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背水一战!

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背水一战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半个月后,潘县。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用司马懿之策,再无半点犹豫,当即率八万鲜卑铁骑,奔赴潘县,与刘备会盟。

    两军会合,兵力数量达到了十一万之众,且其中有八万多皆为骑兵,这让刘备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率领着二十万魏军步骑大军,也浩浩荡荡的进抵潘县。

    双方近三十万大军,在这代郡与上谷郡的交界之地,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兵力方面,魏军虽比汉鲜联军多了十万,但其实并没有占有多少优势,因为在骑兵数量方面,比敌军少了近五六万之多。

    五六万的骑兵,如果运用得当,足以抵消十万,甚至是更多步军的优势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也可以把留在燕京一线,余下的近十万兵马,统统都调到前线,来对付汉鲜联军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。

    一则是因为汉国初灭,燕京初定,但燕京以北,渔阳,上谷,右北平等诸郡,尚有不少城池没有拿下,局势并不稳定。

    而且,山海关方面,吴三桂还手握着一万兵马,陶商就怕他趁机跟关外的完颜阿骨的勾结,趁他大军倾巢而出之时,杀入关内直取燕京,抄了他的后路。

    介时,他的三十万大军,就要被堵成上谷郡的山地之间,就有全军覆没之危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保证后方的稳定,陶商不得不留下了十万多兵马,由韩信统帅,抚定后方,防范山海关一线的威胁。

    至于陶商,明知二十万大军大兵力上,对汉鲜联军并没有占太大的优势,却依旧选择在潘县一带,跟敌军进行长期对峙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斩草必除根,他绝不能放任刘备偏安一隅,不知道哪一天又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刘备了,以刘备那打不死小强的顽强作风,曾经多少次被曹操打到如丧家之犬般落荒而逃,却又一次次顽强的复起,最终竟然还奇迹般的得到了三分天一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次,要灭就要灭的干干净净,绝不能再给刘备机会。

    再者,刘备已损失了幽州平原地带的产粮区,余下尚在控制中的诸城,皆位于长城内外,地势虽险,却并不能为刘备提供足够的粮草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区区三万兵马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才不介意跟刘备再耗下去,反正他家大业大,看谁拼得过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刘基也给陶商分析过,从耶律阿保机趁人之危,向刘备索取割地才肯出兵救援看出,耶律阿保机跟刘备名为盟友,实则是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刘备是想借耶律阿保机之手来对抗大魏,帮他收复国土,而耶律阿保机则是想趁着刘备落难之机,更多的蚕食刘备的地盘,尽可能的从中渔利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双方各存私心,所谓联盟必然是貌合神离,那这样的联盟表面上看起来实力不弱,又有什么可忌惮的。

    种种条件的综合考虑之下,促使陶商决定,就这么跟刘备和耶律阿保机耗下去,大家伙看谁先撑不住。

    对峙一天天进行下去,不觉一月已过。

    对峙其间,陶商顾忌于鲜卑铁骑的存在,并没有似先前那般攻势迅猛,大部分时间都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而在冀州方面,数以万斛计的粮草,则被源源不断的送往燕京,再由燕京运转至潘县前线,截止到对峙一月,陶商光在前线大营所屯集的粮草,就已达三十万斛之多。

    粮草充足之下,陶商自然是不着急,整日就叫将士们吃吃喝喝,养精蓄锐,轻闲的跟敌军对峙下去。

    刘备方面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正如陶商战前所预计的那般,刘备余下的地盘根本不足以供给他足够的粮草,况且这些城池有半数以上,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都以割让的形势,被耶律阿保机接收,成了鲜卑人的地盘。

    至于余下的那些城池,县令地方官们,也有不少不是在观望战势,就是在暗中跟鲜卑人眉来眼去,各种阴奉阴违,不好好的给刘备供粮。

    种种不利之下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刘备军中就进入了严重乏粮的困境。

    鲜卑人倒是不缺粮。

    他们是游牧之族,以牛羊之肉为主食,此番跟魏军交战,鲜卑人随军就带了近十万只羊,足够他们跟魏军耗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刘备在粮草不济的情况下,便厚着脸皮派人去向耶律阿保机求助,想要借几只羊来吃吃,帮着他度过难关。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当然没那么大方了,谎称草原闹旱灾,牛羊损失严重,他自己军口粮也受到严重影响,快要揭不开锅了。

    在哭了一番穷之后,耶律阿保机又本着盟友间的义气,让自己的将士们“忍饥挨饿”,勒紧裤腰带送给了刘备三百只羊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区区三百只羊,对三万大军来说,连塞牙缝都不够,没两天功夫便被吃到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地步。

