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分道扬镳

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分道扬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晓彤不信。

    陶商早就料到了她会不信,毕竟关羽在她心目中那忠义的伟光正象,已经存在了多少年,也绝不可能因为关胜的一席话,就此轰然瓦解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陶商也不会把上官婉儿给召到前线来了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陶商目光转向了上官婉儿,“婉儿,她既然不信,你就给她好好讲讲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臣妾就尽力一试了。”上官婉儿站起来向陶商福了福身,便走了上前。

    关晓彤则冲着她嚷道:“臭女人,你别再废话了,你无论怎么诋毁我父帅,我关凰都绝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我们绝不会听信你们的谣言。”关银屏也跟着附合道。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,那是你们的事。”上官婉儿淡淡道:“我只负责把真相,把道理讲给你们,如果那时你们依旧执迷不悟,只能说明你们愚不可及,陛下自会处置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上官婉和便绕着她二人转起了圈,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于上,品一杯好酒,欣赏自己爱妃的表演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这些年来上官婉儿经过历练,这张嘴皮子确实伶俐了许多,口才精进了许多,已经大有接近张仪和苏秦,这等拥有“说客”天赋者的风采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辩才到底还是要逊色于张仪之流不少,正常情况下,绝不可能啃下关家姐妹两块硬骨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为什么要让关胜先上的原因,无非是增加她劝降成功的机率而已。

    大帐中,回响着上官婉儿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时而温情,时而又残酷言语声音。

    那关家双胞胎姐妹的表情,终于开始了变化,由先前的亢奋决然,渐渐眼神中开始涌起了怀疑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劝降天赋正在挥作用,她们已经开始在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真相就是如此,道理我已跟你们讲的再明白不过,你们是继续助纣为桀,还是幡然省悟,就看你们自己的了。”上官婉拂袖而去,回到了陶商的身边。

    劝降结束,是该看结果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饮尽杯中之酒,鹰目冷绝的俯视着她二人,冷冷道:“降与不降,尔等该是做抉择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帐前二女,娇躯皆是一震,眸中已是涌起翻涌倒海般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显然,关胜的真相,再加上上官婉儿的劝降天赋,已经使她们的内心产生了深深的动摇。

    对关羽,对所谓的匡扶汉室,对所谓的正义,她们也产生了深深的质疑。

    她们旧的思维在崩溃,新的思想在重建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,纠结了半晌,关晓彤原本已动摇的那张俏脸,陡然间又变的愤怒狰狞起来,冲着陶商沙哑的叫道:“姓陶的,我关氏一门,只有战死,绝无投降,我不相信你诋毁我父亲的那些鬼话,我和妹妹也绝不会归顺臣服于你,你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商剑眉顿时一凝,回头瞟了上官婉儿一眼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无奈的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也尽了力,谁想到这个关凰竟是这么一块硬骨头,纵究还是没有啃的动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阴沉下来,目光又射向了关银屏。

    此刻,这位双胞胎中的老二,表情却不如她的姐姐狰狞亢怒,她贝齿轻咬着朱唇,微微低着头,眼眸中思潮翻滚,依然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但她的眼神中,那种执着,那种傲慢,那种愤怒的情绪,却在一点一滴的消逝,取而代之的,却是越来越多的失望和动摇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深吸一口气,松开了朱唇,眼眸中残存的那一丝决然,就此烟销云散,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“银屏……银屏愿意归顺大魏,归顺陛……陛下。”说着,她双膝一屈,跪倒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关银屏臣服!

    陶商眼前立时一亮,没想到这双胞胎的老二,性格竟然跟她的双胞胎姐姐大不相同,竟然被说动了!

    这可真是一个意外之喜啊……

    原本亢怒的关晓彤,陡然间骇然变色,惊悚茫然的目光看向关凤,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这世上最诡异,最无法理解之事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疯了吗?你怎么能降这奸贼,你快给我站起来,立刻!”惊异万分的关晓彤冲着她吼叫,嗓子都气哑了。

    关银屏却依旧长跪于地,叹道:“阿姐,其实这么多年以来,我一直都在怀疑父亲他是徒有虚名,经历了那么多事,我亲眼目睹了父亲的种种所为,再加上今日有叔父揭露了真相,我已经彻底的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他跟那刘备都是一丘之貉,我关银屏决计不再为他们卖命,从今天起,我要开始做对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银屏!你——你——”关凰气到眼珠子都快炸出来,一张俏脸憋满了赤血,惊怒到无言的地步。

    关银屏却反劝道:“阿姐,你向来比我聪明,你不可能还看不清父亲的真面目,不要再继续助纣为桀,不要再一错再错下去了,跟我一起归降大魏,归顺于陛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关凤!”

    气到胸脯剧烈起伏的关凰,一声怒吼,眼中喷涌着无尽的失望与怒火,冲着自家妹妹骂道:“你这
神道丹尊帖吧
个禽兽不如的畜牲,你竟敢听信奸贼的谎言,竟敢背叛自己的父亲,你就不怕遭天打五雷劈吗!”

