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决 裂!

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决 裂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那双震动不安的眼睛急是眯起,向着那员飞驰而来之将凝望去,那熟悉的脸,那熟悉的身形,不是他的结义三弟张飞,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翼德竟然还活……活着!?”刘备的口中脱口一声惊呼,一张灰白的脸刹那间僵硬变形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已暗暗握紧,神经紧绷了起来,内心深处,一股前所未有的忧惧感转眼遍涌全身。

    他万没有想到,张飞竟还活着!

    想当日他听闻蓟城失陷的消息后,心中已料定张飞难以逃出升天,便对张飞的死活不闻不问,假装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抛弃了一个张飞,已经是揭了自己伪君子的面容,如今又牺牲了三弟张飞,更是把他假仁假义的真面目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只能把头埋在沙子里,假装不提张飞,也希望他的臣下们不要提张飞,这样一来,他就不用面对那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料到,张飞不但还活着,竟然还能单骑前来城前,这奇迹般的画面,让刘备心中涌起了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翼德对我忠心耿耿,他是我的兄弟,他是我的兄弟啊,他绝对不会背叛我的,绝对不会……”刘备在心中默默的安尉着自己,心却越跳越快,越发的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张飞已在关城汉军惊异的目光注视下,奔至城前三十余步,勒马横矛而立。

    刘备深吸一口气,脸上急是堆起了惊喜的表情,向着城前的张飞喊道:“翼德,真的是你吗,没想到你还活着,朕真是太高兴了,来人啊,速速打开城门,放翼德入城。”

    刘备心里是盘算着,就算张飞背叛了自己,把他引入城中,也可以轻易的控制住他,免的他在万军将士之前乱说什么,乱了将士们的军心士气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们这样说话就可以了。”张飞却蛇矛一挥,很不客气的拒绝了刘备的“好意”。

    刘备心头一震,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,被张飞这冷淡的态度,搞的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飞却深吸一口气,高声道:“刘备,汉国气数已尽,不要再负隅顽抗,开城投降,归顺大魏吧,大魏天子会给你留一条性命,让你了此残生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,轰在了关城上空,刹那间将城上所有人都轰到骇然变色,陷入了无尽的惊怖愕然之中。

    “车骑将军在说什么,他竟然在叫我们投投吗?”

    “我耳朵没听错吧,张翼德他竟还让陛下投降魏国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已经背叛了我们,投降了魏国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他可是咱们陛下的结义兄弟啊,不是号称比亲兄弟还亲的吗,怎么可能投降魏国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咱们陛下先是抛弃了关云长,接着又把他丢在了蓟城,也许是他心寒了,才会投降魏国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咱们这位陛睛,也真是太绝情了,连着牺牲自己两个兄弟,一点都不仁义。”

    “仁义什么啊,你没看出来么,咱们的这位天子,压根就是个伪君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连他的兄弟都背叛他了,咱们还在这里傻乎乎的为他卖命,岂不是傻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小声点,你们不想活了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沿城一下,汉军士卒们被张飞这出人意料的劝降,彻底震撼,搅动到了人心离乱,哗议纷纷。

    汉军本已鼓起的斗志,就被张飞这简简单单一句话,就给予了沉重一击,陷入了动荡的边缘。

    刘备更是如遭雷劈一般,瞬间震到身形剧烈晃了几晃,一张脸阴沉到惨白的地步,脸上青筋突涌,嘴角不停的抽动,内心中的惊怒之火,如火山一般喷发而起,转眼将他全身焚尽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事,终于成真了。

    那个猛张飞,那个他的结义兄弟,不但可耻的背叛了他,竟然还厚颜无耻到在他万千部下面前,公然的替陶商那奸贼招降他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这简直形同于在万众瞩目中,他被张飞亲手扒光了衣服,游街示众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,张飞亲手将他的脸面,在众人面前狠狠的撕碎,踏在脚下狠狠的的践踏!

    这个人如果是旁人也就罢了,可他偏偏是刘备的结义兄弟!

    刘关张三兄弟,桃园结义,情同兄弟,这是何等的美谈,本该为世人传诵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二弟关羽被他刘备无情的抛弃,三弟张飞竟背叛了刘备,公然替他们的死敌来招降他的大哥刘备,这还叫什么美谈,简直就是遗臭万年的笑话,注定成为后世不耻的笑谈。


特战神犬sodu
   而他刘备,也注定将被钉在耻辱的柱子上,被后世人如小丑般议论。

    羞辱,愤怒,悲凉……

    种种羞怒的情绪,如烈火般熊熊燃烧,烧到刘备羞愤无比,烧到他的理智,统统都被怒火所焚。

    “张飞——”

    勃然大怒的刘备,突然间一声野兽般的咆哮,手指着张飞,破口大骂道:“好你个张飞,你个下贱的屠户,枉朕待你如兄弟一般,待你恩重如山,你竟然敢背叛朕,还敢替陶商那奸贼,厚颜无耻的在这里招降朕,羞辱朕,你的良心何在!你的忠义何在!”

