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专属圣技

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专属圣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的身体竟然不受我的控制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刹那间,杨再兴四人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涌起了这惊人的念头,就连佛魔鲁智深,一时间也惊到神色骇然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四员大魏大将,就象是被收了线的风筝一般,飞的被吕布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四只蝼蚁,去死吧!”

    狂傲冷漠的咆哮声中,吕布右手方天画戟,搅动风云,再度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!

    四声惊涛骇浪般的巨响,雄浑之极的真气顺着方天画戟汹涌而出,凝结成了四枚赤色的实质巨戟,分朝着四将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被拖了回来的大魏四将,不及多想,只得顺势将手中兵器反扫而出,尽起全身之力拼死抵挡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致密越钢铁的赤色巨戟,轰然撞至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四声巨响震碎夜穹,四团球状冲击小急膨胀开来,爆炸的罡风将十五丈之内的地面都瓦解到寸寸龟裂。

    四声惨叫响起,四股鲜血也伴随着狂喷而出,尘雾之中,包括鲁智深在内的四员大魏之将,重伤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般,腾空而起,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咔咔!

    伴随着一系列,骨头断裂的沉闷脆响,四人被震飞出五丈之远,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,内脏遭受重创不说,身上的骨头不知震断了多少根。

    两招之间,武道冲上中期武圣的吕布,便将四员大魏战将,同时击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这就是中期武圣的实力!

    眼见四员大将重伤落马,陶商心头一震,急是惊问道:“吕布方才大喊的那一声万象天引是什么鬼,鲁智深他们明明已经逃出了吕布的攻击范围,为什么又莫名其妙的被吸了回去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武将在武力值冲上11o,达到中期武圣之后,便会觉醒武将专属圣技,该圣技威力强大,任何基础武力值低于1o5点的武将,都无法抵挡,1o5点武力值以上的武将,将随着武力值的增加而增加抵挡力。”

    “吕布的圣技叫作万象天引,该圣技源于万有引力定律,吕布一旦动该技能,就可以把一定范围内的任意物体,吸回到自己的身边,而随着吕布的武力值增加,该圣技的吸力和吸引范围也将随之增加。”

    圣技?

    这可是大大的出乎了陶商的意外,他原以为武力值达到中期武圣,仅仅只是武道大增,拥有了“真气实质”的能力,却没想到,竟然还会觉醒出“圣技”这种变态的武技。

    “这下有些棘手了……”陶商暗吸一口凉气,剑眉中已掠起了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无敌于天下已久,今日这是他很久以来,头一次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,那吕布竟似有凭借一己之力,逆转翻盘的征兆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惊奇之时,吕布一人一骑,已如杀神一般,从狂尘中辗了出来,纵马狂奔,直取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商,今日是天要亡你,谁也救不了你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疯狂自信的狂笑声中,周身血气覆盖的吕布,如飞火流焰般,瞬间便袭至陶商跟前十步之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,快撤——”被震翻在地,重伤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杨再兴,声音沙哑惊恐的大叫提醒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三十六计,走为上!

    眼前吕布无人能挡,陶商心中立时萌生了退意,自己毕竟乃是大魏之皇,身系天下,以陶商的冷静,又岂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,非要逞强跟吕布一战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不及多想,拨马就欲撤走,他必须要抢在进入吕布“万象天引”的吸力范围之内撤走,不然想走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吕布见陶商想退避,狰狞的脸上顿时燃起了不屑,狂傲的冷笑道:“陶贼,你还想逃,你今天就算是插翅也休想飞出我吕布的手掌心,看戟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吕布手中方天画戟平举于前,疾刺而出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一声排山倒海般的呜鸣,浩瀚如海的真气滚滚而出,再次凝成一现硕大无朋的赤色巨戟,穿越十余步的距离,直奔陶商轰来。

    巨戟来势太快,竟是后先制,越了陶商战马的移动度,转眼间就袭至跟前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不想这真气巨戟不仅威力巨大,攻击力还如此之远,竟然能相隔十步,抢先一步轰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时机已失,他根本没有机会及时躲避,若还要强行拨马而退,必在来不及逃出巨戟的覆盖范围之时,就被从背后轰至。

    威力如此强大的真气之戟,就连鲁智深这等1o9点的武力值,都要被轰成了重伤,倘若他在没有任何抵挡的情况下,被轰中了后背,不当场被轰死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,没办法,只好硬挡了,我就不信我三重天命加身,你能轰得死老子!”

    陶商一咬牙,霸气顿生,战马转到一半停下,手中青龙战刀卷积血尘,正面迎击而出。

  
吞天记无弹窗
  暴击天赋触!