    面对姐姐极尽恶毒的怒斥,关银屏却没有一丝愧咎,只正色道:“父亲竟然忍心抛弃自己的生母,害死自己的弟妹侄儿,他的所作所为,与禽兽何异?我若再愚忠于这样的父亲,为虎作伥,那才是真正的禽兽不如,那才真的要遭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关凤已气到秀鼻冒烟,明眸喷火,气到哑口无言的地步。

    陶商却欣慰的笑了。

    两姐妹之中,好歹是劝降成功了一个,收获还是不错的,至于关凰这个固执的小蹄子,留着她慢慢收拾也不迟,就不信最后征服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

    当下陶商哈哈一笑,拍案而起,亲自上前将关银屏伸手扶住,口中赞道:“没想到关羽还能有你这样识大义的女儿,很好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大魏的一员,就是朕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恕银屏之罪,银屏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。”刚刚被扶起的关银屏,又要下拜。

    或许是她先前跟陶商一战时,身上受伤不轻,本就乏力,适才被陶商扶起的猛了,血液跟不上,这时马上又要跪,脑子顿时便有些缺血,眼前一晕,身子就向前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陶商神色一动,不及多想,急是伸手相扶。

    他本来也没什么别的心思,只是单纯的相扶她,只是事仓促,这一扶不要紧,手掌正好扶按在她傲然挺拔的雪峰上。

    那种熟悉的舒爽感觉,立时而生,搅的陶商身形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而关银屏稍稍犯晕后,转眼又就恢复了清醒,当她瞟到陶商正扶着她“不雅”之处时,顿时是羞到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而这一瞬间,当日她被陶商斩碎胸前衣甲,春光外泄时的尴尬画面,鬼使神差的也跟着浮现在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当日的羞耻,今日的暧昧尴尬,顿时搅到关银屏是心潮澎湃,滚滚的羞意搅动着气血,直冲脑海。

    气血冲脑,心神不宁的刺激下,关银屏“嗯”的一声哼吟,便即晕厥了过去,少女的青春娇体,顺势就倒在了陶商怀中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不就是不小心碰了碰那里么,至于就晕过去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纳闷,赶紧将她扶住,顺势抓住她的手腕试了下脉博,却才现她的脉相时强时弱,分明是有伤在身的样。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,她先前还被我伤到过,怪不得不能受刺激!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恍然省悟,忙向上官婉儿令道:“婉儿,把她扶到你帐中去安置,赶紧把扁鹊也召去给她治伤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已看出陶商对这个关凤有心,自然不敢怠慢,忙是召唤一众女兵,麻利的将关凤抬出了皇帐。

    送走关凤,陶商的目光这才转身了关晓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还沉浸在对妹妹背叛家族的惊愤之中,似乎恨不得关银屏马上死掉,对她的晕厥没有半点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倒是个深明大义的聪明女子,你这个做姐姐,怎么反倒愚不可及,为何不同她一道归顺于朕?”陶商还想试一试,再次向她抛出了橄榄枝。

    关晓彤却小嘴一扁,愤愤不平道:“我真没想到,我们关家竟然会出了这样一个败类,你以为我关氏一门,全都是像她一样贪生怕死,不知廉耻之徒吗!你趁早绝了让我归降的心吧,要杀要剐,给个痛快!”

    说罢,关晓彤把眼一闭,把脖子一扬,摆出了一幅慷慨赴死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一沉,鹰目中顿时燃起了几分杀机。

    虽说能同时享用一对双胞胎美人,会是一种很让人期待的新鲜刺激,但陶商却并非是为了一己私欲,就被迷昏了头的昏君。

    至于她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陶商也不是非要不可,毕竟他可以靠扈三娘的1点武力值,先冲上半步武圣,又能靠关凤1点武力值,冲上1o1点的初级武圣。

    1o2点和1o1点,对于拥有暴击天赋的陶商来说,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。

    既然关凰不是非留不可,就冲着她这态度,宰了她显君威,也并非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身上有什么天赋的话,我或许还会惦量一下,就只区区1点武力值,你以为我就真舍不得杀你吗!”陶商心中暗忖,眼中杀机越来越凛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脑海中,又响起了系统精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本系统友情提示,对象关凰虽然没有天赋,但她跟她妹妹关凤组合在一起,同时被宿主迎娶的话,宿主就可以获得她们身上的相性技。”

    相性技!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却没想到这关家两双胞胎身上,竟然存在相性技,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啊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,她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相性技?”陶商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关氏两姐妹的相性技是……”系统精灵说出了相性技的名字,又向陶商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陶商眼中的杀机,顷刻间便烟销云烟,脸上涌动着惊喜,口中喃喃道:“我去,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相性技,看来这个关凰是说什么也杀不得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