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天下大义

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天下大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赵云立刻反对道:“将士们日子不好过,百姓们更惨,就算还有些存粮,那也是救命粮,大将军把粮草全强征上来,不是把他们往死路上赶,逼他们易子而食吗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!”

    关羽一拍案几,瞪向赵云的目光中,燃烧着残冷,却又大义凛然道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守住涿县,涿县关乎我大汉生死存亡,只要有助于守城,牺牲那些百姓又如何,他们就算是饿死,也是为了大汉饿死,死的光荣!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,你——”赵云被他反驳到竟是无言以对,目光急是看向司马懿,示意他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轻叹一声,暗暗摇了摇头,把目光移向一边,假装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为了大汉,本将已经牺牲了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,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!”关羽腾的站了起来,厉喝道:“文丑,你还等什么,你难道想违抗本将的命令,想做大汉的罪人不成!?”

    文丑身形剧烈一震,犹豫了一下,终究不敢违抗关羽的命令,只得心中苦叹一声,拱手道了一声“我明白了”,转身默默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文丑领命而去,关羽方才满意的一哼,目光射向门外,紧握着拳头,咬牙切齿,恨恨道:“陶贼,你以为你能困死我吗,我关羽就算是牺牲了全城百姓,也一定要撑到我大哥的援军杀到那一刻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涿县那些汉国百姓的末日,终于降临。

    在关羽的授意下,文丑率着那些饥饿的士卒,如同松开了链子的恶狼般,闯入百姓们残存的家中,掘地三尺,将他所余下的每一粒米都无情的抢走。

    这些最后的粮食,乃是百姓们活命的希望,自然不会乖乖的将出,文丑的强征行动,当然会引起了激烈的反抗。

    可惜,关羽早已下令,胆敢不顾全国家大局,私藏粮食者,反抗强征者,一律以通敌论处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文丑也严格执行了关羽的命令,对胆敢反抗,拼死护粮者,喝令士卒毫不犹豫的挥下了屠刀。

    那些手无寸铁,又饿到无力的百姓,如何能是那些疯狂的士卒动手,在一番血腥杀戮后,终究还是被抢走了仅存的粮食。

    一时间,涿县城中是血雾横飞,惨哭声四起,俨然已变成了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关羽强抢了百姓的粮草,勉强又可以缓解一阵军中粮草的短缺,眼看着就要完蛋的军心,终于是被他从悬崖边上又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被抢走救命粮的百姓们,就不是关羽需要考虑的了,他们是生是死,已都不再是关羽所关心的。

    很快,涿县城百姓已被逼到就要易子相食的地步。

    汉军无法有一人潜出城外,陶商却拥有时迁这等飞檐走壁,来去自如的高手,很快就把关羽在城中的暴行报告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,如果再不攻下涿县,结束这场战争,涿县的百姓恐怕就要真的易子相食了。

    况且,关羽被围了三个月,也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,快到了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。

    差不多,也该是攻下涿县,灭了关羽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传下号令,命天雷炮调整目标,开始对涿县城墙进行狂轰烂炸,只等城墙破裂,二十万大军就一涌而入,把关羽和他的两万残兵杀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关羽则逼迫着他的士卒,顶着魏军的炮击,拼命的修补着城墙,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关羽的一切希望,都寄托在了刘备身上,坚信刘备的大军已经在尽全力进攻魏军,甚至已杀到城外不远。

    他所能做的,就是抱着决然的信念,不惜一切代价支撑到那一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里外,良乡城北,汉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皇帐中,刘备盯着那满案的御膳,却是愁眉苦脸,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早在一个月前,他就停止了所有针对魏军的进攻,无论是正面进攻,还是袭劫粮道,他已经用尽了全力,却依旧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为了保存力量,刘备只能停止进攻,进退两难的在这里跟韩信的十万大军进攻对峙。

    “不知云长被围,可有肉吃啊……”刘备叹息一声,拂手道:“来人啊,把案几上的肉统统都撤下去吧,朕虽不在涿城,却要跟云长同甘共苦。”

    左右侍卫,忙是将案上肉菜撤下,只留下几道素食,刘备筷子夹了几口,依旧是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“陛下跟云长还真是心连心啊。”旁边诸葛亮摇着羽扇幽幽一叹,言语中似乎有几分幽怨嫉妒。

    “报,和绅和大人在外求见。”一名斥侯步入大帐,拱手禀道。

    刘备心头微微一震,听到督办粮草的和绅突然间前来求见,心中顿时便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宣他进来吧。”刘备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名脑袋浑圆的中年男子,屁颠屁颠的步入大帐,拱手拜倒在了刘备跟前。
太古帝皇全文阅读


