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不乖的下场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不乖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果然是权贵家的女儿,吃的好喝的好,育的不错嘛……”陶商眼前一亮,情不自禁的出了一场戏谑的冷笑。

    关晓彤和关银屏二女,先是一惊,惊于陶商武道深不可测,突然间就爆出了半步武圣的武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二女又是一痛,却是被陶商的重击所伤,虎口开裂不说,直接被震到五内受伤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在她二人未及体验痛苦时,心头却转眼间被无尽的羞耻所占据。

    她们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的这一击力道能强到这等地步,强到她二人的胸甲都被斩碎,胸前春光咋现的地步。

    堂堂将门虎女,冰清玉洁,云莺云嫁的身体,竟然给陶商这个大奸贼,这个关家最大的死敌给看到,这等羞辱,简直比直接杀了她们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“淫贼!”

    二女齐声一声羞愤的怒骂,连胸中痛楚也顾不得,急是收手向着胸前遮去。

    陶商就有点冤枉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可是战场厮杀,他面对的是两个恨不得食他骨,喝他血的仇人女儿,又不是在后宫跟自己的妃子,哪有功夫故意斩碎她们的衣甲,让她们春光咋现,完全就是一桩意外的收获,却被她们无端诬蔑为了淫贼。

    陶商便索性一声冷笑:“既然你们给朕扣了这么一顶大帽子,那朕就当一回淫贼又怎样。”

    豪烈的话音未落,陶商手中战刀,如狂风暴雨般,铺天盖地的轰出,顷刻间便将关家两姐妹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关家两姐妹被逼入绝境,只能一手挡着胸前,一手舞刀,忍着内伤剧痛,拼死抵挡。

    可惜,她二人的武力值本就远逊于陶商,即使是陶商不触爆击,她二人也绝非对手,又何况是在这种身受内伤,体肤外露,心中慌羞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陶商现在的武道,要杀她二人已是轻轻松松,他却没有。

    她二人乃是关羽之女,倘若把她二人活捉,对关羽将是何等的羞辱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二人相貌绝美,还是一对双胞胎,任何一个男人,对于这样一对娇娃,岂能不心存遐想,陶商又岂能例外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则是,陶商在突破半步武圣之后,还要继续提升自己的武力值,她二人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自然是非得弄到手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刀式虽然凌烈,却并没有出尽全力,每一刀使出都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却因陶商有暴击加成,一波狂风暴雨般攻势之下,虽未伤及她二人,却将她二人身上的衣甲,削到是寸寸撕裂,布屑铁片是漫空乱飞。

    转眼间,关氏两姐妹已被陶商杀到衣甲尽碎,雪白的胳膊,修长的大腿,精致的香肩,平坦光滑的小腹,尽皆袒露出来,被陶商瞧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苦战的两姐妹,心中早已羞愤无比,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们已看出来,陶商这是故意留着她们的性命不杀,却偏要斩破她们的衣甲,令她们玉体外露,用这等“无耻”的手段,来肆意的羞辱她们。

    明如陶商的邪念,她二人恨到吐血,却因武道不济,只能任由陶商羞辱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朕没心情再陪你们玩了,给朕束手就擒吧!”陶商突然间一声狂笑,手中刀势陡然变强。

    铛铛!

    连着两声金属激鸣,关家两姐妹手中的战刀,在陶商巨力的震击之下,竟是脱手飞落。

    二女正吃惊时,陶商左手猿臂探出,电光一般勾住了关晓彤未断的腰带,轻轻一提,便如拎小鸡般将她从坐骑上提了起来,横放在了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关银屏眼见姐姐被陶商生擒,吓的花容失色,也顾不得,浑身衣不遮体的羞耻,本能的就想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可能逃的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尚未转身之时,陶商猿臂再度如风探出,一把就将关银屏蛮腰搂住,轻轻松松的把她拖下了马背,夹在了自己的腋下。

    两姐妹当场就懵了。

    想她二人乃堂堂美髯公之女,平时是何等骄傲的存在,现今被陶贼杀到衣不遮体,颜面尽失也就罢了,还被陶贼给活捉,一个搭在马背上,一个夹在胳膊下边。

    羞辱啊!

    这简直是她们作梦都想象不到的羞辱!

    “放开我!陶贼,你竟敢这般羞辱我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!”

    惊醒过来的关晓彤,羞到面红耳赤,眼珠子都快炸出来,破口大骂不说,还拼了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关银屏也是羞耻万分,拼命的踢打扑腾着手脚,口中沙哑愤慨的大叫:“淫贼,有种杀了我,怎敢这样羞辱我!”

