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刘备快疯了

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刘备快疯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上谷郡,居庸关。

    关城大堂之中,刘备高坐于上,手攥着那张羊皮纸,恨到咬牙切齿,眉头深凝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备将手中羊皮纸,狠狠的拍在了案几上,大骂道:“趁火打劫!耶律阿保机这个狗东西,他分明这是在趁火打劫啊!”

    那张羊皮纸上写着的,正是耶律阿保机所开出来的援救条件。

    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,要他耶律阿保机前来援救也可以,你必须答应割让广宁,马城,高柳,犷平,俊靡等燕山山脉,长城沿线的汉国诸城给鲜卑。

    否则,他耶律阿保机的大军就驻扎在平城,坐看你刘备被陶商所灭。

    趁火打劫四字来形容耶律阿保机,再贴切不过。

    “耶律阿保机这个胡酋,若非陛下的支持,他焉能当上大单于,如今却恩将仇报,反过来趁火打劫,实在是可恨之极!”老将黄忠愤愤不平的骂道。

    大堂中,顿时响起汉国文武一片大骂声。

    唯有诸葛亮和司马懿二人,轻摇着羽扇,保持冷静,并未象众将那样亢奋恼怒。

    “丞相,仲达,你们以为如何?”刘备的目光落在了那两员谋臣身上。

    诸葛亮干咳一声,淡淡道:“陛下,臣以为到了这个地步,陛下行事必须要遵从一个原则,那便是‘小不忍则乱大谋’。”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?

    刘备眉头顿时一皱,他当然听得出来,诸葛亮这是在委婉的劝他接受这屈辱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仲达,你也这样认谡吗?”刘备目光射向司马懿,那表情似乎是想得到不一样的答应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轻叹一声,无奈道:“耶律阿保机落井下石,固然极是可恨,但我大汉形势已危机到这个份上,倘若没有鲜卑的援兵,蓟京迟早要陷落,我们单凭现有的一隅之地,根本没办法扭转劣势,甚至还有覆灭之危,臣以为,以大局为重,我们也只能接受事实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的意思,自然也是在劝刘备接受割地的条件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黄忠便激动道:“自古以来,我中原抵御北狄的南侵,靠的就是燕山长城的天险,倘若我们把那些城池割让给了鲜卑人,就等于把长城防线,燕山天险拱手相让,让鲜卑人的铁骑轻松的就延伸到了长城以南,只怕将来后患无穷啊!”

    “汉升老将军也说了,那只是后患而已。”司马懿立刻反驳道:“鲜卑人再有野心,那也只是后患而已,陶贼和他的魏国,才是我们眼前的大患,倘若不先想办法解决掉眼前之患,恐怕我们连将来面对鲜卑人这个后患的机会也没有,孰轻孰重的道理,汉升老将军不会不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黄忠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诸葛亮跟着羽扇一援,向刘备宽慰开解道:“仲达言之有理,耶律阿保机的条件确实是很过份,彰显了他想染指中原的野心,但眼下形势所迫,我们必须要先以渡过眼前的难关为重中之重,只要能借着鲜卑人的铁骑,击退了陶贼,收复了蓟京,收复了被陶贼侵占的国地,待我国力恢复,再想方设法从鲜卑人手里夺回割让的长城内外诸城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刘备恼火不甘的表情,这才好转了几分,目光又看向了其他群臣。

    黄忠,张辽,颜良等众将,皆也无话可说,吕布就更不用说,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好像是眼前的不利局面,根本跟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还有话要说吗?”刘备又喝问了一遍,似乎还抱着最后的希望,想要听到谁能说服他,不必接受这耻辱的条件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刘备的拳头,再次捶击在了案几上,咬牙喃喃骂道:“朕不甘心,朕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向那狗贼屈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刘备犹豫不决时,一声斥侯急促惊慌的尖叫声,打乱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他的背后一凉,心中立时涌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那斥侯飞奔而入,跌跪于堂前,颤声叫道:“禀陛下,东面急报,蓟京陷落了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,当空轰落在大堂之中,瞬间轰到刘备君臣愕然变色,所有人的身形都跟着晃了几晃。

    “蓟京……蓟京固若金汤,粮草足支数月,怎怎可能这么快陷落,不可能!”惊愕的刘备一声咆哮,不愿相信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用羽扇指着那斥侯,喝问道:“车骑将军手下有两万精兵,还有沮公与为谋,怎么可能这么快失了京城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禀丞相,是因为几日前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,震塌了蓟京南门,魏军才得以攻陷京城。”

    地震!