    “和绅,你不在京在督办粮草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刘备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和绅一脸苦样,拱手道:“回禀陛下,今年我幽州大旱,又因安贼之乱的破坏,多地的粮食都欠收,今年能征到的粮赋,恐怕不足去岁的六成。”

    刘备眉头一凝,心中一寒,暗暗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眼下云长将军被围,我大军粮草消耗又极重,偏偏在这个时候粮食又欠收,真是屋漏偏逢连阴云啊,唉——”沮授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坏消息,臣不知该不该……”和绅吞吞吐吐,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刘备轻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粮食都已经欠收,还有什么比这更坏的消息,说吧。”

    和绅吞了口唾沫,拱手道:“禀陛下,前日我蓟京中的几座粮仓起火,十余万斛粮草都被烧……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刘备这下就坐不住了,拍案而起,惊怒到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粮食欠收也就罢了,竟连原有的存粮,也能因失火被烧,而且一烧就是十万斛之多!

    这也太倒霉了吧!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,臣已经严惩了失职的官员,臣也会竭尽全力,为陛下多筹措些粮草弥补损失。”和绅慌忙跪倒于地,生恐刘备降罪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,刘备恨的是直咬牙,真恨不得一怒之下,治了和绅一个失职之罪,将他拉出去砍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下他正是跟陶商对峙,比拼国力的关键时刻,粮草本就已显不足,偏偏在这个时候烧了十万斛粮草,刘备能不发怒才怪。

    这时,诸葛亮却忙从旁劝道:“陛下息怒,此番粮草被烧,臣以为非是和绅之责,况且陛下还需要他来督办粮草,与其治他的罪,倒不如让他将功补过,多为大军筹措些粮草。”

    刘备已经涌到嗓子眼里的不满,转眼就被诸葛亮的三言两语给熄灭,权衡了一番利弊,只得强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罢了,念在丞相为你求情的份上,朕就饶你这一次了。”刘备这才不情愿的一摆手,却又令道:“你速速回京,加倍去把损失的粮草给朕补起来,惹是耽误了战事,朕必治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多谢陛下恕罪,臣这就回去,臣马上去筹粮。”和绅连连拜谢,忙忙张张的就逃离了大帐。

    和绅退下,刘备筷子往案几上“啪”的一砸,是一点食欲都没了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吟半晌,犹豫再三之后,拱手道:“陛下,依臣之见,到了这般地步,涿城必然是守不住,我们也不可能突破了魏军防线,与其在这里空耗粮草,倒不如及时撤回京城,靠着蓟京的坚固,跟陶贼做最后一战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撤回京城!?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眉宇间陡然涌起惊色,一双眼睛吃惊的看向诸葛亮,似乎不敢相信他会提出这样的献计。

    “丞相,你这是要朕抛弃云长,抛弃了那两万将士们吗?”刘备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一脸无奈道:“臣知道陛下跟云长是手足情深,臣当然也知道陛下乃是这天下间最重情重义之人,只是陛下难道还没看出来吗,那陶贼完全有能力吃掉涿城,之所以围而不攻,就是为了把我们的主力大军钉在这里,消耗我们的粮草,我们若再继续僵持下去,非但救不了云长,到时候粮草耗尽,我们拿什么来守蓟京?那个时候,大汉就完了!”

    大汉就完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句话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扎在了刘备的心头,瞬间扎碎了他的恼怒,扎到他心神动摇。

    或许,他早就萌生了退意,只是碍于颜面,碍于跟关羽的兄弟情谊,所以一直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诸葛亮替他说出了心声,反而是令他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刘备当然不能表现出如释重负的样子,还得挤出一脸痛苦的褶子,眼中含着泪道:“你说的道理,朕岂会不知,只是你也说了,朕跟云长情深意重,形同手足,朕实在是不忍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刘备已是老泪纵横,掩面叹息不断。

    诸葛亮这下就不说话了,回头瞟了沮授一眼,示意该是他开口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沮授也没犹豫,忙拱手正色道:“陛下与大将军之间,只是兄弟小义而已,陛下别忘了自己乃是一国之君,还身系着兴复汉室,拯救天下黎民百姓的重任,这才是天下大义,陛下岂能为了一己小义,就不顾天下大义!”

    一句“天下大义”,就如同一张华丽堂皇,写着“正义”二字的梯子,舒舒服服的铺在了刘备面前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剧烈一震,仿佛被沮授的话点醒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纠结了许久,权衡了许久,在所有人看起来,他是经过了无比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许久后,刘备才长长的叹了一声,含泪道:“罢了,尔等言之有理,朕不能这么自私,不能为了兄弟小义,就不顾天下大义,就照你们说的,准备撤回蓟京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