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将不过李!

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将不过李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嘣嘣嘣——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就看到眼前人影如风,一骑黑漆漆如铁塔般的身影,便挡在了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震天暴喝,那黑甲将虎躯一震,胸中气海积聚的天量真气,急压缩,又急膨胀,瞬间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那汹涌球状真气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膨胀开来,所过之处,将空间挤压排斥,将地面掀翻三尺之厚,将波及范围内的一切都排斥推辗开去。

    而那威力无比的排斥力,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,绕过了身后的陶商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就感觉吕布万象天引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引力,一瞬间被抵消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陶商心中一喜,举目惊奇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威力无匹的排斥力,将吕布动的引力急中和,把长达八步,厚达三尺的脚下地面,形如卷地毯一般掀起五丈之高,铺天盖地的就向着吕布轰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竟能破解我的万象天引,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狂傲之极的吕布,骇然变色,惊异的眼神就象是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眼见那强悍的真气斥力,中和掉了他的真气引力后,依旧力道不消,卷起漫空的石土,向着自己轰压而来,吕布不及多想,手中方天画戟急荡而起,轰出一戟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真气雄浑而出,一柄赤色的真气巨戟,再度浩荡轰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秒钟,真气巨戟与那汹涌的排斥力,在吕布身前四步之地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巨响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扬起的尘土高达七丈,将天空都遮掩,那爆炸的冲击波,竟将下方的地面都轰出了一个丈许深的大坑,如若被陨星撞击了地面,地动山摇,形如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那黑甲武将的真气斥力,冲到吕布跟前时,也已到强弩之末,跟吕布那一戟相撞,两股力道相互抵消,轰然破碎。

    狂尘落定,天地战场复归平静。

    吕布已被这突如其来杀出的魏将所震撼,没敢再狂冲向前,而是勒住了赤兔马,阴沉惊异的目光向着那武将射去。

    渐散的尘雾中,他终于看清了那魏将的真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高七尺,面色如铁,沉静肃穆的年轻武将,一双虎目中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绝对自信,仿佛天下间的一切在他眼中看来,都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他一身黑色的铁甲,披风是黑的,手中斜拖的那柄禹王槊是黑的,胯下的战马也漆黑如炭,整个人屹立于夜色之中,仿佛跟天地融为了一体,如同这黑夜中的主宰,掌握生死的地狱魔神。

    他那两道浓黑的剑眉间,长了一条鱼形的肉痣,远远望去,就像是一只眼睛,透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的周身上下,也被一层似火似焰的血气所笼罩,那是只有中期武圣才会有的征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中期武圣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个“三眼夜魔”,就如黑色巨塔一般,挡在陶商跟前,横槊傲立,冷冷的注视着一脸惊奇的吕布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竟敢挡我杀陶贼!”吕布按定心神,方天画戟指着那黑甲武将,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黑甲武将禹王槊一横,冷冷道:“吕布,今日有我李存孝在此,你休想冒犯我家天子。”

    李存孝!

    竟然是李存孝!

    陶商心中一阵狂喜,紧绷的神经立时松缓下来,嘴角扬起一抹释然的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李存孝,你来的可真是及时啊。”

    李存孝,正是陶商前番取胜之后,系统根据第三阶段的规则,所召唤出来的隐藏武将。

    前番取胜后,系统对这员召唤的隐藏武将,仅是提供了部分身份信息,说他是唐末五代名将,平生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

    陶商对唐末五代这段冷门的历史,并不如其他朝代那般熟知,但也多多少少有所了解的,对其中的名将也算熟知一二。

    当时听到“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”,陶商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号称五代第一猛将的李存孝。

    这李存孝乃晋王李克用麾下一员大将,也是其众多义子中的一个,又因排行十三,便被称为十三太保。

    古人有云:王不过项,将不过李!

