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赵云之怒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赵云之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任谁也没有想到,大汉国的大将军关羽,竟然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!

    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奇事。

    “父帅,怎么以前从未曾听起你说过,我们还有一个叔叔?”女儿关银屏吃惊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关羽眉头一凝,迟疑一下才冷冷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总之为父跟他有些恩怨,却没想到他不顾天下苍生,为了向为父报复,竟然会去投靠陶商那奸贼,实在是我关氏一门的耻辱!”

    关羽那语气,似乎有意要回避跟关胜间的恩怨,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提起那陈尘多年的往事。

    他不肯说,众人自然也不敢问,只能暗自里猜测。

    关羽的目光却已从众军中扫过,眼看着残兵败将多已入城,却始终不见儿子关平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平儿呢?他人在何处?”关羽心中不安,再次向那小校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关将军他……他……”那小校慌到脸色已惨白,嘴里吱吱唔唔了半天,就是不敢出口。

    关羽脸色已变,怒吼道:“平儿他到底怎么了,快说!”

    小校吓的扑嗵跪在了地上,慌到手足无措,结结巴巴道:“回禀大将军,小关将军他被那关胜给……给……给一刀斩了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轰落,瞬间轰到关羽身形剧烈一震,险些从马下跌落下去,一张赤脸也顷刻被无尽的悲愤所吞噬。

    关凰和关凤两姐妹,听到自己的大哥被杀的噩报,二人娇躯也猛然一瞬,惊呆到了马上,一脸的惊悚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大哥他,竟然被杀了?

    而且,还是死在自己亲叔叔的刀下!

    左右赵云,司马懿等人也都愕然无语,一时间都懵了头,仿佛这事态生的太快,太过离奇,远远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,叫他们不知如何接受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啊——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惊寂,陡然间被关银屏的痛苦的哭声所打碎,丧兄之痛的刺激下,她先失去了分寸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关晓彤也清醒过来,悲愤万状,咬牙切齿的大骂道:“关胜,你个灭绝人伦的畜牲,你竟然忍心对自己的侄儿下手,你不是人,你连畜牲都不如,我要杀了你,我要为大哥报仇啊——”

    两姐妹一个痛哭流涕,一个是疯狂大骂,一时间哭骂之声,回荡在众人耳边,听的赵云等人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在惊奇感慨之余,心中又好奇万分,到底关羽跟他这个亲兄弟关胜之间,存在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,竟叫关胜能不顾念于亲情,能对自己的侄子下此狠手。

    关羽的一张赤脸,却已憋成了黑紫色,胸中无尽的怒火,如火山喷一般熊熊狂燃。

    他拳头紧握到咯咯作响,眼中喷涌着悲怒,口中咬牙欲碎,怒吼道:“关胜,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狗贼,竟敢杀我爱子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怒极之下,关羽当即喝令,尽起易京城中的兵马,他要杀奔霸城而去,不但要夺回霸城,还要亲手宰了关胜,为关平报仇雪恨,为他关氏一门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此令一下,赵云神色惊变,想也不想就断然喝道:“关将军冷静,此举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关羽怒瞪向了赵云,厉吼一声。

    赵云也不惧关羽正在气头上,正色道:“眼下魏军已经夺下了霸城,就算大将军尽起易京之军前去,也未必能在一时片刻间夺下城池,何况陶贼的八万大军现在已经动身前往霸城,到时候我们攻城不利,陶贼八万大军突然杀到,我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啊!”

    全军覆没!

    这四个字如惊雷一般,轰入了关羽的脑袋之中,瞬间把他轰清醒了几分,狂热复仇怒火也被浇灭了三分。

    关羽咬牙切齿,却又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关晓彤却就没有那么冷静了,冲着赵云就怒吼道:“赵子龙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要一再的跟父帅唱反调,现在竟然还要阻止父帅去为我大哥报仇,你安的是什么心,莫非你是魏国的奸细不成!”

    赵云素知关凰性情火爆,又仗着关羽的面子,向来骄纵惯了,本来这番质问,赵云也就忍住没有作。

    但当赵云听到她竟然在诬蔑自己是魏国的奸细之时,赵云的底线终于被触碰,饶是他向来沉稳大度,也被深深的激怒。

    “关凰,注意你的言辞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!”

    勃然大怒的赵云厉声怒斥,正色道:“我赵云对大汉是赤胆忠心,凡事只对事不对人,你们父女为了一己私仇,不顾国家大局,我赵云岂能坐视不管,纵容你们胡来,今日就算是陛下在这里,若是不顾大局因怒行事,我赵云一样直言进谏!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——”关晓彤被赵云一番义正严辞,光明磊落之言,呛到是哑口无言,不知该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关羽却听到怒从心起,颜面无光,眼眸一瞪,冲着赵云喝道:“赵云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公然诬蔑本将因私废公,不顾国家大局,简直形同于谋逆造反,信不信本将现在就把你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关羽手中战刀握紧,竟似要跟赵云动手。

    赵云心头一痛,心中忽然涌起了深深的失望,却又无所畏惧,手中银枪握紧,悲愤道:“如果直言进谏就是谋逆造反的话,那我大汉国谁还敢再仗义执言!就算你是大将军又如何,你忠奸不明,公私不分,置国
青云直上无弹窗
家大局于不顾,我赵云岂能服你!”