    刘备没办法,就算他明知道这是耶律阿保机吝啬,故意不肯施以援手,也无可奈何
天帝逍遥帖吧
,只能硬着头皮死撑。

    刘备便想,既然老子我的粮草不足的难题解决不了,那我就想方设法,也让你陶商的粮草不够吃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在诸葛亮的献计下,打算派出骑兵,去袭劫魏军的粮道。

    想要截断魏军粮草,光几千骑兵自然是远远不够的,至少也得几万骑兵,成群结队的出动,不分昼夜的袭劫才有效果。

    这要是搁在当年,以刘备的家底,足够派出几万骑兵,去劫陶商的粮草。

    可今日不同往日了,几场败仗下来,他的骑兵都快败了个精光,麾下骑兵数量已降至了不足五千。

    以五千人去袭劫魏军粮草,那不等于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么。

    刘备没办法,只好又厚着脸皮去求耶律阿保机,求他派出鲜卑铁骑,去袭劫魏军粮草。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笃定了要坑死刘备,连多几只羊都不舍得给,又岂会舍得派出大规模的骑兵,去袭魏军粮道。

    当然,刘备既然提出了请求,耶律阿保机这个做盟友的,自然也不好意思不答应,不然就显的不够真诚了。

    于明,耶律阿保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一口气就痛痛快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刘备当然是大喜,为了表明诚意,自己也豁出去了老本,把几千宝贵的骑兵拿了出去,主动出击袭劫魏军粮草。

    至于耶律阿保机,表面上答应的痛快,也确实是派出了近两万多骑兵,大张旗鼓的绕往了潘县的东面,宣称要截断陶商的粮道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暗中的授意之下,这两万鲜卑骑兵们却出工不出力,不是在山沟沟里瞎晃悠,就是一打探到魏军粮队出现,就赶紧绕着走,假装没碰见。

    在耶律阿保机的糊弄下,刘备截断魏军粮道的图谋,没坚持几天就宣告破产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刘备仅仅烧掉了魏军少的可怜,不到一万斛的粮草,相反,自己却赔进去了近两千多骑兵。

    因为陶商也不傻,他早算准了刘备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,除了去劫自己粮道之外,再没有什么扭转乾坤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故陶商提前就有防范,派出了霍去病,罗马,马等诸多骑将,以及大部分的骑兵部队,去护送粮草,保护粮道。

    几番交锋下来,刘备自然是偷鸡不成,反被啄了几把米。

    粮草将断,劫粮计划又不成功,刘备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走投无路之下,刘备只得派人去见耶律阿保机,请求两人亲自会面,共商对策。

    是日黄昏。

    潘县城南,一座破旧的小石亭内,刘备和耶律阿保机二人,终于第一次正式见面。

    寒暄已毕,刘备便苦着脸道:“大单于啊,近日朕军中粮草已尽,将士们都快到了杀马为食的地步,大单于看能不能再借我几百只羊,好助朕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借粮,耶律阿保机眉头立刻就凝成了一股绳,也苦哈哈的说道:“玄德啊,不是本单于不肯借给你羊,只是本单于也穷的快要揭不开锅了,上回为了借给你那几百只羊,已经引起了将士们的不满,我要是再借你,我这大单于的位子只怕也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既然这么为难,那就算……算了吧。”刘备失望的一声叹息,却又道:“那劫粮道一事呢,怎么朕觉的大单于有些在敷衍朕呢。”

    “本单于是那样的人吗!”耶律阿保机立刻跳了起来,不悦道:“为了劫粮道,本单于可是派出了数万吃不饱饭的将士,深入敌后忍冻挨饿的去劫敌粮道,是那陶贼运气好,本单于的人马总是碰不上他的粮队,本单于又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一番话,把刘备给顶了回去,顶到他哑口无言,明知他是在说谎,却又不敢戳穿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他有求于人呢,倘若百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耶律阿保机一怒之下,撤兵马而去,留下他不得喝西北风啊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刘备一声凄苦的长叹,默默道:“如今你我两军粮草将近,截断魏贼粮道的计划又落空,大单于可有什么妙策,可以扭转我们不利的局面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啊,本单于身边又不象玄德你一样,有司马仲达这样的绝顶谋士。”耶律阿保机摊了摊手,目光瞟向司马懿,摆出一副无奈之状。

    刘备又被呛了一鼻子灰,却又无处宣泄,只得回头瞪了司马懿一眼,眼神埋怨,似乎也在埋怨司马懿没能给他出一条妙计。

    司马懿神情尴尬,额头滚汗,沉默了一会,只得一拱手,正色道:“陛下,大单于,战事到了这般地步,我们已被逼上了绝路,我们已没有选择,只能背水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耶律阿保机和刘备身形微微一震,二人的神情立刻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背水一战法?”二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懿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陛下和大单于择机各起全军,兵分两路夜袭敌营,拼上我们全部的力量,一口气击破陶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