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朕要让小蹄子心服口服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朕要让小蹄子心服口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中军皇帐。

    当陶商下了城头,兴致勃勃的赶回皇帐时,上官婉儿已经身在其中,一脸风尘仆仆的疲色,显然也是刚刚才赶到了前线。

    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上官婉儿一见着陶商,脸上的疲惫顿时被笑容取代,向着他盈盈福身。

    “婉儿快快免礼。”陶商忙上前将她扶起,“这么急着把婉儿你传来前线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淡淡一笑,摇头道:“还好了,冀州多是平原,这一路还算平坦,没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陶商便扶着上官婉儿坐下,虎爪在她丰腴的翘臀上,狠狠的抓了一把,笑眯眯道:“看来婉儿你在邺京这些日子养的不错吧,身子又丰满了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坏笑时,陶商的目光就已陷在了上官婉儿那衣裳包裹不住,呼之欲出的两座傲峰深沟之中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当初好歹跟着陛下南征北战,现下被陛下扔在了邺京里,整日里不是吃就是睡,人不变胖才怪。”上官婉儿嘴里撒娇似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她很快注意到了陶商目光在盯着自己哪里,脸畔顿生红晕,却假意觉着帐中闷热,把衣衫撩的更开几分,让陶商能更加清楚的欣赏自己引以为傲的酥峦。

    “稍稍胖点才好,那样摸起来才有肉感嘛,嘿嘿。”陶商邪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什么嘛,好羞人~~”上官婉儿故作羞怯状,表情难为情,却又故意把傲峰往陶商跟前凑去。

    陶商咽了口唾沫,一时血脉贲张,便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……

    “禀陛下,关凰关凤二女已带到。”正当这时,帐外响起了御林卫的禀报声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顿时回到正题,伸到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,干咳一声,喝道:“还等什么,速把两个小蹄子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春心已被撩起,已做好了欲拒还休,却又半推半就,迎承君恩雨露的准备,却不想陶商半道上忽然收手,便有些兴意阑珊。

    她又听到陶商说什么“两个小蹄子”,便扑扇着长长的睫毛,好奇问道:“陛下,那关凰和关凤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嘛,她们是关羽的一对双胞胎女儿,前日一战被朕活捉,朕把婉儿你请来,就是想借着你这张伶牙利齿,把她二女给朕说降了。”陶商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双胞胞女儿……

    上官婉称眼眸波动,悄悄的向着陶商瞅了几眼,察颜观色后,很快就悟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运气还真是好呢,竟然猎到了一对以胞胎,如果臣妾没有猜错的话,这对关氏双胞胎,多半还应该是美人胚子吧。”上官婉儿小嘴微微嘟了起来,语气中夹杂着一丝醋味。

    “她们倒也是有几分姿色,却又怎及得上婉儿你的绝色天香呢。”陶商笑眯眯的给她喂起了蜜语,手又轻轻把她的蛮腰一搂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听着心中甜蜜,那股醋味也中和几分,只得故作无奈的一声幽叹,“唉,这也是没办法,谁让陛下你是天命在身,走到哪里都是桃花泛烂呢,臣妾为了不背上一个妒妇之名,也只能为陛下试一试了,不过能不能劝降得了那关氏姐妹,臣妾却不敢保证哦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爱妃你只需尽力一试便是了。”陶商把上官婉儿往身前一贴,顺势便赏给她一个香吻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眉色绯红,低眉羞笑,却又甚是满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他二人打情骂俏时,帐帘掀起,那关晓彤和关银屏,却被押解入帐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从上官婉儿身上移开,向着帐前两匹小野马一望,顿时眼前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先前她二人身着军服衣甲之时,虽然英姿卓约,却掩盖住了她们的身姿,少了几分女儿家应有的柔媚。

    而她二人被俘后,陶商便强令一众强悍的女兵,扒去了她们破碎的衣甲,强行为她们换上了件明艳修身的女人新衣。

    眼下她们换上女装,那窈窕有致的身段,那清丽绝美的脸蛋,尽收眼底,看的陶商是心头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说,单把关氏姐妹其中一人拿出来,相貌虽然出众,但也比上官婉儿要逊色三分。

    但是把这么一对美艳动人的双胞胎,往跟前这么一站,那种新鲜,那种奇特的景致,就远胜于一个单独的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饶是陶商纵游花丛,看到这对双胞胎的身姿时,也不免心头荡漾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瞧见这对双胞胎姐妹花时,花容不禁也为之动容,悄悄凑到陶商耳边,啧啧赞叹道:“陛下的桃花运还真是好的很啊,竟然得了这么两个世间罕见的双胞胎尤物,臣妾真得好好恭喜陛下了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上官婉儿的恭喜低语,陶商心情更好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在大笑,帐前那一对关氏姐妹,却挺胸傲立在则那里,横眉冷对着陶商,俏脸上写着恨怒刚烈的神色。

    看到陶商的眼神不对,红衣的关晓彤第一个不能忍,小酥胸朝着陶商一昂,傲然道:“陶贼,你有种就杀了我们姐妹,我姐妹乃将门虎女,绝不会屈服于你这等奸贼,你快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杀便杀,给我们个痛快,我关银屏绝不眨一下眼。”蓝衣的关银屏,也挺着傲峰,冲着陶商扬起高傲的头。

    不愧是关羽的女儿,跟她们的爹是一样的骄傲,一样的目中无人,都已经沦落成了阶下囚犯的地步,还这等嘴硬,还敢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顿时燃起一丝怒焰,冷冷道:“你们两个小蹄子,还敢在朕面前逞狂,看来你们还是没有吃够教训啊,信不信朕现在就扒了你们的裤子,狠狠的抽你们的屁屁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原本倨傲的关家两姐妹,顿时是娇躯一颤,小脸一红,嚣
天界手机txt下载
张的火焰熄灭了三分,眉眼中掠起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她们的脑海中,陡然间就浮现起了,当日在战场上被俘,被陶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大巴掌抽打自己翘臀时的尴尬羞辱。

    关晓彤又慌又气,却又不甘心被陶商这样胁迫,便一咬牙,冲着陶商叫道:“姓陶的,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,竟用这等卑鄙下作的手段来威胁我们,你算什么英雄好汉,还有没有帝王的风度!”