    赵云也是毫不退上,眼中燃烧着怒火,摆出一副眼关羽一战的架势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二人是剑拔弩张,意图要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这阵势,直接就把左右围观的众将,以及汉军万千士卒,统统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那二人,一个是大汉大将军,一个是人人景仰敬重的名将赵云,任谁也不敢相信,他们两个人竟然展到了势同水火,要自相残杀的地步。

    汉军的士气本就因霸城的失陷,关平的被斩而受到打击,眼下又因他二人间的争斗,再受沉重一击,转眼陷入了惶然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冷静,两位将军千万要冷静啊,大敌当前,我们岂能自乱阵脚,那岂不是正中陶贼的下怀啊!”

    司马懿这下就终于忍不住,尽管他很乐于看到赵云跟关羽针锋相对,这时候也只能站出来劝阻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办法,关羽若是跟赵云打起来,汉军的军心即刻就会瓦解,到时候全军崩溃,他也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关羽却怒瞪着赵云,赵云也正视着关羽,两人手中兵器依旧没有松开,把司马懿的劝说当作是耳旁风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突然间,南门方向传来了震天的巨响声。

    那是天雷炮的轰城声。

    关羽和赵云身形一震,蓦然间从对峙中惊醒,目光不约而同的向着南门方向望去,二人的眼神皆是一变。

    南门城楼上,那示警的信号旗摇动如风,金声也大作,显示着魏军正在动进攻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骑斥侯飞马而来,慌叫道:“禀大将军,魏军已经开始轰我城池,大批魏军还在城外集结,分明准备大举攻城。”

    魏军要攻城!

    关羽脸色一变,满腔的怒火顷刻间消散,也顾不得教训赵云,更顾不得为儿子报仇,急是纵马入城,直奔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赵云轻吸了一口气,见关羽冷静下来,也就不再强硬,忙也拨马追上。

    司马懿也暗松了口气,与其他众将纷纷折返回城,向南门奔去。

    “父帅,大哥的仇不报了吗,父帅!”关凰却又急又是不甘,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关银屏只能从旁安慰道:“阿姐,算了吧,魏军马上就要大举攻城,父帅若是率大军去夺霸城,易京城就要失陷,其实云叔说的也没错,我们不能为了给大哥报仇,就不顾大局啊。”

    “银屏,你疯了吗,你怎么能为那姓赵的说话!”关晓彤失望的一瞪眼,“你忘了大哥平时是怎么待咱们的吗,你不想着替他报仇,你还有没有良心!”

    关银屏被一顿数落,还被冠上了“没良心”的帽子,心中甚是委屈,只能“唉”了一声,也拨马而去。

    关凰被一个人丢下,看着妹妹也策马而去,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一咬牙,拍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关羽一众齐聚南门。

    登上城头举目一扫,关羽倒抽了口凉气,脸色立时阴沉下来,再也看不到丧子之痛,看不到刚才对赵云时的狰狞。

    城外的魏军已经停止了天雷炮的轰击,近二十万大军,浩浩荡荡,铺天盖地的平铺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,气势遮天,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中军处,那一面“韩”字帅旗摇动如风,出了进攻的号角。

    震天的战鼓声和肃杀的号角声激励下,大大小小的魏军军阵,已经如一只只钢铁巨兽一般,向着易京城全线平推而来。

    沉寂不到一天的功夫,魏军声势浩大的进攻,将再次在韩信的指挥下动。

    汉国上下,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不安二字,魏军尚未攻城,他们已陷入了人心惶惶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是陶贼自己带着八万兵马前往霸城,却叫韩信率二十万大军攻城,想要牵制我们啊。”司马懿一语道破了陶商的意图。

    关羽眉头微微一凝,冷哼道:“用不着你说,你以为本将看不出陶贼的奸计吗!”

    司马懿被呛,眼中掠起一丝不满,却不敢作。

    这时,犹豫再三的赵云,却深吸一口气,上前拱手道:“关将军,云适才一时激动,言语有冒犯之处,还请大将军体谅,大将军乃是有大气量之人,不知现下还能不能听的进云一句进言。”

    赵云主动退让,向关羽致歉,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,让他舒服了不少,再说他如何还计较的话,反倒显的自己有气量。

    当下关羽便冷哼道:“本将要是连这点胸襟都没有,天子又怎会让本将做大将军,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,只要有理,本将岂会不听。”

    赵云松了口气,便指着城外茫茫魏军道:“韩信率二十万魏军攻城,正如仲达所说,乃是陶商意图牵制我们,若大将军率军去夺霸城,则易京必不可守,不救易京,则陶商的八万大军就能从容赶到霸城,绕过我易京防线,从后边对我们进行南北夹击,到时不光易京一样守不住,我们还将全军覆没,白白损失了四万多宝贵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关羽沉声道。

    赵云深吸一口气,拱手正色道:“云的意思是,霸城失陷,注定了易京防线已无法再守下去,为今之计,我们当即刻弃了易京,全师向北撤退,想方设法迟滞魏军北进,待到陛下率主力会合之后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弃易京!

    赵云竟然要关羽弃了易京防线。

    关羽赤脸再度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