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独门秘方

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独门秘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这就是给你姐姐治病的药?”陶商把那根长布条举在跟前,一脸好奇的看向了关银屏。

    关银屏的俏脸一瞬间就红到了耳根子,仿佛什么丢人的秘密被揭穿似的,尴尬无比,看着陶商手中抓着的长布条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你姐姐她?”陶商神色蓦然一动,想到了什么,就好像看到一片“折翼的天使”,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女人用的东西,陛下不懂,赶紧还给我啊。”面红耳赤的关银屏,忙一伸手,把长布条又给夺了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手忙脚乱的将那块长布条揣入怀中,结结巴巴道:“姐姐她还在帐中等着呢,银屏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匆匆的福身一礼后,关银屏拔腿就想开溜。

    “等等,既然晓彤病了,朕就跟你一起去瞧瞧她吧。”陶商追了上去,跟关银屏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关银屏神情顿时又尴尬无比,忙是摇手道:“阿姐她只是身子小有不适而已,不必烦劳陛下亲自去看望了,陛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很郑重道:“晓彤既为朕的臣子,朕关心她也是理所当然,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,朕都要去瞧瞧她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就先行一步,抢在了关银屏前边,大步流星的径往关晓彤的营帐而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等等我啊,听我说,姐姐她确实没什么大问题,真的不劳……陛下……等等我啊……”关银屏急切的叫着,忙是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脚快,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了那座营帐前,未等门口的女兵见礼,就直接掀开帘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银屏,你怎么老是那么慢,我裤子都脏”关晓彤凝着眉,弓着腰,一副痛苦的表情,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从内帐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抱怨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关晓彤僵在了原地,一脸尴尬吃惊的僵在了原地,莫名其妙的望着陶商。

    看到陶商的一瞬,她那张俏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……怎么是你?”关晓彤气息虚弱,声音都在颤抖,就好像刚刚大病过一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朕听银屏说你身子不舒服,所以赶着来瞧瞧,你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紧,朕宣扁鹊来给你看看。”陶商一脸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银屏,一点小事都办不好,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关晓彤没好气的暗骂了一声,却强撑起一副笑脸,摇着手道:“陛下别听她瞎说,我身子好的紧,哪里有什么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帐帘再次掀起,关银屏气喘吁吁的追了进来,想要阻止陶商时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银屏你来的正好。”陶商目光转了过去,说道:“你方才不是说你姐姐身子有不适,还说去找扁鹊拿药的么,朕应该没听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……我确实是这么说的,姐姐只是有些身子小小的不适而已,其实也没什么病,陛下那么忙,还非要来看姐姐……”关银屏只能承认,不承认就等于是欺君之罪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还偷偷的望向关晓彤,尴尬无奈的摊了摊手,耸了耸肩,以示自己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关晓彤也不敢明着斥自家妹妹,只能不爽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转过头来,她只能冲着陶商讪讪一笑,“真是有劳陛下关心了,其实我只是有些小小不舒服而已,哪有妹妹说的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不舒服也是不舒服,那你倒跟朕说说,你到底是怎么个小小不舒服?”陶商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关晓彤无奈,只好把腰一挺,把捂在肚子上的双手一撤,故作无事状,笑呵呵道:“我没事啦,现在忽然好了,没有半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陶商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,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还能不知道么。”关晓彤笑道,双手还轻轻一推陶商,“大家还等着陛下赐庆功酒呢,陛下就不要再为我担心了,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都这样否认了,明显还想赶着自己走,陶商也就不再自作多情,索性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掀起帘帐,一只脚还没有迈出去时,原本故作无事的关晓彤,突然间“哎哟”一声痛叫,就捂着肚子跌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姐”关银屏赶忙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陶商停下脚步,转身看去,就看一关晓彤秀眉紧皱,一张本就略显苍白的俏脸,更是白到吓人,贝齿紧紧咬着朱红的嘴唇,一颗颗玉珠似的汗珠,丝丝缕缕的顺着雪白的脖子滑下,坠进了那两座傲峰中间,那深深的沟壑之中。

    “朕就知道你在说谎。”陶商也忙上前,帮着关银屏将她扶住
终极商人无弹窗
,“快跟朕老实交待,到底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,陛下不必担必,我就是肚子有些痛而已,可能是受凉了而已,歇歇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关晓彤是死鸭子嘴硬,嘴上不承心,真实情况却是紧紧捂着肚子,痛到眉头都凝成一个川字,眉色间还闪烁着些许羞意,似乎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让朕来瞧瞧吧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一把抓住她手腕,双指一搭就为她把起了脉。

    旁边关银屏奇道:“陛下还懂医术?”

