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回头是岸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回头是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吕布大喝一声,方天画戟卷起漫空尘雾,呼啸而至,直扑三人辗去。

    戟锋未至,那铺天盖地的刃风劲气,已如天崩地裂般压至。

    那刃风已非一般的气劲挤压空气,而是真气所化,雄浑致密之极,隐隐已现出一支巨戟的轮廓。

    那是真气外放,接近实质的迹象,是武力值逼近中期武圣,冲上110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真气接近实质,吕布的武道马上就要突破极限,达到中期武圣了,不好!”林冲吃了一惊,不及多想,急是一咬牙,尽起全身之力,挥枪荡出。

    尉迟恭也被吕布那雄浑霸道的真气之戟压制到喘不过气来,只得凭借着“门神”天赋,舞动大铁鞭,奋然相挡。

    岳飞却是巍然无惧,一声低啸,手中沥泉枪呼啸而起,卷起狂风暴雨般的狂力,迎着吕布的戟锋撞去。

    神将天赋发动,触发暴击,武力值101!

    三道兵器,三股雄浑强悍的力道,无所畏惧的迎击而去,迎着吕布那浩荡的真气戟锋,轰然而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仿佛塌陷,地仿佛崩决,一瞬之间,仿佛天地被毁灭一般,巨响的声音将所有人的耳膜都灌满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万千两军士卒的耳膜,仿佛被无数的银针扎到,刺痛到了极点,竟是停下了手上的厮杀,不得不用双手去捂耳朵的地步。

    四柄兵器撞击在一起,一瞬间爆发出的巨大冲击波,伴着飞溅的火星,竟形同一只火球爆炸开来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刺耳的空气爆鸣声紧接着响起,无数道巨刃般的冲击小,四面八方的射了出去,将周遭十丈内的两军士卒,统统都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三丈之内的士卒,竟然直接就被撕碎,绞成了漫空肉块血块,漫空的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狂尘巨浪之中,吕布如黑色的铁塔,巍然不动,没有一丝的波动。

    而拥有神将天赋的岳飞,尽管爆发出了初级武圣的武力值,却在这109点,接近中期武圣的狂力震击之下,震到胸中气血翻滚,内脏痛楚无比。

    即使是“门神”天赋保护下的尉迟恭,面对这等不可思议的轰击力,也被震到虎口开裂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,鲜血几乎都要顶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他二人皆拥有着天赋,尚且如此吃力,何况是林冲。

    武力值只有98的林冲,在吕布这一击的震击之下,瞬间内脏震裂,一股鲜血冲过嗓子眼,嘴角便已浸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三员大魏当世虎将,竟然当不起吕布这轻描淡写的一击,竟然尽皆内脏震荡受创,而林冲更是直接被震到了重伤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吕布的武道,当真是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我们三人联手,根本都不是他的对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交手的一刹那,三人的脑海之中,几乎在同一时间,就涌起了相同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一股恐惧之极的感觉顿生,霎时间就将三人包裹。

    “鼠辈们倒是还有几分本事,竟然能够挡得住我吕布一击,很好,我看你们还能支撑几招!”

    吕布一声狂傲轻视的大笑,手中方天画戟再度挥荡而出,毁天灭地的招式再度发出,只见一道真气所化,接近于实质的巨大战戟,轰然辗出。

    “生死存亡之战,为了陛下,我们跟他拼了!”林冲不顾内脏剧痛,狠狠咽下了口中的淤血,尽起全力,手中大枪再攻而出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老子跟他拼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!”尉迟恭也一声虎吼,手中大铁鞭搅动真空,轰然挥出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丧气话,我三人尽出全力,未必不能跟他一战,看枪吧!”岳飞却傲气冲天,没有视死如归的悲壮,神将天赋作用之下,又是一记103点武力值的重枪,浩浩荡荡击出。

    三股决死之力,挟着三员大魏猛将的死战之心,卷起漫空狂尘,正面迎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天巨响,又是猎猎的金属激鸣,震天动地,又是数不清的冲击波四面八方溅出……

    岳飞为首的大魏三将,无所畏惧,各自催动极限之力,跟吕布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五路援手皆被阻截,片刻间的功夫,得不到助战的张飞,已被逼到了手忙脚乱,破综百出的地步。

    高长恭又是一枪电射而出,波澜不惊,威力远不及吕布,甚至是黄忠颜良之流强悍。

    可惜,此时的张飞,在魔面天赋和伤势的作用下,武力值已经下降到了81的地步,这95点武力值的一击,对他来说已是快如疾风,重如泰山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一声沉闷清亮的金属撞击声响起,张飞身形剧烈一晃,手中蛇矛在滚滚重力的震击下,竟是被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防御被破,高长恭的银枪余力未消,狠狠的在张飞的左臂上就切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张飞又是一声闷哼,身形一晃,险些没能在马上坐稳
锋行天下全文阅读


    “叛贼,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!”高长恭却一声蔑视的冷哼,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银枪如重重流影一般,铺天盖地再轰而上经。

    身中数创,狼狈不堪的张飞,依旧不服输,忍着身上的剧痛,拼死舞矛相挡。

    形势已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,再死撑不了几招,张飞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那是对他来说,结果只有一个:

    死!

