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疯如野兽

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疯如野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刘备身形剧烈一震,就感觉自己仿佛被十几道闪电同时劈中,脑海里是头晕目眩,几乎要当场就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他更感觉,自己的那颗小心脏,仿佛同时被千万柄利刃,狠狠的扎了进去,扎到他心碎欲绝。

    他甚至是感觉,自己仿佛在万众瞩目中,被剥光了衣服,就那么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,羞耻到了无地自容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想吐血!

    他虽然从西门庆口中,得知了马蓉跟安禄山苟且的真相,脑子里也不止一次的想象过,那一对狗男女苟且时的无耻画面。

    但那毕竟也只是想象而已。

    今日,他却万万没有料到,就在自己夺回京城,将要坐回龙椅的前一瞬间,他竟然真真实实的目睹了,安禄山跟马蓉苟且的画面!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刺激,何等的羞辱!

    这一瞬间,刘备只觉胸中气血翻滚,一口老血顶到了嗓子眼,几乎又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吐血前的一瞬,刘备脑子里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,千万要冷静,为了大汉社稷,为了争夺天下的霸业,千万要咬住这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华佗告戒过他,他已多次气血攻心,内脏已然受伤不轻,若是再有控制不住情绪,导致怒血攻心的话,就算华佗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吐血,我不能吐血,我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心中一次次的默念,刘备连着深吸了几口气,终于是强行平伏下了激荡的怒血,咽下去了那口已经顶到嗓子眼的鲜血。

    然后,他便提着手中染血的长剑,铁青着一张脸,咬牙切齿,大步流星的向着那苟合的二人冲去。

    殿门被轰然踢开,巨响声也吸引了龙座上的二人。

    正自娇喘的马蓉,斜目瞟去,陡然见看到,自己的丈夫刘备竟已踏入了金殿,正怒气冲冲的朝着她奔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已放弃抵抗,甚至已经沉醉其中,渐渐开始忘乎所以,开始享受起了被安禄山的征伐。

    刘备出现的一瞬间,她陡然间惊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跟安禄山的这副丑态,竟已清清楚楚的被刘备,被自己的丈夫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马蓉娇躯剧烈一颤,立时陷入了无比羞愧之中,一张脸羞到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安贼,你个禽兽,快放开我,放开我啊,你这畜牲——”马蓉又重新挣扎,重新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蓉当然争挣扎,她还不知道,刘备早已从西门庆口中,得知了她跟安禄山之间的苟且之事。

    现下她若不赶紧挣扎,表现出自己是被迫,被刘备看在眼中,误以为她还很享受却当何是好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要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安禄山却没有停止,反而是更加的疯狂,兴奋如兽的目光甚至是直面刘备,肆意的狂笑:“大耳老贼,你夺下了蓟京又怎样,我安禄山照样让你遗臭万年,最后羸的那个人,还是我安禄山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刘备已如愤怒的老狮子,一跃跳上了高阶,手中长剑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安禄山的胸口扎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剑穿心。

    安禄山的胸膛,瞬间被扎出一个血窟窿,大股的鲜血飞溅出去,溅了马蓉一身一脸,吓到她“啊啊”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贼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禄山眼珠子睁的斗大,口中喷涌着鲜血,颤委巍的伸出了手,五指在虚空中不停的抓着,好似想要抓住刘备的脖子,把他活活掐死。

    “畜牲,我让你背叛我!我让你背叛!”

    刘备口中咆哮大骂,双手左右开弓,双股剑轮流着刺向安禄山。

    刺进去……

    拔出来……

    刺进去……

    拔出来……

    大殿中回荡着刘备歇厮底里的大骂,骨肉被洞穿的撕裂声夹杂其中,还有马蓉那惊恐的尖叫声,刺的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刘备一边怒骂,一边出剑,一口气扎了安禄山数十剑,扎成了一个漏勺,那喷涌而出的鲜血,竟然把马蓉整个人都染成了赤色,仿佛从头到脚蒙上了一层血衣。

    终于,刘备筋疲力尽,再也没有力气疯狂下去,拔出最后一剑后,跌跌撞撞的倒退了两步,靠在了旁边的鼎炉上。

    满身是窟窿眼的安禄山,身上嘴里狂喷着鲜血,剧烈的晃了几晃,才从马蓉的身上,轰然翻倒在了龙榻下。

    寻常人要是被扎成这样,早就死了十七八次,安禄山也是身体太过肥硕,都被扎到满身是洞,竟然还差一口气没有咽下去,身子死而不僵的挺在地上抽抽。

    刘备喘了一口气,提起血淋淋的长剑,缓缓的走上前去,俯视着惨不忍睹的安禄山,心中畅快之极。

    “老狗……你……总有一……一天也会……也会……”安禄山只剩下一口气,却就是不死,还想要诅咒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深吸一口气,
无敌升级王最新章节
高高提起长剑,双手握紧剑柄,朝着安禄山的头就狠狠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剑锋从安禄山的嘴巴里边扎了进去,从他的脑子后边穿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禄山的身体剧烈一抽抽后,方才一命呜呼,僵硬在了原地,终于咽了气。

    金殿中,恢复了死一般的静,只余下了刘备大口大口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就连躺在龙榻上,被血污的模糊的马蓉,也被刘备的疯狂和凶残给吓到,缩在那里恐慌万分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备将安禄山嘴里的剑拔了出来,滴血的利剑朝着马蓉一指,厉声喝道:“你个不要脸的贱人,从朕的龙座上滚下来!”

