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斩草除根之时

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斩草除根之时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这是要做最后的殊死一搏了!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里,第一时间就浮现起了这个念头,鹰目中陡然间燃起了杀机。

    两军相持已近一月,陶商已算准刘备粮草将近,无路可走之下,只有主动出击一条路可选。

    一切皆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,朕等他多时了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“敌军将从哪两个方向对我军动进攻?”

    岳飞便道:“根据那随从的口供,介时刘备将率汉军从我正面起进攻,耶律阿保机则会率鲜卑铁骑,绕过我军正面,从后方对我大营起进攻,两面夹攻,一举击破我大营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陶商还没有表态,马便傲然道:“敌人自己送上门来自寻死路,那咱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,今晚叫将士们饱餐一顿,做好准备,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帐中尉迟恭,秦琼,罗士信,杨再兴,武松等一帮子大将们,尽皆慷慨叫战,猎猎如狂。

    众将们都知道,这一战将是剿灭汉国残余力量的最后一战,此战很有可能就将彻底灭杀了刘备。

    此等大功的诱惑下,众将焉能不兴奋如狂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敌军兵分两路,那我军也当把兵马兵成两路,藏于大营前后,好给敌军迎头痛击。”岳飞则稍显冷笑,献上排兵布阵之策。

    陶商的心头却掠起一丝疑心,摆手打住了众将的兴奋,说道:“先不急着排兵布阵,朕还有些疑点要问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鹏举,你刚才说你抓到的人到底是汉卒,还是鲜卑人?”陶商目上光转向岳飞。

    岳飞一怔,想了一想,忙道:“臣说错了,那名俘虏是鲜卑人才对,他说是自己是护送汉使回潘县的时候,才被我们捉到,所以臣一时口误,才把他说成了汉使的随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这个人说的话就有些可疑了。”陶商若有所思,眼中疑色更浓。

    岳飞神色一动,问道:“陛下的意思,莫非这是刘备和耶律阿保机的诡计,故意让我们捉到这个俘虏,好借他之口让我们误以为他们要夜袭我大营,其实却另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说话,冷笑的目光,看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却摇着羽扇,冷笑道:“陛下的怀疑,也正是臣的怀……怀疑,臣在想,这未必是刘备的诡……诡计,应该是耶律阿保机的花……花招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就糊涂了。

    陶商却拂了拂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刘基便结结巴巴道:“前番通过时迁的潜入侦察,我们已经得知,那耶律阿保机明明粮草充足,却不顾刘备这个盟友的死路,仅仅送给了他三百只羊塞牙缝,而其派出号称数万铁骑劫我粮道,却几乎没跟我粮队碰上过,再看耶律阿保机趁机勒索了刘备十几座边塞城池,种种的迹象,足以让我们得出一个结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耶律阿保机想让刘备死!”

    一声雷霆般的声音,响起在大帐中,是陶商用讽刺的口吻,替刘基道出了他的结论。

    刘基微微点头,笑而不语,自然是默认了陶商的结论。

    大帐中,一阵哗议。

    “既然耶律阿保机想让刘备死,那又何必不惜尽起全军,拼死夜袭我大营,他这不是在帮了刘备吗?”岳飞却反问质疑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向着刘基拂了拂手,示意由他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刘基便冷笑道:“这正是耶律阿保机的狡猾之……之处,他想让刘备死,却又怕背上一个杀盟友的骂……骂名,所以他才要借刀杀……杀人啊。”

    这番分析,正中陶商下怀。

    岳飞也第一个省悟过来,忙道:“伯温大人的意思是,耶律阿保机是故意把他们的用兵计划泄露给我们,好叫我们早有准备,到时候刘备来攻,就可以借我们之手,把刘备一举除掉,而他耶律阿保机却按兵不动,坐看刘备被灭!”

