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佛 魔!

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佛 魔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名僧人,这修罗杀场上,竟然闯进了一名和尚?

    还单枪匹马的挡在了陶商面前,看这架势,竟似要保护他一般。

    他是谁,竟有这么大的胆量?

    僧人出现的一刹那,四周的大魏将士们,无不愕然惊变,个个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连高长恭也似乎给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勒住了战马,停下了前进的脚步,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目光打量着那僧人。

    陶商望着那僧人巍然的背影,脑海里思绪飞转,蓦然间想起了什么,英武的脸上,不由掠起了一丝欣慰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珊珊来迟呢……”陶商放下了手中青龙刀,鹰目中已看不到丝毫的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前方处,勒马的高长恭,银枪向着那僧人一指,喝道:“哪里来的贼秃,你活的不耐烦了么,还不快给本将滚开”

    那僧人却无一丝恼怒,却用慈悲的语气道:“贫僧鲁智深是也,高将军,贫僧奉劝你一句,不要做天下苍生的罪人,放下屠刀,方能立地成佛。”

    “鲁智深,果然是你,你终于来了,等的朕真是好辛苦,还算是你来的及时。”陶商暗吐一口气,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梁山军团真正的侠义代表,花和尚鲁智深,终于登场了。

    这位真正践行了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的义士,早在陶商讨伐宋江之叛的时候,就已经被召唤了出来,如今时隔几近有一年之久。

    这鲁智深和许多被召唤出来的武将一样,都迟迟未曾来归附,陶商都快要记不住还有这么一号人物,却不想,他竟在会在这个时候登场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以这么风骚抢眼的方式,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鲁智深一到,陶商对高长恭再无半点忌惮,青龙刀斜拖于下,静观鲁智深收拾眼前这个嚣张的兰陵王。

    高长恭却被鲁智深的话给蒙了一下,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天下苍生的罪人了。

    愣怔一下,高长恭猛然省悟,不由怒斥道:“你个死贼秃胡说八道什么,这陶贼乃是篡汉的奸贼,残害百姓的暴君,本将宰了他才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,该放下屠刀的是那奸贼!”

    “汉又如何?魏又如何?天下依旧是天下,苍生依旧是苍生,百姓生灵需要的只是太平,是汉是魏,他们会在乎吗?”鲁智深一声反问,言语中似乎蕴含着深深的哲理。

    高长恭愣怔一下,却将银枪一摆,不耐烦的喝道:“天下苍生本为蝼蚁,他们怎么想关我何事,我只知道我杀了这奸贼,就能做大汉的大将军,就将成为千古传诵的英雄,谁敢挡我的路,我就神挡杀神,佛挡!”

    狂傲的豪言出口,高长恭枪锋已狠狠指向了鲁智深,魔面下的眼眶中,迸射出凛烈阴冷的杀机,那意思已再明显不过:

    敢挡老子升官财当英雄,你就算佛祖老子也照杀不误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鲁智深浓黑的眉毛一凝,禅杖一横,毅然道:“既然高施主摘下了自己大义凛然的面具,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,那贫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大魏皇帝身系天下苍生的安危,绝不容有失,高施主若执意要杀他,那就请从贫僧身上辗过去吧。

    “顽固不灵的死贼秃,我是找死!”高长恭勃然大怒,一声厉啸,纵马舞枪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瞬息间,高长恭如银色的流光一般,狂袭而上,手中银枪卷起狂涛之力,轰击而出,直取鲁智深当胸。

    两骑已近,鲁智深那慈悲的目光,无法避免的就看到了高长恭那张狰狞如兽的面具。

    魔面之威动!

    鲁智深硕大的脑袋陡然间微微一震,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魔力侵入了他的大脑之中,就如同一道无形的枷锁,将他的精神狠狠的束缚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鲁智深就感觉到自己的洞察力,反应力急剧下降,双臂肌肉的力量也大减。

    甚至,原本在他手中感到轻如鸿毛的水磨禅杖,竟詹也变的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邪魔外道之法!”鲁智深浓眉深深一凝,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尽管感觉到武道大减,鲁智深却无一丝惧意,深吸一口气,手中水磨禅杖横扫而出,卷起呼啸的狂尘,正面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银枪与禅杖轰然相撞!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山岳崩摧的巨响,一团巨大的球状气流,急爆炸开来,将周围五丈的地面,斩出无数道沟壕。

