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> 第6章 我敢不敢打你

第6章 我敢不敢打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吴德荣和赵美丽依旧匍匐在桌子下,闭着眼睛。天生软绵的一面,让这一对老年夫妻都是在桌下颤颤惊惊。

    对于这屋内发生的一切,二人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可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敌唤了一声,然后向着屋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曾为锁一群人一个个瘫软在地上,听着吴敌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内心深处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恐惧,额头上情不自禁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雷老虎的干儿子。”曾为锁抬起头来,嘴唇发紫喃喃的道:“我是雷老虎座下四大战将之一,曾为锁!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大的仰仗,最大的底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再一次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而跟随着曾为锁的这一群兄弟,一个个都是情不自禁微微抬起了头。尖尖的下巴扬起,自然而然有着一股骄傲。

    雷老虎,是这块绝对的霸王。他的名号,夜晚可以止婴儿啼叫。

    曾为锁作为他的干儿子,他手底下的四大战将之一。哪怕在四大战将之中排行最末,哪怕是最不得雷老虎喜欢。

    但是,他毕竟还是雷老虎的干儿子。

    俗话说,打狗还得看主人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吴敌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,低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曾为锁这会积攒了最后一丝勇气,开口叫道:“你不能打我,你不能打我。不然的话,雷老虎会杀你九族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身为雷老虎人的霸气,想到这曾为锁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你再能打又怎样?我是雷老虎的人。

    灯光从屋内照射进来,打亮了吴敌的脸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笑了笑,道:“真是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旋即,在门外这一群汉子的注视下,在屋内吴德荣和赵美丽火辣辣的目光下。吴敌蹲下身来,扬起了自己的左手,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是抽在了雷老虎的脸上。

    屋外,跟随者曾为锁的这一群小混混们,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瞳孔。

    屋内,赵德荣和赵美丽刚刚爬起来坐在椅子上,这会都是禁不住全身一颤。那一张破旧的木椅子,发出咯吱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。”感受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袭来,曾为锁吼叫了起来:“我是雷老虎的人,你会遭受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回答曾为锁的,依旧是干脆利落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吴敌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,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被灯光染红,曾为锁的那一张脸被巴掌所抽的红肿了起来。他终于不再吭声,在吴敌这样暴力的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猛抽之下,终于学乖了下来。

    场面,终于静止了下来,人人都是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只有远处的一阵夜风吹进屋子里,吹动了那一盏三十瓦的白炽灯,灯光闪烁,阴暗不定。

    吴敌终于是轻轻的拍了拍手掌,看向地上躺着的曾为锁,冷声喝问道:“你是雷老虎的人,你是雷老虎的干儿子,你是雷老虎座下的四大战将之一,那又怎样?我敢不敢打你?”

    声音宛如洪钟大吕,惊涛拍浪,响彻在这安静的夜空里。

    曾为锁的嘴角沁出了一丝丝鲜血,被抽的鼻青脸肿的他终于是服软了。迎着吴敌眸子里那宛如刀锋一样锐利的目光,他内心生出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“敢打。”曾为锁终于是带着哭声而道。

    吴敌这才是缓缓的站定了起来,看向了曾为锁这一群人,开口冷冷的吩咐道:“我不管你们是谁的人,不管你们之前多么嚣张跋扈。但是,我现在回来了。一个个给老子记住,是龙给我盘着,是虎给我卧着。不然的话,不管是谁,老子照样暴打不误。”

    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一群向来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小混混,都是一个个默默的不说话。不知不觉间,汗水已经湿透了后背。

    “窗户,是你们砸坏的。”吴敌冷哼了一声,开口喝问道:“门,是你们踹坏的。老子看家的玩意,全部被你们损坏了。既然这样,一个个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。给我站起来,今夜当好看门狗,守在这房子四周。要是一个疏忽,飞进来一只苍蝇,明天我就打断你们一人的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作为在国际上诧叱风云的特种兵之王吴敌,身上自然而然有着一股王者风范。这会行事起来,往常那种嚣张霸道的性格不经意就是流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曾为锁这一群人,倒是愣了愣神。

    一个个看着这比他们更为嚣张的年轻人,双腿微微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没有?”吴敌有些不耐烦了起来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一群人感受到吴敌话中的火药味道,一个个不约而同应道: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知道你们是雷老虎的人。”吴敌的声音,不起一丝波澜徐徐而道:“但是,今夜你们都给我老实点。明早,我和你们去找雷老虎。好好谈一谈这拆迁赔
重生八零小军嫂sodu
偿款的事情,还有这门窗户的损失费用,以及我父母亲二老的精神损失费。”

    霸道,张狂,简直都是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竟然要主动上门去找雷老虎的麻烦,这江城还没有人敢这般做过。

    以至于吴敌这话落定下来,这屋内屋外都是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屋内那一条大土狗,像是给吴敌鼓劲似的,忽然仰头狂吠了几声。

    曾为锁砸了咋舌,一时间躺在地上看着吴敌,一口口水迟迟吞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,你们不是说来找人的吗?”吴敌的声音,很是冰冷:“我看免得你们天天晚上来找人,还是明天老子主动来找找人比较好!”

