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你得意早了!

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你得意早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傻了眼。

    高长恭也傻了眼,望着斗志重燃,反扑如潮的魏军,茫然不知所措,那惊异的眼神,就仿佛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没有哪一个敌人能在我的面具恐吓下还能恢复斗志,不可能!”高长恭声音沙哑颤抖,急是将自己的面具摘下,又重新戴了回去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魏军斗志依旧昂扬,他的魔面天赋,已彻底的失效。

    “高长恭,这是怎么回事?”惊醒过来的刘备,冲着高长恭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我……臣也不知道,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,从来没有啊……”高长恭手拿着面具,俊朗的脸上冷汗直滚,一脸的惊异尴尬。

    刘备瞪着他,又气又惊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颜良已飞奔而至,慌张的叫道:“陛下,魏狗突然间了疯,我们挡都挡不住,大势已去,快撤吧!”

    大势已去!

    这四个字,如四柄利刃,狠狠的扎在了刘备的心口,扎到他是心痛欲绝,几乎有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上苍啊,你缘何不佑朕,不佑我大汉啊……”刘备仰天长叹,一腔的悲愤,灰白的脸上写满了怨愤和不甘。

    左右颜良高长恭等汉军上下,皆也是感受到了刘备心中的那份悲凉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就在片刻之前,他们的天子还狂喜万分,怀揣着期待,准备迎接对魏作战的头一场胜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的天子已憧憬着杀回燕京,光复汉国的美梦。

    这美梦,却如泡影一般,一瞬之间,就被士气重燃的魏军,那汹涌如潮一般的反扑进攻,轻易的击碎。

    那种由希望,跌落绝望谷底的痛楚,他们感同身受一般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势已去,快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同样飞奔而来的老将黄忠,也哭丧着一张脸,苦苦的哀求道。

    刘备从悲愤中清醒过来,举目望去,只见魏军已滚滚而来,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几乎就要冲到了他的中军五十步外。

    再不走,他就将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“可恨,可恨,可恨啊!”刘备一连骂了三个“可恨”之后,拨马转身,咬牙叫道:“全军撤退,全军给朕撤退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心理终于崩溃了,不敢跟陶商拼死硬磕,没办法,谁让这么“穷”,输不起呢。

    陶商方才在败溃的形势下,敢扭头跟他一战,那是仗着自己国力雄浑,就算是折了八万大军,在后边还有二十多万大军等着,前赴后继,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刘备的手头里,却只余下了这宝贵的四万兵马,死一个少一个,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,他焉能舍得跟陶商硬拼。

    万一战事不利,折了这四万兵马,他可真就变成了光杆司令,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了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刘备,也管不得其他将士,只管埋头狂奔。

    颜良黄忠等大将们,也皆松了一口气,跟在刘备的屁股后头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皇帝都跑了,余下的汉军士卒们,哪里还敢再战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向着居庸关方向狂逃。

    汉军狂逃,陶商则率魏军穷追,一路斩敌近万之众,又追回至了居庸关城。

    关城南门,城楼之上,那一面“汉”字大旗,依然是骄傲的飞舞。

    城楼处,诸葛亮正轻摇着羽扇,以一种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之外的自信姿态,远望着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中,仿佛已看到数十里外,他的天子刘备是如何大破陶商,一雪前耻的伟大胜利。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在畅想着,刘备一口气夺回燕京之后,如何趁势把陶商赶出幽州,或许还可以避免借助鲜卑人之手。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还真是慧眼识英呢,竟然掘出了高长恭这么一位奇人异士,让我军破天荒的能大破陶贼一回,真是不容易啊。”司马懿的言辞听起来是在恭维,语气却有一丝阴阳怪气的味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却摇着羽扇,淡淡道:“仲达此言差矣,其实这并非是我有什么慧眼,而是天子有大汉列祖列宗护佑,为他降下了高长恭这么一位神将,助天子击败陶贼,匡扶汉室,此乃祖宗显灵,乃是天意也!”

