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天下女子之表率

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天下女子之表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杀皇后?

    杀马蓉!

    刘备竟然要西门庆去杀了那个跟他有过苟且,却又不为人知的女人!

    西门庆身形微微一颤,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不过,那惊色也只是一闪而过,西门庆的嘴角很快就扬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暗暗松了一口气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,终于是落地。

    因为,马蓉只要活着一天,对他来说,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,就等于在他的头顶,时刻悬了一柄利剑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她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跟马蓉生了那种见不得人的苟且关系呢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马蓉跟安禄山有染,而他西门庆又是以安禄山心腹的身份,向刘备出卖了安禄山,还道出了安禄山跟马蓉的奸情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刘备才把他视为了大忠臣,对他是加倍信任。

    倘若马蓉在刘备的威逼之下,把他跟马蓉的奸情也和盘托出,到时候刘备会何等震怒,会以何等残忍的方式杀了他,他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刘备要西门庆杀马蓉,正中他下怀。

    只要马蓉一死,他俩之间的那段苟且秘密,就将随着马蓉一起,永远被沉埋于地下。

    而他西门庆,也将从此高枕无忧,以一介忠臣的身份,继续被刘备所器重,荣华富贵还不是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“陛下当真要杀皇后?”西门庆故作凝重,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觉的,这贱人做下了这等不知羞耻之事,朕还能容许她再活着吗?”刘备冷冷反问。

    西门庆忙一拱手:“臣明白了,臣定将此事办的干净利索,请陛下放心。”

    刘备点点头,朝他挥了挥手,示意他去。

    西门庆当即拱手告退,直奔圣凰宫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西门庆都在琢磨着用什么手段弄死马蓉,不知不觉中,已来到了圣凰宫。

    “本将有圣旨在身,尔等不得命令,谁敢擅入宫中,立斩!”西门庆冲着门口的守卫们喝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卫兵们慌忙回答。

    西门庆这才大步走入了空空荡荡的圣凰宫,时隔许久,再次踏入了这座熟悉无比的宫殿,心中不禁是感慨万千的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,不由浮现出了跟马蓉激情肆意的那一幕,他们当初可是在这座宫殿几乎每一个隐秘的角落,都留下了爱的痕迹。

    时值如今,世事却已天翻地覆,他竟然要亲手来杀死马蓉,当真也是造化无常了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西门庆来到那扇反锁的内宫门前,深吸过一口气,缓缓的将门推开,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张冰冷的锦榻上,马蓉正伏在那里战战兢兢的抖,满脑子都是适才安禄山被杀之时的恐怖画面,只要一想起刘备当时的疯狂样子,她的后背就直毛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最短的时间里,清洗掉了自己身上的血污,换上了一件干净又充满诱惑轻纱薄衣,不安的等候着。

    显然,她对刘备还心存一丝幻想,幻想着刘备会来看望她一眼,然后她就可以趁机施展诱惑之术,跟刘备来一场激情,把刘备服侍高兴了,也许就可以换回刘备的宠爱。

    再不济,就算刘备废掉她这皇后之位,她至少也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听到门开的声音,马蓉娇躯一颤,赶忙收起一脸的余悸,从床榻上爬了下来,堆起媚笑打算上前迎接刘备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是西门庆是,笑脸顿时一沉,脸上浮现惊色,脱口一声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再次见到我,难道皇后娘娘很意外吗?”西门庆冷笑着,缓缓的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马蓉秀眉深皱,一脸厌恶,愠怒道:“你给本宫滚出去,本宫不想看到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若非是你,本宫岂会落到这般田地!”

    说着,马蓉拂袖转身,不屑于多看西门庆一眼。

    西门庆却手一伸,猛的就把马蓉搂入了自己的怀里,讽刺道:“安禄山那肥猪,就凭他那点能耐也想造反,真是笑话,我西门庆何等聪明,怎么会跟着他一起往火坑里跳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,放开本宫!”马蓉却不听他的解释,双手拼命的在西门庆的身上乱打。

    西门庆顿时就被惹火了,抬手一个巴掌,狠狠的就抽在了马蓉的脸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马蓉那娇嫩的身子,被抽的原地转了几个圈,一下子就翻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西门庆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打本宫!”翻倒在地的马蓉,手捂着火辣辣的脸,冲着西门庆怒斥,眼中已盈满了羞怒委屈的泪光。

    西门庆却拍了拍手,冷哼道:“你以为你还是皇后,还有资格在我面前摆皇后的架子么,我告诉你,陛下现在已经在和诸葛亮他们商量,到底是只废了你皇后的身份,还是直接杀了你,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耍威风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庆说了谎,但这谎话却让马蓉信以为真,吓到花容失色,瞬间所有的派头都吓到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陛下是仁义之君,不会那么绝情,不会的……”马蓉声音沙哑,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仁义之君?”西门庆又是一声嘲讽的冷笑,“亏你还跟陛下在一个床上睡了那么多年,竟然没有看出来,咱们的这位陛下,所有的仁义都在嘴上,实际上却是最虚伪,最冷酷,最自私,比那魏国皇帝陶商不知奸诈多少倍的一个天下第一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马蓉身形又是剧烈一颤,刚刚想要站起来,却又一屁股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愣怔了一瞬后,马蓉又哭丧着脸道:“就算陛下无情,那些大臣们也不会让陛下杀我的,我好歹也是皇后啊。”

    “安禄山那么嚣张,得罪了多少大臣,这么多年来,若非有陛下宠着,有你在背后撑腰,大臣们早就恨不得弄死他
极品小画郎笔趣阁
,如今安禄山已死,你觉的那些大臣们会不趁机落井下石,把你一并除掉吗?”西门庆又是一番冷嘲热讽的话,斩落了马蓉所余下的希望。