    “扁鹊跟了朕这么多年,跟他学些许医术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陶商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了……我其实真没什么病,只是……”关晓彤脸畔越发的羞红,仿佛生怕陶商知道她得了什么病,想推开陶商,却又被痛连累,用不出力气来,只能任由陶商抓着她的手腕不放。

    陶商闭目静静号脉,号着号角,嘴角掠起了玩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朕还当是什么病,不过是女人家常有的痛经而已。”陶商不以为然的一笑,松开了手指。

    这“痛经”二字一出口,关晓彤立时耳根子都羞红,仿佛难启齿的秘密,终于被揭露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饶是她性情蛮烈,但到底不过一女儿家,况且在这种男女之防还尚在的时代,这种女儿家的私密事被一个男人当面揭穿,不感到羞耻才怪。

    “谁痛经了,陛下你成说什么,你快出去吧,别在这里逗我了。”关晓彤羞红着脸,朝着陶商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朕走就是了。”陶商叹息一声,边站起来边道:“其实痛经对女人来说,是再正常不过,当年在海西之时,皇后也常如此,朕还特意为此向扁神医讨了个独门秘方,可以有效缓解,朕本来是想帮你,可你说你不是痛经,那就算了,朕走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背负走手,就准备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关晓听说他有扁鹊的独门秘方,心头不由一震,眸中迸现出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她只是因为被陶商道出了私密,尴尬羞耻不愿意面对陶商而已,这肚子痛起来就跟肚子有一把刀子在绞动似的,真有办法能够缓解,她岂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姐姐,陛下跟扁神医学过,说不定真有什么独门秒方呢!”关银屏忙是提醒劝说。

    陶商假装没听见,继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眼看着就要出去时,关晓彤犹豫再三,还是喊了一声:“陛下请留步!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,停下脚步,不紧不慢的转过了身来,也不主动说话,只笑看关晓彤。

    关晓彤咬了咬嘴唇,方才低低道:“既然陛下懂的医术,那我也就不瞒陛下了,其实我确实是有些痛……痛那个,陛下当真有独门秘方可以缓解吗?”

    “秘方朕当然有,你确定要朕帮你吗?”陶商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关晓彤眉头一凝,嘟嘴道:“那还用说么,这么痛,谁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朕已经很多年没用这个秘方了,今天就勉强试一试吧。”陶商说着就捋起袖子,俯下身来,趁着关晓彤没反应过来时,一把抓起了她的脚,把鞋子就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亲昵的举动,把旁边的关银屏都看傻了,万没有想到,陶商会对她姐姐做出这等出格之举。

    关晓彤却吓了一跳,俏脸顿时红到如火烫一般,急道:“陛下你做什么,你怎能趁机占我便宜,你还不快松”

    一个“松”字未出口,陶商的食指已点在了她光滑酥嫩的足背之上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关晓彤一声娇哼,刹那间就感到足背上传来一阵酸胀的痛楚,仿佛一股似痛非痛,似暖非暖的气息,骤然间从足背那一处穴位灌入了她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“痛好痛啊!”关晓彤跟着一声痛叫,下意识的就想挣扎,只是那痛楚令她浑身酥软,竟是使不上力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怎么对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关银屏红着脸想要劝说,陶商却道:“你们都别激动,我点的这个穴道叫作女福穴,对缓解痛经有奇效,等下你们就会知道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解炸鸡,关银屏才闭上了嘴,关晓彤也不敢再挣扎,只能痛的娇喘哼吟不休。

    大帐中,便响起了女人阵阵的喘息哼唧声。

    陶商手摸着她的香足,却被她那娇喘的声音,撩的有些心神不宁,便逗她道:“晓彤,朕劝你还是别哼这么大声,不然叫外面你的女兵们听到,还以为朕把你怎么了呢。”

    关晓彤先一愣,旋即意识到自己那般哼吟,在外面人听起来会有何等遐想,顿时羞到面红耳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