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截 杀

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截 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易京城。

    天雷炮的轰击声终于消沉下去,那震破天地的喊杀之声,也渐渐沉寂,魏军终于如落潮的潮水般,徐徐退去,结束了这一场猛烈的攻城战。

    城头上,关羽终了一口气,万千汉军士卒也都长松了一口气,以为自己又渡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关羽站在城头,手捋着美髯,远望着徐徐退去的魏军,嘴角钩起了一抹傲然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斥侯飞奔而至,惊慌叫道:“禀大将军,东面传来消息,陶贼已率八万大军进入霸城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心头一震,身形晃了一晃,眼中那一丝傲意,顷刻间瓦解一空。

    他再次陷入了沉重。

    赵云剑眉已深深凝起,急道:“陶商进抵霸城,下一步必会直扑我易京而来,到时候被魏军南北夹击,形势就将对我们万分不利了,大将军,下令全军弃城北退吧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眉头深凝,拳头暗握,眼神分明已是动摇,却因为不甘,依旧是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赵云忙是向司马懿瞪了一眼,示意他说话。

    司马懿眼珠子转了一转,忙是拱手道:“大将军今逼退了韩信的大举攻城,已经算是一场小胜,狠狠挫了一回魏军的士卒,得胜之后主动撤退,也不算是有损大将军威名啊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的目光,明显比赵云要锐利许多,一眼看穿了关羽的心思,知道这位孤傲的大汉大将军,真正令其犹豫不决的,说到底还是一个面子问题。

    听得司马懿这一席话,关羽紧凝的眉头陡然间松开,脸上流露出一种释然的表情,就仿佛就等着他铺的台阶下台。

    当下关羽大手一挥,傲然道:“司马仲达言之有理,本将已狠挫了魏贼,扬了我军军威,没有必要再在这里跟陶贼耗下去,传令全军,即刻弃了易京城,向涿郡撤退。”

    关羽终于是松了口,赵云司马懿长松了一口气,忙是将号令传下。

    吕布虽勇,但在这种事关决策的问题上,向来是冷眼旁观,自也没有什么想法,跟着撤退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那关晓彤,既不能去为兄长报仇雪恨,又不能坚守易京,心中自然是一万个不情愿,却也没有办法,不敢违逆自己父帅的军令。

    于是,据守于易京主城一线的三万多汉军,在入夜之前悉数撤下了城头,借着夜色的掩护,匆匆向北撤去。

    关羽撤退的同时,也派人飞马向驻守西端的文丑去号令,命其即刻弃了范阳城,率七千兵马撤往涿郡会合。

    令汉国上下引以为傲,号称为天下第一防线的易京防线,就此成了一道形同虚设的防线。

    关羽只能再次品尝落荒而逃的滋味,带着他人心惶惶的士卒,踏上了北逃的道路。

    他以为,陶商夺取了霸城之后,会带着八万大军,沿着防线易京主城而来,与南面的韩信二十万大军,南北夹击。

    而他果断的弃城北撤,等于是把一座空城丢给了陶商,让陶商扑个空。

    他还自欺欺人的认为,自己可能用这样的手段,来羞辱一把陶商。

    可惜,他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    当关羽的大军在一路狂奔之时,陶商率领的八万大军,同样在一路狂奔,目标却不是易京城,而是易京城以北的督亢亭。

    督亢亭乃是易京城通往涿郡治所涿郡的必经之路!

    陶商已料定,关羽就算再好面子也绝计不敢再死守易京,最后时刻定会扬他从刘备那里学来的遁逃之术,弃却易京逃往涿县。

    故陶商在攻下了霸城之后,便从斜刺里方向,朝着督亢亭截击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天光放晓,旭日东升。

    那八万大魏步骑将士们,狂奔了一天一夜,终于赶到了督亢亭东南方向。

    陶商勒住战马,借着朝霞之光举目远望,隐隐约约已看到了数里之外,那一座不起眼的小城。

    看城头的旗帜,似乎并没有大军进驻的样子,要么是关羽的大军还没有赶到,要么就是关羽的大军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够快的了,应该没晚吧……”陶商口中喃喃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西面方向,一道身影如炮弹一般呼啸而已,瞬间定格在了陶商马前。

    是戴宗侦察归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关羽的大军在哪里,我们没有晚了吧?”陶商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戴宗兴奋的拱手道:“回禀陛下,我们赶的刚好,半个时辰也不差,关羽的大军也刚刚到,就在西边。”

    戴宗抬手转身,向着西面方向指去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也兴奋起来,鹰目顺着戴宗所指望去,果然看到西面那条直通南北的大道上,尘雾冲天而起,绵延数里不绝,尘雾中隐隐约约似
未来之军娘在上sodu
乎可以看到旗帜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那不是关羽的人马,还能是什么!

