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父爱的力量

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父爱的力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上官婉儿一声娇羞的低低抱怨,含羞带笑的目光,难为情的瞟了陶商一笑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语,眼神向着张飞示意一眼,叫她出场去劝降张飞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按了按心口,平伏下跳动的小心脏,深吸几口气,强抑下了内心的羞意。

    当她重新抬起头,目光看向顽固不化的张飞之时,神情气态已恢复到了从容淡然,浑身上下透着那种大魏皇妃的自信和雍荣。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上官婉儿款款步下高阶,走向了张飞。

    左右等大臣们,纷纷低头侧目,以示对上官婉儿的尊敬。

    毕竟,在陶商面前,上官婉儿是可人的嫔妃,可以温柔顺从,任由陶商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但在赵云等臣下面前,她可是身份尊贵,高高在上的皇妃,众臣们岂敢怠慢,自然是对她尊敬无比。

    张飞缓缓的放下了紧握着耳朵的双手,以一种迷茫狐疑的目光,看着盈盈而来的上官婉儿,一头的雾水,想不明白陶商派自己的妃子过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,那小子想让这个臭女子,来劝降自己不成?

    张飞顿时感觉到了羞辱,冲着陶商嚷道:“姓陶的,你也太小瞧我张飞了,我是什么人,岂会被你的一个臭女人劝降,你别作梦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不语,只坐看上官婉儿的表演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听他如此小看自己,俏脸上便掠起恼意,冷哼道:“张飞,你还别小瞧我们女人,你瞧瞧银屏和晓彤,她们可都是女人,在本宫看来,她们可比你这个是非不分,顽固不化的蠢货强上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张飞脸色一变,张口就想骂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你给我闭嘴!”上官婉儿杏眼一瞪,喝断了张飞,厉声道:“今天本宫就浪费几句唇舌,好好的给你这个顽固不灵的蠢货讲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这小脾气一发,竟似有一种无形的魔力,令张飞竟发不起脾气来,只能窝着一肚子的火,任由上官婉儿教训。

    于是,堂堂汉国的车骑将军张飞,便憋着满腔的不满发不出来,只僵硬的站在那里,任由上官婉儿围着自己围圈,滔滔不绝,口惹悬河的给自己讲起了大道理,那气势,那言语,就象是在教育一个不懂事的三岁小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虽然小嘴巴嗒巴嗒,说话够利索,呛的张飞是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,但她的劝降之词,实际上却高明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这一点,陶商看得出来,赵云自然也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婉妃娘娘的劝降之词,听起来也没那么强的说服力啊,那当初我又是怎么被她给说服的呢,真真也是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云心中产生了狐疑,心中却又省悟般自我解释道:“对了,这必是我早就看穿了刘备的假仁假义,心存归顺大魏,归顺天子之心,婉妃娘娘的劝降,只是顺水推舟,让我有了台阶下而已。是了,定是如此,不然就凭婉妃娘娘的这口才,真能劝降我才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赵云在心中,对自己自圆其说之时,张飞已经被上官婉儿说的没有了脾气。

    他扭曲的那张黑脸,正在迅速的恢复平静,那双环睁的双眼中,亢奋激动和敌对的情绪,也在一分分的瓦解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张飞已被上官婉儿“教育”的一声不吭,神情黯然的僵立在原地,像是丢了魂似的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道理我已经跟你说尽,倘若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,那就真是愚不可及,愚蠢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,谁都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劝降完毕,上官婉儿给她丢下了一句最后通碟似的威胁,拂袖转身而去,回到了陶商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婉儿说得好。”陶商朝着上官婉儿一笑,伸手顺势又在她的翘臀上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嘤咛一声,抿嘴暗笑,脸畔掠过一丝羞晕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转眼恢复了冷绝,望着阶下伏跪的张飞,冷冷道:“张飞,降与不降,给个痛快话!”

