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为大魏,虽死无撼!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为大魏,虽死无撼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石达开刚刚拨马转身,蓦然间听到身后响起一声骄傲的厉啸,猛的回首,就看到一员白袍兽面的敌将,向着自己如风杀来。

    “兽面?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石达开身形一震,瞬间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看到了鬼,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狰狞可怕长相之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他就看清,那敌将并非是长相狰狞,而是戴了一副狰狞可怕的面具。

    这面具男,必就是那个姓高的无名敌将了!

    正是这个怪异的家伙,以一万兵马轻松击破了他们一万五千之军,令百战百胜的大魏王师,蒙受了耻辱。

    刹那间,石达开心底就涌起了无尽怒火。

    “无名狗贼,我石达开今天就要你的命,去死吧!”暴喝声中,石达开拨马转身,舞刀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两骑辗开血路,各自挟着狂风暴雨般的狂力,相对撞至。

    瞬息间,两骑相距一步,只差那么分毫,就要轰然相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高长恭的基础武力值只有95点,本在石达开之下,这一击的交手,石达开在正常情况下,必会稳稳的压制住高长恭。

    只是,刀枪相撞前的瞬间,异变却突生。

    当石达开的目光落到那张狰狞如兽的面具上时,就仿佛看到了真正的魔鬼一般,一股无形的压迫力,陡然间就侵入了他的大脑之中,扰乱了他的精神信念。

    心神动荡之下,石达开那肌肉爆涨的双臂,原本蓄足了的力道,就像是决崩的堤坝一般,陡然间汹涌泄出。

    力道大减!

    出招速度大减!

    瞬息间,石达开的武力值就急剧跌落,跌破了90关口,跌入了二流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那小子的面具好像有股邪力,我只看了一眼,武道就突然间下降了这么多!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石达开不知高长恭有魔面天赋,武道莫名其妙的急剧下降,不由陷入了惊骇莫名之中。

    高长恭那一道雪亮的银枪,却已螺旋刺出,卷起漫空血尘之雾,浩浩荡荡的轰压而至。

    凶险就在眼前!

    石达开不及惊骇,只能一咬牙,拼起残余的力量,战刀挟着只有85点的攻击力,扇扫而出,正面硬着头皮硬扛。

    瞬息间,刀枪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吭——

    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,天空仿佛破碎,大地仿佛沉陷。

    刀枪撞击的中心点,冲击力急剧膨胀开来,数不清的冲击波四面八方波震而出,掀起漫空血雾,将五丈内的两军士卒,统统都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撞击一瞬间,石达开便觉山崩地裂般的疯狂力道,铺天盖地的灌入了他的身体之中,如无数沾水的鞭子,无情的抽击着他的五脏六腑,剧痛到了极点,气血翻滚冲涌,几乎就要顶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他更是感觉双手剧痛无比,五指间浸出丝丝鲜血,虎口竟也被一击震裂。

    仅仅一击,石达开便被震到内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我的武道竟然削弱到了这般地步,为什么?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石达开惊痛到极点,扭曲的脸上已现慌意。

    想当年的太平天国第一猛将,即使是在被陶商活捉,面临生死威胁之时,都未曾有皱一下眉头,没有一丝的惧意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却慌了,却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是无法理解,自己原本当世绝顶的武道,在没有受到内外创伤的情况下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跌至了当世一流的实力,被眼前这个无名敌将,一招之间就压迫到了受创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离奇的变化,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,让他陷入了困惑惊慌之中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高长恭,气息却未有一丝波动,即刻拨马转身,舞枪再度狂杀而上,口中大喝道:“魏狗,人头给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银枪如电,挟裹着腥风血雨,撕破空气的阻隔,向着石达开当胸轰至。

    身受内伤的石达开别无选择,只能一咬牙,举刀硬扛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的惊鸣,刺破耳破,那溅起的火星烧到石达开手背的皮肤都灼痛无比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那汹涌如天河决堤般的疯狂力道,如一记接一记的重锤,轰击向了他的内腑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石达开舌根一甜,嘴角立时浸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第二击的轰击之下,石达开竟被震到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石达开是又惊又痛,无奈恼火之极,谁让他的武道急剧下降,不但相距了一个境界的武力值,还相差了整整10点!

    实力相差如此之大,不被辗压压制才怪!

    高长恭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手中银枪化出漫空狂风暴雨般的枪影,层层叠叠的漫空轰下,顷刻间便将石达开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内
血色大宋帖吧
脏受重创的石达开,到了这个地步也别无选择,只能紧咬着牙关,拼起了全身之力,苦苦的相挡。

    五招!

