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8章 黑车司机

第8章 黑车司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上车之后,中年大叔开口心不在焉懒洋洋的问道:“小伙子,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吴敌不知道白凝霜在何处,只知道白凝霜是霜叶集团的总裁。当即,开口回答道:“去霜叶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中年司机应了一声,车子奔驰在路上。

    大夏天,阳光毒辣辣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这计程车的生意是相当的差。这司机好不容易拉了一个客,心中忽然一动,开口问道:“对了,小伙子我们是从六一中路走,还是从五一路过高架桥走?”

    这是投石问路,看看吴敌对于这城市路线熟不熟。

    相隔半年回来,这一座城市日新月异。对于这线路,吴敌早已经不熟悉。并且,对于这霜叶集团在那条路上,都是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当即,只能是装作若无其事讪讪一笑,道:“哪条路近,那么就走哪条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中年司机眼睛一亮,开口很是雀跃的应道。

    计程车在阳光下,在江城来回穿梭。兜兜转转,司机这会动了小心思,为了多赚点钱,他终于开始绕路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管用的伎俩,投石问路当得知顾客吴敌不太熟路之后,他就开始玩起了这个小伎俩。

    吴敌坐在车中,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最为出色的特种兵,在各方面都是有着优人一等的能力。在战场上,侦查对手。一点儿风吹草动,都是会立即入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现在这中年司机,带着吴敌满城的绕道,吴敌心中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终于,车子抵达了霜叶集团。

    吴敌坐在副驾上,开口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中年司机假装看了看计程器,嘿嘿笑了笑,道:“加上燃油费,一百零二块。不过,我这人向来好说话,这两块钱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同样是他的伎俩,本是绕路大赚了一笔。现在,还会故意抹去零头,让顾客觉得自己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。反而,对于他这种计程车司机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“一百啊。”吴敌悠悠的笑了笑,假装感叹道。

    中年司机应了一声,装作漫不经心的解释起来:“路程有点远啊!这都明码打表了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吴敌应了一声,开始装模作样在自己裤兜里摸索了起来。摸索了良久,终于从裤兜里摸出来了一个一元的硬币,拿在手里轻轻弹了弹,发出来一阵清脆的声响,笑着说道:“可是,司机。我没有一百,我就只有一个钢镚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中年司机转过头,看着吴敌手里拿着一个硬币,一脸戏谑的笑着看着自己。当即,脸色一沉,开口冷声喝问道:“小伙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敌冷笑一声,没留半点情面的就拆穿道:“起步价十元三公里,之后两块五一公里,您跑得挺远的啊!”

    司机见被识破脸色一阴,但他也不是第一次宰客被发现,早就熟心应手知道该怎么做才使客人乖乖就范掏出钱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小子还想做霸王车啊?”司机眼神变得冰冷,语气充满威胁之意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给过你钱,你自己不要怪我咯?”吴敌晃了晃手中银灿灿的硬币,满是无辜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音落,他就打开车门,毫不犹豫的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专坑人的无良司机,根本没必要继续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司机没想到吴敌态度这么强硬,也不甘心就这样白忙活了一场,下车快步追了上去,气鼓鼓的厉声大喝道:“你小子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给我装,赶紧把车费给我付了!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吴敌再次亮了亮手中硬币,不耐烦说:“要就赶紧给我拿走,不要就别给罗里吧嗦的,大家都很忙的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司机再也忍不住的爆了句粗话,伸出食指指向吴敌,口水都快喷到他脸上一般,咆哮道:“你小子别在那里给我耍嘴皮子,识相点就赶紧把车费给我付了!别以为我们出租车司机是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这如河东狮吼般的叫喝声一下吸引了许多路人的注意,本能将视线投过来,想要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当看到穿着制服的中年人拦住一个年轻小伙去路,旁边还停着一部没熄火的桑塔纳,众人一下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坐了霸王车引起的纠纷!

