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关胜与关羽的羁绊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关胜与关羽的羁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平挟裹着被羞辱的无上怒火,发疯似的冲向关胜,手中那一柄战刀,横扫而出,直奔关胜当头斩来。

    他本就极有武道天赋,何况又师承关羽这样的高手,年轻虽轻,武道就已突破了90,达到了当世绝顶武将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以为,眼前这个叫“关胜”的冒牌货,仅仅只是跟自己父亲的样貌相似而已,绝不可能拥有跟关羽一样的武道。

    所以,关平这一刀愤怒斩出,自信之极,以为凭借自己的武道,足以一刀就宰了这个冒牌货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可以趁着这群“冒牌军”失去主将之机,召呼自己的七千人马,即刻展开围杀。

    这伙魏军虽然混进了霸城不少人,但毕竟只有半数而已,倘若己军能及时省悟,趁着敌军混乱之际抢先动手,胜算的机率还是很大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关平就不仅能挫败了魏军的这次偷袭,还能灭了这数千偷袭的魏军,立下了大功,狠狠的长了一回脸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这功劳一报上去,那那真爹关羽必然是欣喜高兴,到时候再求他把自己调往易京城,岂非是水到渠成,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关平正是心怀着这样的如意算盘,心怀着对关胜的轻视,心怀着傲慢无比的自信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关平气势汹汹的杀至,关胜却依旧巍然如铁塔一般屹立在那里,赤脸上流转着同关羽一样的孤傲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没有畏惧,没有忌惮,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般,充满了浓浓的轻蔑。

    瞬间,刀锋卷起猎猎狂尘,轰斩而至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,也敢在本将面前逞狂,你是找死!”关胜嘴角扬起一抹讽刺,丹凤眼陡然爆睁,一声震天的虎吼,手中那柄黑漆漆的战刀,应声斩出。

    刀去如风,快过闪电。

    闪击天赋,爆发!

    关胜这一刀斩出,力道虽只有98,速度却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竟然达到了104点的初级武圣才能拥有的出招速度。

    刀锋如电斩至,关平霎时间就懵了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,眼前这个家伙,跟自己的父亲长的一模一样也就罢了,竟然还拥有他父亲关羽的闪击之术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,怎么可……”

    关平的脑海中,阵阵惊雷轰响,眼珠瞪到斗大,奔涌着绝望与惊愕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如电刀锋,后发而先至,轻松的穿过了自己的防御,朝着自己的脖子无情斩来。

    他已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鲜血腾空而起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,撞在了城墙之上,又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关胜一刀斩杀关平!

    四周那些真正的汉军士卒们,看到这一幕时,所有人直接就傻了,一个个傻到凝固在原地,目瞪口呆,错愕失魂,看到了错觉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将军关羽,竟然斩杀了自己的儿子?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大将军疯了吗?

    汉军上下一个个是惊愕莫名,脑子都陷入了浆糊之中,眼前发生这一幕,超出了他们的思维理解范围。

    “他是假大将军,他是假的!”

    跟随在关平附近的亲兵士卒们,听到了关胜跟关平的对话,眼见关平被杀,终于醒悟地来,惊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更多的汉军士卒,一时间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,耳听有人叫“假大将军”,依旧是茫然困顿,没有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意识到,死神的双手,已经掐住了他们的脖子。

    关胜那滴血的长刀,缓缓的抬了起来,指向四周那些惊愕莫名的汉卒,厉喝一声:“大魏的勇士们,你们还在等什么,随本将杀尽敌寇,夺下霸城!”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狂烈的杀声,如惊雷般四起,瞬间震碎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假扮汉卒的魏军将士,胸中憋了已久的杀伐怒火,顷刻间如火山般喷,他们如混入羊群的虎狼,终于卸去了伪装,疯狂的扑向了尚在茫然中的羔羊。

    杀戮开始!

    血淋淋的刀锋,无情的斩向惊恐万状的敌卒,把一颗颗的人头斩向半空,顷刻间便杀到敌人鬼哭狼嚎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关胜手纵长刀,辗向那些懵逼的汉卒,刀锋过处,如草芥一般疯狂的收割他们的人头。

    混在人群之中的戴宗,也骤然现身,神行天赋催动之下,如疾风鬼影一般穿梭于惊恐的敌卒之间,在他们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之前,就悄无声息的割断了他们的脖子。

    顷刻间,城门一线的汉卒便被杀了个干净,后续数千的魏军士卒,如潮水般加速涌入城中,加入了杀戮的队伍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那些惊恐的汉国守军们,方才猛然惊醒,意识到他们中了魏军的诡计,竟然傻乎乎的放魏军入城。