    刘备那野兽般的怒吼声,回荡在关城上空,震动人心。

    沿城的汉军士卒们,本是人心动荡,但被刘备这番怒斥煽动起了情绪,一双双的目光纷纷望向了张飞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皆是在想,张飞好歹也是刘备的兄弟,就算投降了陶商那也就算了,为何还要公然来招降刘备,来羞辱刘备,他这么做确实是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张飞却非但没有一丝愧色,反而是怒骂道:“刘备,你这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你他娘的也配提忠义二字吗!这两个字从你的嘴里吐出来,简直是对这两个字的莫大侮辱!”

    张飞竟然在骂刘备假仁假义!

    他竟在当着万千汉军士卒的面,公然大骂他的结义大哥,他曾经效忠的大汉天子,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!

    诸葛亮愕然变色,黄忠愕然变色,沿城一线的汉军士卒,瞬间都愕然变色,一个个的眼中都涌起无尽的惊愕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静寂后,便是此起彼伏的哗然,整个汉军都陷入了震天的哗然之中。

    刘备那张灰白的脸,更是扭曲到了面目全非的地步,两颗眼珠子几乎夺眶迸出,一口老牙咬到咔作响,似乎随时都会咬碎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张飞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,你竟敢如此诋毁朕,你这个禽兽,你这个畜牲,妄朕以兄弟待你,如果不是朕的提携,你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屠户,你焉能坐上车骑将军的位子,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叛贼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之极的刘备,在深深的刺激之下,竟似发了疯一般,全然不顾什么皇帝的体统,只如那发狂的泼妇一般,站在城楼中央处,指着城前的张飞大骂不休。

    刘备虽是盛怒之下,有些失去了理智,但也在无意之中,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终于说出了你的真心话么,还什么兄弟,原来我张飞在你刘备眼中,只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屠户,仅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张飞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冷笑,那种自嘲味道的冷笑,就好像自己被当傻子一样玩了多少年,今日终于省悟过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彻彻底底的看清了刘备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飞环眼爆睁,陡然间一声大吼:“城中的汉军士卒给我听着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吼,乃是附着真气,如惊雷一般震天而起,瞬间盖过了刘备泼妇般的大骂,震到刘备耳膜一麻,下意识的停下了口。

    这时,张飞蛇矛一指刘备,厉声道:“刘备先弃关羽,又弃我张飞,今日我张飞终于认清了他的丑陋嘴脸!我与关羽乃是他结义兄弟,尚被他视为棋子,置我们于生死而不顾,何况是尔等,是聪明人的,还不快速速省悟,弃暗投明,跟我张飞一样,归降大魏之皇!”

    张飞竟然在公然煽动满城的汉卒投降!

    此言一出,沿城一线的汉军士卒,又是身心震动,议论纷起,一片哗然,人心皆是动摇。

    “你个下贱的屠户!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刘备肺都快要气炸了,指着张飞“你”了半天,竟是一个字都骂不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亮见张飞如此气刘备,气到怒发冲冠,羽扇指着张飞,怒斥道:“张飞!你这不忠不义的畜牲,你以为就凭你一番诋毁,我们这些大汉忠义儿郎们,就会被你煽动蛊惑么?真是笑话!我告诉你,我们这些忠义之士,必会誓死追随陛下,为了大汉社稷,为了天下苍生,跟你这种叛贼,跟那陶贼血战到底!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一番慷慨怒斥之后,那些原本情绪动摇,军心低迷的汉军士卒,突然间之间,就像是被灌了迷魂汤一般,陡然间变的情绪亢怒起来。

    “誓死追随陛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跟陶贼血战死到——”

    沿城一线的汉军士卒,情绪转眼被煽动起来,山呼海啸般的怒吼起来,声震天地。

    百余步外,看着怒潮忽起的汉军,陶商剑眉微微一凝,掠过一丝奇色。

    “有点不对劲,就凭诸葛亮方才那一番煽动,不至于能把汉军人心蛊惑到这般地步才对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疑色翻涌,蓦然间目光一聚,想到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