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蓟京!蓟京!

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蓟京!蓟京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涿城失陷!

    瞬间,刘备身形一震,深陷的眼眶中,闪过一丝惊异。

    那惊异,只是一闪而逝罢了,却并没有太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从他决定抛弃关羽之日起,他就早有心理准备,知道这一天必然会来临。

    只是,他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云……云长呢?”刘备声音沉沉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司马仲达和吕奉先突围成功,陛下还是听他们说吧。”诸葛亮叹了一声,向后退开一步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神色真正震动,显然是没料到,竟然还有人能突围出来,着实让他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向着诸葛亮身后看去,果然见司马懿和吕布正站在人群之后,吕布面无表情,司马懿却神情黯然。

    “云长呢?云长也跟你们突围出来了吗?”刘备声音颤抖起来,好象还怕关羽突围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,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关羽解释,自己抛弃了他这个兄弟,不知该如何面对关羽的质问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一拱手,黯然道:“陛下,大将军他没能突围出来,已经被陶贼给亲手所……所杀。”

    刘备在心中暗松了一口气,表面上却佯作出骇然惊变之状,灰白的脸上陡然间涌尽了悲愤。

    “云长……云长啊,你我兄弟三人结义,说过要同年同月同日死,你怎么能先弃朕而去呢,云长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是一屁股跌坐在了龙椅上,悲悲切切的大骂起来,骂到愁云惨淡,悲伤万分。

    诸葛亮看着刘备那伤心痛哭的样子,便走上龙座,温柔的轻抚着刘备的背,柔声安慰道:“大将军为国战死,死得其所,必会为万世传诵,陛下还请节哀才是,莫要哭坏了龙体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啊,朕真是恨不得跟云长一起去了啊……”刘备又一头栽入了诸葛亮的怀中,紧紧的抱着诸葛亮的腰,悲悲切切的痛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诸葛亮则一面轻抚着刘备的头发,一面安慰道:“陛下怎能说这样的话呢,陛下还肩负着中兴室的重担,还要为大将军报仇雪恨呢。”

    刘备仿佛被提醒,突然间就跳了起来,拳头紧握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陶商那狗贼,害死了朕的云长,朕一定要亲手杀了他,为云长报仇,否则朕就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刘备复仇的誓言,回荡在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沮授却劝道:“陛下且息怒,大将军的仇自然是要报的,但眼下陶贼攻下了涿城,三十万大军不日就会兵临蓟城,我们现在最重要的,乃是做好坚守京师,抗击敌军的准备,只有守住京城,才有反败为胜,为大将军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沮授一席话,也让刘备有了梯子,从悲悲切切的表演中下来。

    他当下一抹眼泪,咬牙恨恨道:“传朕旨意,即刻为云长发丧,朕要号召全军将士,为云长报仇,死守蓟京,朕要在我大汉的京城下,实现绝地反击,大破陶贼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刘备死守京城的消息,便随着关羽被杀的噩报,遍传京城内外。

    听闻大将军被杀,涿城沦陷,汉国军民自然是无不震动。

    鉴于关羽的名声早已扫地,那些士卒们对于他的死,并不感到惋惜,他们只是畏惧于魏军的强大,才不得不在各级军官的喝斥下,日夜加固城防,准备迎接魏军的前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。

    刘备正在金殿中,与众文武商议着城防之事,外面御林军士却来报,言是车骑将军张飞已赶回京中,正在殿外求见。

    刘备吃了一惊,便想张飞在山海关主持军务,防范完颜阿骨打,怎么突间跑回京城来了?

    “这必是翼德听闻云长被害的消息,悲愤之下,所以自作主张回京来了。”诸葛亮叹道。

    刘备眉头一凝,也没办法,只得唤张飞入内。

    须臾,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张飞大步流星,跌跌撞撞的奔入殿中,一张黑脸上已写满了悲伤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啊——”张飞一步扑到刘备跟前,就抱住了刘备的双腿,脸上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翼德,你不镇守山海关,怎么突然回京了?”刘备还想假装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张飞却已悲泣道:“二哥都被那陶贼害死了,臣还哪里有心思守山海关,便连夜飞奔回京,来给二哥奔丧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飞痛哭不已,那份兄弟情义,显然是出自于真心。

    刘备眼皮挤了一挤,老眼中立时滚出了几颗眼睛,转眼也变的悲伤万分,口中泣道:“云长被围的那几个月,朕费尽了心力想要撕破魏狗的防线去救云长,只是苦于粮草不济,才被迫回师了几日,谁想到云长沉不住气,弃城突围,却被陶贼所害,云长啊云长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间,刘备哭到了泪流满面,几乎晕死过去,伤心程度远远超过了张飞。