    时机正好。

    陶商一声大笑,鹰目中杀机狂燃而起,回望左右跟随的诸将,豪然道:“看来我们赶的正好,关羽和他的残兵败将就在眼前,尔等可做好了痛痛快快大杀一场的准备没有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镔铁枪一扬,憨憨道:“俺爹说了,叫俺全听陛下的,陛下肯定有赏,陛下叫俺杀谁,俺就杀谁!”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不用陛下说,飞自然是要杀个痛快!”岳飞也慨然回应,说着还从腰间的挂囊中,取出了一颗蛇胆,张口就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体质特殊的,必须要借助着蛇胆的药性,方才能潜身体的潜能,激出神将天赋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最后落在了关胜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心怀深仇大恨的猛将,手中战刀已紧紧握起,丹凤眼中燃烧着决然的怒火,口中厉声道:“臣日夜盼着能手刃关羽,为死去的妻儿复仇,今日一战,若是给臣撞见了关羽,臣绝不会手软!”

    众将热血沸腾,杀戮之火已在胸中熊熊燃烧,哪管行路疲惫,只想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手中青龙刀向着敌军方向一指,狂烈喝道:“大魏的勇士们,随朕截杀敌寇,杀他们个天翻地覆,血流成河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八万将士齐声咆哮,怒吼之声撕裂苍穹,震碎大地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,如死神的索命之音,响起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陶商一夹马腹,金色的巍然身影,在晨光的照耀下,如一道金色的火焰,呼啸射出。

    身后,岳飞,罗士信,关胜诸员大将,各挟着熊熊战意,追随而出。

    八万魏军步骑将士,轰然加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如漫过堤坝的滚滚洪流,铺天盖地的向着汉军辗去。

    截杀开始。

    大道之上,关羽和他的四万兵马,还在脚步匆匆,一路狂奔,浑然不觉死神已在逼近。

    此间已远离易京防线有百里之遥,早已进入了涿郡地界,前方过了督亢亭后,距离治所涿县就不到百里。

    身后方向,并没有魏军的追兵在接的,估摸着魏军虽然攻下了易京城,至少还得休整个三五日,方才会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此时的关羽已经感觉不到来自于身后的威胁,奔行之中,他一直都在琢磨着,该怎么向刘备解释,自己再一次让他失望,连坚不可摧的易京城都能够失守。

    “该死,关胜啊关胜,没想到你为了向我寻仇,竟然不惜投靠了陶商那个奸贼,还亲手杀了自己的侄儿,你这个不忠不义的禽兽,真是丢尽了我关氏一族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暗暗咬牙,心中把关胜骂了一万遍,浑然无视自己当年抛弃关胜妻儿和自家老母的所作所为,仿佛那些可耻的过往,从未曾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必太过担忧,我已收到了消息,陛下收复蓟京,平定安贼之乱就在这几日间,不日便会率大军南下前来会合。陶贼就算是突破了易京防线,但在幽原上,我们的优势骑兵才是制胜的力量,我相信我们最后一定能够反败为胜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司马懿倒是看出了关羽心思,便拨马凑过近前来,向关羽分析安慰。

    司马懿一席话,稍稍平伏了关羽心境,他的嘴角重新钩起一抹冷傲,不屑哼道:“本将岂不知我大汉铁骑所向无敌,若非是尔等当初坚持要守易京,本将早想把陶贼引入我幽州平原,到时候以我大汉铁骑的优势,灭了陶贼三十万大军,还不是轻轻松松。”

    关羽一番狂傲之言,俨然忘了当初是谁力主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,竟把当初的战略失误,一股脑的全都推在了司马懿这些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司马懿心中愕然,却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暗自摇头苦笑而已。

    说话间,前方已看到了督亢城的轮廓,关羽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也彻底放松,高声喝道:“传令全军,今日先在督亢城休整一日,明天再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再字尚未出口,突然间被从东面传来的肃杀号角声打断。

    关羽身形一震,下意识的向着东面望去,只看一眼,那张原本已恢复了傲然的赤脸,瞬间凝固石化。

    视野中,只见数不清的魏军步骑,挟着天崩地势之势,卷起漫空的狂尘,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东面,铺天盖地的向着这边漫卷而来。

    狂尘之中,那一面象征帝王的“魏”字皇旗,耀眼如烈日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他竟然没有去攻易京,而是率八万大军,直接杀奔督亢城,前来截杀!

    “陶贼竟……竟然……”关羽惊到声音沙哑颤抖,嘴巴张到老大,连下巴都已快跌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