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被女儿打脸

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被女儿打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城外,魏军踏着遍地伏尸,追至城前后,耀武扬威一番,陶商便下令全军暂退,收兵回营。

    这一战魏军先是因火牛阵而失利,损兵数千之军,后又击破了关羽的突击,斩敌近万,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,不算胜利,故系统没有开启召唤。

    而经历了方才那一番波折,龙怒破城锤已毁,将士们体力已竭,今日再攻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见好就收,果断的下令全军还营,待休整一晚后,明日再攻敌城。

    鸣声响起在四野,二十万魏军排着整刘的阵形,挟着高昂的士卒,井然有序的南撤而去。

    城前的旷野上,只留下了数以万计的汉军尸体,还有那一面面被践踏过的敌军旗帜。

    而这时,兵败入城的关羽,才铁青着脸,匆匆的登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魏军主动退却时,才长松了一口气,脸色是阴晴不定,那眼神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父帅,你怎么没能杀了陶贼,还被他败了呢?”关晓彤心直口快,有什么就问什么,说话也不顾忌到关羽的颜面。

    关羽脸色顿时一沉,眼中掠过一丝尴尬,微合的双目暗瞪了长女一眼,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埋怨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我们的火牛阵本来已经成功,却在最后一刻被魏贼挡下,父帅绝不可能轻易被陶贼所败,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?”关银屏就要细心几分,很快就看出了关羽的难堪。

    关羽的表情这才好转几分,却也不答,目光只是瞟了吕布一眼,冷哼道:“陶贼是怎么破了我们火牛阵的为父不知,为父只知道,号称天下第一的吕奉先,连两个魏国的无名鼠辈也打不过,陶贼就在眼前,他却偏偏杀不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跟着一起望向了吕布,显然关羽这一番话,是把兵败的黑锅,扔在了吕布的头上。

    吕布只得辩解道:“那个尉迟恭防御力奇高,乃是众所周知之事,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,可后来冒出来的那个杨再兴,明明已被我击成重伤,武道却越战越强,实在是个怪胎,我之所以杀不了陶贼,全因遇上了这两个怪胎,非是我不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杨再兴,真有这么了得,还是你没有尽全力,只是找借口而已?”关羽阴沉着脸质疑道。

    吕布这下就有些被逼恼了,瞪眼道:“陶贼与我有杀父之仇,我无时无刻都想把他碎尸万段,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,我有什么理由不尽全力?”

    面对吕布的辩解,关羽只是冷哼一声,沉声不语,显然依旧在质疑吕布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的赵云就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道:“大将军就不要怀疑奉先了,云以为他确实已尽全力,只是那陶贼麾下奇人异士实在是太多,就比如与我交手那个霍去病,竟也是个武学奇才,武道竟也练成了半步武圣,连我也只能战成平手。”

    又一名半步武圣的强者!

    左右关晓彤等人,在得知了魏中,又多了一员半步武圣的大将之时,无不是脸色一变,流露出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赵云话锋一转,却继续道:“再说了,关将军不也是被魏国那员无名小卒给击败,甚至还被那小子的怪力给夺去了兵器么,那大将军更应该对云所说深有体会才是。”

    关羽,被夺刀!?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惊愕的目光,齐刷刷的就射向了关羽,无不是震惊错愕,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心直口快的关晓彤,更是惊到脱口叫道:“父帅,你的刀又被人给抢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一个“又”字,如同一柄利刃,狠狠的就剜在了关羽的心头,剜到他有种想吐血的痛,更有一种恼羞成怒,想要跳起来给关晓彤一把掌的冲动。

    很显然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。

    尽管关羽对前番,自己在青州被陶商夺了青龙刀这等丑闻,是克意的回避不言,就像是鸵鸟一样,故意把脑袋埋在沙子里,假装什么也没生过。

    可惜,关羽还是太天真。

    当时他被夺刀的那一幕,多少汉军士卒都亲眼目睹,这些人回到汉军之后,怎么可能不把这等“奇事”传扬出去,没多久便是遍传汉军上下,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只是,所有人都畏惧于关羽这个大将军之威,不敢当着他的面提及,只敢私底下议论而已。

    谁料,关羽偏偏生了这么个心直口快的“好女儿”丝毫不顾忌关羽的颜面,一个“又”字,当着所有人的面,狠狠的揭了关羽的伤痕。

    关羽那个尴尬,那个恼火啊。

    他既是恼自己这个“蠢”女儿,不懂的给自己面子,更是恼火于赵云哪壶不开提哪壶,为了替吕布说话,竟然当成揭自己的丑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之下,关羽丹凤眼怒瞪向赵云,沉声喝问道:“赵子龙,你是在嘲笑本将吗?”

