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夺 驹!

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夺 驹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地一片安静,所有人脑海都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并非是真正的安静,而是那天崩地裂的金属撞击声,那山河破碎般的真气破碎声,充斥了所有人的耳膜,震到他们脑袋嗡嗡作响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就连陶商,凭借着半步武圣的武道实力,也被那扩散开来的强大冲击波,冲到几乎窒息,倾尽全力方能稳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中期武圣间的交手锋么,当真强到不敢想象……”陶商心中暗暗感叹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这场空前激烈的交锋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李存孝和吕布二人,各自施展自己的最强实力,一道道的真气巨戟,一道道的真气巨槊,汹涌而出,轰然对撞。

    那震天的嗡鸣声,不绝于耳,震到周围的两军士卒,个个神魂欲裂。

    那漫空无尽的真气碎片,四面八方的乱射而出,将十五丈之内的地面毁到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转眼间,这场惊心动魄的激战,已走过三十余招。

    除了陶商这半步武圣的实力之外,其余杨再兴等受伤不轻,武力大降的众将们,没有一人能透过重重尘雾,看清楚那二人交锋的虚实情况。

    “吕布,你终于嚣张不起来了吧,哼……”陶商英武的脸上,终于也扬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吕布,正处下风。

    原本二人的武力值,皆是110点的,中期武圣的实力,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只是先前吕布太过嚣张,为了能斩杀陶商,不惜两次动用“万象天引”的圣技。

    这种圣技威力虽然极大,但对真气的消耗也极恐怖,就算是以吕布中期武圣,拥有天量般的真气,接连使用两次之后,真气也大大被损耗。

    至于李存孝,却是刚刚杀入战场,真气充沛之极,两人武力值相当,但李存孝却很快开始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吕布越战越心焦,适才那份非杀陶商不可的信念,也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一瓦解。

    四周方向,汉军士卒已被魏军杀到片甲不留,伏尸过万,黄忠,颜良,张辽乃至高长恭等汉将,皆已支撑不住,在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吕布绝望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有李存孝的存在,自己杀陶商的梦想,就此已破灭,除非他介巅峰武圣。

    可惜他不是。

    再战下去,他不是被李存孝打败,就是要陷入魏军的千军万马之中,最终屈辱的死在某一个无名小卒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陶贼,就让你再多活几日!”

    吕布突然间一声大喝,方天画戟连出数招,越着真气巨戟的掩护,拨马就逃。

    李存孝荡出禹王槊,击散真气之戟时,吕布已逃出了五步之外。

    他有赤兔马快,疾行如风,拉开工这样的距离,李存孝绝难再追的上。

    陶商见吕布要逃,剑眉一凝,大喝道:“李存孝,休让他逃走,给朕留下他!”

    李存孝没有一丝犹豫,禹王槊一横,大吼一声:“森罗天斥!”

    圣技再次发动!

    只听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雄浑真气生成的无形斥力,自李存孝眉心那道眼状肉痣急速膨胀开来,巨大的排斥之力,几乎在瞬间膨胀出七步距离,直奔吕布而来。

    赤兔马虽快,竟是快不过排斥巨力的追击速度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吕布,未想到李存孝的“森罗天斥”速度如此之快,心中吃惊之下,不及多想,急是反手一戟击出。

    呜

    又是一道真气巨戟轰斩而出,但其光泽已不似先前那般赤艳,隐隐约约还有从实质变为无形的征兆,显示其真气已损耗过度,支撑不起最强的强横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沉闷却剧烈的撞击声响起,吕布的真气无法再抵消斥力的冲击,身形被震到剧烈的摇晃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真气更无法保护到胯下赤兔,而排斥力的冲击之下,赤兔马失去了平衡,一声尖叫惊恐的嘶鸣,四蹄向前栽了出去。

