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赵子龙,觉悟吧!

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赵子龙,觉悟吧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忙是起身下阶,把赵云亲手扶起,眼中含着热泪道:“朕知道你们被围在孤城之中,吃尽了苦头,朕是心痛万分,恨不得能飞到涿城,跟你们一起受苦,朕更是无时无刻不想去救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陛下为何还要北撤,为何不大举进攻,去救我们?”赵云却反问道,显然并没被刘备的眼泪轻易打动。

    刘备神色一动,眼神中掠起几分尴尬和为难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赵云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中早已放弃了关羽,放弃了赵云,放弃了那两万将士,这些人在他眼里,早已形同于死人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赵云这个“死人”,竟然能神奇的逃了了来,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,质问自己为何要抛弃他们。

    刘备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,该怎么回答赵云。

    难道告诉他,自己要为了国家大义,牺牲刘备这个兄弟,牺牲了吕布赵云和文丑一众大将,牺牺牲了两万将士的性命吗?

    他决不能说实话。

    刘备干咳起来,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愧咎,同时思绪飞转,琢磨着如何应付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几转后,刘备有了主意,遂是正色道:“子龙你误会了,朕率军北撤并非是不想去救你们,而是朕听闻前日蓟京粮仓失火,以为是魏军派兵偷袭蓟京,所以才急急回军,如今朕已查明那只是一些粮官失职而已,所以朕才在广阳停下来,准备马下折返南下去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粮仓失火,就要撤兵还京,这个理由实在是牵强,莫非他当真已决心抛弃了我们吗?”赵云眼神狐疑,心中已萌生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心存怀疑,却又不敢就此下定论,便又催问道:“涿县危在旦昔,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撑不住,必须尽快去救,不知陛下打算何时折返南下?”

    刘备没想到赵云逼问的这么急,迟疑了一下,只好故作为难道:“朕其实也想即刻南下,只是京中粮仓被烧,前线粮草供应不济,朕必须要等到和绅把粮草供应恢复,方才能南下,这也是没办法,只能让云长他们再委屈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借口!

    赵云的脑海里,第一时间就迸出了这两个愤怒的字。

    他岂不知京中存粮足支一年之用,就算这几个月消耗了不少,就算是烧了几万斛粮草,也绝不至于粮草供应就此断绝。

    刘备以这样的借口,分明是想拖延着拒不南下救援,只要拖到涿县城破,关羽和两万大军覆灭之后,他就再也不用南下了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赵云心中不由涌起了深深的悲凉,暗中感慨:“关云长跟他情同手足,我们两万将士为他舍生忘死,忍饥挨痛,他却竟忍心抛弃我们,刘玄德,莫非你真如那陶商所说,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吗?”

    终于,赵云心中那早已埋下的猜疑种子,经过生根发芽成长之后,终于在今天开花。

    他终于开始认清了刘备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感到心一阵的绞痛,感到了无比的悲愤,又深深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可笑,更为关羽的感到可悲。

    想想涿县中的关羽,对刘备是何等的忠心,一根筋的认为,刘备绝对会来救他。

    可惜,刘备压根只把他当作是可以利用的棋子,没有用之后,说弃就弃。

    什么兄弟情谊,什么仁义,统统都只是刘备笼络他们,让他们卖命的谎言而已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南下?”赵云心有不甘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朕也不好说啊。”刘备面露难色,“总之子龙你千万莫急,朕一定会去救涿县的,云长跟朕亲如兄弟,朕会不顾他吗。”

    赵云暗暗咬牙,刘备这番话,已是令他彻底的死心,心灰意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后,赵云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臣现在就杀回涿县去,把陛下所说的话,告诉大将军,也告诉那两万将士,好叫他们心里有底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备心头一惊,脱口就要挽留赵云。

    毕竟,赵云乃是一员大将,明知涿县是个火坑,赵云既然已经跳出来了,他实在是不愿让赵云再跳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,话到嘴边,他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赵云说是要回去给关羽报信,他刘备能有什么理由不让赵云回去吗,难道要告诉赵云真相,告诉他已经决定抛弃关羽,叫赵云不要往再回去送死吗?

    刘备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纠结了几番,刘备只好笑道:“子龙你好容易杀出来,朕看就不必再回去了,朕自会另派人去告知云长。”

    赵云却慨然道:“臣临突围之前,曾向关将军发过誓,无论如何,臣都必会亲自回去向他复命,还请陛下莫要让臣做那失信不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最后“失信不义”四个字,赵云故意加重了语气,似乎在做最后的努力,想要唤醒刘备。

    但那四个字在刘备听来,却如针一般扎在心头,扎的刘备尴尬难受,就好像是赵云在讥讽他不义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刘备眼中便闪过一丝不悦,便将脸一沉,拂手冷冷道:“既然你这么坚决,那朕也就不留你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没有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赵云心中暗暗一叹,彻底的对刘备失望,遂也不再多说什么,拱了拱手,转身毅然而去。

