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

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帐中是细雨绵绵,女儿家的呜咽声,男人低沉的喘息之声,杂糅纠缠在一起,丝丝缕缕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帐外,阴丽华已经走入了外帐,看着遍地的杯盘狼藉,就知道天子又是一场胡吃海喝。

    “他也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时常这般豪饮,身体怎么受得了呢……”阴丽华摇头叹息,向着内帐走去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潘金莲已经先一步在帐中,只想着天子酒醉,可能还没有睡,便想着自己有没有什么可以侍奉的。

    陶商早给了她不经通传,就可以出入内帐的权力,故阴丽华也就没有吱声,径直就朝内帐而去。

    转过那道屏风,阴丽华陡然间凝固在了原地,小嘴张到大开,仿佛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,整个人愣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竟然看到,天子衣衫不整,就那么四仰八叉的坐在榻边,而潘金莲就俯在天子跟前,竟然在为天子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阴丽华绝丽的脸收上,涌起了无尽的窘羞云霞,羞到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也跟着飞速跳动,那砰砰的撞击声,震到她的脑子嗡嗡作响,呼吸急促到了几乎要窒息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她猛然间清醒过来,趁着帐中那二人还没有察觉时,赶紧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躲在了屏风后面,后按着起伏跌宕的胸口,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,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就好像“干坏事”的不是屏内二人,而是屏外的她,生恐被发现之后,会无地自容,会尴尬到要死。

    “金莲她竟然那样……那样给陛下,太不害臊了,她怎么能做到呢……”

    阴丽华心中是情绪难定,羞到耳根子发热。

    她的思想之中,对男女之事也有个大概的了解,今日这一幕,却是让她大开眼界,万没有想到,男女之间,除了她所想的那些事外,竟然还能这样。

    她大口呼过几口气,情绪稍稍平伏,摇了摇头,闭上眼睛,想要强行屏弃了那些让她感觉到窒息尴尬的画面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为何,那些靡靡的画面,却如深深的刻在了脑海之中一般,无论她怎么努力,却始终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甚至,她脑海里还出现了一个下意识的想法,竟然在悄然之中,把那不堪画面中的潘金莲,替换成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她在外面心乱如麻,神思乱想之时,浑然不觉屏风那一头,已响起了一声陶商低沉而愉悦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早些休息吧,金莲告退。”

    里边紧接着又响起了潘金莲娇滴滴的声音,似乎嘴里边堵了什么东西,有几分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然后便又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,却是潘金莲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阴丽华这才猛然惊醒,便想要是潘金莲出来了,撞见了自己,知道自己方才窥见了里边那一幕,岂非尴尬。

    她不及多想,立刻就想匆匆逃离。

    只是她反应还是慢了半步,未等她脚步移动时,潘金莲已经转过了屏风,正与她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,就那么对视着,一个是眼神尴尬,一个则是神情吃惊。

    愣怔了一瞬后,潘金莲陡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身儿微微一震,脸蛋跟着一红,忙是拾起绢帕,轻拭唇角,樱口中轻咽了一下。

    阴丽华也忙转过脸去,不好意思跟潘金莲正视,连连轻咳,以掩饰这不期而遇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,姐姐怎么在这里?”潘金莲率先开口,打破了尴尬。

    阴丽华松了口气,故作从容的淡淡一笑:“我其实是听说陛下又在喝酒,所以才想过来看看,怕陛下喝醉了没人服伺就寝,没想到妹妹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也是一笑:“姐姐来晚了一步,妹妹已经服侍陛下躺下了,姐姐不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那我就放心了,我先走了。”阴丽华转身就想逃离这尴尬之地。

    潘金莲却忽然一伸手,抓住了她的胳膊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阴丽华转过身来,茫然看向潘金莲,不知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潘金莲咬了咬嘴唇,轻叹一声后,低声问道:“姐姐你说实话,适才在帐中,妹妹和陛下之事,姐姐你是不是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事?”阴丽华就尴尬起来,没想到潘金莲竟然还好意思主动提起来,假装什么都没有,不是更好吗。

    她的脸皮可比潘金莲要“薄”,只好装起了糊涂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用装了,看到了就是看到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妹妹我一点都不介意。”潘金莲却是坦然的紧,竟然是面不红,心不跳,没有半点感到羞耻尴尬的样子。

    窗户纸已经捅破,阴丽华知道,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那种虚伪之人,便索性坦言道:“没错,我刚才确实不小心看到了陛下和妹妹间的事,我也只是怕尴尬,所以才没有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金莲猜想,姐姐一定在心里在骂妹妹不知羞耻,不害臊,为了取悦陛下,
透视小保安全文阅读
不择手段吧。”潘金莲忽然间这般直白的发问。

    阴丽华身儿一震,吃惊看着眼前这个狐媚的少女,显然没料到她竟无所顾忌到这等地步,这样的话她竟然也问得出口。

    阴丽华沉默不语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沉默,代表着默认。

    “姐姐,妹妹我只问你一句,你爱不爱陛下,想不想有朝一日,成为陛下的妃子?”潘金莲的语气,忽然间变的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阴丽华神色一动,咬了咬嘴唇,犹豫了一下,坦然道:“我对陛下是一见钟情,我就是爱陛下,我当然想做他的妃子,那又怎样,难道你不想吗?”

