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原来是他

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原来是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个绝佳的人选?

    刚刚立下大功的岳飞,竟然在向陶商推荐一个可以实施韩信这计,可以为他突破坚不可摧的易京防线的人选。

    陶商眼前精光一闪,立时起了极大的兴趣,当即便令岳飞所推荐之人叫来,瞧瞧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岳飞忙是告退而去,片刻之后又去而复返,声称已将那人带到,已在外面候见。

    “传他进来吧。”陶商迫不及待的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岳飞便掀起帐帘,向外招手道:“你快进来吧,陛下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稳重的脚步声响起,一袭巍然的身影步入了皇帐,站在陶商跟前,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怎么会是他!”尉迟恭惊异的大叫一声,第一个跳了起来,直接就抄起了铁鞭。

    其余大魏文武豪杰们,亦无不是大吃一惊,像是见了鬼一般,纷纷跳了起来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那武将的一瞬间,陶商也是吃惊不小,还以为自己的眼睛产生了错觉,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再次仔细看时,他才惊奇的发现,自己并没有产生错觉,眼前这员武将,确是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岳鹏举,他……”陶商惊奇的看向岳飞。

    岳飞却淡淡笑道:“此人跟臣乃是生死之交,也有万夫不当之勇,臣早就想把他推荐给陛下效命了,今日总算是有机会了,让他去实施韩将军的计策,陛下应该会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岳飞的生死之交?

    陶商站起身来,仔仔细细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那武将,蓦然间心头一震,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啊,终于出现了,来的还真是及时啊,哈哈哈”

    皇帐中,回荡起了陶商欣喜若狂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京城。

    城楼之上,关羽巍然而立,残阳照耀在他的身上,一派孤傲的气氛。

    望着城前徐徐退去的魏军,俯视着那遍地魏军留下的伏尸,还有那一面面残破的魏字军旗,关羽紧绷的眉头终于缓缓松开,阴沉如赤铁般的一张脸,也终于浮现出了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陶贼终于撑不住撤逃了,父帅当真是了不起,陶贼终究不是父帅的对手啊。”关晓彤兴奋的大叫,眉宇言辞间,毫不掩饰对自己父帅的崇拜。

    关银屏也笑道:“咱们的易京坚如磐石,又有父帅坐镇,那陶贼就算再来百万大军,也休想攻下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儿的“马屁”,拍的关羽是无比舒爽,也不掩饰内心的得意,手捋着美髯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城头一线,汉军上下也是军心振奋,士气高涨,冲着退去的魏军大吼大叫,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这时,赵云却冷静的提醒道:“易京城有大将军率领咱们御敌,确实是坚不可摧,只是我担心那陶商攻我易京不下,可能会分兵去奇取东西两翼端的霸城或范阳城,我们还是不以掉以轻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关羽眉头微微一凝,半阖的眼缝中闪过一丝不悦,显然是对赵云总在自己得意的时候,跳出来泼这么一瓢冷笑,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他却也不好明着表露,便只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本将还需要你来提醒吗,西面有文丑率七千精兵镇守,东面的霸城有我平儿坐镇,陶贼就算想去袭取,他若是分兵少,则不足以攻取二城,若是以大军前去,本将这里收到细作情报,立刻会向二城增兵,陶贼最终也只能是徒劳无功而已。”

    关羽洋洋洒洒一番话方说完,关晓彤已秀鼻一翘,哼道:“我说云叔,你就不必再忧心忡忡了,我们前番是数次轻敌,让陶贼占了便宜,可眼下我们已据守易京防线,又有父帅周密的部署,陶贼就算再诡计多端,也不可能再耍出什么花招,你何必还这么害怕。”

    关家父女一番话,说到赵云哑口无言,只好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旁边司马懿也笑道:“陶贼攻势虽猛,也就只能止步于易京城下了,接下来就等着陛下平定了安贼之乱,率大军南下,到时就是我们反攻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压服了赵云,又有司马懿从旁附合,关羽心中愈加得意,不禁又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京防线东端,霸城。

    时已入夜,霸城南门城楼上,关平正手提大刀,沿着城墙一线巡视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无事。

    关平目光望向那沉寂的夜色,摇头轻叹了一声,眉宇间还流转着几分失落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父帅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这里,若是留在易京的话,说不定此刻我已帮父帅杀退
女系家族sodu
了魏狗,立下战功了,总好过于在这里无聊,唉……”