    她二人是又闹又叫,顿时是惹恼了陶商,便脸一沉,喝道:“朕最后一次警告你们,给朕老实点,不然朕对你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关家两姐妹羞耻愤慨到了极点,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又岂会听得进去陶商的威
懒神附体txt下载
胁,依旧不停的大骂,依旧是拼命的扑腾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们自找的,那就别怪朕了!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将手中青龙刀挂在了马鞍上,腾出一只手来,朝着关晓彤和关银屏那丰腴的翘臀,大巴掌就狠狠的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清脆响亮的巴掌声,回荡在耳边,一连十几巴掌下去,把她二人抽到身儿连颤,痛住不住的“啊啊”哼吟。

    痛的虽是身体,但她二人的心却如被刀绞一般,就感觉自己的尊严,自己的骄傲,被陶商正无情的撕碎,无情的扔在地上,无情的践踏。

    以她二人高高在上的身份,以她二人骄傲的性格,被陶商斩到这副模样,生擒活捉也就罢了,还被陶商如教训不听话的小孩一样,在光天化日之下,当众的打屁屁。

    她二人实在是想不出来,还有什么比这更羞耻,更无地自容的羞辱。

    羞愤之极的关家两姐妹,也顾不得臀上的吃痛,咬着牙,还想破口大骂,还想要挣扎。

    这时,一顿巴掌抽完的陶商,却冷冷道:“两个小蹄子,你们服还是不服,要是还不服的话,朕就直接扒了你们的裤子,继续抽到你们心服口服为止!”

    她二人一腔的怒骂之言,本已经是憋到了嗓子眼,就差如怒火一般喷而出,却在最后一秒钟,硬生生的被陶商这威胁给吓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已经够羞耻的了,若再被陶商连裤子也扒了抽打,那等羞耻如何能再忍受,干脆咬牙自尽算了!

    她二人却又没有自杀的勇气,只能小脸憋红,死死的瞪着陶商,一口贝齿几乎要咬碎,空有一腔的怒火,却不敢再骂出半个字来。

    她们不光不再敢再骂,身体也变的老老实实的,不敢再乱踢乱蹬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才听话,乖。”陶商这才满总的点了点头,撕下自己的披风,将她二人不遮的身体,重新又卷了起来,免的春光外泄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陶商已有了纳了这对双胞胎想法,既然是这样,她二人早晚将是自己的妃子,早晚将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陶商又怎么舍得让自己女人的春光,被四周那些敌我双方的士卒看到呢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活捉二女,举目望去,整个战场已杀成了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就在他活捉关家双胞胎的时候,大魏的将士们已从周围涌过,将那些汉军士卒杀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陶商的鹰目穿透血雾,向着南面方向望去,终于在乱军之中,搜寻到了关羽的身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又搜寻到了另外一个,跟关羽一模一样的身影,正杀破乱军,踏着血路,直奔关羽杀去。

    是关胜!

    “关胜战关羽,终于有好戏看了。”陶商的嘴角,扬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。

    关羽正纵动着战刀,疯狂的杀戮,疯狂的收割着魏军士卒的人头,枉图以一己之力,扭转这乾坤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己军军心已溃,明明知道魏军两倍己军,士气高昂,已经是占尽了上风,这场遭遇战是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不甘心,他那根植于血液中的孤傲自负,使他在自尊心的驱使下,依旧在做着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他却忽然现,自己所谓的半步武圣之力,在魏国千军万马之前,却显的那么的渺小,那么的微足不道。

    他的刀下斩杀的魏卒,数量已经过百,可数不清的魏军,却如不怕死的蝗虫一般,依旧一波接一波,无所畏惧的疯狂涌上来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魏军将士眼中,关羽那颗赤色的人头,就是金光闪闪的金子,就是数不清的土地,就是封侯拜将的无上尊荣。

    在封赏的极度诱惑之下,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武道,比关羽来说形同蝼蚁,也要拼死涌上。

    集万千蝼蚁之力,未必不能掀翻关羽这头雄狮!

    关羽的体力,就在魏卒前赴后继的冲涌中,一点点的消耗,渐渐已感到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再这么战下去,只怕他还没碰上岳飞罗士信这样的猛人,光是被这些魏军小兵,就要把他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关羽,竟这样一次次莫名其妙的败在陶贼的手下,难道当真天不佑我关羽,天不佑我大汉吗?”

    关羽心中涌起无限悲凉,隐隐已萌生了逃跑之念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正前方处,一袭虎狼身影如风而至,那美髯魏将,手舞着大刀狂杀而来,口中大骂道:“关羽,你这不孝不义的禽,今天就是我为关家清理门户之时,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那熟悉无比的声音,那形同于自己镜像的身影,陡然间撞入了关羽的眼中,灌入了他的耳膜中,震到他身形震撼,眼中陡然间闪过了深深的愧色,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关……关胜!”

    关羽的牙缝中,颤栗着挤出了那个他永远也不愿提及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