    那兄弟两个便抱头大哭起来,一口一个云长,一口一个二哥,悲痛的哭声充斥着大殿。

    哭了许久后,张飞倒
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sodu
是稍稍平静了几分,倒是刘备尚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要太过悲伤了,小心哭伤了龙体,那样二哥在天之灵看到了,也会伤心的。”张飞哽咽的劝道。

    刘备却呜咽道:“云长虽跟朕没有血脉之亲,但却胜过血脉亲情,他被陶贼所害,朕恨不得跟云长一同去了呀。”

    张飞还对刘备的话信以为真了,便咬牙道:“陛下既有这个心思,臣其实这次赶回来,就是想跟陛下合计着,怎么为二哥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……打算么为云长报仇?”刘备声音略颤,有几分底虚。

    张飞便跳了起来,握着拳头道:“咱们就即刻尽起大军南下,跟陶贼决一死战,臣定亲手宰了陶贼,为二哥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备眉头顿时暗暗一皱,眼中掠过一丝慌意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得将目光转向了诸葛亮求救。

    诸葛亮会意,只得干咳几声,上前劝道:“翼德将军啊,大将军的仇,我们自然是要报的,但也不能冲动,我军目下粮草已不济,只够我们坚守,根本不够支撑我们主动进攻的。”

    “和绅不是说已征到了几十万斛粮草了么,有了这几十万斛粮草,足够咱们跟陶贼大干一场的了。”张飞立刻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诸葛亮语塞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应,只得又看向了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眉头已深皱,眼神甚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要是想为关羽报仇的话,当初就不会抛弃关羽,率大军撤回了蓟京,不就是为了节省点粮草的么,如今若再大军南下,之前的撤兵岂不成了扇自己耳光。

    何况,以他现在的兵力士气,刘备哪里还有底气,去跟陶商的三十万大军去血拼。

    他打心眼里不愿南下。

    可他在张飞面前演的太像,口口声声说要跟关羽同生共死,要为关羽报仇,若是拒绝了张飞,岂不又是打自己的脸,张飞又会怎么想?

    一时间,刘备陷入了纠结为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名御林军士急匆匆的闯了进来,将一道帛书情报跪奉上,颤声惊叫道:“启禀陛下,渔阳急报,和绅带着几十万斛粮草,乘船偷渡出海,从海上前往满州投奔完颜阿骨打去啦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震天的惊雷,如晴天霹雳一般,轰在了整个大殿之中,把包括张飞在内的所有汉国君臣,都轰到了骇然惊变,几乎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刘备愕然,诸葛亮愕然,司马懿愕然,黄忠,张辽……所有人都愕然惊变,凝固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刘备颤抖的双手,猛的夺过了那道帛书,颤巍巍的展开来,越看脸形越扭曲,越看颤抖的越厉害,深陷的眼眶中,无尽惊怒之焰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“和绅奸贼!你竟然敢背叛朕!朕不会放过你,朕要杀了你!”愤怒之极的刘备,一声沙哑的咆哮,将手中那道帛书,狠狠的撕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大殿中,所有人都吓的身形一颤,皆是沉默下来,个个摇头叹息,悲观的气氛转眼间填满了大殿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情绪激亢,叫嚷着非要为关羽报仇的张飞,此时此刻也闭上了嘴巴,不敢再吱唔。

    没办法,张飞虽然迫不及待的想要为关羽报仇雪恨,但他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他们手中的存粮已经不足,本还指着和绅征上来的这几十万斛粮草,跟陶商的三十万大军在蓟城对峙。

    谁料到,和绅这个混蛋狼心狗肺,竟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竟然带着他们最宝贵的几十万斛粮草,由海上前去叛投完颜阿骨打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对他们釜底抽薪!

    失去了这几十万宝贵的粮草,以现在他们的存粮,能否在蓟京拒守鏖战都成问题,又何况是主动出击,去跟陶商的大军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张飞就算是再愤怒,再想报仇,这残酷的事实,也只能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金殿之中,汉国君臣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蓟京(今北京)以南。

    陶商在涿县城中,跟四位美人风流快活了两日之后,再起三十万大军,兵锋直逼蓟城。

    涿县北门城头,陶商傲立城头,俯视着他浩浩荡荡的大军,开出城门,昂扬北上,远去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大耳贼这辈子从没有自己困守过一次孤城,臣只怕他这一次见势不处,很可能也不会坚守蓟城,为防他再次遁逃,我们还要早做防范才是。”一旁的张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基也附合道:“子房言之有……有理,为防大耳贼遁逃,臣以为,陛下当兵分三……三路,中间一路由陛下亲率,正面直取蓟城,其余两路则从分东西,饶过蓟……蓟城,切断了蓟城退路,确保把刘备困在蓟城一线。”

    陶商深以为然,当即下旨,命乐毅和韩信,两率三万步骑兵马,分东西两路绕过蓟城,以截断刘备北逃的路线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三十万大魏雄兵,兵分三路,长驱北上,直取蓟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