    关平摇头暗叹,嘴里喃喃自语着,脸上尽是无奈和无聊。

    他的确很无聊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整条易京防线的重点,就在于中间的易京,而魏国的三十万大军,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攻易京。

    那可是三十万大军啊,将是一场何其空前激烈的攻防战,如果他留在易京,就能参与到这场壮丽的守城之战中,能够为国杀敌,能够立下多少战功。

    他却不明白,关羽为什么不给他这个机会,却将他“发配”到了霸城这种地言来镇守。

    如今数天已过,他每日里严防死守,却连半个魏军的影子都没瞅见,看起来魏军是根本不打算来攻霸城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整场战争下来,其他留在易京的人,甚至是他那两个妹妹,都将立下许多功劳,而他却将寸功不得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就写信给父帅,请他派人接替我,我一定要去易京建功立业,宰杀魏狗,岂能在这里无所事事……”关平心里有了主意,便琢磨着赶紧回营去写这一封信。

    就在关平心中思绪飞转,刚打算转身下城之时,忽然间,他的耳朵动了一动,本能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武者的敏锐感知能力,让他听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急是收敛了心思,转身扑回了城墙,目光射向那黑漆漆的夜色,竖耳细细倾听。

    夜静无声,他却在那无声的尽头,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,马蹄声,隐隐约约的似乎在朝着霸城逼近。

    莫非是魏军夜袭?

    关平身形一震,非但没有一丝惊惧,眼睛里还迸射出了兴奋的精光,急是喝道:“敌军来袭,我军戒备,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值守的士卒们即刻紧绷起了神经,城中是鸣锣之声大作,那些和衣而睡的士卒们,即刻被从被窝里叫醒,一窝蜂的扑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七千汉军尽皆上城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关平握紧了战刀,目光死死盯着城外,兴奋到热血渐沸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霸城远离主战场,他会这样一直无所事事下去,却没想到魏军竟然会来袭,他还巴不得如此,正好借此机会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一场意外的功劳从天而降,关平焉能不兴奋。

    夜色那一头,脚步声已越来越清晰,隐隐似乎有千军万马,正奔着霸城而来。

    须臾,借着城头的火光,关平果然看到一队队的人马,正匆匆而来,看数量,约有六七千之众。

    “只有六七千的兵马,凭我手头的兵马,足够杀退他们了,那就不用向父帅求援了……”

    关平心中暗自寻思着,眼眸中奔涌着自信冷绝的神色,战刀微微抬起,只等着敌军逼近,就下令放箭射杀。

    就在关平将要下令时,一名眼尖的士卒,突然间叫道:“小关将军快看,那好像是我们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关平身形一震,抬到一半的战刀没敢落下,凝目再次细细观察,果然看到那些匆匆而来的士卒,果真是自家衣甲旗号。

    己军,怎么会出现在霸城?

    难道是父帅得知魏军来袭,专门派来增援的援兵?

    这也不对啊,就算是援兵,也应该从防线里边赶来,怎么会冒险从防线外面赶来,就不怕半道上撞见魏军吗?

    “莫非是那陶贼的诡计,派人假扮我军,想要诈开城门不成?”关平的脑海中,立刻迸出了这个怀疑。

    他也仅仅只是怀疑,这黑灯瞎火的,他也不敢确认外面到底是自己人,还是魏军假扮,若是他怀疑错了,贸然下令放箭,岂非是伤到了自己人,闹了笑话。

    当下关平只得按下狐疑,令七千士卒继续戒备,先不放箭,令那支军队近了看清再说。

    他有绝对的自信,即刻来军真是魏军假扮,就算容他们近到城前,凭着他的实力,还七千将士,也依旧能挡得住对方的突袭。

    狐疑的目光下,那一队人马匆匆赶来,片刻间便挤在了城门前,叫嚷着要他们打开城门。

    关平当然不会擅自开门,只凝视戒备,观察真伪。

    突然间,城门前的吵闹声骤止,那些拥挤在城前的士卒们,自觉的分出了一和道路来。

    只见一员巍如铁塔,身着绿袍,头戴绿帽,赤脸美髯的武将,手提战刀缓缓穿过人群,进抵了城门前。

    他眼睛半开半阖,一身透着孤傲之势,向着城头斜瞟了一眼,用埋怨的口气厉声道:“平儿何在,还不速速打开城门,放为父入内!”

    “父帅!”关平一声惊呼,眼中顿时涌起了奇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