    赵云身形微微一震,面对关羽的怒却也不畏惧,只拱手淡然道:“云岂敢嘲笑大将军,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而已,我赵云说话向来是就事论事,大将军应该很清楚才是。”

    赵云在汉军中,素来以仗义执言而为人尊敬,况且适才关羽被罗士信夺刀那一幕,多少人都亲眼目睹,人家所言明明就是事实,关羽若是执意针对的话,倒显出了自己小心眼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关羽只好咽下这口怨气,拂手道:“好吧
至尊战神吧
,本将相信你们都已尽力,这一役陶贼能逃过一劫,算他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关羽不再责难,吕布便沉默下来,也不再辩解,赵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    关银屏则从旁安慰道:“这一仗父帅虽然没能杀了陶贼,但至少击退了陶贼的攻城,守住了莫县,说到底,还是算父帅胜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的脸色这才好转了许多,眼眸中掠过几分赞赏,暗想还是自己这个二女儿懂事,知道维护他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司马仲达,你的火牛阵虽妙,但终究只是成功了一半,说说吧,接下来你有什么妙计?”关羽冷冷问,目光却不看司马懿一眼。

    司马懿沉吟片刻,摇头叹道:“事到如今,懿是没有什么妙计,能够帮大将军守住莫县了,依懿之见,我们最好今晚就弃了莫县,退往易水北岸。”

    弃城!

    关羽身形一震,脸色立刻一沉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已经击退了陶贼,守住了莫县,为何好端端的还要弃城北撤?”关晓彤第一个激动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懿默默道:“今日我们能击退魏军,全仗着火牛阵,否则城门早已被魏贼轰破,如今牛已用尽,倘若明日魏军再攻,我们还能拿什么来再次击退敌人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把关晓彤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司马大人言之有理。”赵云也附合道:“莫县城池本就不甚坚固,如今我军又损兵过万,士气受损,根本就无法击退魏军下一次的进攻,与其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死守莫县,倒不如迅退往易水北岸,据易水之险,叫魏军无法渡河,这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关羽脸色变幻,沉吟不语,久久不一言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关羽拳头狠狠一击城垛,咬着牙沉声道:“也罢,就依你二人之计,今晚全军弃城,迅撤往易水北岸,陶贼若敢强渡易水,本将就给他来个半渡击之,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关羽虽傲,虽是不甘,大势却还看的清楚,并没有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赵云等人这才松了口气,忙是下城而去,为撤兵做准备。

    城头上,众人很快散尽,却唯有关晓彤还站在城楼上,粉拳紧紧攥着,星眸恨恨的盯着魏军撤退方向,口中咬牙切齿道:“陶商啊陶商,你今天这样羞辱我父帅,我关晓彤在此对天誓,终有一天,我必亲手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。

    当城中的汉军,弥漫着低落的情绪,忙乎着弃城而逃之时,魏营的皇帐中,已是酒香四溢,畅快的说笑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皇帐中,一场庆功宴正在热烈的气氛之中进行。

    这场庆功宴的主角,自然就是陶商亲得的大将罗士信。

    罗士信以一己之力,徒手翻牛,破解了火牛阵,又以不可思议的神力,徒手夺了关羽的大刀,实可谓是出尽了风头,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陶商有功必赏,当场便封罗士信为神武将军,赏赐百金。

    “太好啦,俺有钱啦,这下回家不用再砍柴啦,还能回村阿姐盖新房子,还能娶隔壁的翠花啦,谢谢陛下啦。”罗士信是乐的合不拢嘴,忙不迭的给陶商跪下来连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尉迟恭笑呵呵道:“我说二傻子啊,你还真是傻啊,你都是将军了,陛下又赏你那么多钱,你还回村做什么,当然是跟着哥哥我回邺京,置办一座大宅子,把你姐接来京城享清福啦,至于媳妇,别说是一个翠花,你就是把你们村里的荷花茶花梨花,一村的姑娘全娶了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俺现在有钱了,当然要到京城里住啦!”

    罗士信一拍大腿,脑子总算是转过了这个弯,却又摇头道:“不行,俺可以搬到京城里去住,媳妇就只能娶翠花一个,俺答应了翠花这辈子只对她一个好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愣,拍着罗士信赞叹道:“没想到啊,你个二傻子还是个痴情种,哥哥我佩服,来,咱哥俩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尉迟恭端起了酒杯,就要往罗士信嘴里灌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俺姐说了,俺是小孩子,小孩子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都快长成一头牛了,还小孩子啊,别废话,赶紧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啊,俺姐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喝了再说,你姐那边,回头哥哥我去教育她。”

    “哇,好难喝,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又憨又傻的罗士信,被尉迟恭强行灌酒,陶商也不阻止,只乐呵呵的笑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帘掀起,罗贯中步入了皇帐,拜于帐有。

    “贯中,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?”陶商笑着一拂手,示意他平身。

    罗贯中起身一笑,说道:“孟起将军他们率领的十万大军,离莫县还有两天路程,特意命臣先行赶来向陛下报知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目光又看向罗士信,笑道:“你来的正好,朕今日新得了一将,也姓罗,叫罗士信,说起来跟你还是本家,你们认识下吧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罗贯中身形陡然一震,目光急是向罗士信望去,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起来,就好像曾经认识一样。

    凝望半晌,罗贯中脸上陡然间涌起无尽的惊喜,几步扑上前去,抱住罗士信的就哭道:“士信啊,我的儿啊,为父终于找到你了,你可让为父找的好苦啊——”