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二百章 困兽犹斗

第一千二百章 困兽犹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营正面。

    三万汉军士卒,早已在黑暗中等待多时。

    “陛下快看,魏营后面有烽火点起来了。”眼尖的张辽,指着远方天空叫道。

    刘备驻马而立,急是举目远望,果然看到三柱烽火,冲天而起,亮照了天际。

    “耶律阿保机果然言而有信……”刘备轻吸一口气,深陷的眼眶之中,涌起了猎猎杀机,目光看向了诸葛亮。

    他的自信只是来自于表面,内心却早已底虚,尚需要求助于诸葛亮,帮着他做出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诸葛亮嘴角扬起一抹杀机,羽扇一指魏营,高声道: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,到了这个时候,已没什么好犹豫的,陛下,下令进攻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深吸一口气,双股剑在手,向着魏营狠狠一嗷嗷叫,厉声叫道:“大汉的勇士气,为大汉而战,为天下苍生而战,给朕踏平敌营,杀魏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魏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魏贼——”

    杀声冲天而起,藏于黑暗中的三万汉军士卒,如垂死挣扎的群兽,爆出了最后怒吼,震碎了黑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汉军中,肃杀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如同来自于地狱的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老将黄忠长刀向着魏营一指,苍老的声音大喝一声:“天下兴亡,苍生气运,尽在此战,是男儿的,随老夫杀尽敌寇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前军两万多的汉军如潮水般涌出,撕破出黑暗,卷起漫空狂尘,向着灯火照耀下的魏营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冲击开始。

    老将黄忠冲锋而前,率领着汉军士卒一路狂冲,苍老的目光射向魏营,顺势观察敌情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看到,沿营一线值守的魏军,似乎并没有陷入慌张,而是迅的进至营墙一线,架起矛枪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“魏军果然不愧是天下精锐之师,竟然没有一点慌张,今日这一战,注定将是一场恶战……”黄忠暗暗咬牙,心生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箭已在弦,忧虑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黄忠只能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担忧,鼓起勇气,继续埋头狂冲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他有进无退!

    滚滚的狂尘,天崩地裂的杀声中,汉军如野兽般扑近魏营,几乎就要撞上营墙。

    营的魏军将士,却无半点慌张,一张张狰狞的眼睛中,闪烁着嘲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们的热血已沸,战意已点爆,贪婪的望着送上门来的猎物,只等着一场血腥的痛快杀戮。

    立马横刀的陶商,望着冲涌而至的敌卒,冷笑道:“耶律阿保机果然很守信用,准时给朕送上了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旁边刘基摇着羽扇笑道:“大礼既已送上,陛下还不赶快收……收了,不然可就辜负了那胡酋的一片心……心意啦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,朕岂能辜负了耶律阿保机的一片心意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讽刺的狂笑,鹰目中燃起狂烈冷绝的机机,手中青龙刀凌空划下,威然大喝道:“战鼓给朕敲起,先用一波暴雨连弩迎接大耳贼!”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魏营中,战鼓声天崩而起,顷刻间就压倒了汉军的杀声,几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“连弩手,现身。”弩军大将后羿,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原本藏于营墙内面一侧,趴在地上的一万魏军连弩手,即刻从地上跳了起来,迅的结成了三排队式,无数道寒光锋芒,如死神的眼神,锁定了迎面而来的敌卒。

    五十步!

    眼见敌军冲进,后羿大喝一声:“连弩,齐射!”

    几乎在瞬间,第一排的三千连弩手,松开了紧扣的弩弦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海潮拍岸般的破空嗡鸣声,霎时间淹没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三万弩箭如天网地网一般,向着敌军撞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魏军早有防备!”奔行中的黄忠脸色立变,不及多想,急是勒住战马,大叫道:“全军减弱,举盾避箭!”

    他号令下达的再快,又岂快得过呼啸如风的利箭。

    那沙哑的声音刚刚出时,铺天盖地的箭网,便已平辗而来,理生生的轰上了冲在最前边的汉军身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血雾冲天而起,数不清的汉卒如脆弱的稻草一般,被如疾风般凌厉的箭雨,齐刷刷的收割倒地。

    陡然间遭受如此重创,汉军们吃了一惊,用不着黄忠下令,便成片的放慢度,高举起大盾,彼此结阵推进。

    暴雨连弩虽然密集,但洞穿力却有限,在第一波的疯狂杀戮之后,随后的杀伤力锐减。

    而在黄忠的喝斥下,两万也逐步放慢脚步,不再狂冲,而是结成盾墙,向着魏营步稳逼进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们没有大意,让将士们备下了大盾,否则就是一场灾难了……”黄忠松了一口气,苍老的眼眶中,再凝决然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重燃战意的黄忠,战刀一指,咆哮怒道:“大汉的勇士们,区区连弩岂能抵挡我们复国的勇气,不许后退,给老规继续冲击。”

    沙哑肃厉的吼声,回荡在汉
小夫小妻小仙人无弹窗
卒耳中,稳诠了他们的心神,激起了他们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汉军士卒放声大吼,顶着箭雨继续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三十步!