    漫空的狂尘中,鲁智深伟岸的身形,被震到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,顿时感到呼吸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他的武力值虽有98之高,但在魔面天赋的作用
阴阳鬼咒全文阅读
之下,武力值急下降,降到了89点,跌落了整整一个境界,又岂经得起高长恭这95点武力值的一击。

    一击轻松压制住鲁智深,高长恭试出了虚实,对眼前这个敢多管闲事的僧人,更加没有半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死贼秃,本将今天就送你去见你们的佛祖,给我去死吧,哈哈哈——”高长恭一声不屑的狂笑,手中银枪再度袭卷而出。

    枪出如龙,掀起狂澜怒涛般的雄浑之力,撕破空气,正面辗压而至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一枪使出,便能更加压制鲁智深,不出二十招,就能击杀了这个吃饱了撑着没事干,来挡他官路的死和尚。

    可惜,他并不知道鲁智深的虚实。

    面对高长恭狂傲一击,鲁智深依旧是一脸慈悲平静,舞杖相挡之口,口中低诵道: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,高施主,觉悟吧。”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声金属撞击的轰然巨响,溅出的火星,胜过残阳之光。

    这一次,鲁智深仍明身形一震,气息激荡,但应对之时,却显然没有方才那般吃力。

    似乎,高长恭的攻击力变弱了。

    不,是鲁智深的攻击力变强了!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高长恭,心中吃了一惊,暗忖:“怎么回事,这贼秃的武道忽然间好像又变强了,还恢复到了绝顶境界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高长恭震撼不解时,陶商英武的脸上,却扬起一抹会心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鲁智深的神级天赋:

    佛魔。

    鲁智深既信佛,又手握屠刀,不忌杀戒,战斗之时,心中每一次慈悲之心,嘴里念一句阿弥陀佛,武力值就会上升1点。

    一面是慈悲之佛,一面是杀人之魔,佛既是魔,魔既是佛,是为佛魔!

    适才鲁智深在对战高长恭第二击之时,口诵“阿弥陀佛”之号,武力值上升1点,由89变成了9o,武力却不单单只上升了1点,而是上升了整整一个境界,重回了绝顶境界。

    尽管9o的武力值,距离他原先的98武力值,尚差了有8点的武力值,但毕竟已处于同一层的境界,在对抗高长恭95点武力值的一击时,便不再似第一招那般吃力。

    “凑巧,这一定是凑巧,死贼秃的武道不可能恢复,不可能!”高长恭却不信,一声狂啸,手中银枪再攻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道流虹,反声荡出,如疾风骤雨般袭向鲁智深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高施主,你为一己之私而置天下苍生于不顾,你就不怕死后下阿鼻地狱,永世不得生吗?”

    鲁智深再次口诵佛号,双股青筋涌动,水磨禅杖卷起狂风暴雨之力,浩浩荡荡的迎击而出。

    武力值,91!

    金铁交鸣之声再次,这一次的鲁智深,只是气息一荡而已,应接起来的气势,比方才那一招更加沉稳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,我就不信了!”心神震撼的高长恭终于被逼急了,手中银枪四面八方的轰击而出,迫切的想要击败鲁智深。

    鲁智深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慈悲平静的表情,眼中看不到一丝怒意,就仿佛不是在对战敌人,而是要渡化高长恭这个无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镔铁水磨禅杖,伴随着他一声声“阿弥陀佛”的吟诵,正大雄浑的威压招式,从容的轰辗而出。

    武力值93——

    武力值94——

    武力值95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记雄浑之杖击出,在那慈悲的佛号声中,那汹涌的狂力,竟已达到了96点的地步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猎猎的金属嗡鸣声,回荡在天地之间,刺到人耳膜刺痛,巨大的球状冲击波,轰然爆炸,将脚下的地面都沉击了寸许。

    遮天的狂尘中,鲁智深那身披袈裟的身躯,如佛祖巨像般巍然如山,没有一丝撼动。

    高长恭却是身形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激荡,五腑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他的武道竟然盖过了我——”高长恭心中大骇,魔面下那狂傲的眼神,终于被深深的震撼惊愕所取代。

    四周的魏军将士们,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也无不是神色惊变,个个惊奇万分。

    他们任谁也没有想到,一路无人能挡,战无不胜,斩石达开,败张飞的高长恭,竟然头一次被人压制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人还是一个意外出现在战场上的和尚!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却无一丝惊异,好似眼前一幕,早在他意料之中,只冷冷笑道: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高长恭,看来你这个魔面,注定要被鲁智深这个佛魔克制,你的嚣张到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