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仇人齐聚

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仇人齐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羽那张赤脸,有过愤怒,有过羞愤,有过失望,也有过畏惧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他的那张赤脸上,却生平头一次涌现出了一种内咎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内咎。

    他看到关胜的一刹那,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内咎,脑海里还不禁浮现起了,多少年来他羞于启齿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自己如何一怒之下,为图一时之快,杀死了那个太守侄子时的痛快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当自己听说,太守派出五百人马,前来抓捕他时的惊恐心境。

    他还想起了自己如何惶恐失措,丢下了自己的老母,丢下了自己的弟妹和侄儿,自私的独自逃走时的狼狈。

    他还想起,当他听说弟妹和侄儿被杀后,内心中的那份羞愧和自责。

    从此,他再无颜面回乡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当任何人,包括他的大哥刘备,问起他生平经历时,他都只能谎称是因为误杀了羞辱自己师父之人,不得已逃亡时的内心不安。

    今日,自己那同胞弟弟,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将他隐藏多年的伤疤揭开,让他不得不再次面对自己那不耻的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那点内咎之情,却瞬间被关平之死的无尽愤怒所取而代之,一双丹凤眼陡然间爆睁欲裂,迸射出无尽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关胜,你这无耻的禽兽,我要为平儿报仇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关羽一声如兽咆哮,舞动战刀迎着关胜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两袭身影,一黑一绿,卷着漫空血雾,挟着各自的熊熊怒火,相对轰击撞至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,血雾爆炸出一道冲天的巨柱,四面八方的膨胀开来,将左右数丈内的人马掀翻出去。

    闪击天赋!

    兄弟二人各以最强的力量,动闪击天赋,狂轰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滚滚血雾中,两骑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关羽巍然不动,气息未有一丝波动,关胜却是气血为之翻滚,身形为之动荡。

    他二人虽都有闪击天赋,但关羽已是半步武圣的武道,而关胜不过是98的武力值,终究逊于关羽,力道上逊色一筹也就罢了,同样的闪击天赋,挥出的出招度,关胜也被关羽压制。

    拨马转身的关羽,刀指关胜,傲然喝道:“关胜你听着,我念在你我同一血脉的份上,再给你最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立刻下马投降,归顺大汉,否则休要怪我关羽不顾念兄弟亲情。”

    面对关羽的招降,关胜却“呸”了一口,愤然骂道:“关羽,你也配提兄弟亲情四个字,当年你害死我妻儿也就罢了,连生你养你的母亲都能抛弃不顾,跟禽兽有什么区别,我关胜实在是羞于跟你这样的人为兄弟,我关胜今天非亲手除掉你这禽兽不可!”

    愤怒之极的咆哮声中,关胜拍马舞刀,再杀而上,手中长刀拖着血色尾迹,搅动风雨,再度挟着他满腔的怒火,向着关羽轰斩而上。

    关胜那愤怒的控诉斥责,一字一句,左右的敌我两军士卒,无不是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魏军士卒还罢,他们本来就对关羽只有敌意,但那些苦战的汉军士卒,却听的是震撼万分,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目光,四面八方的射向了关羽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们才知道,他们所崇敬的那个美髯公,竟然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从关胜的怒骂声中听出,关羽竟然曾经做出过害死自己的弟妹侄子,抛弃自己的母亲,这种不仁不义之举。

    关羽那残存在他们心目中,那最后的伟岸高大的形象,就此轰然倒塌,连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,本就已低沉的士气,更是受到沉重的一击,左右对关羽深深失望的汉卒们,哪里还有心思再战,纷纷开始逃奔。

    关羽是恼羞成怒之极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亲兄弟,当着自己部下的面,如此揭他的丑,将他当年所作所为,统统公诸于世,等于是当众剥光了他的衣服,让他把一切的丑恶,统统都展示在部下的面前。

    关羽岂能感觉不到士卒们对他的失望,岂能感觉不到,那一道道令他如芒在背,钻心般痛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忠不义的禽兽,竟敢如此毁我清誉,我关羽今天不杀你,我誓不为人,给我去死吧——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关羽,便如一头狂的野兽,策马狂杀而上,舞动战刀轰辗而出。

    吭!吭!

    两柄战刀,各挟着怒烈的狂力,排山倒海般相对撞至,瞬间两刀交锋。

    两团巨大的狂尘血雾,如巨球一般,轰然爆炸开来,将脚下的地面震到龟裂,扫刮出了无数道沟壕。

    两记重刀,关羽凭借着闪击天赋,爆出了1o5的初级武圣的出招度,远远过了关胜所爆出的1oo武力值的出招度。

    度上的优势,使得关胜还没有蓄积到足够的力道之时,战刀就已经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轰然巨力震击之下,关胜瞬间被震到身形剧烈颤动,胸中
重生之跃龙门帖吧
气血翻滚如潮,骨节也咔咔作响,几欲被震断一般。

