的语气,两眼一闭本能的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能称呼上面领导为老江的人,收拾一个警局小队长又有什么难度呢?

    “给我站起来!”偏偏马有才想昏倒过去的时候,一个战士走过来轻轻踹了他一脚,又把他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六子扭过脑袋看着三个质押吴敌的小警员,不满喝斥道:“都特么愣着干什么?给我解开手铐啊!”

    “啊  --  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就解开……这就解开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警员先是从惊慌中反应过来,旋即慌慌张张去给吴敌打开了手铐。

    “吴……”六子激动得想要叫吴敌为哥,可迎上他警告目光时连忙改嘴,“吴敌,你什么时候退役回江城的?怎么来了也不给我一个电话,到出事了才想起我,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现在都是江城边防军队的少校了,我刚回来没几天又没做出什么成绩,怎么好意思去见你呢?”吴敌讪讪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小子,几年前我们还在同一个部队吃喝拉撒,在野外执行任务共同啃树皮,今天还给我来这一套了。”六子捶了吴敌胸膛一记,很是不满的责怪着说。

    看到吴敌和六子少校两个人以兄弟般口吻相称,在场人不由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马有才更是绝望的再次瘫软在地上,感觉周围空间都变得灰暗,再也没有一丝阳光般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吴敌和这个军官如此熟络,好像以前还共同在一个队伍服役,警界领导亲自赶过来雨
男神宠妻日常吧
哥又没法联系的话,那还能玩下去吗?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五部警车驶入兴宁分局,警界领导江玉山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江玉山一下车,就直冲人群赶了过来,板着脸冷冷对着三个小警员和马有才质问着。

    他四十多岁脸蛋方正,身子骨看起来特别硬朗,浑身都散发着正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江局长,您过来了。”马有才看到江玉山真的赶过来,瞬息被吓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着急得眼泪都快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江玉山看到马有才这张血猪头脸,加上连军队都闹出来了,立马就知道这事十有八九和他脱不了什么关系,仍旧板着脸冰冷冷问,“我问你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马有才被训斥得浑身笼罩恐惧,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。

    六子走了过来,拍了拍江玉山的肩膀,指了指吴敌轻轻说:“老说老江啊,他不肯说的话,那就让我们军方的退伍士兵说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江玉山没多说什么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。”吴敌咽了咽口水,原原本本把事情讲诉了起来,“前天我下班的时候,被一群恶汉包围,结果我正当防卫之下打伤了他们。第二天就被马队长抓进警局里面,然后他和一个协警就对我动用私刑,又被我正当防卫打伤。于是警方就说我性质恶劣,要扣押我过去枪毙了!”

    莫军的事情吴敌没说,也相信莫家和他也不会轻易暴露出来闹得沸沸的。

    堂堂江城七少之一被个小保安打了,传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吗?

    除非,莫家想丢这个脸!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江玉山闻言,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,扭过脑袋冰冷冷对着马有才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马有才这回是真的哭了,瑟瑟发抖不知道咋办才好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一旁的吴敌就出声了,“我敢保证说的都是实话,警方随时去调取前天晚上霜叶集团路边的监控记录,且警局内到处都有摄像头,是真是假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江玉山一听顿时就怒了,冲过去狠狠“啪”的扇了马有才一巴掌,气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一般厉喝道:“告诉我,是谁给你这么大权利不用经过法院审判就可以判人死刑的?是谁允许你对犯人动用私刑的?谁又给你这么大权利去替军方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马有才顾不得脸上的疼痛,直接跪了下来,泪流雨下的认错,“对不起江局长,都是我一时糊涂做的错误决定,您就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江玉山抬起手又狠狠扇了一巴掌,不满大喝着,“我在问你话,是谁给你这么大权力的?是你们局长,还是其他领导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,呜呜呜……都是我一个人一时糊涂胡乱做的决定而已,江局长您就饶了我这回吧,我知道错了!”马有才那血猪头般脸蛋又被扇得鼻血狂流,声音哽咽的抽泣着。

    他不敢出卖雨哥甚至其他人,因为出卖了会死得更惨,只能一个人含泪承担下所有责任。

    吴敌幽幽走到了江玉山的旁边,说道:“江局长,我之前听说他好像和什么雨哥有勾结,又安排了几个职业打手进拘留所想要重伤我,这件事您一定得彻查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