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出尘奇女子

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出尘奇女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陶商审视着那执剑女子,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出尘,你又是谁,报上名来。”执剑女子沉声回答,神情警觉淡定。

    张出尘!?

    陶商听到这个名字,眼前又是一亮,陡然间想起什么,急是把系统精灵叫醒,命它扫描这个张出尘的数据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所料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,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掠过一丝喜色,微微抬手道:“战争已经结束,没人会再伤害你们,红拂,放下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,你是谁?”那被陶商称为“红拂”,却自称是张出尘的女子吃惊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,她自己当然也不会知道,她其实是被眼前这个英武的男人给召唤出来的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红拂女,乃是隋唐风尘三侠之一,其实她本名为张出尘,自幼被卖入杨素府中为婢女,因喜欢手执红色拂尘,所以被称为红拂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自然记得,红拂的真实姓名为张出尘。

    这个张出尘,乃是陶商在青州平定倭寇入侵时召唤出来,时隔这么久,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伪汉皇宫中出现,依旧是以一名宫女的身份,着实是让陶商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不光是意外,还让陶商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红拂的身上,可是有着神一般的“速愈”天赋。

    所谓速愈天赋,一旦获得,就可以让陶商身体获得加速自愈的神奇能力,比如原先被砍上一刀,可能需要数天才能愈合,而有了这个神奇的天赋之后,可能在几分钟,甚至是几秒钟后就能够愈合。

    这样不可思议的神级,简直形同于在战场上自带“大药”,一定程度上有了不死之身,焉能不令陶商感到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小小一个宫女,竟然有这样的胆量气魄,真是很让人意外啊。”陶商并没有回答红拂,却是啧啧赞赏道。

    一听“宫女”二字,红拂秀眉一皱,俏脸上扬起一抹傲色,冷哼道:“本小姐可不是什么宫女,本小姐乃大汉车骑将军张翼德之女!”

    张翼德之女?张飞的女儿?

    这个红拂,她竟然是张飞的女儿!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心头着实是吃了一惊,旋即恍然省悟,不由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这个系统,还真是特么的够狗血啊……

    红拂大名叫张出尘,因为姓张,所以就被这个恶趣味的系统,在植入身份历史时,竟然就植入成了张飞的女儿。

    真是够狗血,够无聊的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暗骂了一句,表面上却没有一丝意外,只冷冷道:“原来是张飞的女儿,怪不得有这么大的胆量,不过现在汉国已覆没,张飞也已被朕俘虏,你再抵抗也没什么意义,弃剑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张飞被俘!

    那红拂俏脸一变,素来淡定的脸上,终于是拂起了一丝震撼,震撼于自己的父亲被俘。

    不过,震撼也只是一闪而过,红拂的俏脸上,转眼已被苦涩所取代,摇头叹道:“父帅不听我劝告,执迷不悟,沦落到今天的地步,也在意料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不听她的劝告?

    陶商心起好奇,便琢磨着她这话什么意思,莫非她是在说,她竟劝说过张飞投降不成?

    “你刚才自称朕,莫非你是!?”红拂蓦然想起,抬起头来,以一种吃惊的目光急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林冲却跟上前来,喝道:“张出尘,站在你面前的乃是我大魏天子,你还不快识相的弃剑投降!”

    红拂娇躯又是一震,声音颤抖道:“你真的是大魏天……天子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朕看着不像吗?”陶商用一句冷笑的反问,回答了红拂的疑问。

    铛啷——

    陶商话音未落时,红拂手一软,那柄长剑已脱手而落,跌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神情激动,贝齿紧咬着朱唇,胸前那两座傲峰,因急促的呼吸而剧烈起伏不断,眼神澎湃动荡,流转着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眼神中,却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太多的仇恨,似乎仅仅只是犹豫不决而已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就在陶商还在想着,怎么样劝降她,是否该再次辛苦上官婉儿,来劝说这个张飞的女儿,“速愈”天赋的拥有者之时,她却出人意料的向陶商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陶商微微吃惊,还没反应过来时,红拂就朝着陶商深深拜下,低声道:“降将张出尘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在主动参拜,请求投降?

    还是在陶商没有用任何的威胁手段,没有动用上官婉儿的劝降天赋,仅仅只是一句话
粉妆夺谋小说5200
,就说到她臣服归降!

    这也太轻松了吧,都轻松到让陶商感到不太真实,猜想着她是不是在诈降,却想趁机对自己实施刺杀偷袭。

    陶商即刻又开启了系统精灵,下令扫描红拂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扫描结果一出,陶商那绷起的警惕心,立刻就放松了下来,不禁恍然而笑。

    张出尘,忠度20!