    阶下的张飞,此刻已陷入了沉默之中,眼眸中流转着复杂的神色,显然是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陶商能够看的出来,他在内心之中,已然相信了赵云的话,相当了关家姐妹的话,也被上官婉儿的“大道理”,深深的说动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清了刘备的真面目,也看清了自己崇拜的二哥,也并非是什么忠义的代表,他们在他眼中的高大形象,已跟着轰然瓦解。

    现在,支撑张飞不肯屈服的,只余下了他那根绥在血液之中的自尊。

    大汉车骑将军,燕人张飞的骄傲自尊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张飞仰天一声长叹:“没想到,我张飞一生追随之人,竟是这么一个假仁假义之徒,我张飞崇拜一生的所谓忠义化身,竟然还有这么不堪的过
重生之大设计师全文阅读
去,刘玄德,关云长,你们骗的我张飞好惨啊——”

    张飞这一场仰天长叹,表明他终于觉醒,明悟了一切,看穿了一切。

    赵云松了一口气,关氏姐妹松了一口气,上官婉儿松了一口气,就连陶商也流露出一丝慰欣之色。

    张飞有些表态,意思已经很明显,他离归降只差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既然已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,那还在等什么,归降大魏天子吧,他才是真命之主,才是结束这乱世的真正救世主啊。”关银屏再一次劝说道。

    张飞深吸一口气,目光望向陶商,不再有敌意,不再有愤怒,只余下了发自于内心的敬意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张飞承认我错了,这么多年来,你已经用你的百战百胜,证明了你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主,败在你的手下,我张飞无怨无悔,我认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张飞黑脸上再度扬起傲色,却毅然道:“我张飞堂堂七尺男儿,被刘备蒙蔽半生,已经是奇耻大辱,如今若再做一个贪生怕死的降臣,岂非叫天下人耻笑,你杀了我,给我一个痛快吧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赵云和关家姐妹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神色一变,他原以为张飞已然觉悟,投降自己已是水到渠成,却没想到峰回路转,绕了半天,他依旧要慷慨求生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怎么还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再劝!”张飞打断了关银屏,一脸决然道:“我今日求死,并非是要为了刘备尽死节,也并非是不服大魏天子,我只是要维护我张飞身为一名武将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关银屏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陶商却眉头一凝,淡淡道:“张飞,朕明白你的心思,不就是想以一死,来保住自己所谓的尊严吗,可你就忍心抛下自己的女儿,让她无亲无故,孤苦无依的活在这个世上吗?”

    提到张出尘,张飞脸色骤然一变,以一种吃惊的目光看向陶商,那慷慨赴死的决毅,顷刻间也瓦解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红拂她……她还活着?”张飞声音激动颤抖,似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回答,只向左右一拂手,示意将偏殿之门打开。

    旨意传下,殿门虚掩的大门,轰然大开,那一袭熟悉的身影,映入了张飞的眼帘。

    是张出尘,是红拂,正是他的女儿!

    “红拂,你当真……当真还活着?”张飞激动的眼眶中涌起了热泪,那惊喜的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先前蓟城南门被轰破,张飞来不及回皇宫,只派人飞马前往宫中,通知红拂出城,往北门会合。

    只是直到张飞被活捉之时,他也没见到过红拂的影子,但悲伤的以为,形势突变的太快,红拂根本来不及逃出城,只怕已死在了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红拂不但还活着,而且还就站在偏殿旁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父帅!”红拂几步奔入了大殿,拜倒在了张飞跟眸,明眸中也盈满了泪珠。

    “红拂,你怎么会……会在这里?”张飞从激动中稍稍平伏,看看完好无恙的女儿,又看看龙座上的陶商,一时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红拂回过头来,感激的目光望了陶商一眼,哽咽道:“女儿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全是被天子所救。”

    张飞身形又是一震,惊愕茫然的目光看向陶商,显然想不通,他张家跟陶商明明是敌人,陶商又怎么可以救陶商?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张飞愕然不解。

    红拂遂是含着眼泪,便将自己如何来不及逃出宫中,又如何被那些兽性大发的己军溃兵们堵在宫女房中,险些就要被那些畜牲欺辱,却在关键时刻被陶商率军赶来,将她和那些无辜的宫女救下。

    张飞恍然大悟,震撼的目光颤巍巍的看向了陶商,眼神之中,不禁已涌起了几分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“父帅,你虽然被刘备蒙骗了半生,为他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时,但现在即已觉悟,归顺于大魏,归顺于天子,还能弥补自己的过错,还不晚啊。”红拂苦苦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红拂,为父我……我……”张飞言语颤抖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父帅,难道你就忍心丢下红拂一个人,孤苦无依的活在这个世上吗,红拂可只剩下了你这么一个亲人了啊!”红拂最后跪在了张飞面前,已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张飞身形陡然一震,看着跪伏于地,泣不成声的女儿,眼中不禁涌起了深深的父亲的慈爱。

    犹豫许久,沉吟许久,张飞仰天长叹一声,重新低下头时,眼眸中已燃起某种决然。

    他已经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张飞双膝一屈,向着陶商缓缓跪下,默默道:“降臣张飞愿归降陛下,为大魏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