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你来的正好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你来的正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高长恭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现在放下屠刀还来得及,贫僧会向大魏皇帝为你求情,你觉悟吧!”

    尽管鲁智深的武力值,已经压盖过了高长恭,但他却没有半点恃强凌弱的傲慢,依旧是用那种慈悲平静的言语,试图要渡化高长恭。

    此刻的高长恭,结结实实的体会了一把,什么叫飞的越高,跌的越惨的苦涩滋味。

    就在片刻前,他还不可一世,以为自己已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谁知道,片刻之后,他便就不敌这么一个啰啰嗦嗦的臭和尚。

    面对鲁智深的劝说,高长恭非但没有一丝觉悟,反而感觉到了深深的羞辱,内心骄傲的自尊心,顷刻间被点爆。

    “死贼秃,你算什么东西,也想渡化我,我要你狗命!”勃然大怒的高长恭,一声厮歇底里的大叫,手舞银枪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呜呜的破风声中,漫空流光铺天盖地而下,数不清的枪影,如无数的流星从天空中陨落,向着鲁智深袭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看来你是执念太深,慧根太浅,那就别怪贫僧用霹雳手段了,看招吧!”

    鲁智深终于被稍稍惹恼,微合的虎目陡然一睁,手中水磨禅杖如巨大的盘磨一般,轰辗而上。

    武力值,97!

    吭!

    轰天巨响,狂尘冲天,仿佛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高出两点武力值的力量,已足以压制住高长恭,震到他手掌发麻,气息波动愈裂。

    一杖震退高长恭,鲁智深手臂狂舞,重重杖影如从天而降的降魔之杵,挟裹着普渡众生的慈悲**之力,将高长恭笼陷在其中。

    武力值98!

    武力值99!

    最后一声宏大的佛号吟出,鲁智深的武力值,陡然间飙升至了100的地步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之力!

    吭——

    沉闷如天塌般的撞击声,轰响在天地间,吞噬掉了一切的声音,将左右的士卒震到急捂耳朵。

    两骑脚下本已龟裂的地面,更在重击之下,沉陷寸许之深,仿佛被陨石撞出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狂尘中,身披袈裟的鲁智深,巍然如山,屹立不摇。

    高长恭却是身形剧烈一震,虎口瞬意崩裂,鲜血浸渗而出,胸口更如被大铁锤狠狠一击,胸中气血翻滚激荡,张口便浸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面前,高长恭区区95点的武力值岂堪一击,轻轻松松便被鲁智深震伤。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,这贼秃的武道,竟然突破到了半步武圣,我的魔面邪力全然失效了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高长恭胸中剧痛无比,心中更是涌起无尽的骇然,一腔的傲狂被轰为粉碎,陷入深深的惊怖之中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高施主你既不肯回头,贫僧就送你去地狱吧,那里才是你最好的归宿!”

    鲁智深又是一声佛号,声音宏量如圣佛之音,一双雄目中,出家人的慈悲之色骤减,杀戮的魔意占据了主导。

    又是一杖,轰天击出。

    武力值101,初级武圣!

    那浩荡雄浑的狂力,如无形的巨墙,辗碎一切的阻挡,以辗压之势轰向了高长恭。

    “初级武圣,这贼秃的武道,竟然突破到了半步武圣,他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高长恭连震撼的时间都没有,只得忍住胸中气血之痛,尽起全身之力,愤然抵挡。

    枪与杖,电光火石的一瞬再度撞击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塌地陷般的巨响,裹着数丈粗的血柱,冲天而起,搅动风云变色,神鬼丧胆。

    雷霆巨力的震击之下,高长恭再也支撑不住,压制在嗓子眼的鲜血,伴随着一声惨叫,狂喷而出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“武圣之力,这就是武圣之力,强到这种程度,我高长恭没想到竟会败给一个和尚,我的大将军之位啊……”

    剧痛无比的高长恭,身心俱遭摧残,他大将军的梦想,就此被鲁智深这雷霆一击,无情的轰为泡影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高长恭的心中萌生了一个冲动的念头:

    催动狂暴状态,不惜以毁损身体,折损阳寿为代价,跟鲁智深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一闪而起,旋即破碎。

    鲁智深又是一杖已轰至,威力更强,速度更快,其攻击力再次超过了前一式。

    武力值,102!

    高长恭残存的斗志,就此崩溃到渣都没剩,他实在是不知道,鲁智深的武道到底高深到何等地步,那不断飙升的武力值,会突破到什么境界。

    他彻底的失去了勇气,深知就算是自己催动狂暴状态,也绝对胜不了鲁智深,到最后还将是死路一条。


蓁命为凰txt下载
    逃!

