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岳飞,朕相信你!

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岳飞,朕相信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,天才刚蒙蒙亮之时,易水南岸的魏军,便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岸滩一线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井然有序的登上了一条条的木筏,一面面的“岳”字战旗,也已升起在各船。

    一场强渡易水战,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北岸。

    关羽在易水北岸,密布了大批的斥侯,魏营方面这么大动静,北岸的汉军斥侯岂能看不到,即刻前去报与了关羽。

    里许之外的汉营,关羽已照例早起,正准备带着兵马,前往岸边亲自巡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斥侯匆匆赶来,声称南岸魏军开始登筏,有大举渡河之势。

    关羽眉头一凝,喝问道:“陶贼竟然这么快就渡河了,他搜集了多少船筏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大将,据小的们估算,魏贼的船筏,最多只够一次性运送一万兵马过河。”斥侯答道。

    只够一万兵马渡河的船筏么……

    关羽紧凝的眉头缓缓松开,手捋长髯若有所思,赤色的嘴角钩起了一丝讽刺的意味。

    就在这功夫,关家两姐妹,赵云,司马懿等人也闻讯赶来。

    问明了魏军情孤后,关晓彤的俏脸上,立刻燃起了狂烈的杀机,激动道:“父帅,陶贼就这么点船筏,就敢强行渡河,实在是不自量力,等他一万兵马一登岸,咱们就可以四万大军齐出,趁敌立足未稳,将他们一口气围歼在岸边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的,这确是一个大破敌军的好机会。”关银屏明眸中也闪烁着兴奋。

    关羽刀已握紧,赤脸上杀机流转,作势就要下令全军出动,准备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想起前日莫县之事,关羽心里边就窝火,如今送上门来的雪耻机会,他岂能放过。

    旁边赵云见状,却忙提醒道:“那陶商用兵诡诈,他明知自己只能运一万兵马上岸,还要强行渡河,只怕有诈,云以为我们还是稳妥为上,全军撤往易京防线才是。”

    赵云这冷水一泼,关羽的眉头立时一皱,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关晓彤第一个就不满了,扁着嘴道:“云叔,你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呢,那陶贼就算有诡计,无非也就是装备了暴雨连弩而已,只要我们多配大盾,根本不需忌惮魏贼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言之有理,只要咱们能防住魏贼的暴雨连弩,四万大军一齐围杀,定可杀魏贼一个片甲不留。”关银屏又附合道。

    赵云一再的被关晓彤嘲讽,心中也隐隐有气,只是却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思索时,司马懿却冷笑道:“陶贼这是小看了我们,以为我们失了莫县,不敢再跟他正面交锋,只会退守易京防线,咱们偏要杀他们措手不及,正好如关小姐所说,只要防住了魏贼的暴雨连弩,胜算必在我们手中。”

    有了众人的支持,关羽更什么好犹豫的,当即拂手喝道:“子龙你就不用再多说了,陛下命我们阻击魏狗,本将岂会允许陶贼踏上我大汉的土地,本将要拒敌于国门之外,将渡河的魏狗尽数辗杀在河滩之上!”

    关羽决心已下!

    赵云很清楚关羽性格,知道他这是要面子,非要“拒敌于国门之外”,又以为机会到了,心心念念着想要用一场胜利来重树自己的威严,既然决意已下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何况,关晓彤虽然对他无礼,但所分析的还是颇有道理,如果真能防住魏军的暴雨连弩的话,似乎这确实是大破魏军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赵云只好默然然不语。

    关羽遂再无顾忌,当即命令尽起四万大军,直奔易水北岸,只等到魏军刚刚冲上河滩,还没有列好阵形时,就一涌而上,灭尽魏军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四万汉军汹汹而出,如潮水般向着里许外的河滩扑去。

    南岸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旭日东升。

    “岳”字的战旗,在晨风中猎猎飞舞,战旗掩映下,一万魏军将士皆已登上木筏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岸滩一线,三十万大魏将士,皆已列阵,等着下一波的登船。

    由于关羽此前烧毁了易水沿线大部分的船筏,故魏军在赶制出了供一万兵马度河的木筏,其余大军只能随后分批渡河。

    所有将士们都清楚,他们能否过河的关键,在于那一万前锋的兄弟,能否为他们夺下北岸滩头,为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三十万将士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盯向了那面“岳”字将旗,眼中皆流露着狐疑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,想破了头皮都想不出来,自家的那些将军中,有哪一个是姓岳的。

    将士们只好猜想,这大抵又是天子新提拔的一员将领,只是如此重大的战役,天子启用一名新人,多少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渡河将士,皆已登船,只等天子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陶商飞马而来,直抵栈桥,向着岳飞问道:“岳
吞噬魂帝txt下载
鹏举,大战在即,你可有信心?”

