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少女之心的转变

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少女之心的转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赵云道出了自己的心声,他已对刘备失望之极,对关羽失望之极,所以才恍然觉悟,归顺陶商。

    “好!子龙不愧是子龙,汉国人皆醉,唯你独醒!”陶商欣然大赞,“朕得子龙,何愁汉国不灭,天下不平!”

    眼见陶商如此器重,赵云心中稍安,却又道:“陛下,臣还有一个不情之情,望陛下准允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陶商一拂手,大度道。

    赵云便轻吸一口气,拱手道:“实不相瞒,臣当日离开涿县之时,曾跟关羽许诺,无论结果如何,臣都会回来向关羽复命,臣虽然归降了陛下,却不想做那失信之人,恳请陛下准许臣往涿县城外,亲口把刘备不援的事告诉关羽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心中暗赞赵云,果然是个守信的君子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臣还想借此时机劝说一下关羽,劝他不要再为刘备卖命,率两万兵马开城投降大魏,归顺陛下。”赵云接着又道。

    陶商眼中顿时精光一亮。

    关羽这个人确实惹人厌,陶商早想宰了他,出一口心头恶气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能不牺牲自家士卒的性命,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涿县,还收降了两万精兵的话,这口恶气陶商倒也能咽得下去了。

    何况,关羽乃是汉国大将军,又是刘备的结义兄弟,他若是能归降自己的话,对刘备和整个汉国,将是何等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刘备听到关羽投降之后,那震惊到要跪的德性,就着实是向人神往。

    沉吟须臾,陶商一拂手,欣然道:“朕岂能不让子龙你做言而有信的君子,子龙你要去劝降关羽就尽管去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竟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陛下。”赵云愣怔了一下,方才拱手感激,那意外的表情,显然是没有想到陶商会这么的信任他,答应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陶商却又叮嘱道:“不过子龙你也要千万小心,当心关羽恼羞成怒对你不利,毕竟刘备关羽这种人,急起来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这般关心他的安危,赵云心中愈感激,忙拱手道:“多谢陛下关心,放心吧,臣自会小心,臣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云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陶商答应了当然不会反悔,便传下旨意,大营任由赵云自由出入,还给赵云一匹好马,还了他兵器,让他单枪匹马直奔涿县南门。

    望着赵云离去后,关银屏方才好奇道:“没想到陛下竟对云叔如此信任,陛下这样放云叔前往涿城,难道就不怕云叔一去不回吗?”

    “朕向来是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朕相信子龙,就像朕相信你一样。”陶商豪然回答,语气之中,透着帝王般的自信。

    关银屏娇躯微微一震,心中思潮澎湃,那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除了敬畏之外,又平添几分钦佩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先前归降陶商,一方面是因为对自己父亲绝望,一面方面也是畏于陶商的之威,虽归降了陶商,但对陶商的感情,更多只是敬畏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亲眼见识了陶商海一般的胸怀,非凡的气魄,她岂能不对陶商心生钦佩。

    那一颗少女的心思,也在悄然之间,产生了微妙的感情变化。

    大营之外。

    赵云离了魏营,单枪匹马,直奔涿县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城上此刻正轮到了文丑值守,借着火光隐约瞧见有一骑而来,顿时心生狐疑,却叫士卒戒备,先不要急着放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赵云进至了护城壕前。

    借着城头火光,文丑一眼认出赵云,顿时大喜,忙叫道:“是子龙回来了,快打开城门,放下吊桥,放子龙入城。”

    赵云却将盘龙枪一横,高声道:“城门就不必开了,去请关云长来城头吧,我有话跟他当面说。”

    文丑一怔,一时没转过弯了,便笑道:“有什么话,等子龙你进了城,见了关将军慢慢说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入城的!”赵云提高了音量,决然道:“文将军你就不用再说了,还是快去把关云长请来吧。”

    文丑这下就笑不起来来了,赵云的态度让他心生了不好的预感,只得按下狐疑,喝令人去城中飞马请关羽前来。

    此刻,县府之中,关羽尚自踱步于堂中许久,焦虑不安的等着赵云的消息,心里巴望着刘备赶紧来救他。

    司马懿则站在一旁,一句话也不说,心中不知在琢磨着什么,却没有如关羽那般充满了期待,似乎对刘备的来援,并不抱太大希
全民进化时代txt下载
望。

    正当焦虑时,士卒却急匆匆来报,声称赵云已经回来,但却坚持不肯入城,要请关羽前往城头说话。

    关羽顿时大喜,惊喜着赵云总算是回来,多半给他带回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转眼关羽却又狐疑起来,既然赵云都回来了,却为何不赶紧入城,非要叫他往城头说话。