    项,指的是西楚霸王项羽,而这李,指的便是李存孝。

    如今项羽已在陶商麾下效力已久,正在闭关冲击中期武圣,无法参战来对付吕布,却没想到与他比肩的李存孝,会在关键时刻出现。

    史上有载,李存孝勇冠三军,每战常为先锋,生平未尝一败,为李克用东征西讨,每战无所不克,立下汗马功劳。
重生日本高校生全文阅读


    而野史更有记载,传闻李存孝竟然只率十八铁骑,就攻取了长安,可见其勇猛,实可与项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眼下李存孝及时出现,报上了自己的姓名,正映证了陶商之前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王不过项,将不过李,吕布的武道还要稍逊于项羽半筹,李存孝却与项羽齐名,现在他登场了,朕对吕布还有什么可忌惮的,等着看好戏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情顿时轻松下来,照李存孝方才出场时的实力,就算是不用系统扫描,也看得出李存孝的武道,也已经冲上了中期武圣。

    “他使出的那个森罗天斥,又是什么鬼?”陶商却又好奇的向系统精灵问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根据力学原理,世间万物间都存在引力,同时也存在着斥力,引力与斥力构成了微妙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万象代表着天地万物,森罗寓意着世间万物的排列,森罗万象就代表着一切的意思,所以吕布的圣技叫作万象天引,李存孝的圣技就叫作森罗天斥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森罗天斥,该圣技一旦动,以对象李存孝为中心就会急膨胀出巨大的斥力,何任武力值低于1o5点的武将,都将没有任何抵抗力,将被斥力弹开,这是森罗天斥。”

    陶商恍然明悟,引力与斥力相生相克,存在于万物之间,森罗天斥与万象天引,也正好相对相克,这么看来,这个李存孝正好也是吕布的克星。

    “这个系统还真是会设置啊,偏偏把李存孝设置成了吕布的克星,你这不是成心想把吕布给逼疯吗,有意思,这下有的好戏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扬起了讽刺的冷笑,遂也不再有半分忌惮,只横刀而立,笑看风云。

    吕布听到“李存孝”三个字,却是既郁闷,又惊骇。

    郁闷在于这个李存孝之名是闻所未闻,根本就是魏军中不知从哪里迸出来的无名小卒,自己竟万象天引的圣技,竟然被这么一个小卒子化解,岂能不令他郁闷。

    惊骇则在于,他是万万没有料到,这么一个无名小卒,竟然练就了中期武圣的境界,拥有“森罗天斥”这等克制他的圣技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陶贼军中,竟然还藏着一名中期武圣,而且还是一个无名小卒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心中陡然间涌起了深深的震撼,那张原本狂傲的脸,已被惊异莫名占据。

    这时,李存孝却缓缓扬起了大槊,遥指吕布,用命令的口吻道:“吕布,汉国气数已尽,你再为刘备卖命只能是愚蠢,投降我家天子才是你唯一的出路,你若还执迷不悟,就别怪我禹王槊不长眼睛。”

    这个无名小卒,竟然在威逼吕布,威胁他投降!

    刹那间,吕布那狂傲的自尊心,如同被刀子狠狠的剜了一刀,痛到心碎欲裂,一瞬决心底的怒火,狂喷而起,冲昏了他的头脑。

    “无名小卒,竟敢威胁我吕布,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厉啸声中,吕布再度动,驾御着赤兔马,朝着李存孝就如流火般袭上。

    猎猎的火焰袭卷向前,吕布虎臂肌肉一绷,手中血色的方天画戟轰斩而出,呜呜的真气汹涌而出,再度化出无坚不摧的赤色巨戟,朝着李存孝就辗压而上。

    “四姓家奴,既然你不知悔改,我李存孝今天就叫你死无葬生之地,看槊!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李存孝双腿一夹马腹,大黑驹狂奔而出,人马合一,如黑色的炮弹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虎臂翻飞如风,他手中那柄锋利沉重的黑铁禹王槊,挤爆真空正面刺出,汹涌如涛天巨浪般的真气从体内决涌而出,化出一柄同样硕大无朋的黑色巨槊,浩浩荡荡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那一黑一赤两团飓风,相对撞至,沿途所过,空气都被他们燃烧极致的血气所灼,蒸成薄薄的水气,仿佛空间被扭曲变形,无法看清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马蹄踏过之处,脚下的地面是分崩破碎,沙暴般的狂尘尾迹,被掀上天空数丈之高,形如陨星划过天空时留下的烧痕。

    一眨眼间,先在前的赤色巨戟与黑色巨槊,当先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崩地裂,风云搅动,狂尘遮天,几如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刺破耳膜的爆炸声中,两柄真气凝聚起的兵器,在半空中对撞成了无数片真气碎片,四面八方如雨点般射来。

    那些胆战心惊的敌我士卒,早已躲在了十几丈外,原以为已逃到了足够远的距离,却仍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被激射而来的漫空真气碎片射死射伤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真气撞击后的一瞬间,两骑如两道飓风袭至,方天画戟与禹王槊轰然相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