    八招!

    十招!

    十招走过,石达开便被压迫到了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的地步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枪锋刺中了他的肩膀,枪锋撕破了他的后背,枪锋切破了他的手臂,枪锋洞穿了他的大腿……

    数招间,石达开身上接连受创,被割出了一道道的口子,被刺出了一个个的血窟窿,鲜血飞溅,整个人都被染成了一个骇人的血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日就是我石达开的大限之日了,只可惜我不能助陛下扫清胡虏,罢了,今日我石达开就为你战死在此,也算恕我当年误入太平天国之罪吧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骨肉撕裂的闷响声,枪影消失,天地重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血雾降下,高长恭那一柄染血的枪锋,已无情的洞穿了石达开的心脏。

    银枪一收,石达开闷哼一声,双手捂着那血涌的血窟窿,在马上晃了几晃,一头栽倒在了马下。

    高长恭阵斩石达开,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纵马舞枪,再度狂杀向了魏军。

    眼见主将被杀,本就精神受挫的魏军,更加斗志崩溃,望风而撤。

    关胜所部溃散,林冲所部溃散,阻击的左阵军全军溃散,只能尾随着退走的中军,一路向着东南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居庸关上。

    沿城一线的汉军士卒,早已陷入了欢呼之中,一个个狂吼狂叫,如兴奋的野兽一般,为这场不可思议的胜利而喝彩。

    “高长……高长恭他竟然……”刘备激动到了极点,竟然兴奋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,惊喜万分的目光,颤巍巍的看向诸葛亮。

    他是作梦也没想到,诸葛亮所推荐的这个居庸关镇将,竟然有这等不可思议的能力,奇迹般的冲破战无不胜的魏军铁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备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诸葛亮俊朗的脸上,却扬起得意的笑容,摇着羽扇道:“陛下现在总该相信臣的认人之能了吧,臣早说过,今日就是我们一雪前耻之时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这个高长恭,朕要重重赏他,朕一定要重重赏他,朕要封他做骠骑将军!”刘备兴奋的拍着城墙大叫。

    骠骑将军,位在大将军之下,车骑将军之上。

    监于大将军关羽已死,车骑将军张飞已降,这骠骑将军的地位,已成了汉国众将之首,位在颜良,黄忠等老将之上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这么多年,刘备是屡战屡败给陶商,几乎就没尝过胜利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种退守一隅的困难时刻,高长恭竟能为他羸得一场及时的胜利,还是一场不小的胜利,刘备焉能不激动到丧失了理智,根本无视颜良等旧将的感受,直接就把高长恭提拔为了百将之首。

    这圣旨一下,颜良黄忠等人眉头皆是一皱,心有不满,却又不敢有所表露。

    刘备却哪管那许久,双股剑一拔,嘶哑兴奋的吼道:“大开城门,全军随朕杀出,朕要把魏狗杀个片甲不留,朕要亲手杀了张飞那个贼逆,朕要亲手宰了陶贼,给朕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城门大开。

    刘备二话不说,不等任何人的意见,就兴奋的提剑下城,翻身上马,挟着一腔的复仇之火,杀出了居庸关。

    其余颜良,黄忠等大将们,虽然不满于刘备把高长恭提拔到压在了他们头上,但眼前立功雪耻的大好机时又岂能错过,当即也挟着一腔战意,随着刘备杀出城去。

    城门大开,近三万多的汉军步骑,倾巢而出,如潮水般涌出了居庸关,会合了高长恭的得胜之师,向着败走的魏军穷追而去。

    城头上,诸葛亮望着滚滚而出的己军,望着远遁的魏军,摇扇冷笑道:“陶商,多少年了,今日你终于败在了我诸葛亮的神智妙算之下,不知你此时作何感响,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亮得意畅快的笑声,回荡在城头。

    刘备挟着复仇之火,率领着他所有的四万步骑大军,一路狂追。

    陶商却从容不迫,率军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他深知高长恭“魔面”天赋的厉害,自然冷静的断定,今日就算强行一败,也是必败无疑,倒不如明智退走,以免过多的损失,就算是败,也只是一场小败而已。

    一路奔出数里之遥,身后的汉军追兵渐渐被甩开了一段距离,陶商便想勒住战马,准备稍稍整顿兵马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前方狂尘骤起,似乎万千兵马杀到。

    (二更赶出来啦,没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的同学们就关注一下吧:堂燕归来(或tangyanguilai),会有精彩番外,香艳美图等着兄弟评赏,还能跟燕子做近距离的交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