    话落,吴敌转身走进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看了看一脸目瞪口呆的父亲和母亲,温和的笑了笑,道: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吴德荣和赵美丽良久没有回过神来。看着吴敌,像是看着一个恶魔一般。张大着嘴巴,仿佛下巴脱臼了随时都要掉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真的,没事了。”吴敌坐在了自己老父亲吴德荣身旁,笑了笑,道:“爸,要不,我们再一起喝一杯。现在,应该是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喝酒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吴德荣咕隆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,看着自己的儿子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道:“儿子你闯大祸了,今夜你跑路吧?”

    “跑路?”吴敌摇了摇头,笑了笑,道:“跑什么路,相信我。明天,我和雷老虎谈一谈就好了,肯定没事的。我是一个文明人,讲道理的。我相信雷老虎,肯定也是一个文明人,会和我讲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吴德荣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吴敌却是打断了他的话,笑了笑,道:“这些事情,交给我来就行了,我已经长大了,您就不用操心了。对了,您这一次火急火燎叫我回来,究竟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吴德荣看着自己儿子吴敌,叹息了一声,终于还是转移话题道:“你还记得白凝霜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吴敌的声音,很是低沉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名字,他不想再提起。

    这是他青梅竹马的爱情,他的初恋。从小就在这一条巷子里长大,读书的时候更是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吴敌搬家转学了,忽然就是消失在他生命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吴敌这些年来军伍生活,对于这个名字时常想起。但是,也仅仅只能是想起了。不知道老父亲这一次,为什么会突然提起。

    “白凝霜回来了。”老父亲吴德荣的声音,很是低沉:“她摇身一变,成为了我们江城最为年轻大名鼎鼎的总裁。霜叶集团,她是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听着昔日的恋人,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吴敌嘴角掀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,开口苦涩的问道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的婚事,我和他爸就订下来的娃娃亲。”吴德荣低声的道:“前段时间,白凝霜来家里几次,说要找你回来。把这件事情说清楚,这是你的婚姻大事,所以你必须得亲自回来自己处理。”

    吴敌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过是一段娃娃亲,小时候的一段荒唐事,有什么还需要说清楚的呢?”

    “白凝霜来家里找了你好几次,说是一定要你回来当面说清楚。”老父亲吴德荣这一次声音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吴敌摇头,道:“这事情我请假回来说清楚不就好了,何必要我退伍了?”

    吴德荣酸涩的笑了笑,道: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不管和白凝霜那丫头把事情说的怎么样,你都要回来好好想一想你的婚姻大事,不孝有三无后为大。还有,你弟弟明儿还在念书,你妹妹红儿还在ktv上班。我最近身体很不好,胸口时常莫名的疼。这家,还得指望你撑起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吴敌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当兵入伍,对于这个家欠缺太多。现在,的确是需要自己回来撑起这个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敌应了一声,低声的道:“现在我回来了,以后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吧。好了,不早了,我冲一个澡上去睡觉了。你们二老也早点睡,门外有这么多人守着,放心睡吧,安稳的很呢。“

    悠悠站定起来,吴敌一边走向了浴室,一边在心底低声的感叹道:“难不成,是因为家贫。这白凝霜发达了,还想和我解除婚约?不过解除就解除,现在的确也是配不上人家了。这小妮子倒是和以前一样,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说得清清楚楚。为什么,当初莫名离开江城的时候,一句话都没有说了?”

    一切未知,吴敌想不明白。只有抽个时间,去找她好好谈一谈。

    而老父亲吴德荣这会坐在椅子上,看着门口曾为锁那一群人左右徘徊,人影瞳瞳。打了一个哆嗦,低声的道:“安稳的很,这能睡的安稳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,只有赵美丽经过了这件事情后。刚刚难得安静了一阵子,这会才回过神来。站定起来,低声的道:“我去给敌儿把房间打扫一下,换一床新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吴德荣抬起头来,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后妈赵美丽忽然关心照顾起吴敌来。

    赵美丽只是讪讪一笑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找了一床新棉被,蹬蹬蹬默默的起身上了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