    惊醒的汉卒们,遂在大小将官的喝斥之下,鼓起勇气杀上
重生潇洒帖吧
前来,试图做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的觉醒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六七千的魏军皆已灌入了城中,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关平又被斩杀,他们失去了主将的指挥,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之下,焉能抵挡的住。

    惊醒的汉军们只稍稍抵抗了一下,便即军心土崩瓦解,丢盔弃甲望风而逃,纷纷逃出霸城北门,沿着土墙向着西面的易京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关胜率领着大魏将士们,一路追辗败溃的敌卒,一直从南门追至了北门,杀到整座霸城血流成河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关胜此战的目的,只为夺取霸城的控制权,在夺下了北门之后,他便果断的下令停止追击。

    计点战损,这一场偷袭之战,魏军损失不过五六百人而已,汉军却被杀伤近四千之众,只有不到三千的兵马,幸运的逃出了北门,向着易京城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已经不重要,霸城已得,关胜已成功的为大魏打穿了易京防线,不负陶商对他所托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啊,你简直是跟关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连他的儿子都差点骗过去,陛下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你,简直是神了。”飞马而至的戴宗兴奋激动的叫道。

    关胜却只一笑,淡淡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跟那关羽是双胞胎兄弟,你会信吗?”

    双胞胎兄弟?

    戴宗身形一震,顿时就愣住了,脑子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,以一种惊奇的目光盯着关胜。

    他先前只知道关胜跟关羽一模一样,心中一直在惊奇于造化之神奇,竟然造出了这么两个长相如此相似之人,实在是神乎其神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关胜竟然跟关羽是亲兄弟,而且还是双胞胎的亲兄弟!

    关羽自讨董之时就已经出道,名扬天下数十载,可是从未听说过,他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双胞胎的弟弟,武道竟然也如此之强!

    不过转头一想,关胜也姓关,又跟关羽长相如此相似,这很难用巧合来解释,说他们是双胞胎兄弟,似乎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戴宗刚刚想通,却蓦然间又糊涂了,惊异的瞟了关平的人头一眼,结结巴巴惊道:“你既然跟关羽是亲兄弟,那为何还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戴宗太过惊奇,惊奇到舌头都打结,竟没能问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未尽之意却已再明了不过,你关胜说你是关羽的亲兄弟,却为何还要帮着大魏跟关羽作对?

    甚至,你竟然还痛下杀手,亲手斩了关平,斩了自己的侄儿?

    这也太冷血了吧!

    戴宗惊到茫然失措,就那么怔怔的盯着关胜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关胜却轻叹一声,默默道:“我与关羽虽为兄弟,但多年以前就已恩断义绝,势同水火,这其中的原由,我稍后自会向陛下道明,现下我们所要做的,是即刻向陛下送去捷报,请陛下尽快起大军赶来霸城,我只怕稍晚片刻,关羽又会逃走。”

    戴宗这才省悟过来,想起自己还有重任在身,当下也就不再多问关胜的身世,足下一点,便如炮弹一般射出城门,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血腥的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关胜立于霸城北门,血丝密布的丹凤眼中燃烧着深深的仇恨,死死盯着易京城的方向,口中冷冷道:“关羽,你我之间的恩怨,终于到了快要了结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京城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夜色沉沉的大营之中,看似宁静无声,实则是杀机如暗潮般翻滚涌动,那浓浓的杀气,几乎令人感觉到窒息。

    诸营中,三十万魏军将士皆已全副武装,于营中肃列,只等着天子一声令下,即刻杀出大营。

    每一名年轻的脸上,都燃烧着蠢蠢欲动的杀机热血,心中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有种预感,今晚必将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疾风从营门处射入了大营,在万千将士们还没来得及看清身影之时,便如炮弹一般穿越人群,射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皇帐中,诸将齐集。

    尉迟恭正往嘴边送嘴,戴宗突然间射入大帐,如瞬移一般站在了他的眼前,把他给吓了一跳,手一软连酒都洒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我说戴宗,你下次不能吱一声再进来么,就两步路而已,你老这么突然间出现,总有一天我要被你吓死不可。”尉迟恭是一面抱怨,一面擦着身上的酒渍。

    戴宗却也不理他,大步上前,向着高坐于上的陶商一拱手,兴奋道:“禀陛下,关胜已斩杀敌将关平,杀敌数千,成功夺下霸城,请陛下速率大军前往。”

    霸城已下!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精神陡然大振,就连尉迟恭也兴奋到跳了起来,激动的连身上的酒水也顾不得擦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关胜果然是好样的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拍案而起,兴奋的一摆手:“霸城已下,易京防线已形同虚设,传朕旨意,即刻尽起大军,随朕直奔霸城,朕要爆了关羽的菊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