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比我还狠!

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比我还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羽拳头紧握,眼中肃厉恼怒的杀机燃起。

    赵云也深知关羽性情,早料到他会如此激烈,便淡淡道:“刘备背信弃义,将士们为他舍生忘死卖命,他却说残忍无情,说牺牲将士们的性命就牺牲,此等不仁不义的无道昏君,根本不值得为他效忠死节,归顺大魏,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赵云到了这个地步,对刘备也已全无“尊敬”,公然斥责刘备为无道昏君。

    城头沿线,汉军士卒们听着赵云的斥责,心思翻转,个个都信念动摇。

    关羽却怒到面红耳赤,眼珠子都快要炸将出来,蓦然又想起先前赵云口口声声称刘备为“刘玄德”,便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他便瞪着赵云,怒喝道:“赵云,你这大逆之贼,你是不是早已投降了那陶贼,却来这里扰乱军心,诋毁陛下,妄图为那陶贼骗取涿县。”

    “我赵云确实已归顺大魏,归顺了天子。”赵云也不隐瞒,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城上又是一片哗然,汉军上下皆没想到,赵云竟已先降了魏国,一时间人心更加动摇。

    赵云却接着正色道:“我赵云虽然降魏,但我所言却句句属实,我也并非是诋毁刘备,我只是念在同袍一场的情份下,不忍心让你们就这么白白为刘备而死,所以才向天子为你们求了一条生路,来劝你们归降大魏!”

    赵云道出了真情,城上的汉卒是议论纷纷,在赵云的威望影响下,皆是动了投降的心思。

    关羽心中的怒火,却已如火山般,狂喷而起,怒到那张赤脸都几乎要憋炸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盛怒之下,关羽陡然间大吼道:“赵云,你个卑鄙无耻的逆贼,投降陶贼也就罢了,竟然还有脸在本将面前诋毁天子,实在是厚颜无耻之极,本将今天就宰了你这个叛国之贼!”

    骂罢,关羽便大手一挥,指着赵云咆哮道:“弓弩手,给本将即刻放箭,射杀了这个叛国奸贼。”

    他号令传下,沿城一线的汉军士卒们,却面面相觑,无人动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赵云忠胆义薄,在汉国中甚得士卒人心,倍受崇敬,如今关羽却叫士卒们射杀赵云,这些将士们又岂下得了手。

    见得将士们竟不听号令,关羽气到要吐血,手起刀落,便将一名犹豫的弓弩手人头斩落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关羽血淋淋的战刀一指,怒骂道:“尔等再敢不听号令,形同于叛国,他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文丑和司马懿身形一震,皆是吓了一跳,没想到关羽竟然会气怒到了这等地步,接近于疯狂。

    那些士卒们更是吓到胆裂,哪敢再不听号令,方是拖拖拉拉的开始弯弓。

    赵云见状,情知再劝也没有意义,便叹道:“关羽,我赵云对你已仁至义尽,是你非要愚忠,自取灭亡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云已拨马转身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那些弓弩手们,拖拖拉拉的弯弓搭箭,瞄准了赵云之时,赵云一骑早已飞奔远去,退出了一箭之地。

    眼看着赵云逃离,关羽气到是咬牙切齿,大骂道:“赵云,你这个叛国逆贼,本将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——”

    愤怒的人,却只有关羽一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包括文丑在内,汉军上下皆还沉浸在深深的失望和恐惶之中,满脑子都回荡着赵云方才那翻话。

    尽管赵云已降了魏国,尽管关羽骂赵云是在诋毁刘备,但汉军上下却对赵云的人品深信不疑,没有半分的猜疑。

    他们宁愿相信赵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,相信刘备确实已抛弃了他们,相信赵云是在极度失望之下,才归顺了魏国,更相信赵云确实是顾念着袍泽之情,方才冒死前来城前劝降关羽。

    而关羽那么疯狂急迫的要射杀赵云,只是欲盖弥彰,迫切的想要赶走赵云,不让赵云说出更多的真相,让他们更加清楚的看清刘备的嘴脸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赵云,回想着赵云所说,文丑早已心凉透顶,此刻他对刘备已无半点忠心,只想着自己如何能保住这条性命。

    犹豫了好一会,文丑还是走上前来,小心翼翼的劝道:“关将军,那赵子龙所言也不无道理,既然天子已抛弃了我们,任由我们自生自灭,那我们何必还要执着下去,归顺魏帝也未必不是一个出路,我倒觉的那魏帝心胸气魄非常人可比,或许以前的恩怨,他真有气量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文丑竟然也在劝关羽投降!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,当年文丑在袁家覆灭之后,本就想要归降陶商,只是想起当年他屡屡跟陶商交手,怕陶商记恨在心,又不了解陶商的气度,所以担心投降之
网游之纵剑九天最新章节
后,陶商会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所以,考虑再三之后,文丑才不得已归附了刘备。