    马蓉彻底的石化在了那里,吓到惊魂落魄,慌到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而西门庆则傲然的站在那里,欣赏着马蓉的惊慌失措,那副表情就好象是在告诉马蓉,现在能帮到你的,只有我西门庆。

    马蓉反应也是极快,惊慌片刻,猛然便省悟。

    她几下扑了上去,双手抱住西门庆的大腿,就象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,死也不放,嘴里泣声哀求道:“庆郎啊,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,念在你我之间曾经的情谊,你一定要替我说说话,救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西门庆腿一抬,便像是踢死狗般,马蓉踢开,冷冷道:“你以为我西门庆真对你有情么,若非是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,又是皇后,对我的仕途有帮助,你以为我会那么卖力的讨好你,让你享尽快活吗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西门庆了也不屑于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,干脆捅破窗户纸,把残酷的真相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马蓉就觉自己心头在被刀子狠狠的戳,又羞又怒,悲怨万分,却又不敢作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西门庆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。

    她便只好抹着眼泪,巴巴的泣道:“就算是这样,你我之间至少还有肌肤之亲,只要你能救我一命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,求求你了,庆郎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马蓉那副卑微哀求的德性,西门庆心中是一阵的畅快,却还嫌不够,眼珠子一转,便冷笑道:“想要我替你说几句好话也可以,那就像狗一样给我爬过来,还要说我马蓉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,求西门大爷救我一命,我要是听舒服了,或许会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说着,西门庆便坐在了榻上,二郎腿一翘,坐等着马蓉表演。

    马蓉娇躯又是一震,脸都羞红到了耳根子,心中是悲愤万千,万没有想到西门庆一朝得势,竟会如此猖狂,竟然要让自己这么恬不知耻的去求他。

    只是,她心中纵有一万个怨恨,一万个不情愿,一万个羞耻,也抵不过对死亡的畏惧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马蓉只得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步步的爬向了西门庆,嘴里还低低:“我马蓉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,求西门大爷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?”西门庆故意假装听不到。

    马蓉没办法,只好忍着无尽的羞辱,又大声的重复一遍:“我马蓉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,求西门大爷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看着曾经高高在上,把自己视为玩物,供她快活的大汉皇后,如此卑微无耻的自辱,如此厚着脸皮的向自己求饶,西门庆是何等的痛快,痛快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而他也对这圣凰宫再熟悉不过,如今卫兵和宫女们都在殿外,此间身处内宫深处,隔着几重墙壁,没有人会知道里边生了什么,他可以尽情的放肆。

    狂笑声中,西门庆突然间跳了起来,一把就抓起了马蓉的头,如拖死狗一般把她拖上了床榻,将她头朝下按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马蓉头皮都快要被扯裂,痛的是一个劲的尖叫,又知道西门庆狂性大,逼她如此出丑求饶都嫌不够,竟还要占有她。

    惊羞悲愤之下,马蓉本能的就扑腾起手脚,想要反抗。

    西门庆却死按着她,嘴巴凑到她的耳朵,冷冷问道:“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替你说好话了?”

    一句阴冷的问言,瞬间击碎了马蓉残存的反抗心思,为了活命,只是紧咬住嘴唇,停止了扑腾,乖乖的伏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内殿中,野兽般的嘶吼声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马蓉心中的羞愤之情,渐渐消逝,取而代之的,则是身在云端的如醉,不知不觉中,她竟然沉醉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就在她迷离如梦,几乎就要飞上巫山之巅时,西门庆的脸上,陡然间掠起了狰狞的冷笑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一伸手扯下了一卷白绫,狠狠的就从后面勒住了马蓉那雪白的脖子,双手肌肉爆涨,往死里的勒。

    正迷醉中的马蓉,作梦也没想到,西门庆竟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要她的命,一瞬间吓到魂飞破散,拼命的抓住白绫,想要从脖子上扯开,只可惜气力微弱,白绫只越勒越紧。

    这时,西门庆的嘴巴又一次凑到了她的耳边,嘿嘿的冷笑道:“告诉你吧,我是奉了陛下之命来要你的命,刚才的一切,我只不过是最后再玩弄你一次,没想到你还是那么蠢,蠢人是不配活在这个乱世的,安心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马蓉是心痛欲绝,悲怒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,疯也似的挣扎,却根本无济于事,只能在窒息之中,神智飞的流逝,身体飞快的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马蓉双手终于耷拉了下去,身子再也不动一动,眼珠子定格在惊恐斗睁的一瞬,就此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西门庆这才松了白绫,连看也没多看马蓉的尸体一眼,提起裤子拍了拍手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回到金殿中时,刘备已在那里等候多时,诸葛亮等文武大臣们,也都齐集在了殿前。

    西门庆走上前去,拱手低声道:“回禀陛下,陛下交待臣办的事,臣已办妥。”

    刘备微微点头,那眼神就像是卡在心头的一根刺,终于拔了下来,终于可以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便轻吸一口气,手一拂,长叹道:“朕已查明,皇后马氏不肯屈服于安贼胁迫,在朕收复京城前就已悬梁自尽,实乃古往今来皇后之楷模,烈女之典范,朕决定厚葬马氏,追封其为忠贞皇后,以为天下女子之表率。”

    校园版三国又更新了,今晚还会一篇“圣诞美人”特辑,兄弟们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tangyangui1ai,精彩番外,精彩美图等着大家哦。圣诞快乐,么么哒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