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破关!破关!

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破关!破关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难道说,陛下败给了那陶贼不成?”司马懿亦是一脸惊色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诸葛亮身形剧烈一震,猛摇头道:“不可能,陛下有高长恭这员神将,怎么可能败给陶贼!”

    诸葛亮言辞虽是决然,语气却透着几分底气不足的意味。

    司马懿嘴角斜扬,讽刺的口吻冷冷道:“这么多年来,陶贼做过的不可能的事还不够多么,高长恭是胜是败,咱们很快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司马懿的狼目望向城南大道,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态度。

    诸葛亮抓紧了羽扇,神经紧绷到了极点,凝视着南面,心中的不安,不时的闪烁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是,希望不是,希望不是啊……”他的心里不断的祈祷着。

    南面处,尘雾渐近,数以万计的汉军身影,走出了尘影,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一名名士卒挂红挂彩,个个垂头丧气,惊魂落魄,一面面残破的战旗,被他们东倒西歪的扛在了肩头。

    队伍的最前端,刘备也是萎靡落寞,失神的坐在战马上,一副失魂的样子。

    兵败之状!

    瞎子都看得出来,眼前这副情形,分明就是一副兵败之状!

    高长恭,竟然败了!

    诸葛亮身形陡然间猛烈一震,轻摇的羽扇悬滞在了半空,嘴巴缩成了夸张的圆形,眼神凝固在了惊愕的一瞬间,整个人如一樽石像一般,僵在了原地,一动也不动,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,看来你向陛下举荐的这个高长恭,有点名不符实啊,他终究还是败在了陶贼手下呢。”司马懿斜瞟着诸葛亮,语气中透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在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高长恭明明已经展现出了神力,大破了魏贼,陛下为什么还会败归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诸葛亮已没有心情去反击司马懿的讽刺,满脑子都被巨大的问号填满,陷入了前所未有惊惑当中。

    他那张俊逸的脸上,什么从容不迫,什么稳若泰山,统统都烟销云散,只余下深深的怀疑。

    高长恭的失败,已将他打击到了怀疑人生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,下官还要去阻止鲜卑人前……前来吗?”同样震惊的西门庆,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么,当然用不着了!”司马懿冷哼一声,“到了现在这种地步,没有耶律大单于的助战,我们就有覆灭之危,你不光不能阻止他率军前来,还要前去求见耶律大单于,求他加快率军赶来。”

    西门庆望向了诸葛亮,想要看他的意见,毕竟刘备的旨意是其不在时,诸葛亮有便宜行事之权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默不语,脸上泛起一丝尴尬,就感觉自己被司马懿狠狠的打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沉默,代表着默认。

    司马懿见他不说话,更加来了底气,对西门庆拂手喝道:“你还不快去,若再晚一步误了大事,陛下定要你人头!”

    西门庆大吃一惊,哪里还敢再耽搁片刻,也不等诸葛亮的点头,急匆匆的就奔下了城头。

    喝斥走了西门庆,司马懿转过身来,瞄向脸色铁青的诸葛亮,冷笑道:“诸葛丞相,我早说过,想要击退陶贼,光复大汉,还得借助于耶律大单于的力量,靠区区一个高长恭就想扭转乾坤,实在是太过天真,诸葛丞相以为呢?”

    司马懿这是得理不饶人,抓住了诸葛亮的失算,打了他左脸一耳光还嫌不够,还要扇他右脸一耳光。

    面对司马懿咄咄逼人的讽刺,诸葛亮心中窝火,虽是空有一腔的恼火,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,只能哑巴吃黄连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适才在司马懿的面前,夸下了太大的海口,宣称以自己“卧龙”之名打赌,高长恭必可扭转乾坤,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还能说什么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诸葛亮只能忍气吞声,假装没有听到司马懿的冷嘲热讽,匆忙下令打开城门,亲自出城去迎接刘备。

    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,刘备为何会大败而归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抱着一丝侥幸,认为这场兵败可能会有其他的原因,并非是自己举荐的高长恭没用。

    城门大打,吊桥放下,诸葛亮策马匆匆而出,才出城几步,前面刘备便已慌张失措的奔来,后边则跟着同样慌张失措的高长恭。

    未及停马,诸葛亮就急切的问道:“陛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陛下不是明明趁胜去追击陶贼了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兵败而归四个字,诸葛亮怎么也不忍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问朕,去问你给朕举荐的所谓神将吧!”刘备的神情语气中,毫不掩饰埋怨之意,狠狠的瞪了高长恭一眼。

    诸葛亮失望的目光,看向了高长恭。

    这位俊逸的年轻将领,早已不复当初他召见之时,那副骄傲自信的气质,一身的落寞,甚至不好意思抬头,去正视诸葛亮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长恭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为什么会输给陶贼?”诸葛亮声音沙哑的质问道。


九域神皇无弹窗


    高长恭一声长叹,苦着一张脸,无奈道:“我当时本来已重创张飞那个逆贼,有机会一举击杀陶贼,谁知道半路之上,不知从哪里杀出一个叫鲁智深的臭和尚,武道极其诡异,是越战越强,我的魔面之力对他没有半点作用,所以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是摇头一声叹,难以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鲁智深?

