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7章 上门讨个说法

第7章 上门讨个说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吴敌洗澡起身上楼之后,发现自己房间已经打扫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而后妈赵美丽,正是把一床新被子铺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。听到吴敌跨入房间的脚步声,才是转过身来,有些僵硬的笑了笑,道:“这床被子是今年新打的,铺在下面软一些。你刚回来,一身劳累,今晚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床被子,是家里唯一一床新被子。

    赵美丽一直不舍得用,本来准备留待女儿吴红结婚时候作为喜被的。现在,却是被她拿过来给铺在了下面当做了垫絮。

    吴敌看着后妈赵美丽额头上的汗水,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这前后的差距,有些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而赵美丽却是自顾自的站定起来,低声的道:“对了,这白天挺热,夜里还是有些凉,盖好被子。房间里,我给你点好了蚊香,放在床下,你就不用担心蚊虫了。”

    叮嘱好之后,赵美丽才是徐徐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吴敌站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,僵硬的迟迟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而外面旋即响起了后妈赵美丽的声音,声音悠悠:“狗逮耗子我是没有见到过,但是老虎一定可以轻而易举逮住耗子。我眼拙了,老了分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席话,吴敌嘴角荡漾出一丝笑意。这一瞬间,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也感受到了自己后妈身上的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吴敌一时之间思绪万千。想起白凝霜来,酸甜苦辣全部涌上来。

    而赵美丽和吴德荣今夜同样辗转难测,失眠了。吴敌这样暴打雷老虎旗下的四大战将之一曾为锁,明日等待他们的还不知道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灯光熄灭,月亮躲进云层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这一栋平房四周,曾为锁这一群兄弟。像是站岗的哨兵,像是喀什格尔的胡杨。一个个都是挺直了腰板,绷紧了身子,宛如一张拉开的弓一样,死死的忠诚守候着,就像是门口夜里一直精神抖擞的那一条大黄狗。

    天亮过后,吴敌喝了一碗后妈赵美丽的熬得粥。

    当即起身出门,看了看依旧守候在四周的曾为锁一群人,开口懒懒的吩咐了起来:“走吧,带我去见一见你们雷老虎。”

    曾为锁这一群人,像是得到了赦令一样,这才是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群人,是开着两辆金帝面包车夜晚过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,一群人载着吴敌又是风尘仆仆的离开了这一条小河西村。

    雷老虎寻常住在江城锦园别墅群,最为中间最大最显眼的那一栋别墅正是雷老虎的。别墅门口有着一个巨大的世外游泳池,湛蓝色的大理石作为泳池地板,阳光照过来,正是碧波荡漾。

    以及别墅门口白玉貔貅,乳白色的玉柱,都是展现了这一栋别墅的奢侈不凡之处来。

    下了面包人,一群人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曾为锁站在这雷老虎的别墅前,按动了门铃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这别墅终于打开开来。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,脸色红润,须发皆白。长方脸,穿着布衣布鞋,看上去透出来几分儒雅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老人正是雷老虎的管家谢千机。帮助雷老虎统管江城大小势力,以及还是雷老虎幕后的军师。

    当年,更是陪着雷老虎一起打江山,深的雷老虎的喜爱。

    “谢老,我干爹在家吗?”对于这谢老,曾为锁相当尊敬。

    谢老扫了扫曾为锁这一群人,以及吴敌,开口低声的回答了起来:“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有急事。”曾为锁一听到这雷老虎不在家,当即着急了起来,对着谢老是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谢老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,对于曾为锁的浮躁有些不满,凝声问道:“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吴敌看着曾为锁欲言又止,想说又不敢说。当即,笑了笑,道:“也没有什么大事情。我是小河西村的人,曾为锁这一群人想要强买强卖我家的房子。昨晚上,被我暴打了一顿。以暴制暴这种事情,我不喜欢干。所以,我今天来找雷老虎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声音云淡风轻,来到了这种龙穴虎口依旧是潇洒无比。