    岳飞一拱手,正色道:“陛下,臣预计臣的兵马一登岸,必会遭到四倍之敌围攻,臣只能说臣必当竭尽全力,以报陛下知遇之恩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中,隐约透着几分慷慨悲壮,言下之意,则是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,却有赴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现实就摆在眼前,他的前锋军只有一万余人,而汉军却有四万,兵力太过悬殊,胜负实在难料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副成竹成胸的样子,马鞭一扬,豪猎笑道:“朕相信你此战必胜,朕的识人之能向来不会错,你尽管放手去杀个痛快吧!”

    岳飞身形震动,心里就有些纳闷,心想自己说到底跟天子也才见一面,天子为何会对自己的实力,如此的有信心,仿佛比他自己还是了解他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狐疑,但陶商一席话,还是给了岳飞极大的鼓励,令他热血沸燃起来。

    他便再无多言,拱手告退,一跃跳上了竹筏,一柄沥泉枪向着北岸一指,大喝道:“全军出击,杀上北岸!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刺破了清晨的薄雾。

    沿岸一线,数百张木筏纷纷开动,浩浩荡荡,一往无前的向着北岸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陶商立马栈桥,鹰目远望,注视着他的前锋勇士们远去,目光延伸向了对岸方向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经看到,关羽已经蠢蠢欲动,准备仗着人多势众,一举围杀了岳飞之军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一丝忌惮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关羽,既然你死要面子,就让朕的神将,把你的脸再次踩在脚下吧!”

    北岸。

    关凰和关凤两双胞胎姐妹,已率一万汉军,赶制了岸边一线,巍然列阵。

    关羽并没有第一时间,就把他的四万大军全部都亮出来,而是只命两姐妹率一万兵马列阵,摆出阻击魏军登岸之势。

    关羽则率其余兵马,躲在了魏军视野之外,只等着河边交战开始之时,再突然杀出。

    他是怕吓到了魏军,退缩回去,放弃了登岸,所以才没有亮出全军,不然如何能实现他大破魏军的梦想。

    关晓彤横刀立马,远望南岸,明眸中,但见数不清的魏军木筏正浩荡驶来,魏军分明已发动了渡河作战。

    关晓彤的薄唇微动,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陶贼果然是太过自负,只派一万兵马就敢强行渡河,这奸贼也太小看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关银屏俏脸上也燃起兴奋,忙道:“阿姐,既然魏军只有一万人,咱们赶紧给爹爹发信号吧,让他把其余兵马都调来,绝不让一名魏贼登上咱们大魏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。”关晓彤却一声冷笑,“你还不明白父帅的心思吗,他可不只是要阻敌登岸,他是想要全歼这一万魏军,咱们若是把所有兵力都调到这里来,敌军连岸都登不了,咱们怎么全灭他们。”

    关银屏恍然省悟,不禁赞道:“父帅不愧是父帅,这一招故意示弱,引敌上钩,果真是妙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要不然咱们父帅怎么是大将军,是天下第一名将呢。”

    关晓彤的脸上,燃起了引以为傲的笑容,却将战刀一横,命令道:“传我号令,全军列阵岸边,以弓弩佯阻敌寇,等敌军近岸时,稍稍后撤,让他们登岸,随后发出信号,我们诸路兵马一并杀上,把一万魏狗杀个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“妹妹知道了,咱们这一回,终于能替父帅报仇雪恨了!”关银屏兴奋无比,忙将姐姐的号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关家两姐妹,便率一万汉军,肃列于北岸边上,摆出决死阻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易水之上。

    数百张木筏,载着近万名魏军将士,一路疾驰,离北岸已不足三百余步。

    眼下虽已是夏季多雨,易水水势大涨,但易水毕竟是北方水系,水量远不如南方水系的汹涌,故河上水浪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那一艘最大的木筏上,年轻的岳飞,以枪撑筏,虎目远望着对岸,凝视着那列阵的汉军。

    粗粗一扫,阻击的汉军似乎只有一万余人,但岳飞却很清楚,关羽绝不会狂妄到只派一万兵马来阻挡他。

    他知道,其余三万汉军,此刻正隐藏在他视线无法企及的地方,只等着他一登岸,就四面围杀而出。

    眼前那一万汉军,不过是示弱的诱饵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啊,也罢,既然陛下都这么相信我,我岳飞没有理由不相信自己,今日战他个痛快吧,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过几口气,所有的杂念皆已被屏弃,此时此刻,岳飞的眼中只剩下了自信和决烈。

    北岸已在两百步外。

    岳飞虎目一凝,手中沥泉枪一招,如惊雷般大喝一声:“全军加速,一鼓作气冲上岸滩,把我大魏的战旗,给我插上汉国的土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