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摧毁关羽的精神

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摧毁关羽的精神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转眼,刀锋袭至。

    关羽终于惊醒,根植于血脉中的那股子狂傲劲,再度焚身而起,陡然间盖过了那份对华雄死而复生的惊悚。

    “姓华的手下败将,就算是死而复生又如何,我关羽今天就再杀你一回,再把你送回地狱!”

    目空一切的狂啸声中,关羽眼中喷火,手中战刀如磨盘一般荡出,挟裹着半步武圣的巨力,迎着华雄斩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震天金属猎鸣声,再度刺破所有人的耳膜,膨胀出来的无数道冲击波,将脚下的地面斩出无数道沟壕。

    巨力冲击之下,华雄身形剧烈一震,就感觉强如海潮般的汹涌狂力,铺天盖地般的轰压下,震到他气血翻滚,有种将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华雄眉头一凝,强吸一口气,勉勉强强的撑住了关羽一击。

    数年以来,华雄的武力值虽然精进了不少,但也不过是96点武力值而已,纵然是空有一腔的怨恨,又岂能压倒关羽半步武圣之威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强弱立判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次华雄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    就在关羽狂傲,想要一口气再斩华雄之时,身后的关胜已一声虎啸,手中长刀追斩而至,向着关羽的后颈斩去。

    关羽刀已荡出一半,蓦然想起身后还有一个关胜,只得半道收刀而回,反手斩出。

    金属猎鸣,火星飞溅,关羽一刀轻轻松松的将关胜之刀震退。

    而这瞬息间的喘息,华雄已压制住了翻滚气血,双臂重新灌铸钢铁般的力量,舞动战刀当空斩去。

    关胜也提一口气,一声怒吼,战刀卷起猎猎狂劲,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两柄战刀,两员武力值皆在95以上的当世绝顶武将,两个都跟关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宿敌,拼尽全力,夹攻关羽。

    转眼间,狂风乱尘便将他三人包裹其中,方圆七八丈皆形如绞肉机一般,无数的刃影乱射,三人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华雄和关胜的武力值,虽然皆逊于关羽一个境界,但二人的武力值,好歹也皆在95以上,二人联手,勉勉强强又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关羽虽已是半步武圣,但也没有强到无所不能的地步,对战那二将时虽然依旧占据着上风,但想要击败他二人,至少也得在七十招之后。

    此间缠斗不下,整个战场的战局,已对关羽极端的不利。

    大魏步骑军团的疯狂冲击之下,四万汉军已被冲成了数截,整个指挥体系完全崩溃,诸将只能各领本部兵马,各自为战,却在魏军的强势围攻之下,逐一被击溃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数不清的汉军战旗已被斩到,数不清的汉军士卒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丢盔弃甲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汉军便被斩杀近万,已处于全军将要覆没的边缘。

    己军的不利,深深的刺激着关羽,渐渐令他心生焦虑,战斗意志不如先前那般狂烈。

    他所受到的刺激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十几步外,陶商眼见关胜和华雄二人联手,都无法拿下关羽,依旧被其压制,他终于决定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陶商以大魏帝王之尊,又岂屑于靠着跟关胜和华雄联手,依仗人多势众击败关羽,就算胜了,也显不出他大魏之皇的霸道威风。

    对付关羽,根本不用陶商亲自出手,他手里自然握有不废吹灰之力,就让关羽意志崩溃的武器。

    他的武器,就是关羽这两个双胞胎女儿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夹马腹,直奔战团而去,在七步之外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陶商冲着关羽厉喝道:“关羽,你已无路可逃,下马投降,朕给你一个全尸,否则朕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那惊雷般的喝声,瞬间灌入了关羽的耳膜,震到他心神动荡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声音,不是他作梦都想杀的陶商,还能是谁!

    关羽手中战刀疾舞,逼退了关胜和华雄的攻击,丹凤眼寻着声音望去,立刻在七步之外,寻到了那个令他切齿仇恨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着金甲的陶商,就那么巍然则立,霸绝讽刺的目光,就像是在看小丑一般,冷冷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一看到陶商,关羽就眼珠充血,怒火沸腾,几乎要将胸腔填炸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关羽又注意到,七步之外的不光是陶商一人,似乎那奸贼还带了两名俘虏。

    两名女将!

    竟然是他的双胞胎女儿,关凰和关凤!?

    关羽的赤脸骇然变色,刹那间扭曲变形,无尽的震惊,无尽的羞耻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顷刻间淹没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凰儿和凤儿,竟然被那奸贼给活捉了,这怎么可能,怎么
超次元事务所sodu
可能!!”