    高长恭一片空白的脑海中,刹那间只余下了这一个字。

    肝胆俱裂之下,高长恭哪里还敢再接招,急是拨转战马,拖枪就逃。

    嚣张不可一世的高长恭,终于败走。

    鲁智深击败了高长恭,却无半胜胜利的喜悦,神色即刻恢复了慈悲平静,没有半分的恃傲,只望着高长恭败走的身影摇头叹息,也不强行追击。

    “鲁大师,多谢你为朕击败了那狂贼。”身后的陶商高声道。

    鲁智深这才拨马回身,单掌竖于胸前,向着陶商微微一躯身,淡淡道:“贫僧鲁智深拜见陛下,陛下身系天下苍生安危,贫僧非是为陛下击败高长恭,而是为天下苍生击败了他,陛下不必太过在意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微微点头,鹰目中毫不掩饰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鲁智深不愧是鲁智深,梁山第一侠义好汉,果真是名不虚传,单论一个义字,武松关胜之流,皆不配与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鲁大师深明大意,实在是令朕佩服,待朕扭转这场败仗后,再向大师请教一二。”陶商只点头示意,目光扫望向了整片战场。

    尽管鲁智深击败了高长恭,但整场战役的形势,依旧对陶商这边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要知道,高长恭的魔面天赋,可是有着两重威力的。

    第一重的威力,乃是可令与他交手的武将武力值大幅度削弱,却已被鲁智深的“佛魔”天赋克制,暂时已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可他那第二重威力,却可以大范围的降低普通士卒的精神斗志,令他们陷入军心瓦解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一重的威力,鲁智深就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魏军将士们的精神,依旧笼罩在魔面的阴影之中,士气低落,斗志溃散,在汉军的冲击之下,接近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若任由形势如此发展下去,就算高长恭斗将失败,陶商也要输了这场大战。

    近八万大军被刘备击败,这就不再是一场不痛不痒的小失利,而是彻头彻尾的大败,对大魏的军心士气,必将是沉重之机。

    那时,刘备若再会合鲜卑铁骑,挟着大胜余威南下,燕京就有得而复失危险,已覆灭的汉国,也不是没有死灰复燃的可能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必须扭转乾坤不可!

    “可是,将士们斗志已近崩溃,朕该怎么扭转这场败局呢?”陶商剑眉深凝,一时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前方处,刘备已亲眼目睹,高长恭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和尚击败的画面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眼见高长恭纵马奔回,还未近前时,刘备就恼火的质问道:“高长恭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,诛杀陶贼就在眼前,你怎么会被一个僧人击败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那叫鲁智深的贼秃武道太过邪门,臣本已削弱了他的武道,却不知为什么,他很快又恢复过来,还越战越强,臣已经尽力却还是不是他的对手!”高长恭喘息着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鲁智深,可惜,哪里来的和尚,竟坏了朕的好事。”刘备恨的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高长恭却已平伏下了气血,冷哼一声,宽慰道:“陛下无需动怒,臣虽然杀不了那陶贼,但魏贼的精神已崩溃,这一战我们依旧必须无疑!”

    刘备心头微微一振,恼火的脸上方才重燃得意,冷哼道:“你说的对,一个和尚岂能坏了朕的好事,这一仗朕必胜,陶贼必败!”

    信心重燃,刘备挥舞着双股剑,大吼道:“大汉的将士们,给朕杀尽逆贼,朕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在重赏的激励,许久未尝胜果的汉军士卒,个个如疯如兽,刀枪无情的斩向斗志崩溃的魏卒,一路辗压。

    片刻间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已倒在了旷野上,鲜血染红了战场,一面面的魏军将旗也被践踏于地。

    似乎,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望着这兵败如山倒之势,陶商摇头一声轻叹,似乎已做好了接受败局,不得不下令后撤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陛下久经沙场,应当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,身为帝王,更应该有我等凡夫俗子不曾有的平常心才是,现在这种形势,贫僧也无能为力,陛下是该做出明智的抉择的时候了。”鲁智深语气淡淡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虽未明言,但言下之意却已明了,自然是建议陶商明智的选择撤兵,不要再做没有意义的执着。

    “大师言之有理,看来,今天是注定要让刘备得意一回了。”陶商轻叹一声,抬起青龙刀,准备下达撤兵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陛下,形势对我们不利啊,快撤退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响起了一个焦急的声音,一骑向着陶商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回头瞟了一眼,蓦然间身形一震,眼眸中奔涌出了惊喜之色,兴奋的喝了一声:“你来的正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