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看你能耗到几时

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看你能耗到几时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羽变色,文丑变色,司马懿神色惊变,就连向来处乱不惊的赵云,眉宇间也掠起了惊色。

    堂中那些汉军士卒,无不是愕然惊变,陷入了惶恐之中。

    良乡城被魏军袭据,意味着他们北退之路,就此被魏军断绝,他们这两万人马,就变成了一支无家可归的孤军。

    后路已断,前面又是三十万魏军,他们焉能不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陶贼竟然料到我们会北撤,竟然抢先一步袭取良乡,晚了一步,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啊。”司马懿摇头叹息,神情言语中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赵云也轻叹一声,语气凝重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已无路可走,只有拼死坚守涿县了。”

    大堂上下,弥漫着一股身陷绝的悲凉气息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——”关羽却在咬牙切齿,深恨着陶商又料他先知。

    他的背上更是不自禁的悄然打了个冷战,他意识到,陶商的这一举动,摆明了是不会放过他,要全歼他和他的两万大军。

    耳听着左右的叹息声,关羽被激起了怒火,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断了归路就断了归路,有什么可唉声叹息的,本将本来就不想北撤,是你们非要劝本将北撤,这回正好,本将就率尔等把陶贼死死钉在涿县城下,到时候跟陛下里应外合,一举大破陶贼!”

    关羽豪情万丈一番慷慨陈词,原本是想激起众人的斗志,希望众将能够慷慨回应。

    可惜,回应他的,依旧是阵阵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只不过是关羽自欺欺人的安慰吧,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后,他们的信心早已被陶贼摧毁,根本没有勇气重燃斗志,没有勇气血战到底。

    看着斗志低迷的众将,关羽空有一腔的恼火,却也只能暗暗咬牙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关羽放弃了北退,夜已继日的抓紧时间,疯狂的加固涿县城防时,陶商已经率领着七八万的先头大军出,浩浩荡荡向涿县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由于陶商有戴宗这个“飞毛腿”的存在,他甚至比关羽都抢先一步收到良乡攻陷的消息,所以当关羽还在震惊时,他就已经在杀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不到两天功夫,魏军便进抵了涿县之地南,陶商一声令下,先头大军逼城下寨。

    此时的关羽,麾下只余下两万残兵,又瞎了一只眼瞎,哪里敢主动出战,只能放任魏军肆意的砍伐树木,从容围城下寨。

    陶商边是四面安营,边又派人通传韩信诸将,命他们率后续的二十万大军赶来会合。

    关羽只好缩在城中,拼命的加固城防,任凭陶商派人叫骂羞辱,也不敢派一兵一卒出城。

    不出两日,后续大军6续赶到。

    陶商分出了七万大军,会合良乡城的霍去病所率的西凉铁骑,向北拒挡刘备南下的援兵。

    陶商则亲率二十万步骑大军,在汲县四周掘壕沟,筑土墙,连营十余座,把涿县围到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的地步。

    围城已毕,次日午后,陶商率领着八万大军开出大营,列阵于涿县城南,向关羽和他的残兵炫耀武力。

    大军列阵已毕,陶商鹰目扫了一眼敌城,目光转向了关胜,扬鞭指着敌城道:“云威,你要杀的人就在城上,去给他使个激将法吧,看看他是不是铁了心要做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关胜慨然领命,拍马提刀,直奔敌城而去。

    万众注视下,关胜直抵城前数十步的距离,厉声喝道:“关羽,你这不孝不义的禽兽,你可有种出城,跟我决一死战,我关胜必亲手斩下你狗头,为我关家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关羽,看到关胜单骑而来时,神经就已紧绷起来,猜想到了关胜的意图。

    当关胜直抵城前,当着自己将士的面,公然“诋毁”,公然向他挑战时,纵然关羽早有心理准备,依旧是气到面红耳赤,肺都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关羽真是恨不得打开城门,冲出去亲手宰了关胜。

    如果在几日前,他更有绝对的信心,可以斩杀了那个关家败类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左眼已瞎,伤势未愈,战斗力已大打折扣,就算强行出战,也未必就能杀了关胜。

    何况,他也清楚,这是陶商的激将法,如果他强行出战,到时候陶商趁势大举进攻,形势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关羽,绝不能出战。

    但眼前叫战之人,不是别人,是他的亲弟弟啊。

    眼见关胜那样的“诋毁”他,他若不出战,将士们会如何看待他,他的颜面往哪里搁?

