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44章 棘手

第44章 棘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早说了让你不要装叉,你偏要不听,现在知道后悔了吧?!”

    吴敌仍旧神色淡淡站在原地,勾起嘴角玩味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子,还你尝尝轻视我是什么滋味吧!”中年人愤怒的大喝一声,身形再次启动,电射般就朝吴敌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上了几分,几秒就跑到吴敌的面前,抡起双拳就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一拳打向吴敌的胸膛,一拳打向腹部,拳头是翻着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拳头一旦反过来,一旦吴敌抵挡,就可以滑上去打中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!”吴敌摇摇头失望地说了一声,身形微微向后倒退了半步,稍稍转过身子,抬腿就是更用力的一脚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响动声传来,中年人眉头紧锁,本能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身形立马电射般向后倒飞着。

    又是“砰”的沉闷响动声传来,中年人身子狠狠砸在了墙壁上,旋即慢慢滑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落地的一刹那,中年人再也忍不住张开嘴巴,一口鲜红色的血液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想要教我规矩,或者要我孝敬什么东西的吗?”吴敌目光如刀扫过全场,声音冰冷冷地开口询问着。
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七个在押犯全都愣住了,迎上吴敌锋利目光时,本能的将眼睛移到另一边或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没有想到,被锁住双手的吴敌竟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他们老大可是江城连续两年地下黑拳霸主,打死的敌人甚至上台迎战的退伍特种兵不计其数,没想到就这么被吴敌一脚踹飞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望向吴敌的目光就好似看到魔鬼一样,别提有多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重伤倒地的中年人连咳了几声,打破这个充满畏惧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伤到哪里了吗?要不要我叫警察过来,先给你处理下伤口?”

    七个在押犯反应过来,连忙跑到中年人身边,关心地询问起了伤势。

    中年人已经不能像之前一样推开手下人,相反像病怏怏的暮年老人任由他们搀扶着,连说话都显得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“真特么没劲,一群人像个娘炮般几下就打趴,连汗水都没出来。”吴敌摇了摇头,一脸失望地说。

    一群在押犯听吴敌如此瞧不起他们,顿时脸上写满愤怒之色气得又想要发飙。

    见识了吴敌恐怖身手后,他们一个个也是敢怒不敢言,将想骂出来的话重新吞回肚子里面去,显得极其憋屈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中年人好不容易才从疼痛中缓过神来,浑浊的目光望向吴敌,“从今以后,只要你小兄弟还在这拘留所的一天,你就是这里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目光望向其他七个在押犯,示意他们尊称吴敌为老大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对不住,刚才是我们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从今以后在这个拘留所,我们一定给您规规矩矩的,有什么好吃好喝就先孝敬给您。”

    七个在押犯见中年人如此说,一个个极不情愿的称呼吴敌为老大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没兴趣成为你们这群社会渣滓的老大。”吴敌冷笑了一声,丝毫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朝这边走了过来,语气严肃而又冰冷的问:“说实话吧,你们究竟收了多少好处进入到这个拘留所来,然后伺机对我下死手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中年人眸子深处闪过一丝诧异,很快又恢复正常,显得很无
太上剑尊最新章节
辜的那样子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装?”无敌嗤笑了一声,“是苦头都还没有吃够对吧?非要我一个个都把你们打残废,你们才肯乖乖配合?”

    闻言,七个在押犯都畏惧得缩了缩脖子,目光齐刷刷望向中年人,似乎在征求他意见的那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绝对相信,吴敌这笑里藏刀般的魔鬼一定说到做到,狠狠将他们打成残废的。

    通过这一幕,吴敌立马判断出事情果然如自己所猜想的那般有鬼。

    不然好端端的一个分局拘留所,怎么会一下子容纳八个凶神恶煞还是一个团伙的人呢?

    真要不小心抓住同一个团伙大量人,也是单独关到一个房间,与其他犯人隔开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,我们就是看你是新来的,按照以往惯例像欺负一番罢了。”没想到的是,中年人依旧不肯松口,很是硬气的承担起所有责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吴敌冷冷笑了笑,身形快速启动冲了过去,连守护中年人的在押犯都没反应过来,就狠狠一脚踢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中年人身子狠狠砸在了墙上,又“噗”的吐出一大口鲜血,瘫软在地上奄奄一息着,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究竟是谁叫你们这么做的?”吴敌眯了眯眼,冷冷看着地上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补充说:“再被我踢一脚的话,你可能就没命了。你觉得为了所谓的义气和道义值得吗?哪怕你变得没有诚信了,出去找个地方躲着,不也是还能活得好好的?”

    中年人沉思了十几秒钟后,终于无奈的努了努嘴,有气无力回应:“好,我说。是雨哥给我们二十万和一张你的照片,叫我们故意犯事进这个分局的拘留所待着,见到你进来就想办法打成重伤,能弄死还会加三倍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雨哥是谁?”吴敌好奇问。

    中年人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上,软绵绵回应说:“是上面的人,以前我们经常犯事被他带队抓,一来二去就熟了。所以这一次,他才放心大胆交给我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吴敌点了点头,知道所谓的雨哥,不过是莫家动用的一颗小旗子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白凝霜乘坐着沃尔沃s90朝警局赶了过来,同时拿起手机不断的朝一些公安部门负责人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警官您好,我是霜叶集团的总裁白凝霜,请问您现在有空吗?我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谈谈。”白凝霜拿起手机,朝一个职位不小的警官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是白总裁啊!很不好意思,我现在被市局分派到外面执行任务,有时间我们再聊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忙吧。”

    白凝霜挂断电话,又拿起手机朝第二个人拨打了过去,“马警官您好,我是霜叶集团的白凝霜,请问能占用您一点时间聊点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白总,我这几天在市局开会,过几天再给你回复好吗?”

    第二个又吃了闭门羹,白凝霜依旧没有放弃,拿起手机又朝平日里特别关照霜叶集团的警官打了过去,得到的结果都是一一在忙,没有一个有时间和她多说话。

    一时间,白凝霜脸色不由冷峻了起来,察觉到了事情不一般。

    吴敌从霜叶集团被带走,她就是想打电话让这些老朋友帮下忙,问问事情究竟怎么一回事,看看能不能卖个面子弄出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所有人都好似提前知道她会打电话过来寻求帮助一般,不约而同拒绝了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白凝霜想了好一会,揉了揉太阳穴感叹,“看来这事情非常棘手,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