    赵云心怀着无尽
太古神王帖吧
的失望离去,却抱着对关羽所起的誓言,连口热饭也没吃,带着那三百亲兵离开广阳,折返南下,直奔涿县而去。

    刘备不仁,赵云却不能不义。

    他明知此去涿县,乃是往火坑里跳,却依旧义无反顾,他要遵守誓言,去亲口向关羽,向那两万将士,把刘备的无情不义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至于那三百亲兵,虽然是在涿县中吃尽了苦头,如今好不容易逃出升天,但他们却个个跟赵云一样,皆是义薄云天之士,没有一人退缩,全都跟着赵云再闯虎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黄昏。

    赵云带着三百兵马,绕过了良乡防线,再次出现在了涿县西面。

    那一道缺口依然还开着,远远望去,涿县上空那面“关”字大旗也依旧在飞舞,显示着城池还未陷落。

    赵云耐着性子在围营远处蛰伏了几个时辰,入夜时分后,方才带着三百人马,小心翼翼,悄无声息的摸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想要仿效当初突围时那样,穿越魏军围营间的空隙,摸过断墙,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回涿县去。

    赵云却浑然不觉,戴宗所率的斥侯,早已发现了他的存在,当戴宗确定赵云的身份后,便早已飞奔回营,去向陶商禀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,皇帐。

    红烛摇曳的大帐之中,此刻正是云雨飞舞,巫山起伏,男人雄浑如狮的低吼声,还有女子娇吟哼喘声,正在帐中回荡不绝。

    此刻,已然被汗水浸湿的锦榻上,陶商正抖擞精神,肆意征伐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声震天的狮吼声,如撕破天空的惊雷般,陡然间响起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,便是一声长长的吐息声,大帐一切归于了平静,只余下了丝丝缕缕的余喘声。

    陶商那热汗淋漓的雄躯,就那么趴在上官婉儿的娇酥柔躯上,回味着方才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陛下今晚真是好有雄风,臣妾都快被陛折腾的晕过去了呢……”上官婉儿一边拭去额边的汗珠,一面娇喘着羞怨着。

    “这才刚刚开始,真正让你晕的,还在后头呢,嘿嘿!”陶商一声坏笑,爬了起来,抖擞精神,欲待再战。

    许久未尝云雨,好容易上官婉儿这这么个爱妃在身边,陶商岂能不尽情的宣泄享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外御林卫叫道:“禀陛下,戴将军已归营,有紧急军情禀报。

    戴宗回来了。

    陶商刚刚再起的欲念,即刻便收了下去,正事为重,他当即便跳下了榻。

    一身香汗的上官婉儿,知道陶商有正事要办,自己也正好喘口气歇歇,忙也起了身,顾不得身子酥软疲惫,服侍陶商穿戴了衣甲。

    片刻后,陶商步入外帐。

    戴宗忙跪伏于前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刚刚侦察到,那赵云已经回来了,在西面外营外,估摸着应该打算趁夜潜回涿县。”

    赵云!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英武的脸上陡然间掠起了兴奋。

    常山赵子龙,忠肝义胆,义薄云天,乃是汉国众将中,为数不多几个令陶商欣赏的猛将,也是陶商一直想要收伏的一员虎将。

    前番听说是赵云潜出西围,去向刘备求救之后,陶商就颇有些遗憾,以为赵云就此脱困而去,他再次失去了逼降赵云的机会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赵云明明已困龙出渊,却竟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你赵云竟然自己要跳回火坑里,既然如此,朕这一回再不会放走你。”

    陶商二话不说,提起青龙刀欣然出帐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涿县之西。

    赵云率领着三百士卒,已经从魏军围营间的空隙穿了过去,眼看再走不远,就能抵达断墙。

    只消过了断墙,就等于万事大吉。

    赵云举目望去,只见涿县城头那微弱的火光,已依稀可见,他紧绷的神经已经开始松开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不担心会被魏军发觉,而是琢磨着如何向关羽道出刘备的残酷,如何面对那两万绝望的将士。

    突然,原本静悄悄的前方,杀声震天而起,数不清的火把高举而起,瞬间照到耀如昼,刺到赵云身形一震,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杀声如潮而起,转眼遍及四面八方,仿佛无数的魏军,如鬼魅一般突然现身。

    当赵云稳住身形,睁开眼举目四望时,惊愕的看到,遍野的火光中,成千上万的魏军正汹涌的杀了上来。

    魏军的伏兵,早已等候他多时。

    赵云眉头一凝,心中一股悲壮的豪情油然而生,却也无所畏惧,催动战马,带着三百士卒便向前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他要凭着一己之力,强行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银枪四舞,漫空流光飞溅,重重枪影射出,赵云仗着半步武圣的超绝武道,开路在前,将一切阻挡他的魏卒斩碎,生生的撕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眼看就要突破魏军,杀到断墙时,正前方陡然现出一道金光耀眼的身影,阻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那一身金甲,如若天神下凡般的男子,横刀立马,厉喝道:“赵子龙,你已无路可走,下马归降吧!”

    赵云心神一震,猛的勒住战马,举目一望,身上顿生寒意。

    挡在他前方的,正是大魏之皇陶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