    关羽拳头紧握,怒火冲脑,隐隐已有冲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旁边赵云看出了端倪,生攻关羽一时冲动,便抢先大声喝道:“关胜,你不用在这里诋毁关将军,大将军他岂不知这是陶商的激将法,你回去告诉他不用白费心机了,有胆直接攻城,我们奉陪便是。”

    赵云一席话,点醒了关羽,也维护了关羽的几分颜面,令他暗中满意,紧握的拳头方始松开。

    关羽又生恐关胜再多嘴,把自己当年所作所为揭露太多,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,
疯狂神豪玩科技无弹窗
厉声喝道:“立刻给本将放箭,把这个关家的败类,把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给本将射杀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那些看热闹的弓弩手们,慌忙弯弓。

    关胜早有准备,拨马转身时,又高声道:“关羽,你以为你杀了我,就能掩盖住你当年的无耻所为了吗,我告诉你,早晚你的部下会看清楚你不孝不义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关羽已纵马狂奔而去,当城头箭雨落下时,他早已奔出了一箭之地。

    “关胜,你这畜牲——”关羽只能眼睁睁看着关胜在“诋毁”他之后,安然离去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汉军士卒们,一双双狐疑的目光,却皆望向了他们的大将军,显然都在揣测,那个关胜,为什么会骂他们的大将军是“不孝不义”,大将军他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会令兄弟反目,非要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士卒们怀疑的眼神,令关羽如芒在背,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之下,关羽咆哮大骂道:“好你个卑鄙无耻的陶贼,竟敢用这等下作手段来羞辱本将,我关羽岂能咽得下这口气,传令下去,我要率大军出城,跟陶贼拼死战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将骇然,无不是大吃一惊,面露惊色。

    他们只有两万残兵,强行出城一战,用不了片刻就会被淹没在魏军无尽的兵潮之中,出城一战只能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关羽要带着他们去送死,他们焉能惊怖。

    司马懿眼珠子一转,忙道:“陶贼这等无耻拙劣的激将法,实在是不堪入目,他实在是小瞧了大将军,岂会为他这点雕虫小技上当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三言两语间,把关羽捧上了天,让他不出兵也能有了面子。

    关羽心中当然不傻,叫嚣出战只是故意而已,也知道司马懿等部下,必然会拼命劝说。

    司马懿这一番话,正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他赤脸上的怒火方才稍稍熄灭三分,冷哼道:“陶贼的激将法,本将岂会看不穿,本将今天就暂时隐忍,等陛下的大军杀到之后,本将再率尔等杀出城去,杀陶贼一个鬼哭狼嚎!”

    关羽最终还是收回了命令,司马懿和赵云等人对视一眼,都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关羽嘴上说的轻松傲慢,望着远处那面“魏”字皇旗,心中却恨到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魏军中军。

    关胜飞奔而回,拱手道:“陛下,臣已尽力,关羽那厮脸皮厚的紧,就是不敢出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,你也不必失望,早晚有你杀关羽的时候。”陶商一笑安慰,遂是下令全军还营。

    数万魏军在耀武扬威之后,徐徐退去。

    陶商还往大营,回到皇睡,召集众文武,共商破城之策。

    傻憨的罗士信头一个嚷嚷道:“陛下,俺瞧着咱们军中那个什么天雷炮厉害的紧啊,赶紧轰破了城池,好让俺去拧下那猴屁股脸的脑袋啊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的憨话,引的大帐中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刘基笑道:“涿县城墙远不及易京坚……坚固,罗傻子说的倒也没……没错,咱们若是集中千门天雷炮,不出十日必可一举破……破城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,你以为呢?”陶商目光看向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却淡淡道:“想要破涿县,并非是什么难事,但涿县一失,刘备必会退还蓟城,做最后的抵抗。臣听闻那蓟城被刘备修筑的异常坚固,城中所屯的粮草,足可支一年,我军若是鏖兵蓟城之下,只怕到最后很有可能要无功而返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张良接着道:“所以臣以为,我们不如把涿县围而不攻,介时刘备对关羽不能见死不救,就只能尽起大军前来,两军对峙,比拼的就是国力,我大魏国力雄厚,有足够的资本耗下去,而大耳贼国力本就弱小,今又失了满州,又遭受安禄山之乱的破坏,国力更加衰落,他要是跟我们比拼消耗,到最后不用我们出手,说不定他自己就先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你的意思,是叫朕利用关羽,把刘备和他的大军拖在这里,消耗他的粮草国力,最后不战而胜。”陶商眼前一亮,立时就会意了张良的献计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,臣正是此意。”张良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韩信也附合道:“子房大人言之有理,我军若跟刘备死战,最后就算灭了刘备,必也要伤及元气,而那耶律阿保机按兵不动已久,分明是要坐山观虎斗,介时若趁着我军疲惫之际,大举进攻幽燕,我军新得幽州,立足未稳,只怕难敌鲜卑铁骑,到时反让耶律阿保机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韩信一席话提醒了陶商,令他猛然想起,灭了刘备之外,并非就是天下太平,塞外还有耶律阿保机这个强敌,满州的完颜阿骨打也在崛起,此二人可以说是比刘备更难对付的强大敌人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这两个敌人,此番伐汉之役,他就必须要有所保留,绝不能不计将士牺牲的蛮干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陶商旋即权衡出利弊,一拍案几,欣然道:“你们说的有道理,朕就把关羽围死在涿县,利用他来消耗大耳贼那点可怜的家底,朕看他能跟朕耗到几时!”

    这章晚了点哈,木办法,刚来电啊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