    十几步外,陶商已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到了关胜几员大将,被刘备诸将所阻挡,也清楚的看到,张飞在高长恭的压制之下,已处于生死边缘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陶商便觉自己有些托大,没有带了足够多的将领,倘若把罗士信,马超,霍去病,乃至武松杨再兴,以及赵云这样的大将统统带上,就算一个高长恭又有何惧。

    如今,大将皆已用尽,而张飞又陷入了危境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除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陶商自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忘了,陶商这个大魏之皇,就是一个半步武圣级别的武将。

    虽说身为天子,陶商已很少再出手,与敌将交锋,但到了这个时候,他又岂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他必须出手了。

    鹰目一凝,陶商青龙刀一扬,厉喝一声:“张翼德,速速给朕退下,这姓高的由朕来收拾!”

    雷霆般的喝声,穿越众军,穿越血雾,震入了张飞的耳中。

    性如烈火的张飞,又岂会轻易撤下,忍着居痛,咬牙叫道:“无需陛下,张飞跟这厮拼了!”

    张飞自尊心受刺激,竟是宁死不撤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凝,燃起怒喝,厉声喝道:“张飞!给朕速速退下,这是圣旨,不得违抗!”

    天子之怒,谁人敢违抗!

    张飞心神震动,虽有万般不甘,却又怎么敢违逆陶商的圣旨,只得隐忍下了怒火,强攻数招,拨马就走。

    “叛贼,哪里逃,留下狗命!”高长恭大喝一声,眼见张飞逃走,岂肯善罢甘休,策马就欲追击。

    陶商青龙刀却一指,霸绝的帝皇之气弥散开来,口中傲然大喝:“高长恭,你的对手是朕,还不快过来领死!”

    雷霆般的喝声,令高长恭身形一震,下意识的停下了追击的脚步,魔面下的双眼穿过血雾,锁定了陶商所在。

    那一袭巍巍金色的身影,如天神般横刀傲立,藐视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他,眼神目空一切,仿佛视他为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!

    高长恭心头一震,魔面下狰狞的双眼,陡然间燃起了狂烈的兴奋之火,那眼神就仿佛发现了这世上最大的宝藏。

    那就是大魏之皇,天下至强的存在,大汉皇帝刘备的死敌,窃取天下的暴君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他,一切便将结束。

    他高长恭便将成为大汉中兴第一功臣,便将成为传古传诵的英雄!

    刹那间,高长恭心头的野心,如烈火般狂燃而起,双目中迸射出狰狞兴奋之极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日就用你的狗头,做我高长恭名垂千古的铺路石吧,纳命来”

    一声狂烈之极的长啸,高长恭纵马挺枪,银色的疾风杀破乱军,踏着长长的血路,一路向着陶商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银枪扫过,数不清的魏军士卒,如草芥一般,被他轻易的斩碎。

    无数的魏军士卒一涌而上,为了保卫他们的天子,为了保护大魏之皇,奋不顾身,一波接一波的扑涌而上,欲用血肉之躯阻挡。

    只是,在魔面天赋的作用之下,即使是再英雄的魏军士卒,一旦看到那张狰狞如兽的凶面,也瞬间泄了士气,不敢再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无人可挡!

    二十步

    十步

    五步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一道银色的长虹就要撞至。

    横刀立马的陶商,目光落在了那张魔面下,陡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大脑,仿佛被一股无形的魔力所扰,眼中的洞察力,双臂的力量,都在急剧的下降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自己的武力值已跌破了100,还在飞速的跌落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魔面的力量,竟然这么诡异,不妙啊……”陶商心头吃了一惊,顿生几分忌惮,却又骑虎难下,只能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眼看着,高长恭就要杀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高长恭,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,你还不觉悟吗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空中陡然间响起了阵阵佛音,肃穆**,慈悲之中蕴藏着深不可测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袭巍然如山的身影便如流风一般挡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左手手捻佛珠,右手紧握水磨镔铁禅杖,紫金袈裟在残阳西照之下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一名僧人!

    终于把宝宝接回来了,明天应该能恢复正常更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