    谢老微微一愣,扫了扫曾为锁这一群人。

    眼光
狼与兄弟帖吧
毒辣的他,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。敢情,是碰到了硬点子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谢老终于缓缓说了一句:“年轻人,勇气可嘉。”

    吴敌只是灿烂的笑了笑,道:“对了,他们几个把我们家的窗户和门弄坏了,这笔钱得先赔偿给我。以及,我父母亲昨晚上的精神损失费,这都得一并赔给我。你要是做不了主,告诉我雷老虎在哪,我去和他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谢老看着这吴敌无法无天的样子,习惯性的抬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按照他往常的习惯,他会右手抬起三下放下三下。这是一个暗号,一个命令。只要做完这个动作,那么这别墅内的保镖,以及后院养的五条藏獒,都会一并冲出来拿下吴敌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次谢老却是叹了一口气,又是放下了自己的右手,道:“雷老不在家,今天有事外出了。你走吧,等雷老回来了,我们会通知你见上一面的,再进行详细的榷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一次不管是吴敌,还是曾为锁一群人,对于这个结果都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谢千机余威犹存,对于这个结果虽然有所异议。但是,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。反而是吴敌皱了皱眉,道:“怎么,雷老虎今天没空?”

    “没空,家主今天会见了一位大人物去了。”谢老看着吴敌,平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吴敌却是一愣,问道:“那我家的门和窗户被他们砸了?这笔钱谁赔?我家,现在可是还没门窗,丢了东西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谢老听到这个理由,摇摇头,莞尔一笑,道:“放心,我会让他们去给你们修好的。至于赔偿,以及拆迁的事情,等雷老回来会具体来和你商谈的。家在这里,跑不了。三天后,没有消息你可以随时来这里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吴敌摇了摇头,转身向着别墅群外走去。本来,想来会一会这所谓的雷老虎,解决了这拆迁赔偿的事情。现在看来,只有改日了。

    等到吴敌离开了锦园别墅群,曾为锁终于是看着谢老,低声委婉的问道:“谢老,干爹今天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去拜访苏老爷子了。听说他孙女来江城了,带了点苏州刺绣,还有几样小玩意送过去了。”谢老低声的道:“这件事情,先压一压。苏老最近发话了,他孙女刚来江城你们谁也别闹事,安宁点。即使是粉饰都得粉饰出一个太平盛世来。苏老的命令,这整个江城黑白两道,莫敢不从的。所以,雷老这些日子以来也是反复强调,都收敛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当这谢千机提及了苏老这两个字,曾为锁全身一颤,眸子深处掠过了一丝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江城苏空放老爷子,真正认识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他嬉笑红尘,和一个寻常退休的老爷子一模一样。逗逗鸟下下棋,偶尔还打打太极。但是,这整个江城的上层大人物,对于这一位老人却是最为恐惧以及忌惮。

    即使是道上的雷老虎,都得唯命是从。即使是江城官道上的大人物,都得对这老爷子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有什么背景,只知道以前江城道上的前任老大惹怒了他,不知不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那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斧头帮,一夜之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只知道以前********秘书长惹怒了他,第二天消失在了江城,据后来人们偷偷说,因为作风问题下派到了村里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苏老发了话。雷老虎再三叮嘱。

    现在这谢千机即使想动手,拿下这吴敌,最终还是忍耐住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件事情等雷老回来了,听他的意见。”谢千机做事情向来滴水不漏,这会开口吩咐道:“你也一边带兄弟们,调查调查那小子的背景。”

    即使刚刚心有愤懑的曾为锁,一想起这事情和苏老联系起来,当即都是心甘情愿的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太阳毒辣辣的,吴敌走在街道上,想起这一次回家主要还是因为白凝霜所起。既然这拆迁的事情因为雷老虎不再,暂时得放一下。那么,就先去解决这儿女情长的私事。

    当即,打了一辆车,准备去见一见白凝霜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悔婚,白凝霜想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讲明白。

    那么,就见一见看看怎么一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