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围死你!

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围死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决策已定,陶商即刻传下圣旨,命诸军围而不攻,把涿县围成一座铁桶阵,连一名汉国的细作,都不得潜进去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将士们便也放弃了速破涿县的想法,只安心的修筑一道又一道土墙,挖掘一道又一道壕,把涿县是里三层外三层,围成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陶商又命韩信亲往良乡一线,统帅十万大军,与南下而来的八万汉军,形成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鉴于前番威海一战,孙策的海军遭受重创,无法再对青徐沿海构成威胁,陶商便令郑成功等海将,率领着大魏海军再次北上,从海上袭扰刘备的沿海诸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乡城以北,三十里,汉军大营。

    一场小宴正在进行,酒香四溢,气氛愉悦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备刚刚得到消息,老将黄忠已率军收复了右北平郡,斩杀叛将史思明,彻底平灭了汉国内最后一股叛军。

    这一道捷报,自然是令刘备精神大为一振。

    在刘备看来,只要张飞和吴三桂能把山海关守住,他就再无后顾之忧,可以放开手脚南下会合关羽,跟陶商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“史贼一死,陛下终于可以放心的去收拾陶贼了,恭喜陛下。”诸葛亮一面敬酒,一面恭喜道。

    刘备哈哈大笑,举杯一饮而尽,大帐中的气氛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这时,沮授却提醒道:“陛下,目下陶贼已攻下了易京,关将军只有两万兵马,只怕难以拒守涿县,为今之计,陛下当速令关将军率军退往良乡,等着跟我军会合,以免被陶贼围住,毕竟,这两万兵马对如今的我们来说,也是一支可观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刘备却一拂手,笑道:“放心吧,云长这点见识还是有的,说不定他此刻已退至了良乡,正等着朕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斥侯急匆匆闯入,将一道帛书情报,急奉给了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饮下杯中之酒,不紧不慢的展开了帛书,只看一眼,脸色骤然惊变。

    众臣瞧着刘备表情变化,知道出了大事,立时安静下来,一双双不安的目光齐齐射向刘备。

    “陛下,情报上都说什么了?”诸葛亮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,你们自己看吧!”刘备一脸的恼火失望,将帛书情报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诸葛亮沮授等人,急是起身捡起地上的情报,展开一看,尽皆变色。

    情报上字字如刀,写的清楚:

    魏军奇袭良乡得手,关羽退路被断,已被困死于涿县。

    “云长竟然没有及时退往良乡,他怎么能这么疏忽,白白让两万大军被陶贼围住了。”诸葛亮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刘备也是气到脸色发青,嘴中愤愤道:“朕早知他如此无能,当初就不该让他去殿后,白白折损了朕六万多兵马,现在连仅有的两万人也被敌人围住,我大汉若真灭亡,他就是第一罪人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诸葛亮等人尽皆变色,关兴更是羞愧不已,不敢抬头看刘备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就算关羽屡败,刘备也最多是稍加责备而已,何曾说出今日这般重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关羽实在是让刘备失望透顶了。

    沮授却叹道:“云长将军屡战屡败,如今还被魏军所围,确实有些令人失望,但到了这个地步,再指责他也于事无补,云长将军身为我大汉大将军,麾下还有两万多宝贵的士卒,我们是绝对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关云长啊关云长,唉——”

    刘备长长一声叹息,虽然恼火,却也只能下令大军南下,想要攻破良乡,前去解救被围的关羽。

    可惜,刘备只是一厢情愿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杀到良乡之时,陶商已派韩信统十万精兵,在那里严阵以待,阻挡他南下。

    以韩信霍去病等大将的本事,再加上十万大军,刘备想要突破防线,杀到涿县,又变何容易。

    刘备几次三番进攻无果,被迫在良乡一线,与韩信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而在涿县,围困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转眼,一月已过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里,魏军什么也没做,就是不断的挖沟,不停的筑墙。

    一月之内,魏军在涿县城外,接连筑起了三座土墙,六道沟壕,断绝了涿县与外面一切联系,把整座城围成了一座孤岛。

    陶商是只挖坑,却不攻城。

    目的自然明确,就是跟城中的关羽,也跟北面的刘备,比拼谁的家底厚,谁的粮草多。

    僵持开始,刘备不得不把藏在蓟京粮仓里的宝贵存粮,一车接一车的运往前线。

    陶商却丝毫不用为粮草而忧。

    数年以来,虽然大魏几乎每年都处于战争状态,但商鞅变法却使大魏国力经济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从最西的凉州到最东的徐州,从南北的冀州到最南的交州,大片的荒地被开耕,数以百
网游之我是武学家txt下载
万计的农夫,都在不计辛苦的耕耘。