    而今他已身陷绝境,又被刘备无情抛弃,想的自然是先保住性命再说,至于陶商以后会不会秋后算账,那也只能以后再说了。

    他更以为刘备不顾念兄弟之情,抛弃了关羽,令关羽信念已碎,自己这么一劝,或许真能劝动关羽。

    可惜,他太不了解关羽了。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关羽那独眼怒目圆睁,大骂道:“你竟然也想做叛贼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关羽手中血刀扬起,朝着文丑的脖子就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文丑骇然变色,万万没有想到,关羽竟疯狂到这等地步,自己只是一劝而已,他言不合,竟然就要对自己下杀手。

    以文丑98的武力值,正面交锋就算是不知关羽,至少也能撑个数十招。

    而眼前二人相距不过半步,关羽突然间挥刀斩来,文丑全然没有心理准备,仓促之间竟是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锋斩落,文丑人头滚落于地。

    众人骇然!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到了目瞪口呆,张大了嘴巴,眼睁睁的看着文丑那无头的尸体翻倒在地,一个个惊到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就连司马懿也惊的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惊惧的望着地上文丑的人头,不敢相信关羽竟然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唯有吕布一人,冷漠的站在那里,一言不,也不为动容,就像是一个旁观者那样。

    关羽走上前去,染血的战刀在文丑的尸体上擦干血渍,血丝密布的眼睛,缓缓抬起头来,射向了围观部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士低下了头,不敢正视关羽那血腥的目光。

    部下们的畏惧,让关羽感觉到一丝畅快,方才冷哼一声,刀指着文丑尸体,语气阴冷的喝道:“文丑意图降贼,想要叛国谋反,本将才将他斩下,尔等谁敢再有提降贼,文丑就是你们的下场!”

    众人被震慑到头缩的更低,就差要缩进了裤裆里,吓到战战兢兢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关羽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战刀一声,高声道:“你们都给本将听好了,休要被赵云那叛贼的谎言蛊惑,陛下乃仁义之君,他绝不会抛弃本将,也绝不会抛弃你们,尔等只需抱着必死决心,跟本将死守涿县,陛下一定会来救我们的,一定会!”

    “愿随大将军死战——”

    “愿随大将军死战——”

    左右那些汉军士卒,早被关羽的冷酷杀戮的手段吓破了胆,忙不迭的山呼大叫,大表起了决死之心,生恐惹怒了关羽,做了刀下之鬼。

    关羽嘴角扬起一抹傲意,目光转向城外,傲望着灯火通明的魏营,口中冷冷道:“陶贼,你想让我关羽降你,简直是白日做梦,莫说陛下绝对不会抛弃我,就算是陛下真的抛弃了我,我关羽宁可跟你拼个鱼死网破,我也绝不会降你,绝不会!”

    暗暗过誓后,关羽拂袖转身,提着那刚刚杀过文丑的战刀,扬长下场而去。

    直到关羽走远时,城中神经紧绷的汉军士卒们,才长出了一口气,看着地上文丑的尸体,个个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司马懿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眉头微微一凝,拂手喝道:“把文将军的尸体抬下去,就地掩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有了司马懿的命令,士卒们这才敢动手,把文丑的头颅和尸体抬下去,就近在城墙下边挖了一个坑,草草的掩埋。

    “文丑啊文丑,你也算是河北名将,当年天下大乱,连那陶贼都没能杀了你,却没想到会死在自己人手里,怪只怪你不懂得察颜观色,太不了解关羽了,安心的去吧,也别觉的自己冤,这都是你自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心中感唏嘘了半晌,背上却渐起寒意,暗忖:“刘玄德啊刘玄德,没想到你比我司马懿还要狠,关羽给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忠犬,你说抛弃就抛弃,这一点倒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,可惜,我司马懿却不是你的忠犬,我可不愿意为你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目光凝望向黑夜中,看着城外连绵不绝的魏营,眼中涌起了深深的忌惮,已经开始琢磨着,如何能逃出这绝境,从陶商的魔掌之下,逃得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司马懿目光转向了吕布,不声不响的靠了过去,压低声音道:“奉先,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2o16年最后一天,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,燕子感谢兄弟们这一年来的支持,希望大家2o17年能一如既往,继续支撑燕子,用你们的热情给燕子动力,燕子也祝兄弟们新的一年里,都能象咱们的陶皇一样,神挡杀神,佛挡,一往无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