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朕定会娶你

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朕定会娶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瞬间,陶商倒是给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位猛张飞的女儿,竟然会如此奔放,竟然当着扁鹊,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,公然跳起来搂抱他。

    搂也就罢了,竟然还亲了他。

    这也太奔放了点吧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朕喜欢,既然你这么奔放,朕怎么能不配合一下你呢……”陶商心潮澎湃,血脉陡然间被挑动的贲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双大手猛的一搂红拂的,将她那丰腴却不失窈窕的身子,狠狠搂向了自己,贴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就感觉到胸前一股沉甸甸的重量,就挤压了过来,那种曼妙的感觉,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:

    爽!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红拂意识到自己激动有些出格,娇羞的低哼了一声,就想轻轻推拒他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等她的樱楼小口,离开自己的脸庞上,双唇就挟着狂烈的雄性气息,狠狠的贴向了她的朱唇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相拥,深深的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的注视下,大魏天子何等的肆意,竟然就狠狠的吻了张飞的女儿。

    旁边的扁鹊看到这一幕,苍老的脸上顿时掠起了尴尬的笑容,赶紧干咳着,捋着胡须转身,重新躲进了帐中

    其余的那些魏军士卒们,虽然深知他们的天子性情不拘小节,见识多了天子的肆意,但这些年轻的军人们,看到这一幕时,不禁也都脸红起来,躲开目光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红拂的娇躯却已凝固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时间仿佛停止,呼吸仿佛凝固,红拂就那么怔怔的任由陶商亲吻,溜溜瞪大的眼眸中,涌满了惊羞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吻了我……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吻了我……”一个惊羞万分的声音,回荡在红拂空荡荡的脑海中,颠倒了她的神魂。

    先前她只是一激动,所以才举止失格,亲了陶商一口,转眼就意识到不妥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陶商竟然“趁人之危”,公然当着众人之面,就吻了她!

    这可是她的少女初吻啊

    她曾经憧憬过多少次,幻想过多少次,自己会在什么样的场合,会怎样把自己的圣洁初吻,献给自己的白马王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幻想了多少次,却万没有想过,会是在这军营之中,在这么多大老爷们的注视下,被夺走了初吻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个夺走她初吻之人,竟然还是当今天子,还是大魏之皇,还是这个世上最有权力,最强的男人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红拂脸蛋刹那间羞红成了熟透的樱桃,心头小鹿狂躁乱跳,鼓动着她傲峰剧烈起伏,却又被陶商坚实的胸膛紧紧压着,喘不过气来,几乎就要窒息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丝残存的理智,催促着她强忍着窒息的错觉,双手轻轻的去推拒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把她强悍的揽在怀中,非但没有松手,反而越搂越紧。

    红拂的心儿都被吻酥了,本是紧张娇羞的一颗心,转眼就被那曼妙无比,惊心动魄的感觉所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挣扎几下,挣脱不开之后,红拂理智的最后一道防线,终于就此被冲垮,彻底的陷入了沉醉迷离之中。

    众目注视之下,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,彼此的双手用力的环住对方,恨不得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深吻许久,陶商方才满意,轻轻的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彼此相离的瞬间,迷醉中的红拂,陡然间恢复了理智,体统礼数这些字眼,重新又回到了她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猛然惊醒的她,忙是素手一用力,将陶商双手推开,后退半步,娇羞如霞的脸低到不能再低,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陶商轻咳几声,抹了抹唇边痕迹,“既然令尊已无性命之忧,适才他在帐中对朕的托付,似乎也没那么必要了,朕看得出你也是出于孝心,不得已而已,朕也就不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以退为进,试探红拂的心意。

    毕竟,适才红拂是在张飞病重的情况下,才表示愿意嫁与自己为妃,却并不代表这是出于她的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听得陶商此言,红拂吓了一跳,猛然抬起头来,吃惊的望向陶商,幽怨道:“怎么,陛下刚刚夺走了人家的第一……第一……次,就开始嫌弃红拂了么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陶商心里边就笑。

    适才跟红拂的那一吻,从红拂的沉醉迎逢之中,陶商已体会出来,这位猛张飞之女,对自己已暗生情愫,不然不会如此轻易就范。

    而红拂那一句“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”,那娇羞的言词,那似怨似慌的情绪,刚让陶商证实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红拂确实对他已动情!

