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别再自欺欺人了

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别再自欺欺人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涿县城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中,酒香四溢,肉香弥弥,一场小宴已经摆下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于上,浅品着小酒,坐等着赵云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说云叔他能……能劝降我父亲吗?”关银屏忍耐不住,终于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一杯酒饮下,陶商轻叹一声,却反问道:“关羽是你的父亲,他的德性你应该最了解不过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关银屏身儿一震,贝齿一咬朱唇,眼中浮现出一抹苦涩,幽幽叹道:“以前我以为自己了解他,但当知道他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后,我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他,就像我一直以为刘备是个仁义之君,却没想到他的真面目,竟是那样一个残忍无情,假仁假义的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何还要在乎他的降与不降?”陶商再次反问道。

    关银屏轻叹一声,默默道:“他虽然有种种不堪,但毕竟还是我的父亲,如果能留得他一条性命,让他了此残生,当然是最好的,也算是我这个做女儿的还了他的养育之恩了。”

    孝,却又不愚孝。

    关银屏又让陶商对她多了几分了解,也多了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岳飞步入大帐,拱手道:“陛下,那赵子龙已经回来了,正在帐外候见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神不起一丝波澜,只拂手道:“宣子龙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淡定如初,对赵云的归来并没有一丝意外,关银屏的心情却立时紧张起来,猜测着赵云的劝降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帐帘掀起,赵云步入大帐,拱手道:“臣已履行完誓言,特来向陛下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果然是守信的君子啊。”陶商点头赞许,抬手示意道:“朕已为你备下了接风酒,酒还温着,快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迟疑一下,好奇道:“陛下就不想问问,臣是否劝降关羽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陶商淡淡道:“关羽目空一切,自诩极高,只要是他认为对的事,哪怕是黑白分明,连三岁小孩都知道错的事,他也绝不会承认,这是人之本性,所以朕早就料到他绝不会回头。”

    赵云神色震动,目光中流转出深深的惊奇,显然是为陶商洞察人心的能力,而感到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半晌后,赵云方才感叹道:“陛下当真是料事如神,不错,那关羽确实是非不分,宁愿让两万士卒跟他同归于尽,也死不肯归降陛下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感到一丝意外,赵云的回答,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关银屏却暗叹一声,神色失望,显然这个结果,是她不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尽力,不必有太多包袱,坐下来跟朕好好喝几杯吧。”陶商笑着宽慰道。

    赵云这才入座,连饮数杯后,之前的惆怅感慨便随酒下肚,重新又恢复了他的淡泊洒脱。

    他目光从关银屏身上瞟过,忽然想起什么,便问道:“对了,银屏,你姐姐晓彤呢?”

    “阿姐她太过固执,不肯归降陛下,所以现在,唉……”关银屏又是无奈的摇头一叹。

    她言下之意,自然是关凰不肯归降,现在正在被陶商的软禁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的性格更像你父亲,她不肯归降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”赵云这回就没有感到太过意外,似乎他也很了解这关家两姐妹的性格。

    关银屏忽然眼前一亮,忙道:“云叔,要不然你就帮我劝劝阿姐吧,别让她再固执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云有些犹豫,不由想起先前关晓彤对自己的种种出言不逊,自然没什么信心劝降她。

    关银屏却又叹道:“阿姐她先前屡屡出言冲撞云叔,那是因为她就是那种脾气,她私下里其实对云叔还是很敬重的,还不止一次的跟我提起,云叔你对父亲的几次劝谏是对的,她不该对你出言不逊,云叔你若是劝的话,阿姐说不定真会醒悟。”

    赵云目光看向了陶商,显然是有意一试,不过却还要征得陶商的首肯。

    关银屏也巴巴的看向了陶商,那恳求的眼神,自然是想求着陶商开恩,再给关晓彤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听说子龙在汉军中极有威望,让他出马去劝降那小蹄子,说不定倒有奇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想了一想,便欣然道:“既然如此,那子龙你不妨试一试,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下令,将那关晓彤押解进来。

    旨意传下,片刻后,关晓彤便被几句强悍的女兵,连推带搡的押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关晓彤还是那副趾高气昂的脾气,一入帐便朝着陶商嚷嚷道:“陶商,我早就跟你说过,你不用再白费心机了,我关晓彤铁骨铮铮,我是绝对不会投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“降”字未及出口,关晓彤小嘴嘎然而止,表情定格在了愕然的一瞬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赵云。

    那个本该被围在涿县,跟她的父亲并肩而战,决死守城的常山赵子龙,如今竟然以“座上宾”的身份,坐在陶商旁
三界红包群吧
边谈笑风声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!?