    且吴敌穿着很寒酸,皮肤也黝黑像个刚刚进城的土鳖一般,任谁看了都觉得应该是付不起车费的穷鬼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觉得我好欺负?”吴敌丝毫不惧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不是好欺负的,既然坐了我的车,就赶紧把钱给我付了,否则让你没好果子吃!”司机单手叉腰,另一只手依旧指着吴敌,指甲都快戳到他脸上了。

    对于拿手指指人这种行为,吴敌是非常讨厌的,
寒门崛起笔趣阁
要是换一个场合他不介意当一回老师教教做人道理。

    宰客被发现还敢这么嚣张,看来今天不给点教训这司机是记不住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倒要看看,你能给我什么好果子吃了?”吴敌扬起嘴角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找死是吧?”司机怒了,他开了十几年的车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和不要脸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抡起拳头就狠狠朝吴敌脸上砸了过去,“妈的,给脸不要脸,老子弄死你!”

    吴敌伸出手轻描淡写就扣了下来,“哟呵,还想打人啊?”

    “我草你……”司机一听更怒的,挣扎着想要用拳头再次打向吴敌,却突然感到拳头被捏得死死,一阵钻心疼痛紧随而来,想骂的话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?”吴敌眯了眯眼睛,手中稍稍用力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司机痛得爆出一阵堪比杀猪的凄厉叫嚷声,脸蛋瞬息涨红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这个看起来憨厚的年轻人,为什么一直云淡风轻戏耍自己。无论怎么样都不急不躁的,原来是个练家子啊!

    “放开我,快放开我!”司机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急忙忙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想打就打,想让放就放开、,那我是不是太贱了?”吴敌微咪着眼睛,神色淡淡的询问,暗中又加了一把力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司机又惨叫了一声,额头冒出豆粒大的汗水,疼得脸蛋都没了血色,“我错了,求你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什么?”吴敌暗加一把力询问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司机再次惨叫,他感觉拳头都快被捏碎了,疼得近似昏厥连忙说道:“不敢……不敢再动手打你了!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看到司机被吴敌控制住在哪里惨叫连连,顿时就有许多人看不下去,纷纷出言谴责着。

    “这人怎么这样啊?坐车不给钱还动手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是没钱可以坐公交嘛。看他长得挺憨厚老实的,没想到竟然如此缺德。”

    “快把人放了,不然我可就报警了?”

    吴敌并没有理会那些被表象迷惑的无知路人,继续眯眼打量着无良司机,笑道:“我记得你好像没有打过我啊?这道歉,我有些受之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不该绕路欺骗你,还想要动手打你。”

    司机一听吴敌并没有就此放过的意思,急得都快哭了,咧牙切齿眼眶泛泪急忙忙开口解释说。

    他害怕吴敌再次用力一捏,那整个拳头都要报废了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围观人都哗然了,没想到是出租车司机绕路宰客,才被吴敌教训的啊!

    亏他们之前还一个劲以为吴敌是坐霸王车欺负人,还口口声声的去帮黑心司机讨伐。

    特别是骂得比较狠的几个人,好似无形中被人“啪啪啪”扇了几巴掌脸蛋红得滚烫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是绕路了啊?”吴敌装作才刚知道的那样子,恍然大悟道:“我就说十几分钟的路程,怎么要一百多车费呢!”

    司机看吴敌在哪里装模作样,气得都快吐几口老血。

    这尼玛也太贱了!

    拳头上传来的疼痛又让他无可奈何,只能一个劲的哭诉哀求着:“小哥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什么?”吴敌疑问。

    “不敢在绕路宰客人了……”司机急得都想跪下来求饶了,他感觉自己拳头被捏得细胞坏死,疼到麻木得都快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他明白今儿是踢到铁板了,再给一次机会,绝对不敢轻易招惹这尊杀神了。

    不……连载他都不敢载了!

    “知错就改善莫大焉。”吴敌松开了如钳子般的大手,把司机推了出去道:“我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所说的话,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善良和富有爱心,能耐心开导你变成好人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司机都想找块豆腐砸死眼前的吴敌,这也叫善良?也太不要脸了吧!

    不过他就算心有埋怨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一个劲甩着快要变形的拳头,露出一副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,“小兄弟说得对,谢谢你把陷入歧途的我给拉回来,我向你保证今后一定改邪归正多多行善做好事,绝不坑任何一个乘客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!”吴敌甩了甩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司机一听如蒙大赦般连忙应喝,快速跑向停在路边的桑塔纳,生怕这个魔鬼反悔又弄出什么羞辱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突然,司机身后响起了吴敌的声音,向前冲的身子顿时凝滞,一个踉跄“扑通”的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司机痛叫一声极不情愿从地上爬了起来,生怕得罪吴敌又遭折磨一般小心翼翼问,“您……您还有什么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