    潘金莲却笑了,“陛下乃古往今来第一圣君,是这个天下最强的男人,哪个女人不想嫁与他呢,我们能得他的垂青,已经是万中无一的幸运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潘金莲却又幽幽轻叹道:“只是咱们这位天子,也是位风流成性的天子,后宫佳丽无数,红颜知己数也数不清,你我既然都想入宫为妃,那就要有长远的打算,将来如何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,而想达到这个目的,我们就只有不择手段的取悦陛下,姐姐是个聪明人,这个道理,应该不会不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说罢,便轻轻的摸了摸阴丽的手,这才从她身边走过,轻盈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择手段的取悦陛下么……”阴丽华陷入了沉思,明眸中思绪翻转,隐隐透出几分明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蓟京。

    皇宫金殿。

    大殿中,乐音靡靡,舞影翩翩。

    安禄山肥硕的身躯,横陈在龙座之上,正喝着美酒,欣赏着刘备的舞姬弄影,左拥右抱着刘备的妃子,尽情的享受。

    蓟京城外虽有十万汉军围城,安禄山却一点都不急。

    他内有石敬塘这样的心腹,为他统领御林军,外面有史思明这样的地方太守,起兵响应他,再往远还有吉州的完颜阿骨打已经起事,搅的山海关外风雨翻滚,而南面的魏军,也在大举北上。

    整个外部的形势,都看起来对他很有利。

    而且,最关键是他手握文武百官的家眷为人质,又握有刘禅,这个刘备唯一的儿子,使得城外的刘备投老鼠忌器,空有十万大军却迟迟不敢攻城。

    所以安禄山现在一点都不急,他只需要喝喝美酒,玩玩刘备的女人,坐等着刘备在内忧外患之下崩盘便是。

    大殿之外,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是马蓉不顾宫女们的阻拦,硬生生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安禄山眉头微微一眼,横肉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悦,手一摆,将殿前的舞姬们屏退。

    马蓉空有一腔怒气,见了安禄山之后,却又不敢发作,只得强压下怒火,冷哼道:“辅政王,本宫想见你一面,可真是难啊。”

    马蓉言语中透着一股不满和讽刺,但却仍然得尊称安禄山以一声“辅政王”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必须低头。

    她作梦也没有料到,安禄山竟然敢起兵造反,公然据住京城,背叛刘备这个义父。

    她更没有料到,安禄山先前还跟她山盟海誓,恩恩爱爱,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,将她软禁在了后宫之中,全然没有半分疼爱和尊重。

    更让她心痛的是,安禄山还强行把刘禅从她手里夺走,作为了威胁刘备的人质。

    心念着儿了的生死,马蓉只能选择忍辱负重,向安禄山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面对马蓉的幽怨,安禄山只冷冷道:“本王有那么多正事要做,没功夫搭理你,你要是没事的话,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马蓉被呛到脸色涨红,却只得恳求道:“我只求辅政王把禅儿还给我,我马上就回宫去,再不来烦扰辅政王,毕竟禅儿还年幼,什么都不懂,他是无辜的,请辅政王不要把他牵连其中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无辜的?”安禄山不屑一哼,“他要是无辜的,刘备那条老狗,会因为忌惮他,迟迟不敢攻城吗?”

    马蓉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也不傻,当然知道刘备是投鼠忌器,所以才不敢攻城,而安禄山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要把刘禅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马蓉是又急又气,忍不住道:“颂哲,别不知道,难道你还不知道吗,禅儿可是你的种啊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身形微微一震,有那么一瞬间,眼中闪过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随后,他却不屑的冷哼一声,“是又怎样,谁知道呢,天下人都知道那小子是刘备的种,老贼自己也深信不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虎毒不食子,安禄山,你难道连自己的儿子也忍心害死吗?”马蓉气的颤声骂道。

    安禄山却冷冰冰道:“当年汉高祖刘邦为了逃命,连自己的儿女都能踢下车,本王雄才大略,何止十倍于刘邦,为了大业,本王又岂会吝啬牺牲一个没有名份的儿子。“

    马蓉双腿一软,扑嗵就跪倒在了阶前,脸上涌起无尽的惊愕,仿佛不敢相信,安禄山竟然会冷血无情到这般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