    强横不可一世的吕布,竟是生平头一次,被打到连战马都跪了的地步。

  
御天独尊小说5200
赤兔向前栽出去,吕布神色惊变,眼看着也跟着要失去平衡,向前栽跌出去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中期武圣的实力,反应何其迅捷,抢在赤兔栽倒之前,双足奋然一蹬,身形腾空而起,借着前冲的惯性,顺势向着正前方一名魏军骑兵飞出。

    两骑本是相隔有七八步之远,平时就算吕布是中期武圣,也绝难跃出这么远,但这时借着森罗天斥的反弹之力,再加上赤兔的前冲惯性,他偌大的身体,竟然神奇的飞出了七八步之远。

    那名魏军骑兵赶觉到身后有异,还来不及回头之时,吕布就已飞身跃至,半空中画戟轻轻一挥,便将那魏卒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,就被轰为粉碎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吕布的身体险险的落在了马背之上。

    吕布暗松一口气,急是回头看去,只见赤兔马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样子并没有受什么伤,只是李存孝已追了上去,他想回去重新骑赤兔,已经是来不及。

    他别无选择,想要逃命,就只有抛弃了他心爱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赤兔!该死”这一刻,吕布是咬牙切齿暗骂,心头一阵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那可是神驹赤兔啊,自遥远的董卓时代起,就追随着他吕布,从他是一方诸侯,到孤家寡人,始终是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失去了了自己的地盘,失去了自己的部将,失去了心爱的女人,失去了亲生的女儿,只余下赤兔马和方天画戟尚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而今,就连这赤兔马,他竟然也要失去,也要落入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如何能不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可恨,陶商,你个狗杂种,你给我等着,早晚我吕布要从你手中夺回属于我的一切,早晚!你给我等着,你给我等着,啊啊啊”

    吕布猛然回头,忍着心中滴血之痛,抛弃了赤兔马,埋头向西狂逃,手中方天画戟狂舞,疯了似的大吼大叫,把丧马之痛,统统都发泄到了那些寻常的魏军士卒身上。

    从地上爬起的赤兔,正想要追上主人之时,李存孝却已纵马追了上来,一把抓住了僵绳。

    赤兔马急的奋力挣扎,四蹄疯狂的扑腾,想要争脱出去,却又怎挣脱得了李存孝这中期武圣的束缚。

    这匹忠心耿耿的战马,便是拼命的嘶鸣,试图向吕布发出求救的呼声,渴望着自己的主人能够回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它的主人却连多看它一眼都没有,毫不犹豫的抛下了它,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赤兔见主人抛下它逃去,越发的急迫,嘶叫声更加悲鸣,想要恳求主人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吕布却无视它的哀求,绝情遁逃而去,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赤兔马见被主人抛弃,渐渐放弃了挣气,嘶鸣声中是阵阵的悲凉,眼角不禁还滚出了一粒泪珠。

    李存孝看出了赤兔马的悲凉,却是轻轻一拍马背,安慰道:“哭什么哭,吕布根本不配做你的主人,你命中的主人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吕布既已逃远,李存孝心知想追也追不上,便拨马而回,牵着赤兔直奔陶商而至。

    奔至陶商近前,李存孝翻身下马,抓着僵绳跪在陶商马前,拱手道:“臣李存孝护驾来迟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迟,来的正好,来的正好啊。”陶商哈哈大笑,一跃下马,将李存孝亲手扶起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没想到,我大魏军中还藏着一员中期武圣,朕若非今日之险,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遇上你这员神将。”

    李存孝淡淡道:“回禀陛下,其实臣在大魏军中效命已久,只是臣的师父交待过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显露出真本事,所以臣在军中一直都碌碌无为,今日见陛下有危,臣不能不顾,才只好铤身而出,以真功夫护驾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没想到,系统竟然还给李存设置了一个师父,要知道他已经是中期武圣,实力强到不可思议,他的这个师父,不是更得强到跟神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的心头,忽然间对李存孝的这个神秘师父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便笑问道:“朕倒是很想知道,存孝你师从何方高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