    关羽也不及细思,忙是匆匆出府,策马直奔城头。

    司马懿的心思不知比关羽要机敏多少倍,立刻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,只好怀揣着不安,也紧跟着一并前往城头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关羽怀着一腔的期望和狐疑,脚步匆匆的登上城楼,借着火光一望,城外果然是赵云。

    关羽便招手道:“子龙既然回来了,必是见着了天子,天子是否已在大举进攻魏狗?拼力的要来救本将?赶紧入城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赵云深吸一口气,高声道:“这里说话也是一样的,云此番突围,确实是见到了刘玄德,不过那里他却不是在进攻魏军,而是已经在北退蓟城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城上关羽神色立变,文丑等一众将士们也个个神色惊变,无不是震惊失措,甚至都没注意到赵云已对刘备改称为了“刘玄德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!”关羽声音颤抖,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,没领悟到赵云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赵云便提高声音,一字一句道:“那我就把话说的再明白点,刘玄德已经决定抛弃关将军你,抛弃了涿县为他死守的两万将士,你们已经沦为了他的弃子!”

    城头,先是一阵沉寂,接着就陷入了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那些饥寒交迫,吃尽了苦头的汉军士卒,个个惊到目瞪口呆,万万不敢相信,那个他们为之死战的天子,竟然如此无情的抛弃了他们,置他们的生死于不顾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,便是极度的失望,极度的悲愤,委屈的泣声,愤慨的骂声,渐渐在城头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关羽的那那赤脸上,原本已涌起的希望,也顷刻间分崩离析,表情凝固在了愕然惊怖的一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天子跟本将情同手足,天子他绝不可能抛弃本将,绝不可能——”悲愤之下的关羽,不愿接受这残酷的事实,一声歇厮底里的沙哑怒吼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你跟刘玄德的确是情同手足,但在手足与江山之间,他显然已选择了后者。”赵云一声轻叹,“也许,只是关将军你一厢情愿的以为他把你当兄弟而已,其实在他心中,你一直不过是他可以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,既然是棋子,就要有被随时弃子的觉悟。”

    棋子!

    关羽的怒吼嘎然而止,无尽的激亢都哽在了嗓子眼,一张赤脸在扭曲,眼神也翻滚变化到看不出来是什么心情的地步,他的精神也正在急崩塌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刘备把他当作兄弟,他们兄弟三人追随刘备,不仅仅是为刘备而战,这打下的江山,也有他关羽的一份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和刘备一样,都是这天下棋局的棋手,却没想到,刘备只是把他当作棋子而已,是自己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支撑他数十年的信念,如今却变成了谎言,被赵云戳破,这叫关羽如何接受的了。

    他的旁边,文丑也激动的惊叫道:“你说陛下要抛弃我们?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赵云眉头一凝,沉声道:“到了现在,你还不明白吗,那我就把意思说的再明白点,刘玄德他抛弃了你们,在他眼中你们已经是死人,你们是被魏军杀光,还是自己饿死,都不再关他的事!”

    文丑雄躯剧烈一晃,后退了半步,整个人都陷入了僵硬惊愕之中。

    城头上,所有人都陷入极度的绝望和悲愤之中,任谁也没有想到,那个满口仁义的天子,原来竟是这等不仁不义的嘴脸。

    恍然间,他们都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,竟然像个蠢子傻瓜一样,被刘备骗的团团转,还愚蠢到妄图为刘备死守到最后一人。

    望着城头那一片惨淡的样子,赵云知时机已到,便轻吸一口气,高声道:“关云长,那刘备虚伪无情,你们何必再为他愚忠下去,何不开城献降,归顺大魏,归顺大魏之皇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关羽身形陡然一震,惊异的目光看向赵云,却没想到赵云竟然敢劝他归降陶商?

    刘备绝情是一回事,投降陶商却又是另外一回事,前者固然让关羽感到悲愤绝望,后者却是关羽死也不可能触碰的底线。

    瞬息间,关羽勃然大怒,冲着赵云怒斥道:“好你个大逆不道的赵云,你竟敢劝本将降魏,你好大的狗胆,难道你想造反不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