    “岳将军聪明,正是如此。”刘基摇着羽扇,赞许的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大帐中,其余诸将们琢磨了好一阵子,方才领悟到了刘基的言外之意,顿时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这个耶律阿保机也太阴险了,比刘备还要阴啊,这俩人做啥盟友啊,应该做夫妻才对,真是天生一对啊。”尉迟恭拍着案几骂道。

    帐中众将给他逗的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一片笑声中,鲁智深却双合什,叹息道:“刘备勾结胡人,祸害中土圣地,换来的却是被盟友出卖,正应了我佛所说的因果报应,死后必
白袍总管吧
坠入阿鼻地狱,不得生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一番的叹息,立刻把气氛变的郑重肃然起来,众将仿佛也被他身上那股慈辈却又不怒自威的气质所慑,不自禁的就收敛了笑声。

    陶商却点点头,高声道:“鲁大师言之有理,刘备沦落到今日的下场,皆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得旁人,既然耶律阿保机要给朕送上这份厚礼,朕就将计就计,岂有不收之理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,肃杀冷绝的气息,再燃而起。

    岳飞当即一拱手,杀机腾腾道:“既然陛下已窥破了耶律阿保机的意图,那鲜卑人这一路兵马,我们就无需重兵防范,只需将大部分的兵力,尽数都屯于营门一线,集中我们全部的力量,务求一举歼灭刘备。”

    岳飞的提议,引得众将一片附议。

    陶商沉吟片刻,却拂手下令道:“传朕旨意,今晚将十万大军屯于前营,准备给刘备迎头痛击,其余十万兵马,给朕尽数屯于后营,防范鲜卑人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旨意一下达,众将却一片狐疑。

    岳飞便不解道:“既然陛下已经看穿,那耶律阿保机是故意想借我们之手除掉刘备,压根就不会兵助刘备合攻我大营,那陛下为何还要抽出十万兵马来防范,岂不是有些浪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陛下,咱把二十万大军都压在前营去收拾刘备不好吗?”尉迟恭也跟着狐疑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:“既然耶律阿保机能想出这等阴险的毒计,就证明他身边有智谋之士给他出谋划策,既然如此,朕岂能不多留一个心眼,对他有所提防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解释后,众将方才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“陛下言之有理,是臣有些大意了,这个耶律阿保机诡计多端,确实不可不防。”岳飞也恍然省悟,拱手之间,流露出了钦佩的表情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酒杯狠狠的摔在了案几上,欣然喝道:“就这么定了,今晚叫将士们吃饱喝足了,准备大开杀戒了,这一次,朕一定要把刘备那大耳贼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“杀大耳——”

    “斩草除根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个痛快——”

    帐中一众大魏猛将们,狂声大叫,猎猎的战意如喷的火山一般,狂喷而起,将整个大帐都点燃。

    杀气冲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月西沉,夜色已深。

    潘县,城门吱呀呀大开,吊桥也徐徐放下,刘备策马扬鞭,第一个步出了洞开的城门。

    身后,颜良,吕布,高长恭,张辽,黄忠等诸员大将,紧随于后,甚至连诸葛亮也随军而出。

    除了留守潘县的石敬塘和司马懿,以及五千兵马之外,刘备已是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今日决战,事关生死存亡,他必须出全力。

    回望一眼潘县城头,刘备深吸一口气,打马扬鞭,向着魏营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汉军诸将们率领着近三万汉卒,紧随其后,借着夜色的掩护,悄无声息的向着魏营杀去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,彤云密布,星月无光,大地更加笼罩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,传了远方灯火通明的魏营之外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天时有利,汉军加快行军。

    行出不足一里,刘备便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鲜卑大营方面可有动向,那耶律阿保机率军出动了吗?”

    “禀陛下,我斥侯刚刚传来的情报,八万鲜卑铁骑已倾巢而出,正在绕往魏军后营。”身边的张辽禀报道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松了一口气,下令全军加前进,尽快赶到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后,灯火通明的魏营,便已进入视野之中,刘备不敢叫大军太过接近,以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藏于五百步外的黑暗中,按兵不动,如无声的兵马俑一般。

    刘备勒马而立,兴奋却又忐忑的远望着魏营后方,他在等着耶律阿保机给他的信号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魏营之后。

    沉沉的夜色中,八万鲜卑铁骑,如无声的幽灵一般,同样藏在黑暗之中,无数双凶光死死盯着灯火通明的魏营。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立马横刀,傲望魏营,眉宇间流转着志在必得的皇者气度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,该是给刘备信号的时候了。”身边的耶律楚材提醒道。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的鹰目中,陡然间燃起了阴冷的凶光,手中马鞭一扬,冷笑道:“该是送刘备上路的时候了,给本单于把狼烟号火点起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须臾间,三柱烽火熊熊而起,照亮了天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