    武力值,1o3!

    暴击天赋虽然幸运的及时触,但暴出的武力值却只有1o3点,连鲁智深1o9点的武力值,都挡不住吕布四分之一力道的攻击,更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这一招,凶险难测!

    “有我武松在,休想伤我陛下!”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之际,被震飞到离陶商不远处,受伤最轻的武松,生恐陶商有失,忍着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,抢在赤色巨戟轰临前的一瞬,挡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那肌肉骨节严重受损的右手,高举起缺损的镔铁刀,聚起残存的所有力量,义无所顾的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“武松!”陶商神色立变,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那赤色巨戟便跟武松的镔铁刀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金属断折之声,回响在天地之间,那浩荡无匹的赤色巨戟,轻松便将那坚硬的镔铁刀撞碎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是一声惨叫响起,余力未消的赤色巨戟,击碎战刀后,将武松那握刀的右臂,如切白菜一般,无情的轰为粉碎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断臂的武松在巨力震击之下,惨叫着就被震飞了出去,跌落在了血泥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陡凝,胸中陡然间燃起无尽的惊怒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武松会如此忠心,竟然不顾自己的生死,也要挡在自己跟前忠心护主,令他心中是感动万分。

    他更愤怒的是,如此忠心的武松,竟然被吕布一击震碎一臂,就算不当场而死,也要变成废人。

    陶商怒了,怒不可遏!

    只是他却没有怒的空隙,那一柄赤色巨戟,在轰碎了武松的右臂之后,依旧没有崩散,继续朝着陶商轰然袭至。

    陶商不及愤怒,只得强压下一切无关的情绪,集中精力挥刀相挡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响起,那一道真气巨戟,终于是轰然溃散,碎成了无数道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荡射而出。

    轰天巨响中,陶商只觉泰山压顶般的巨力,狠狠的撞击在自己的身上,瞬间震到他虎口开裂,胸中气血翻滚,五内受伤,嘴角也浸出了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尽管一击之下,陶商已是受伤,但他竟是奇迹般的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吕布的真气巨戟虽然强大,攻击范围虽然很远,但毕竟也还有限,轰出十几步的距离后,已是接近极限,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,武松又铤身而出,为陶商截击一刀,虽然折损了一条臂膀,却再次削弱了真气巨戟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故当那道看似声势浩大的赤色巨戟,轰到陶商跟前之时,其实已是强弩之末,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陶商才能凭借1o3点的武力值,硬接下了吕布这一击,屹立马上不倒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陶商仍是被震到内腑受伤,胸中剧痛不已,丝丝缕缕的鲜血,从五指之间浸渗而出。

    “强弩之末都强到这种程度,这要是被完完全全击中,还不得直接轰到连渣都不剩,中期武圣当真竟能强到这种地步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惊叹时,双腿已猛一夹马腹,转身而撤。

    他已看出来,吕布的真气之戟虽然强悍,但施展起来却极其消耗真气,攻击的距离越远,需要聚积的真气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而真气聚集,也非瞬间之事,中间还需要经过些许间隔,陶商就是要趁着这须臾的间隔,及时撤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吕布已借着赤兔马的度,冲至了陶商八步之外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战马已转身,只消轻轻一夹马腹,就能抢在他第二次出真气之戟是,逃入魏军丛中。

    一旦那时,万军挡路,就算他有中期武圣之威,能杀得了百人千人的魏军,却也足以被拖住,无法再追到陶商。

    那时,他就要陷入魏军的兵潮之中,真气终有耗尽时,到时非但杀不了陶商,就连他这中期武圣,也要折戟于此。

    望着将逃的陶商,吕布一声狂吼:“陶贼,我是不会让你逃走的,给我滚回来吧!万象天引!”

    专属圣技再度动,吕布左手向着陶商虚空一抓,一股无形巨手般的真气,即刻袭卷而出,瞬间吸住了陶商,将他硬生生的往回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又是万象天引,被他吸回去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震动,拼力抽打战马,想要挣脱万象天引的束缚,却根本无济于事,整个人就如同陷入了沼泽泥潭中,飞快的被吕布连人带马吸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终于可能宰了你啦,我吕布的大仇终于能报啦,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肆意到疯狂的大笑声中,吕布手中画戟扬起,就打算再出一戟,把陶商轰为湮灭。

    “森罗天斥!”

    生死一线间,天空之间,突然间响起一声雷霆暴喝。

    今天带宝宝去医院复查,忙了一天,晚上回来饭也顾不得吃,给大家补出了一章,晚了点,见谅啊兄弟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