    如果不然,当陶商提到适才张飞的托付,可以不作数之时,她该如释重负才怪,又怎么可能生出幽怨。

    有怨才有情。

    至于这颗情的种子,是在初见之时,是在帐中之时,还是在方才惊心动魄一吻之时种下,却已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“方才之事,如果朕没记错的话,可是张小姐你对朕失礼在先,朕才对你失礼在后,这不能怪朕的吧。”陶商戏心一起
重生之妖孽人生帖吧
,便故作委屈道。

    红拂脸蛋顿时又是一红,如水的明眸之中,涌起了深深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她却只能咬着嘴唇,含羞道:“适才我只是听说父亲性命保住了,一时失态而已,还请陛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。”陶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却又一本正经道:“那适才朕也是被你的失态,撩拨的一时失态,你也要见谅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红拂急的脸都红透,“可是就算不提这些,难道陛下之前说的话就不算数了吗?”

    陶商看她那俏脸通红的样子,心中便觉可人,便有意再逗她一会,便假装一脸茫然,反问道:“之前说的话,朕之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红拂脸畔晕色如霞,话到嘴边却又难以启齿,扭捏了半晌后,方才低低道:“陛下怎么就忘了呢,就是方才在帐中,陛下答应父帅照顾红拂,让红拂一辈子伺……伺候陛下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难为情的样子,陶商既觉可人,又觉可怜,便不忍心再撩拨于她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轻吸一口气,将红拂的素手紧紧握了起来,正色道:“其实朕方才是与你说笑呢,朕乃天子,一言九鼎,岂会食言,你放心,朕对你的承诺永远不会变,等战事稍停,朕必风冈光光的迎娶你,对你好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陶商终于也坦露了心声,而且他想要娶红拂,也并非是看中了她的“愈”天赋,也非为了她的动人美貌,还是看重了她的对张飞的孝心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女子,如何能不打动陶商,如何能不叫他为之动心呢。

    红拂听着陶商这番真诚的表态,心中却是长松了一口气,眉畔之间,不禁又泛起了晕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光是羞涩,还有深深的感动。

    心潮一阵的澎湃之后,红拂忽然又明白了什么,粉拳挥起来就朝陶商扬去,小嘴嘟起娇怨道:“好啊,原来陛下你方才一直都在装傻,在故意戏弄人家,陛下你好讨厌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大笑,任由她的粉拳,轻轻的捶在自己的胸膛上,却将她的轻轻一揽,笑眯眯道:“朕错了,让朕好好给你赔个不是还不成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又俯下头,作势又向她的樱桃小嘴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讨厌,不要!”

    红拂哪好意思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对自己“失态”,一声娇笑,挣脱了陶商的束缚,便一头钻入帐中去看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望着那一袭逃离的倩影,陶商哈哈大笑,方才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陶商都在回味着方才那一吻的美妙滋味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战,既击败了高长恭,先败后胜击走刘备,夺下了居庸关险要,又收得了红拂美人心,“愈”天赋唾手可得,对于陶商来说,堪称双喜临门,岂能不叫他兴奋痛快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系统精灵,朕击败了刘备,为什么没有触召唤呢?”走着走着,陶商停下了脚步,蓦然间想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由于宿主你是先败给了刘备,接着又胜了刘备,一胜一负相抵,损失兵力又与刘备相当,故系统认定此战算为平手,不能触召唤。”

    平手?

    这一战他跟刘备损失的兵力虽然相当,但刘备却丢了居庸关险要,失了地利天险,这也能叫平手?

    “好吧,看来设计系统的那家伙一定不太懂战争,你说平手就平手呗。”陶商也只能无奈的抱怨了一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陶商忽然看到,营地左前方,身着银甲的关银屏,正匆匆忙忙的从前经过,都没有看到他的圣驾。

    “银屏!”陶商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关银屏身形一震,忙停下脚步,见是陶商,忙屈身见礼。

    “这会功夫,你应该跟众将去正堂准备喝庆功酒才是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,还有你姐姐呢?”陶商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姐她不舒服,我去跟扁神医讨了点药。”关银屏回答起来,显的不太利索,顺势还将右手背到了腰后,好像不想让他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细节,却逃不过陶商的眼睛。

    而且,扁鹊明明就在给张飞治伤,她怎么可能讨得到药呢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阿姐病了,你手上拿着什么,让朕瞧瞧。”陶商的目光,示意了一眼她背在后边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,就是药而已。”关银屏越慌张,把手背的更后了。

    她越是不让看,陶商就越是好奇她到底拿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陶商突然望向关银屏身后,一脸惊奇道:“晓彤,你不是病了么?”

    关银屏果然上当,陶商诡秘一笑,趁着她转身向后看的时候,一把抢过了她手里抓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朕倒要看看,你想藏什么东西?”陶商满怀好奇的把那样东西,举在了自己眼前,饶有兴趣的端祥。

    那竟是一块长方形的布,样式嘛,似乎长的有点像女人大姨妈来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大家鸡年大吉,燕子给大家拜年啦,大家看完正篇后,还可以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tangyangui1ai,有各种番外,各种段子美图看,还可以给燕子留言,提各种建议,燕子等着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