    百姓勤劳,再加上陶商的天命天赋作用下,大魏连年风调雨顺,已是连续五个年头喜获丰收,各处的粮仓新粮压旧粮,都快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雄厚的经济,大魏投入到河北的兵力虽达四十万之众,但粮草的供应却并未感到吃力。

    刘备则完全不同,他的汉国原本就只有幽满二州,且新得的满州地处寒冷之地,很多地区都未开发,经济连交州都不如。

    而满州一失,汉国经济雪上加霜,再加上安禄山叛乱的破坏,对汉国经济又是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国力衰落至此,刘备总兵力虽不足陶商的三分之一,但后勤粮草的压力,却何止陶商十倍。

    刘备愁,被困在涿县中的关羽,就更加愁了。

    汉国南线的粮草多屯于易京,当初关羽逃走之时,为了不留给魏军,不得已只能统统烧掉。

    而涿县虽为一郡治所,屯粮却有限,最多也只留他的两万人马吃三个月而已。

    故围城不到一月,城中的粮草供应,便开始显出吃紧的迹象。

    粮草勉强还可以支撑一下,想要烧火煮饭,就缺不了柴禾,城池被围之后,城中的柴草供应也就此断绝。

    不出十日,城中柴草用尽,一城的军民就只能拆门,拆窗户,把能烧的木料,统统都拆来充当柴火。

    而眼下时已入秋,北方的天温入秋后冷的又快,很快就感觉到了寒意,这门户一拆,为了节省柴草,又不敢生火取暖,家家户户就只能在寒冷中度夜夜,环境愈发不利。

    当然,肉体上的痛苦,勉强还能撑下去,那种跟外界断绝消息的窒息,才真正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里,关羽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不知道刘备是否率军来救他,甚至不知道汉国还存不存在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就跟他的左眼一样,都变成了瞎子,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,那种无助感,让人窒息之极。

    一恍眼,围城已近两月。

    天气愈寒,城中的粮草也不足三分之一,关羽为了能多撑几日,只能不断的减少士卒的口粮,这让惶恐寒冷的士卒们,斗志越发低落,人人都暗生埋怨。

    关羽的日子不好过,外面的刘备也是坐卧不安,眼瞅着涿城的粮草将要耗尽,他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,试图来逼的魏军撤兵。

    刘备在诸葛亮的献计之下,决定利用自己骑兵多的优势,派出颜良,张辽等大批骑将,绕往魏军之后,企图破坏魏军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韩信统帅十万步兵接管了良乡一线的防务后,陶商就把退下来的两万骑兵,再添一万铁骑,动员了他的绝大多数骑兵力量,令霍去病,马超,罗成等统帅,全力保护粮道。

    在陶商的严密布防下,汉军袭劫粮道的行动屡屡受挫,在损失了数千骑兵之后,宣告失败。

    粮草没有后顾之忧后,陶商得以高枕无忧的来蹂躏关羽。

    围困进入第三个月后,魏军终于开始有所行动,数以百计的天雷炮,被部署在了涿县四门,夜以继日的开始向那座死城发动轰击。

    数以万计的石弹,越过了城墙,铺天盖地的向着城中的房舍轰击。

    一座座缺少梁柱的房舍,轻松被轰榻,成百成百的敌方军民,还来不及逃走,就被倒塌的碎石砸死。

    几天的轰击之后,涿城靠外的大部分房舍,便被夷为了平地。

    汉军方面本就缺少柴草取暖,原本晚上缩在漏风的房子里睡觉,已经是够痛苦的,现在干脆连一片遮风的瓦片也被魏军轰碎,只能在露天里战栗。

    石弹的轰击,令城中敌方军民的精神,再度遭受了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围城进入第三个月,最要命的痛苦终于降临。

    饥饿。

    一切的痛苦在饥饿面前,都显的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三个月的时间里,关羽的两万士卒,吃光了大部分的粮草,几乎就要进入断粮的绝境。

    县府大堂。

    关羽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一只独眼盯着案几上的粮册账目,嘴角在微微抽动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将士们的口粮已经降到了极限,每天吃的那点东西,连拿起兵器的力气都没有,再这么下去,陶贼不消一兵一卒,我们就要自己崩溃了。”文丑语气中已带出了哭腔。

    “军中没有粮草,难道你就不会去找粮吗?”关羽沉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找粮?

    文丑就呆住了,一脸的茫然,心说这涿县已被围成水泄不通,你让我上哪儿去找粮。

    关羽却抬手向外一指,语气冰冷道:“城中那些百姓必定私藏了不少粮食,尤其是那些富户,你即刻带兵去挨户搜刮,但凡能吃的,全都给本将强征上来,一粒米都不许他们私藏。”

    此令一出,堂中众人尽皆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