    可惜,关羽终究终也只是半步武圣,若他以初级武圣之力,这两刀斩出去,恐怕不把关胜当场斩杀,也将把他震成重伤。

    这两刀之下,关胜虽然接的吃力,内脏也微微受创,终究还是支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三板闪击之斧结不,二关的战斗力,立刻又恢复到了常态。

    一场激烈的缠斗开始,两柄战刀撑起腥风血雨,将方圆五丈范围内都包裹,任何人都无法靠近,绞动的刃风,将地面扫刮到天覆地图。

    重重刀影中,关胜完全被关羽的刀幕笼罩,只能陷于被动防守的境地。

    他的天赋终究是逊于关羽,面对半步武圣的绝攻势,心中纵有无尽的复仇怒火,却也改变不了技不如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二十招走过,关胜已落入全面的下风,被关羽疯狂的刀式,压迫到喘不过气的地步,眼看破绽频出。

    再不出十五招,关胜必败。

    “关胜,你这个畜牲,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,我从小都压你一头,从前是,今天还是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关羽以为胜算在握,得意的狂笑起来,肆意的嘲讽着关胜,手中刀式愈烈,转眼已把关胜压制到了手忙脚乱的地步。

    关胜胸有怒火,但气息翻滚不济,只能任由关羽嚣张,却分不出气息来出口反驳。

    形势,已到了危急时刻。

    二十步外,陶商已看的清清楚楚,意识到关胜终非关羽动手,他已准备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员铁塔般的武将,率领着一队铁骑如风杀至,辗破乱军,飞奔至了陶商的跟前。

    陶商看到那武将时,鹰目中陡然间涌现一丝精光,便向那武将喝道:“看到没有,你宿命中的敌人就在那里,还不快去助关胜一臂之力,共诛你们共同的宿敌!”

    那武将虎目一瞄,瞬间锁定了关羽所在,眼中几乎是本能的就燃起了无尽怒焰,仿佛深埋于灵魂深处的仇恨,在这一瞬间突然间被释放爆。

    “关羽,我要你狗命!”

    怒火狂燃的那武将,一声雄狮般的咆哮怒吼,拍马舞刀,踏出长长血路,无可阻挡的向着关羽射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关羽,还正傲气如狂,手中战刀飞舞,准备在几招之内收拾掉了关胜,替自己死去的长子报仇,替关氏一门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蓦然间,身后响起一声震天的吼声,震到他耳膜刺痛,几乎在同时又感觉到狂烈的杀气,正向自己飞压来。

    又有一员武道不弱的魏将来袭!

    关羽眉头一凝,一刀震退了关胜,丹凤眼回一瞄,果然见一员魏国虎将,撕裂血雾,转眼袭至。

    当他看清那员来将的相貌之时,肃厉的那张赤脸,陡然间凝固成冰,那惊悚的眼神,就仿佛是大白天里看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华——华雄!?”关羽那大张的嘴巴里,惊恐的吐出了这个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杀气腾腾杀来之将,正是华雄。

    当年关羽成名之战,正是凭借着“温酒斩华雄”的奇迹,踏着华雄的尸骨,一战扬名于天下。

    那个成就自己威名的家伙,长什么样子,关羽岂能忘记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知道,陶商最喜欢给自己讲武堂中提拔出来的武将,命名了已故古人之命,就在其当年伐蜀之战时,就曾为一名武生,命名为华雄。

    真正令关羽惊恐的,并非是华雄之名,而是眼前杀来这个“华雄”,竟然跟当年被他所杀那个华雄,竟然长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恍惚的瞬间,关羽竟以为是已死的华雄,竟然是死而复生,又或者是从地狱里杀了回来,要向自己索命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关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,岂能不惊到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十几步之外,看着关羽愕然变色的赤脸,陶商英武的脸上却浮现出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关羽作梦也不会想到,眼前这个杀到的华雄,根本就不是什么冒充古人之徒,恰恰便是华雄本人。

    英魂占据肉身之后,虽然最初的相貌是肉身的相貌,但经过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之后,就会变成了英魂本来就有的相貌。

    就如同当年的花木兰,最初的相貌只是那个婢女小环,但在经过一年多的缓慢变化之后,最终才变成了花木兰本该有的相貌。

    华雄乃是当年陶商在伐蜀之时所召,距今已过去了有数年之久,早在不知不觉中,就已变回了“华雄”本该有的面容。

    只是由于变化生的过程极为缓慢,一点一滴的改变,莫说是那些文臣武将,就连陶商也没有明显的察觉。

    今日,作为马所统领的大魏西凉铁骑军团中的一员,华雄在这战场之上,一见到关羽,那灵魂深处无法磨灭的怨恨,即刻被引爆,挟着复仇的怒火,向着关羽滚滚杀来。

    就在关羽惊愕的转眼间,华雄已如风撞至,手中战刀卷起漫空狂尘,挟着他前世的深仇大恨,向着关羽浩浩荡荡轰斩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