    “云叔,你,你——”关晓彤手指着赵云,声音都在颤抖,惊到目瞪口呆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赵云向她点头致意,淡淡道:“晓彤,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关晓彤揉了揉眼,这才确信自己眼睛没有花,看到的那个男人,的确是赵云。

    愣怔了半晌,关晓彤身形陡然一震,蓦的反应过来,激动的质问道:“赵子龙,莫非你也……你也投降了陶贼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确实已归顺了大魏,归顺了天子。”赵云也不隐讳,坦坦荡荡的承认。

    关晓彤陡然色变,茫然的俏脸上涌起无尽怒火,声音沙哑的怒骂道:“好你个赵子龙,平时装的义薄云天,忠胆义胆的样子,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一个贪生怕死,不仁不义的伪君子,竟然敢背叛天子,你对得起天子对你的仁义吗!”

    赵云也不说话,更不生气,就那么神情平静,耐着性子听完了关晓释彤厮歇底里的怒骂。

    直到关晓彤骂到以声带嘶哑,骂不出来时,赵云才淡淡道:“晓彤,你错了,我赵云之所以归顺大魏,正是因为我看穿了刘备,看明白了他假仁假义的伪君子的真面目,我才毅然决定不再愚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那我诋毁陛下,你竟然——”关晓彤更加震惊,没想到赵云竟然会那样“诋毁”刘备,气到不知该骂什么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就告诉你我刘备为什么是个伪君子,知道真相之后,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背弃他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打断了关晓彤的怒斥,接下来的时间里,便将他如何冒死突围,前去向刘备求援,而刘备又如何绝情冷酷,为了保存实力,不惜牺牲关羽和涿县的两万将士的经过,没有一丝添油加醋,如实的向她道出。

    关晓彤那亢厉愤怒的表情,在赵云一字一句间,急速的凝固成了愕然惊悚,脑海中残存的信念,也在一点一点的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半晌后,当赵云说完时,她已是惊到大口大口的呼吸,仿佛是窒息一样。

    那残酷的事实,确实快要压迫到她窒息了。

    她不肯归降陶商,一方面是自尊心作祟,不肯相信关羽所作所为,一方面也是被关羽从小教育,要忠于刘备这个仁义的君主,为中兴汉室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。

    而今,她所效忠的那个君主,那在赵云口中,一夜之间从“仁义”之君,直接变成了假仁假义,虚伪冷酷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而且,刘备甚至还残酷无情到,要抛弃关羽,抛弃那个跟随他多年的兄弟!

    刘备伟大的形象,这一刻已在赵云口中,在关凰的心中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关晓彤那残留的信念,也随之在飞速崩塌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天子不是那样的人,他不可能抛弃父帅,他不是那样的人,他是古往今来第一仁君啊,他不可能那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关晓彤神智已经恍惚,整个人陷入了疯癫状态,歇厮底里的大叫个没完,拼命的摇着头,明知这是真相,却还不愿接受。

    赵云却冷冷道:“晓彤,面对现实吧,承认我们的有眼无珠,我们都看走了眼,刘备他就是那样的人,从来都没变过,不要再为那无谓的自尊,否认真相,否认事实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你胡说八道,我不要再听你胡八八道,你不要再说了,不要再说了——”

    关晓彤俏脸愤怒惊恐,跟一个受到伤害惊吓的小女孩一样,双手捂着耳朵,拼命的摇头,声音沙哑的尖叫着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水火不进的样子,赵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得无奈的向陶商看了一眼,摇头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微一样,看样子,赵云出马也不顶用,这个关凰实在是太顽固了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下令把关凰带走时,一直沉默的关银屏,突然间站了起来,几步冲到了她的姐姐面前,冲着关晓彤的脸就是一巴掌狠狠的甩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清脆的一个耳光声响起在了大帐,直接就把关晓彤抽翻在地,抽到她歇厮底里的尖叫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微微有些吃惊,没想到素来温和的关银屏,竟然会来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关晓彤则伏在地上,手捂着脸上那火辣辣的巴掌印,就那么惊怔的看着自己的妹妹,就仿佛她被这一巴掌,一瞬间打醒了一般。

    关银屏俯下身来,扶住自己姐姐的双肩,厉声道:“关凰,你醒醒吧,我们的父亲,我们曾经发誓效忠的那个帝王,他们是什么样的不堪嘴脸,你心里边早就心知肚明,不要再自欺欺人了,面对现实吧!”

    自欺欺人!

    这四个字,如同四柄利刃,无情的扎在了关晓彤的心头,把她那残存的自尊外衣,无情的撕碎,露出了她须脆弱的本心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一头扎进了关银屏的怀中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(兄弟们,新年快乐啊,祝大家2017年,能跟咱们的陶皇一样,一往无前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