    二十步!

    十步!

    须臾间,汉军的盾墙终于逼近了魏营外围,刀盾手们一手高举大盾,一手高举大刀,疯狂的向着魏营鹿角狂砍狂劈。

    魏军连弩,依旧在如雨而下。

    箭网虽密,杀伤没有配备大盾的敌卒还有奇效,但敌军一旦高举大盾,暴雨连弩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。

    汉军顶住了魏军箭雨,一个个跟狂的野兽一般,狂砍鹿角,须臾间便砍穿了三重鹿角,几乎就要杀至营墙之下。

    魏营正西,汉军中军。

    驻马扶剑的刘备,凝望着前方漫天刃影,眉头深凝,眼眸中透出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陶贼竟然有所防备,丞相,我们该怎么办?”刘备求助的目光看向诸葛亮,语气中已显示出了底虚。

    诸葛亮却羽扇一指魏营,决然道:“魏营外遍布斥侯,陶贼提前察觉我们要来劫营也在意料之中,如今我们已是骑虎难下,唯有放手一搏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那含着悲壮之意的豪言壮语,也点燃了刘备残存热血,他心头陡然一震,狠狠一咬牙,大叫道:“成败在此一举,余下的将士们,统统给朕压下去,跟魏狗拼了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汉军中战鼓声再度震天敲响。

    张辽,颜良,高长恭,吕布等诸员大将,各率本部兵马杀奔而出,最后的一万汉军,嘶吼如出笼的野兽般,向着魏军扑辗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时处深夜,虽有火把,却依旧视线不明,魏军士卒无法看到高长恭的面具,自然也就无法受其魔面的影响,士气依旧不减。

    三万汉军已全军压上,刘备拼着最后的家底,试图冲破魏营。

    他明知魏军有所防备,却还要这样豪赌,自然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耶律阿保机的八万鲜卑铁骑上。

    他以为,耶律阿保机会倾尽全力,从后方对魏营动突袭,两面夹击之下,至少有五成的胜算。

    只是,刘备把最后的一万大军都已经压了上去,却始终听不到魏营后方响起喊杀之声。

    “耶律阿保机,你明明已点起了烽火,却为何迟迟不动进攻,莫非你想出卖我不成?”刘备脸色惨淡起来,心中那不祥的预感,也已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陶商立马横刀,巍巍身形傲然而立,一双鹰目穿破黑暗,审视着营墙一线的激战。

    看到又一波的汉军,如潮水般扑上来之时,陶商冷笑道:“大耳贼,终于把你的棺材板钱也压上了么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前方营墙外破碎声纷起,第四重鹿角也被汉军砍破。

    三万汉军如狰狞的野兽般,向着最后的营墙,狂涌而上。

    近战将开始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忌惮,青龙刀一扬,厉喝道:“弩兵撤下,传令岳飞,给朕把敌贼钉死在营墙之下。”

    天子之旨,由传令兵一层层传下,片刻间便至岳飞耳中。

    岳飞手中沥泉枪一横,决然喝道:“枪矛手,给本将顶上去,为大魏而战!”

    肃杀的号令响起,大魏营中,亢厉的号角声,骤然吹响。

    号令一下,藏于营影中的数万魏军枪矛手,如幽灵鬼兵一般,突然间从暗处杀出,直奔营墙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须臾间,上万张大盾便立在了营墙内侧,三万多柄锋利的枪矛,便结成了密密麻麻的刃墙。

    原本看似可轻易被摧破的营墙,转眼就变成了一道铁壁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汉军已狂涌而来,陡然间被魏军突然间树起的刃墙所慑,斗志顿遭一挫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,魏军的防备仅仅是连弩而已,却没有想到,箭雨方停,却又有这么一道可怖的刃墙在等着召唤他们。

    冲锋中的众汉将,也尽皆变色,他们却已骑虎难下,没有停下脚步的机会。

    颜良手舞着大刀,嘶声咆哮道:“不许害怕,不许后退,给老子冲上去,为了大汉,冲啊!”

    下一秒钟,冲在最前排的汉卒,便在后排的推挤下,根本没有停步的机会,硬生生的撞上了刃墙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惨叫声冲天而起,飞溅的鲜血,在营墙一线,溅起了一面倒流天空的血色瀑布。

    一瞬间,便有一千多的汉军士卒,被扎成了刺猬,死状何其惨烈。

    惨叫声此起彼伏,淹没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前排的惨状,令后排的汉卒心惊胆战,斗志愈动摇。

    老将黄忠看着被扎成肉串的己军,咬牙切齿,眼中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悲愤,却是战刀一扬,厉喝道:“今日一战,进则生,退则死,为了大汉,为了陛下,为了你们自己的生死存亡,给我冲——”

    在黄忠的激励之下,那些没有退路的汉军士卒,只能咬紧牙关,拼起最后的通气,如垂死狰扎的困兽,向着那血腥的刃墙,无所畏惧的狂冲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