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子龙归顺

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子龙归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银屏!?”赵云看到关银屏的一瞬间,神色立变,眼眸中奔涌出惊异之色,以为自己看到了错觉。

    他以为,关家两姐妹被陶商所俘,极有可能已死。

    而关银屏却奇迹般的站在了他面前,而且还能自由出入皇帐,竟然还对陶商主动下跪,还对陶商尊称一声“陛下”。

    她这般表现,竟似已归降了陶商!

    堂堂大汉大将军关羽之女,竟然归降了陶商这个死敌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一瞬间,赵云惊愕在了原地,思绪陷入了困顿,吃惊的看着关银屏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陶商也很意外,没想到关银屏会赶着来救赵云,看样子对赵云还很尊敬,便想用她来劝降赵云,说不定会奇效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陶商心中一振,却又冷冷道:“想要朕饶他一死,只有归顺朕一条路,任何不肯臣服朕的敌人,都得死!这个道理,难道你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恳请陛下给银屏一个机会,让我劝说云叔归降,云叔他是明事理的人,一定会觉悟的。”关银屏忙又恳求道。

    她主动提出劝降赵云,正中陶商下怀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沉吟片刻,便拂手道:“既然你求情了,朕就给你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。”关银屏大喜,忙是对陶商谢了又谢,拜了又拜。

    陶商又知道赵云也是有颜面的人,就算有关银屏出马,赵云当着自己的面,也未必肯服软。

    陶商遂又一拂手,令将赵云押往囚车,换一个地方让关银屏劝降。

    岳飞便将赵云押了出去,就近关入了一辆囚车,关银屏叩谢之后,忙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关银屏来到囚车外,隔着牢笼问道:“云叔你有没有受伤,要不要我去请了扁鹊神医来为云叔瞧瞧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赵云摆了摆手,默默道:“反正也是一死,有没有伤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云叔你这又是何必呢。”关银屏轻叹一声,“你应该也看出来了,陛下对你极为欣赏,我听说你差点被那罗傻子杀了,还是陛下亲口喝住,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归降陛下呢。”

    归降!

    听到那两个字,赵云蔑视的冷哼一声,却反问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身为忠肝义胆美髯公的女儿,你怎么会完全不顾你关家的名誉,竟然能向你父亲的死敌投降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忠肝义胆美髯公,云叔,你讽刺的真好。”关银屏摇头一声苦笑,俏脸上浮现出几分惭愧。

    就好像,一个女儿在为自己做了坏事的父亲感到惭愧。

    “讽刺?我怎么讽刺了?你说清楚!”赵云喝问道,关银屏不合常理的言行举止,令他产生了深深的狐疑。

    关银屏默默问道:“云叔,你可知道我那叔父关胜,为什么不顾念兄弟血脉之情,非要跟我父亲关羽作对呢?”

    赵云一怔,显然没有想到,关银屏会突然间提到关胜。

    稍稍一顿后,赵云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好奇,说道:“当初我向你父亲问起时,他只说关胜是你们关家的败类,誓要把关胜碎尸万段,为你们关家清理门户,却并没有说关胜为什么会那么做,难道你已知道其中的隐情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种不耻的旧事,我那自诩忠义的父亲,又怎么好意思跟你实话实说呢。”关银屏苦笑着一叹,言语中已毫不掩饰对关羽的讽刺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立变,神色更加吃惊,似乎不敢相信,关银屏投降魏国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讽刺自己的父亲是“自诩忠义”。

    这般大逆不道,有违忠孝的转变,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“银屏,你竟然——”

    “云叔,你先别急着质问我为何不孝。”关银屏打断了赵云,“你听我把真相说完之后,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关银屏便深吸一口气,把关胜告诉他的秘密,一五一十,一字不漏的讲给了赵云。

    赵云整个人都愣住了,听到目瞪口呆,神色震撼无比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,云叔你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要背叛他,为什么要对他不孝了吧,因为,那样的父亲,根本不值得我对他行孝。”关银屏语气已变的愤慨起来。

    赵云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思绪翻转,消化着关银屏跟他所说的,关于关羽不耻所为的真相,渐渐的,便对关银屏没有了开头那种质问的意味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赵云脸上掠起几分苦涩,摇头叹道:“他们两个所作所为如出一辙,怪不得会结拜为兄弟,原来两人的本性,根本就是臭味相投。”