    “天意?”司马懿狼目中闪过一丝易觉察的讽刺,却立时又笑呵呵的附合道:“诸葛丞相言之有理,我们的陛下乃真命天子,自然是有上天护佑,这是人尽皆知之事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司马懿目光又瞟向了西面,笑道:“如今陛下得了高长恭这么一员神将,大破陶贼,实在是可喜可贺,等到耶律阿保机的鲜卑铁骑一到,我们两军会合,何愁不能收复燕京,把陶贼和他的走狗赶出我大汉,这当真是一场惊天逆转,必将载入史册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耶律阿保机”五个字,诸葛亮身形微微一震,似乎蓦然间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诸葛亮向西门庆
纯禽记者吧
问道:“眼下耶律阿保机的大军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丞相,根据前日斥侯的来报,鲜卑军团的前锋已过桑干城,根据推测的话,今日他们应该已出了代郡,进入了上谷郡境内,不出两日应该就能抵达居庸关。”西门庆忙是答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过了桑干么,这么快,看来耶律阿保机很急啊……”诸葛亮喃喃自语,眉宇间流转出几分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司马懿瞟了一眼诸葛亮的表情,忙是呵呵一笑,故作轻松道:“耶律大单于既已跟陛下结成了盟友,自然要赶着前来居庸关助战了,昼夜兼程赶来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耶律大单于?仲达什么时候把耶律阿保机叫的这么亲切了?”诸葛亮狐疑的目光瞪向了司马懿,语气中分明流露着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司马懿心头微微一震,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无意间流露出对耶律阿保机的尊敬,与汉国上下,对耶律阿保机趁火打劫的不满情绪,有几分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以诸葛亮的洞察力,怎么可能放过这一点细节,自然是对他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震动,司马懿表面上却是云淡风轻,只淡淡道:“耶律阿保机趁火打劫,固然很是可气,但眼下木已成舟,我们要依靠耶律阿保机复国,若还不表现于对其的尊严,若是令其心生不满,试问对我们,对陛下又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他几句话,轻描淡写的便把自己的失言,轻易遮掩了过去。

    诸葛亮眼中的疑色渐消,却又扬起了几分不屑,冷哼一声,忽然向西门庆命令道:“派人赶往西面,告诉耶律阿保机大军停止前进,不必再赶来居庸关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庆吃了一惊,面对诸葛亮这意外的命令,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司马懿同样是脸色一变,急道:“诸葛丞相,你这是什么意思,当初明明是我们求着人家前来援救,眼下人家正风急火撩的赶来,马上就要到了,你却为何莫名其妙的叫人家停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赶灭救援么,笑话!”

    诸葛亮冷哼一声,用讽刺的口吻道:“你们以为本相看不出来么,那耶律阿保机狼子野心,明着是说来救援我们,实则是想趁机吞掉我们大汉,染指中原!”

    司马懿眉头一凝,反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丞相当初为何还要劝说陛下,向鲜卑人求援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本相虽然知道高长恭不凡,却还没有真正确认他有多强,在那种情况下,明知向耶律阿保机求援,乃是火中取栗,却也不得不为之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先是一叹,话锋一转,旋即傲然道:“如今你我都已见识了高长恭不可思议的实力,形势已再明显不过,有高长恭一人,我们就足以击破魏军,光复我汉国,在胜算在握的情况下,仲达难道认为我们还有必要引狼入室吗?”

    司马懿被呛了回去,一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反驳诸葛亮。

    迟疑一下,司马懿只得冷笑道:“听诸葛丞相的语气,难道就对那个高长恭如此信任,当真认定凭他一人之力,就能扭转乾坤不成?”

    “当然肯定!”诸葛亮脸上燃烧着自信,斩钉截铁道:“本相敢赌上我卧龙之名,我大汉兴复的希望,就在高长恭身上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彻底被顶了回去,一时无言以辩,眼眸之中,也悄然闪过一丝旁人若察的动摇。

    他在犹豫,自己放弃刘备,是否放弃的太早了一点。

    当初燕京失陷之时,他就认为刘备气数已尽,不值得为其殉葬,暗中才向耶律阿保机示好,表明有归顺之意,并愿配合耶律机,窃取了汉国之地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料到,刘备气运未尽,竟然在关键时刻,冒出了高长恭这么一员神将,单凭一己“魔面”的邪力,就轻松的击垮了不可一世的魏军。

    高长恭这个异数,让几近覆灭的汉国,又重燃起了曙光

    “既然汉国还有希望,那我何必去投奔耶律阿保机呢,毕竟非我族类,不到万不得已,我司马懿岂愿背负上投靠异族这个骂名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陷入了沉默,便不再质疑诸葛亮的决策。

    “西门吹雪,你还愣着做什么,本相的命令你难道没听到吗?”诸葛亮瞪了西门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是,下官马上去办。”西门庆省悟,忙是转身要下城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城头有士卒突然尖叫道:“快看,南面有大军来袭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喊,令城头所有人都身形一震,不约而同的向着城南望去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面露疑色,举目向城外望去,果然看到南面大道上尘雾大起,似有数不清的兵马,正行色匆匆的向着关城而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既是击败了陶贼,就该率大军一路南追才是,就算要派人报捷,也不用派这么多人回来吧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的心头,立时涌起了一个不祥的念头,背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