    “你妹的,都是系统精灵这个狗血的安排,竟然把红拂植入成了张飞的女儿,让我先入为主的认为她对我心存敌意,是块难啃的骨头,却差点忘了,她被召唤出来的时候,可是默认效忠于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恍然省悟,红拂虽是张飞的女儿,却跟关晓彤和关银屏之流大不相同,乃是被自己召唤出来,默认效忠于自己,正是因为这层关系,哪怕她是属于敌对阵营,也会很顺利的归降自己。

    “张小姐果然是识时务的女子,比你那顽固的父亲懂事多了,快快请起。”陶商呵呵一笑,俯身伸手,就想要亲自去扶她。

    “陛下小心!”林冲见状却是脸色一变,急上前半步拦在了他跟前,“此女乃是张飞的女儿,却竟这么听话的归顺,只怕她有诈,想要行刺陛下!”

    红拂秀眉一凝,抬起头来愠恼的瞪向林冲,那眼神像是在恼火林冲猜疑她,又像是在恼火林冲识破了她的阴谋意图。

    “朕信她。”陶商却淡然一笑,将林冲轻轻推开,向着跪伏于地的红拂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林冲没办法,只好退在一旁,凝神戒备,只怕红拂突施杀手。

    红拂望向陶商的目光中,却平添了几分惊讶,明显是在惊讶于陶商的气魄,竟然这么放心她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宽厚的手掌,红拂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自己那娇嫩如雪的手儿,轻轻的放在了陶商的手心中。

    陶商握着那酥玉般的小手,稍稍一用力,便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近距离再看她,却见她相貌精致,肤白如雪,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,水汪汪的闪烁动人,若论美貌,比关家双胞胎还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张飞那张吓人的黑脸,怎么可能生出这么白的漂亮女儿,系统啊系统,你那狗血设置明显不科学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目光落在了她的俏脸久久凝视,一时失神,忘记了松她的手。

    红拂被陶商这般别有意味的目光盯着,手又被他紧紧抓着不放,顿时便觉难为情起来,一颗心砰砰加速跳动,雪白的脸蛋上,悄然泛起了一层晕色。

    尴尬之下经,红拂忙是干咳几声,硬把自己的手从陶商的掌心中抽了出来,微微低下了头,长长的眨毛扑扇个不停,显示着内心的羞涩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神游回来,意识到自己方才举止有些“轻薄”,令她感到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却没半点尴尬,只是坦然一笑:“朕没想到张飞竟然能有你这样绝美的女儿,一时看的有些失神,失礼之处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红拂虽是张飞的女儿,乃是将门之女,但到底也是女儿家,又有哪个女孩不喜欢被人赞颂自己长的美。

    何况,这个夸她的男人,还是一个非同一般的男人,乃是大魏之皇。

    红拂心中喜欢,却不敢有所表露,只小嘴微微一嘟,叹道:“人言大魏之皇乃是一个无拘无束,最喜肆意乱为之人,今日红拂算是眼见为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拘无束,肆意乱为,形容的好啊,朕就当是你夸朕了,哈哈——”陶商非但不觉厌恶,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陶商那狂放豪迈的样子,红拂水汪汪的大眼睛中,涌起了深深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笑声收敛,陶商恢复了平静,眼中同样浮现出好奇,便问道:“那关家姐妹跟你一样,都是刘备的兄弟的女儿,她姐妹二人却是顽固的紧,朕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令她们觉悟归顺,朕倒是很好奇,为什么你却这般痛快的就归顺了朕?”

    红拂脸上的晕色也褪去,轻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因为红拂很早以前就看穿了刘备的假仁假义,早已心存归降大魏之心,只是碍于家父,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而已,如今汉国已覆灭,家父也被俘,陛下就亲自站在我的眼前,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归顺陛下呢。”

    红拂一席话,道出了自己归降的原因。

    陶商看向她的眼神,却变的更加好奇,更加刮目相看,没想到眼前的张出尘,竟会是汉国之中,少有的自行觉悟,看穿了刘备真面目的人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笑,好奇问道:“朕倒是很想听听,你是怎么看出大耳贼的假仁假义的?”

    (近几天你们的燕嫂要生了,燕子马上也要当爹了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医院,只能抽出时间来码字,可能会有一段时间改为一更,大家伙体谅下燕子啊,顺便也给燕子点祝福吧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