    马蓉蓦然惊醒,方才意识到,自己刚才跟安禄山那龌龊一幕,已被刘备清清楚楚看在眼里,不恼羞成怒才怪,眼下安禄山已被扎成了蜂窝,说不定一怒之下,刘备还会宰了她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马蓉娇身猛的打了个冷战,顾不得满身血污的狼狈,急是抓起凌乱的衣裳,遮挡住了羞耻之处,连滚带爬的爬下了龙座,扑上去就抱住了刘备的腿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总算是来了,臣妾是迫不得已才被安贼那畜牲强迫,臣妾本已打算自尽以保清白,幸亏陛下及时赶来,把臣妾从那畜牲手里救下啊,陛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蓉哭的是梨花带雨,声泪俱下,俨然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,俨然已忘记了方才刘备闯进来的一瞬,她正以何等沉醉的丑态,享受着安禄山的所谓“强迫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想自尽以保清白么,朕成全你!”刘备一脚把马蓉从自己的跟前踢开,把那染满了安禄山鲜血的长剑,插在了马蓉跟前。

    马蓉吓的娇躯一颤,哭声骤止,惊慌的看着那柄晃动血剑,眼神惊恐茫然,似乎不敢相信,刘备竟真的要让她自杀。

    尴尬惊慌之下,马蓉又吱吱唔唔道:“臣妾当然……当然是想保清……清白,可禅儿他还小,他不能没有母亲,臣妾还是忍辱负……负重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禅儿反正也小,你死了他顶多也就是伤心一阵子而已,他很快就会把你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刘备用厌恶的目光瞟着马蓉,语气冰冷如铁,“你一死,朕很快就会给他立一个贤良淑德的新母后,好好的养他抚养长大,没有长这样厚颜无耻的母亲,禅儿才会真正长成一个合格的储君。”

    马蓉僵硬在了地上,神情尴尬羞愧,竟是哑口无言,不知如何以应。

    刘备见她半天不动手,不由火了,突然间怒喝道:“贱人,你不是说要死吗,你为什么还不快去死,你倒是给朕死啊!”

    马蓉吓的跌坐在了地上,全身颤抖,羞愧惊慌的巴巴望着刘备,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是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:“陛下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臣妾……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自杀。

    刘备已不耐烦,再多看她一眼都觉的恶心,拂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贱妇给朕拖回圣凰宫,不许她踏出宫半步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殿外士卒才敢一涌而上,将马蓉拖走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啊……”马蓉不断的嚎叫,不断的哭泣,如后如死狗一般,被无情的拖去了殿外。

    刘备深吸一口气,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前几步,一转身,屁股稳稳的坐在了那血染的龙座上。

    那种高高在上,君临天下的感觉,终于又重新拾回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如衣服,一个贱人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,对朕来说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朕终于夺回了朕的京城,终于又坐在了这张龙座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龙座只属于朕,这个天下也注定只属于朕,谁也别想从朕手里抢,安禄山不行,完颜阿骨打不行,还有陶商,统统都休想抢走朕的龙座!”

    刘备在心中暗暗发誓,拳头越握越紧,灰白的脸上重新燃起了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仿佛,他已经把自己的妻子和义子加诸在他身上的耻辱,转化成了动力,知耻而后勇,变的更加疯狂。

    这时,西门庆匆匆的赶到了殿中,向着刘备一拱手,欣喜道:“启禀陛下,臣已经找到了被软禁的太子,有陛下洪福护佑,所幸太子殿下只是受了些惊吓而已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无事,刘备松了一口气,暗暗感谢大汉列祖列宗保佑,终于是让他刘备没有绝后。

    暗自庆幸过后,刘备向西门庆招了招手,示意他近前。

    西门庆极善察颜观色,赶紧凑上近前,拱手道:“陛下有什么事尽管交待臣去做就是。”

    刘备深吸一口气,深陷的眼眶中闪烁起阴冷的杀机,压低声音,阴恻恻道:“朕现在要交待你去替朕办一件事,这件事朕本想亲自去做,但朕又不能去做,必须要由一个朕信得过的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请陛下吩咐。”西门庆忙又一拱手,一副随时赴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刘备咽了口唾沫,一字一句道:“朕要你去杀了皇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