    关羽惊怒万分,还没有接受这残酷的事实时,更加残酷,更加令他羞愧到无地自容的画面,又无情的撞入了他血丝密布的眼珠中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那原本遮掩着她二人身体的战袍,被轻轻掀起了几分,她二人那衣裳破烂,玉体遮掩不住的狼狈画面,顷刻就间撞入了关羽眼中。

    那画面,就像是一柄柄利刃,无情的将关羽的尊严,将他的脸面,狠狠的割了下来,撕切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堂堂大汉大将军,美髯公关羽的女儿,被那个切齿的死敌陶商生擒活捉,已经是够对他羞辱的了。

    这点羞辱还不够,陶商竟然还把他的两个女儿,衣甲斩碎到几乎身不遮体,就那横放在马背上,夹在胳膊下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羞辱!

    多年以来,关羽也不是没被陶商羞辱过,但以前那些羞辱,在今天的羞辱面前,简直已是微不足道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关羽的脑海中,甚至已经想象的到,陶商这个荒淫无道的暴君,将来会如何占有他的两个宝贝女儿,他的宝贝女儿,又将如何不堪陶商的淫威,最终臣服在陶商的脚下,任由那个奸贼肆意。

    长子被杀,两个女儿又将被陶商这个死敌,此时此刻,关羽的脑袋是嗡嗡作响,已是一片空白,只剩下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羞辱!

    前所未有羞辱!

    而关凰和关凤二人,也看到了自己的父帅,看到了关羽那羞怒到要吐血的表情,心中是羞恨万分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又恨不得剥了陶商的皮,喝了陶商的血,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只是,她二人空有一腔的羞怒,却也只能忍辱负重,只能咬牙切齿,眼中含泪,在心中将陶商诅咒一万遍。

    她们不敢挣扎,她们害怕陶商这个淫贼,会一怒之下对她们做出更过份的惩罚。

    比如剥了她们的裤子,当着她们的父亲,抽打她们的屁股。

    这种事若是生了,那她们就真的是没有颜面活在这个世上,不自尽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们只能含恨隐忍。

    关羽却几乎眼珠子都快要炸裂出来,无尽的羞怒之火,冲昏了他的头脑,竟把他怒到忘了还在跟关胜和华雄交手,眼中只看到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陶贼,焉敢这样羞辱我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关羽一声野兽般的吼叫,舞动战刀,就想要杀向陶商。

    就在他失去理智的一刹那,关胜和华雄抓到了机会,二人对视一眼,两柄战刀分从左右袭向关羽。

    关胜刀锋先斩而至,将近脑后时,关羽才蓦然惊醒,不及多想,急是回刀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猎猎激鸣,关胜的战刀在斩中他后脑前的一瞬间,被关羽硬生生的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关胜的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关羽蓦觉耳后“呜呜”的破风之声呼啸而至,心头陡然间打了个冷战,方才蓦然想起,除了关胜之外,还有一个华雄。

    华雄趁着关胜吸引住他注意力时,刀锋于半空中一转,绕到了关羽之后,从后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若以关羽正常的武力值所具有的反应度,华雄这一刀本当是轻轻松松接下,根本没有半分威胁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精神被两个女儿所扰,精神进入了间隙的混乱,反应力急剧下降,挡下了关胜的一击之后,竟是来不及去挡华雄那一击。

    “该死——”

    关羽心头暗骂一句,背上立刻掠起深深的恶寒,回刀不及之下,只能凭着本能将身形急侧,脑袋急偏,试图躲闪这措手不及的一刀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锋贴着关羽的鼻梁抹过,分毫之间凶险掠过,没能斩中他的脑门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那刀尖的末端,却狠狠的从关羽的左眼切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关羽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左眼便立时被斩瞎,大股大股的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在陶商的精神打击下,关羽心神失守,竟被华雄一刀斩瞎了左眼!

    吃痛的关羽是痛入骨髓,就如同一吃痛的狮子,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声痛嚎,手中战刀挟着十成之力,朝着华雄就轰斩而来。

    华雄没想到关羽眼睛瞎了还能支撑得住,不及多想,急是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的轰鸣声响起,这一击的力道之猛,竟是越了关羽的极限,震到华雄虎口开裂,胸中气血翻滚,张口便浸出了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关羽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眼见关羽受伤,关胜焉能放过这绝佳的复仇之机,急提一口气,虎臂运起全身之力,战刀卷起漫空狂尘,当空斩向关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