    和尚?

    越战越强?

    诸葛亮心头又是一震,思绪陷入了纷乱之中,眼中涌动着震撼与迷茫,陷入了匪夷所思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是有过人的魅力,不断有奇人异士归附,这一点诸葛亮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料不到,竟然连和尚也会去投奔陶贼。

    出家人不是讲慈悲为怀吗?那为什么还会去投奔陶商那个残暴的奸贼?

    还有没有天理!

    震撼之下,诸葛亮又再次问道:“就算你被那个和尚击败,杀不了陶贼,那我们又怎么会全军被魏军击败?”

    “我也实在是想不通啊!”高长恭也是一脸的迷茫,苦着脸道:“那时魏狗的军心士气,明明已经瓦解崩溃,却不知为什么,突然间就像是中了邪似的,个个莫名其妙的就恢复了斗志,都跟野兽般疯狂,所以我们才会被反扑?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恢复了斗志?

    诸葛亮的理解力,再次遭到了狠狠的羞辱,绞尽了脑汁也无法想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一切都是为什么?为什么啊?”诸葛亮喃喃自问,陷入了失神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更南面大道上,狂尘遮天而起,杀声如浪潮般汹涌而来,万千魏军步骑,如滚滚洪流追辗而至。

    刚刚停下脚步的刘备,吓的脸色再次惨白如纸,也顾不得跟诸葛亮再多说,纵马就逃。

    诸葛亮这才反应过来,快马加鞭,终于在城门下追上了刘备,宽慰道:“陛下莫急,臣已派了西门吹雪去催促耶律阿保机,叫他加率军赶来,我们只要能坚守住居庸关,局势就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军心已溃,败到这种地步,能守住关城才怪!”刘备却被吓破了胆,尖声大叫道:“全军撤,撤弃关撤退,撤啊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亮吃了一惊,急叫道:“陛下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想再劝,惊魂落魄的刘备却哪里听得进他的半个字,死命抽打胯下战马,夺命狂奔,转眼间便将他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望着落荒远去的刘备,环扫着左右如过街老鼠般,从身边逃窜而过的败卒,诸葛亮的脸上,也头一次浮现出了绝望的苦涩神情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大汉朝当真是气数已尽了么,唉……”摇头一声苦叹,诸葛亮一夹马腹,也加入到了败逃的队伍当中。

    三万惊慌失措的汉军,入关城而不敢停,弃了居庸关这座幽燕第一雄关,跟随着丧胆的刘备,一路向着西边代郡与上谷郡交界地带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之时,魏军兵不血刃,进占居庸关。

    陶商登临关城北门,屹立在那一面飞扬的“魏”字大旗之下,鹰目远望深深夜色,眼眸中燃烧着胜利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,居庸关已破,谁也阻挡不了朕灭了你,就算你依附了耶律阿保机也没用,刘备,好好享受你最后的逃跑时光吧……”

    雄心收起,陶商目光转向鲁智深,笑问道:“现在终于有时间了,朕很想知道,鲁大师在哪里修行,怎么会来相助于朕?”

    鲁智深双手合什,淡淡答道:“贫僧原本在相国寺出家修行,原本是想不问世事,专心修习佛法,是贫僧那俗家的堂弟苦苦劝说,贫僧才决定出世,助陛下早已结束这乱世。”

    俗家的堂弟?

    陶商一怔,正狐疑时,鲁智深又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,声称是自己堂弟的荐信,请陶商过目。

    陶商接过书信一看,不由就乐了。

    这封荐信的署名,竟然是鲁班!

    书信的内容,大致就是鲁班说鲁智深武道不凡,欲出山相助,请陶商收纳。

    令陶商感到惊奇的则是,鲁智深竟然跟鲁班是堂兄弟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关胜跟关羽是胞兄弟,罗士信跟罗贯中是父子,依系统精灵的狗血性子,鲁智深跟鲁班是堂兄弟,也就没有什么稀奇的了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不动声一笑,一脸欣慰道:“没想到鲁大师竟然是鲁班的兄弟,真是让朕没想到,得鲁大师这等神僧相助,朕扫清天下,还黎民百姓一个太平盛世,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陛下有些善念,实乃天下苍生之福。”鲁智深双手合什,微微一躬身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拂手道:“大师过奖了,朕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,那红拂张出尘突然间急匆匆的奔上城头,哭腔的哀求道:“陛下,我父帅他快不行了,陛下快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今儿是年三十了,燕子跟大家拜个年,祝大家新的一年里万事顺利,开开心心看书,快快乐乐生活,当然还要继续支持燕子,支持无限召唤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