    这一
超武时代全文阅读
夫,却是轮到关银屏神色好奇起来,不由问道:“云叔,你说的臭味相投,如出一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赵云轻叹一声,便将刘备如何置关羽于死地不顾,拒不肯南下前来救援之事,也向关银屏如实道来。

    关银屏先是身形一震,旋即冷笑道:“怪不得陛下一直说,那刘备满嘴仁义道德,实则却是一个心狠手辣,不折不扣的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是刚刚如梦初醒,看清了刘玄德的真面目,没想到才隔几天,连关羽的真面目也一并看清了,这个世界,还真是跟我想象的大不一样,大不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云神色黯然,默默的垂叹息。

    关银屏也感慨了半晌,这才想起了正事,便道:“云叔,如今真相已然大白,你还要继续执着下去,为了刘大耳那个伪君子,宁死也不肯归顺大魏天子这个真正的明君,真正的天命之主吗?”

    执着下去吗……

    关银屏一席话,令赵云心头为之一震,种种思绪绪,如潮水般从心底涌起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刘备是如何虚伪的哄骗他,却心坚如铁的要抛弃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涿县城中,关羽如何狠心到把全城百姓都饿死,也要残忍的搜刮掉他们的救命口粮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,方才关银屏跟他所说的,关羽是怎样害死自己的侄儿,抛弃了自己的母亲……

    那一幕幕黑暗龌龊的真相,如刀子一般,将他心中的执念,切的寸寸而断。

    “银屏啊,你这是想让我赵云做叛徒,让天下人耻笑?”赵云叹息着反问道,但语气却明显已动摇。

    关银屏却正色道:“云叔,那刘备虚伪卑鄙,不仁不义,你为这样的人尽忠而死,根本就是愚蠢,那样才会真正被后世人耻笑!”

    愚忠!

    这两个字,如利刃一般,令赵云心头一疼,将他最后的心理防线撕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对啊,我赵云乃是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,岂能为了一个不仁不义的昏主,就这么屈死,那我不是太愚蠢了吗?”赵云的脑海中,一个理智的声音,不断的反问着自己。

    此前在见识了刘备的虚伪绝情后,赵云早就寒了心,只是为了履行对刘备的誓言,方才冒险杀了回来,方才不肯归顺陶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听关银屏道明了关羽的所作所为,一番苦劝之后,赵云心中的执念不知不觉中已是达到土崩瓦解的边缘。

    关银屏眼见赵云还有犹豫,不由就急了,厉声道:“云叔,你一身武道,难道真就要这样白白的为大耳贼殉葬,被天下人耻笑吗!”

    赵云身形剧烈一震,所有的犹豫,都在顷刻间瓦解一空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犹豫了许久,赵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毅然道:“罢了,你说的对,刘备不仁不义,根本不值得我赵云为他去死,我决心归顺大魏皇帝。”

    赵云终于愿意降了。

    “云叔,你决不会为你今天的选择后悔的,我这就去禀报陛下,你且委屈一会。”关银屏也长吐了一口气,欣喜而去,直奔大帐。

    兴奋的闯入大帐后,关银屏便将赵云愿降之事,报与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眼眸中不禁燃起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原还担心关银屏实力不行,说降不了赵云,已经琢磨着请上官婉儿来,动用劝降天赋来招降赵云。

    却不想,赵云也是个深明大义之人,并没有被所谓的愚忠枷锁给困住,竟然这么快就决定归降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把子龙给朕请来。”陶商欣喜的喝道。

    须臾,赵云便再次回到了大帐,这一次,他身上的绳索已被解开,卫兵们是客客气气的把他给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再次看到陶商时,赵云的脸上已看不到丁点敌意,眼神已被对君王的敬重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轻吸一口气,缓缓步上前来,拜于陶商跟前,不卑不亢,从容道:“云愿归顺于陛下,从今往后为陛下舍生忘死,万死不辞,还请陛下收纳。”

    义薄云天的赵云,终于臣服在了自己脚下,心悦臣服!

    这一刻,陶商是何等的畅快,简直比打了个大胜仗还要高兴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子龙快快请起。”陶商大步上前,亲手把赵云扶了起来,感慨道:“朕原以为子龙你会执迷不悟,没想到朕还是看走眼了,子龙你当真是深明大义,给了朕一个大大的惊喜啊。”

    赵云则正色道:“云和城中那两万将士,为了刘玄德舍生忘死,他却全然不顾我们的死活,把我们抛弃在了这座死城中,自己逃回了蓟城,这种不仁不义的昏君,云若再为他殉葬,便是那天下第一号的蠢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