    她的斥责还没有说完,陶商便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斥着讽刺的味道。

    关晓彤秀眉一凝,喝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!”

    “看来跟刘备在一起的人,都会沾染上那大耳贼虚伪的习性,你们两个也不例外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向上官婉儿道:“爱妃,既然她这么笨,那你就替朕告诉她,朕为何而笑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用同样讽刺的口吻,淡淡道:“这位姓关的姑娘,你忘了你和你们汉国的人,先前是如何抵毁我家天子为篡国奸贼,残暴之徒的了么,现在你却又想让我家天子拿出帝王风范,用什么堂堂正正的手段来对待你们,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,就不觉的虚伪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我——”关晓彤被戳中了脊梁骨,呛到满脸通红,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时,那关银屏却又站了出来,向陶商正色道:“就算抛开什么帝王身份不说,你身为一个男人,难道就好意思这样逼迫我们两个女子吗?”

    这关银屏的语气态度,倒是比她那姐姐温和了许多,不过她说出来的话,却一样让陶商觉的可笑。

    一声不屑的狂笑后,陶商冷冷道:“朕对自己的女人,当然要怜香惜玉,你们却是朕的俘虏,是朕的战利品,朕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,你们以为,你们有让朕对你们手软的资格吗?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一番禀烈霸道之言,把关银屏也呛的是身形一颤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朕今天心情倒是很好,算你们走运。”陶商话锋骤然一转,英武的脸上浮现几分笑意,“朕这回就不用威胁的手段逼你们臣服,朕要你们心服口服的拜倒在朕的脚下。”

    听着陶商自信之言,关家两姐妹对视一眼,眼中却掠起了深深的不屑。

    关晓彤更是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你别作梦了,我们姐妹是软硬不吃,不管你用什么手段,我们绝不会臣服于你!”

    “话说这么满,小心到时候自己打自己的脸了。”陶商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冷笑,却把手一挥,“来人啊,速去把关胜传来。”

    在让上官婉儿出手之前,陶商先要给她们上一道开胃菜。

    关胜,就是这道菜。

    关家两姐妹一听到关胜的名字,身形陡然一震,俏脸上立时涌起滚滚仇恨,却又猜不透陶商这奸贼,把害死她们长兄关平的,那个关家的败类叫过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关胜从容入帐,拜于帐前。

    陶商示意他起身,目光一指那关家两姐妹,“云威,这二女就是关羽的双胞胎女儿,朕叫你前来,就是让你告诉她们,关羽当年都做了什么好事,让她们知道知道,她们那看似忠义的父亲,是怎样的真实嘴脸。”

    关胜得令,遂是深吸一口气,将当年关羽如何抛弃自己老母,如何害的他妻儿被杀的种种不堪,一句句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还慷慨无畏,要死要活的关家两姐妹,转眼间已是听的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关晓彤愕然,关银屏愕然,二人身形剧烈的颤抖,眼眸中奔涌着匪夷所思的神色,思想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击。

    她们万万也没想到,她们心目中那个伟光正的父亲,那个整天都把忠孝仁义挂在嘴边,叫嚷着要匡扶汉室,要拯救天下黎民百姓的美髯公,当年竟然做出了这等不孝不义之事。

    他竟然为了自己的逃命,丢下了生他养他的老母,抛下了自己的弟妹,抛弃了流着关家血脉的侄儿!

    这所作所为,简直跟孝义二字截然相反,简直形同禽兽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父亲良知泯灭,我关胜发誓,不光要杀了他,还要杀尽他的血脉,讨还公道,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杀关平的原因,至于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关胜的目光看向了陶商,轻轻吐了一口气,“我本来也非要杀了你们不可,但天子于我有知遇之恩,如果你们能弃暗投明,臣服归顺于天子,天子又决定饶你们一命,那我就网开一面,放你们一条生路,否则,关平就是你们的下场!”

    关晓彤和关银屏二人,此刻已是僵硬石化在了原,眼眸中涌动着痛苦惊骇的表情,渐渐已产生了失望。

    真相大白之下,关羽在她们心中高大的形象,正在轰然瓦解。

    她们对关羽的感情,也在由崇拜,渐渐变的失望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父亲他当年竟然是这样的人,他竟然抛弃了我们的祖母,竟然害死了我们的伯母和堂兄,父亲他实在是……”关银屏声音沙哑哽咽,贝齿紧紧咬住了嘴唇,竟已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关银屏的话,却象是针一样,深深的扎入了关晓彤的心头,深深的将她刺激到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朝着关胜歇厮底里的骂道:“你胡说八道,我父帅乃是光明磊落,忠孝仁义的真英雄,他绝不可能干出你说的那种事,那是只有你这种禽兽才会干出来的事,你害死了我大哥,还敢这样诋毁我父亲,你这个禽兽,你会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骂完了关胜,关晓彤又冲着陶商骂道:“姓陶的,你叫这畜牲编造谎言,诋毁我父帅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,你无非是想破坏父帅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,好离间我们,让我们背弃父帅,臣服于你,我告诉你,我关晓彤才不会那么傻,我绝不会上你的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