    这两个字,又如两道惊雷,轰在了刘备君臣的头上,瞬间轰到了他们头晕目眩,一时间惊到脑子一片空白,竟然反
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txt下载
应不过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地……地震?这怎么可能,蓟京从古至今,可是从来都没有过地震啊,怎么可能现在突然发生,而且还强到震塌了城墙,这简直……简直太不可思议,太匪夷所思了!”张辽压制不住惊骇的情绪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刘备被震懵的脑海中,却陡然间闪现出两个字:

    真定!

    他蓦然间想起,当年侯景守真定城,城池本也是坚不可摧,陶商久攻不下,却被一场莫名其妙的地震,震塌了城墙,致使真定失陷,侯景被杀。

    他同样又响起,当年他第一次率大军伐魏,在旷野之上与陶商展开决战,本已发动了冲锋,打算凭借着强大的铁骑冲击力,一举冲垮陶商的数十万大军,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又是在那最关键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一场地震,脚下的大地震出了一条沟壕,将包括他在内的一万余骑,跟主力大军硬生生的给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而那一场战争,也以他莫名其妙的损失一万铁骑,自己屁股也被射中一箭,屈辱性的惨败而收场。

    他同样想起,关于陶商在征伐太平天国,攻打敌方都城龙编的关键一战中,天降地震,震塌龙编城池,帮助陶商破城的传闻。

    似乎,那一次次的传闻,那一次次的奇迹,都在向他,向世人证明着一件事。

    陶商乃天命所在,有上天护佑!

    否则,怎么能解释那一次次的地震?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一次也就罢了,他还能够用偶然来解释,那这一而再,再而三的奇迹,还能用偶然来解释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精神遭受沉重的打击,刘备一屁股瘫坐下来,苍白的脸上流转着惊恨的表情,失神的喃喃自语道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难道那小子,当真是天命所在?难道这些年来,我都是在自欺欺人吗?为什么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刘备陷入了绝望,陷入了萎靡之中,仿佛他的自信,已被这一个不可思议的震惊消息,彻底的击碎瓦解。

    刘备尚且如此,堂中黄忠,颜良,张辽等大将们,一个个也是震撼无比,议论纷纷,人心士气遭到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一种慌恐的情绪,如瘟疫一般,转眼间充斥大堂。

    “陛下莫要慌张,蓟京陷落其实本也在我们意料之中,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这么多年来,陛下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又岂能为这点小事就自乱了阵脚。”诸葛亮第一个清醒过来,故作从容的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灰暗慌张的眼眸中,陡然间又掠起了一丝精光,情绪稍稍平稳几分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错,朕还有四万大军大手,朕还有你们这些文武豪杰,还有居庸关天险在手,朕当年比这凶险一万倍的处境都铤过来了,何况是今日,朕没有慌张,尔等也不许慌张,都给朕打起精神来。”

    在刘备的鼓励之下,汉国君臣们动荡恐慌的情绪,终于是稍稍得以缓和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刘备,却半个字也不问张飞的死活,似乎到了这个地步,他虚伪的面目也没有精力再去伪装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蓟京既已陷落,陶贼过不了几日必会率大军杀奔居庸关而来,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,必须即刻答应耶律阿保机的条件,请他速率大军前来助战才是。”司马懿一声肃厉的提醒,响起在了大堂中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咬牙切齿了半晌,拳头一击案几,恨恨道:“好吧,到了这个地步,朕也只能学勾践忍辱负重,速速告诉耶律阿保机的使者,朕答应他全部的条件,叫他即刻回平城,去叫耶律阿保机尽快率军前来居庸关!”

    “臣这就去。”司马懿一拱手,匆匆忙忙的告退而起。

    刘备暗松了一口气,慢慢又铤直了腰板,故意摆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,可底虚二字,却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松口气时,又一名斥侯飞奔而入,大叫道:“回禀陛下,魏军数十万大军已向居庸关杀奔而来,陶贼亲率五万先锋军已过昌平城,离我关城不足六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来的这么快!”刘备吃了一惊,脱口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阶前的汉国群臣们,也皆惊异不已,显然他们以为陶商攻下蓟京后,必会在城中大肆庆祝,休整一番再来攻居庸,却没想到陶商用兵会如此神速。

    “丞想,鲜卑的援军还没有到,陶贼来的就么快,朕该如何应对?”刘备声音已颤抖,语气中难掩慌意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吟不语,长剑深涨,眼中翻滚着思绪。

    陡然间,他的眼眸之中,闪过一丝阴冷的精光,似乎已想到什么妙计。

    当下诸葛亮便轻摇羽扇,冷笑道:“陶贼气焰嚣张,竟敢率五万大军就先行杀来,他的自大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臣向陛下保举一人,可破陶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